退休医生:只有正念能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

放下名利去救人

我是一名退休医生。修炼大法前顽疾缠身,不能坚持上班,便提前退休了。走入大法修炼后不到半年,一身久治不愈的顽疾不翼而飞,我倍感幸运。

那几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名、利、情上执著心很强,身体好了不是想着回报大法,在大法中精進,却在名利的驱使下,和同事一起去外地当了一名打工医生,一年可以挣十万八万的。后来通过师父慈悲点化和不断学法,我明白了人的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转法轮》),而大法赋予我的却是用钱买不到的,用命换不来的无价之宝,师父把我身体净化了,而且还给了我能修炼圆满的一切。我却不知道珍惜,还在名利中追逐,我配大法弟子的称号吗?越想越不是滋味。于是横心辞去工作,回家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和同修们一起投入讲真相,救人的行列。

堂堂正正去救人

几年来,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通过各种方式,讲真相,救众生。我们在大街小巷贴不干胶;去乡下偏远地区发真相资料、神韵光盘、护身符等;去建筑工地给工人讲真相劝“三退”;放学时间,到学校附近给小学生讲真相,劝退队,等等,所有这些做的还算顺利。

今年四月份,我去发真相资料的途中,遇到几位散步的中年妇女,我发出一念:我一定要救了她们。于是,我放慢脚步,听她们在谈什么,想找到突破口,和她们搭话。听到她们在谈敬神烧香的话题,我即刻插话:“听的出来姐妹们也信神,如今信神的可不多啊!你们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她们说没有听说过,便问我什么是“三退”?我仔细给她们讲了“三退”的内容和为什么要退,又讲了所谓“天安门自焚”是编造的,是伪案,并讲了贵州“藏字石”。我对她们讲:“共产恶党作恶多端,草菅人命,六十年来通过各种政治运动整死八千万同胞,现在又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近三千五百人。制造假药、假奶粉,只要能赚钱,不择手段,毒害百姓。天理不容!天灭中共!现在天灾人祸接连不断,你们赶快退出中共和它的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抹去兽印,就能保平安!”

她们都听的很认真,而且还报了真名,表示要立即“三退”。我还给了她们每人一个护身符、一本真相小册子和《明慧周报》。其中一个年轻精干的妇女,抱着我说:“天啊,今天我们真是遇到仙人了,遇到你是神的安排,是我们的福份啊,一定要去我们家去住一晚,我们好好聊聊,我一定要和你做朋友。”并多向我要了两个护身符,说要给她妈和嫂子。

我当时感动的流泪了,对她们说:“这是我师父的安排,让我来救你们的,这缘份和福份,都是师父给的,你们感谢我师父吧!”

还有一次,同样在途中,遇到一位老太太在散步,我便叫住大妈,问:你身体好吗?大妈说自己腿脚不好。我说我送你一个能让你平安身体好的宝贝,你只要记住上面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并诚心敬念。我还问她小时候上过学吗?她说上过小学。又问她戴过红领巾、入过团没有?她说戴过红领巾,其他没入过。我告诉她要退出来,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会身体好,得福报的。老太太接过护身符并大声念了起来,一直让我等她念熟,拉着我的手说:“我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我这趟没白出来,你再多给我几个,我要给我的孙子和儿子带回去。我希望下次还能遇到你。”

我离去时,还听到老人家在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见众生渴望得救的心多强啊!事实告诉我们,只要我们用善心,用正念去讲清真相,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带到我们身边来。

正念除恶恶自败

近年来,我利用乡下亲朋好友家的婚、丧、嫁、娶去送礼的机会,发真相资料,劝“三退”。只要在场的有缘人我几乎都不放过,没有发现不接受真相和不退的。每次都能劝退一、两百人。由于劝退比较顺利,我产生了欢喜心,做事心,还有自己色欲心没去,让邪恶钻了空子,被恶人构陷。

今年六月,当地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的七、八个恶警,突然闯進家里,抄走了我的电脑、MP4、大法书和真相资料。面对当时突如其来的状况,我很冷静,没有一丝怕心,坚信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正念正行邪恶不会得逞。从恶警進屋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问他们:信“真、善、忍”违法吗?他们回答:“没说这是违法,但是你不应该到公开场合去劝‘三退’。”我就给他们讲了为什么要‘三退’,但是他们仍然要带我去派出所。我拒绝去,但我突然想到这是师父安排我去给他们那里的人讲真相。平时遇见他们都是避开走,这帮恶警也没有机会听真相,今天既然找上门来了就去吧。

我拒绝坐恶警的车,对他们说:“你们开车回去,我自己走路去,否则就不去。”他们同意了。我步行到了派出所。進去看到有十几个警察在场,我首先说:“我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违法,如果你们以审问的方式审问我的话,我拒绝回答。我在外面讲真相是为了让更多的善良百姓知道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得福音。当初我自己虽是医生,但身患顽疾二十多年,却治不好,不得不提前退休,是大法让我重获新生。现在无病一身轻,和我一样身患疾病的,不知有多少人因为炼大法,不花钱不遭罪,疾病不治而愈。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却要被你们迫害,不让老百姓炼?将心比心,如果换成是你们其中的某一人,身患绝症,不用花钱住院却不治而愈,你难道不愿为这么好的医生说句良心话公道话吗?我做错了什么?!请问如果‘真、善、忍’这三个字人人都能记住,并作为行为准则,如今的社会道德会如此败坏吗?!会有这么多的贪官,买官卖官、吃喝嫖赌、贪污腐败,不择手段的残害百姓的现象存在吗?还要你们坐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怎么就不做正事呢?专门去整治信‘真、善、忍’做好事,能让社会道德回升的好人呢?你们知道吗,全球有一百多个国家一亿多人炼法轮功,弘扬‘真、善、忍’,在台湾,监狱长专门请大法弟子按期给犯人讲课,给警察学校的学员讲课。唯独在中国大陆,以江蛤蟆为首,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大法学员,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蒙骗世人,仇视法轮功,致使三千五百多名法轮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共产党讲无神论,战天斗地,历来的政治运动杀害了多少无辜的生命,丧尽天良。你们知道贵州的藏字石吗,上面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是天意。人不治天治,迫害法轮大法学员是要遭天谴的,要遭恶报的,你们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吧。看看你们手里的资料,都有弘扬大法得福报的,迫害大法遭恶报的事例,这些都是真人真事。我劝你们不要再对大法犯罪,加入过党、团、队的,赶紧退出来吧,不需要举行仪式,不需要写申请,心里想我要退出来,抹去兽印就可以保平安。天灭中共时你就不会被淘汰,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去给人讲真相,让众人‘三退’的原因。”这些警察都听的很认真,没有人说话,只是不停的翻阅着真相资料。其中有个年轻的警察问我:“我没入党怎么退?”“你入过团队吗?入了就要退出来。”

除了讲真相,我一直正念不断,中途,有个年轻的警察,一直追问我电脑上面的内容怎么来的,还说某某同修告诉他们自己手中的资料都是从我这里得到的,问我还认识哪些同修,说了几个名字,问我认不认识,我果断的回答一个都不知道。当时,我请师父加持,不准他们再继续追问,眼睛直视着他们,心想“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在师父的加持下,不到两分钟,这个警察突然趴在桌上,趴了几分钟自言自语的说“我怎么这么困?”抬起头来还没等说出话,又趴了下去,就这样他停止了追问,自己出去买饮料,回来递给我一瓶,我当然不会要。

紧接着又让我到楼下的另一间办公室,有四、五个警察在那里,其中一人说他是国安大队的副队长,还说什么咱们都是熟人,让我把事情说清楚,不要让他们为难。我说这是你们在为难我,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你没明白真相我就再给你讲一遍真相。我又仔细的给他讲了一遍。他坐在那发呆,这时,派出所所长進来转了一圈问怎么样了?没说什么就上楼了。半个小时后下楼来给队长说自己受不了了,说刚才上楼不到五分钟就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大汗淋漓,在椅子上躺下了。现在要先回去了。在同修的正念共同加持下,当晚我也回家了。

后来同修甲来告诉我说,由省公安国安政法委联合组织的检查团来我地检查工作,制定了邪恶的计划,要送我及其他几名同修去劳教。当时我想不能让邪恶计划得逞,去了同修乙家,当时还是有些怕心,不知道怎么办好。同修发信说:“这是假相,我们要坚决否定”。我立刻醒悟了,我们不能承认。要用正念去解体它,清除它,于是每小时整点发正念不断。

当晚,我做了个梦:我站在一个高楼的阳台上,突然進来一阵黑旋风,象绳索一样缠在我身上,我当时感觉几乎要昏倒了,但立刻明白不能倒下去,这么高掉下去会没命的,突然念出了正法口诀,念到第三遍时,绳索瞬间消失了,眩晕的感觉没有了,身体周围立刻天清体透,象雨过天晴一样。这时我醒了,边流泪边对师父说:“谢谢师父!弟子知道是师父呵护我,帮我化解了这场迫害。”在同修的正念的加持下,邪恶的行动计划解体了。

在助师正法和救人的洪流中,我要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救更多的人,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誓约,正念正行,回报大法,回报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