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余年如一日发真相资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四日】我从小就爱听、爱看神话故事、小说。小的时候,我的外婆就经常给我讲,说这个山洞、那个山洞里有什么什么神仙,有什么人看见过。这些故事在我幼小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我很小的时候就渴望自己也能修佛成神。

那时年幼的我体弱多病,十五岁那年父亲去世,全家八口人的生活重担一半就落在了我稚嫩的肩上。长大了成家之后,丈夫脾气很坏,爱打人、骂人,还爱摔东西。心里好苦好累,总想轻生,无奈被三个孩子牵挂着。到孩子们长大了之后,我就很想出家到庙里去修炼。九三年我开始在家烧香拜佛,那时我什么也不懂,不管是什么书,见到是修佛的书就读就念,还往庙里寄钱。自以为这就是修佛了。可是全身还都是病,全身无力,站都站不住。那时有一个大法弟子知道我的情况后,就来跟我说让我学法轮功,说了几次,我都没听。直到有一天,我病的实在不行了,躺在床上不能动,我才想到去找她。

九六年的五月初六这天,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我强撑着病痛的身体来到那个大法弟子家,告诉她我想学法轮功。她很为我高兴。那天她刚刚请回师父的一张法像,正准备贴在家中,问我觉的贴哪好。我接过法像,却发现有两张,高兴的告诉她,她说,不可能啊!明明只请了一张,真是神奇啊!是师父为你准备的啊。我捧着她给我的一本《转法轮》和“多出”的那张师父法像高兴的回家了。

回到家,我就开始迫不及待的看《转法轮》。看着看着,我就感到真是太好了,这也说的好,那也说的好,越看越觉的这才是我多年来要找的。我抱着自己的头,使劲的捶啊,哭啊,恨自己蠢,这么好的功,怎么不早学啊!那天晚上我一直看到凌晨两点。接着清早我就去了我们当时炼功点。第二天,我的身体就有力气了,还能做家务活了。通过学师父的法,我懂得了不二法门的法理,把家里供着的观音像送到庙里去了,把以前看的所有的气功的书全都烧毁了,一心只想修炼法轮大法。

坚持十余年如一日 发真相资料救人

自从我有幸得法后,我就全身心投入到大法修炼中,与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洪法。日子过得充实、快乐。

九九年七月,邪恶开始了对大法的罪恶迫害。我们的修炼从个人修炼转入正法修炼,按师父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每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根据自己所长,在各个项目中做着向世人讲清真相的事。我别的什么项目都不会做,选择了发放真相资料这条路。从那天开始每天出去发,这一走就是十余年。有时同修看我状态不很好时,就劝我在家静下心来好好学学法,说“磨刀不误砍柴工”。我知道同修是为我好,建议不错,但我想,等我状态调整好了,说不定正法就结束了。再说如果我今天不去发资料的话,那今天上街的人不就错过得到真相资料的机会吗?所以我每天必须坚持上街去发资料,没有歇过一天。

多年来,我发资料的足迹遍及我所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大街小巷没有我不去的。大法弟子做三件事是要用心去做的。我发资料前,先做好准备工作,首先把各类资料的大概内容了解一下,以便根据内容搭配着发,免得重复,浪费;看资料时顺便检查资料有没有错页、空页、倒页,确保资料的救人效果,并维护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形像;再把检查好的资料对折,一定两边折整齐。小册子和单张搭配着发,再用自封塑料袋装好,每袋一共不超过三份资料。包装过程中不能心生杂念,不能就将那个不好的信息一起装入资料袋。我觉得我们只有用心做了,世人才会珍惜,才会提高救人的效果,发放时也顺利。每次出门前,我都求师父加持真相资料救度有缘人,并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众生得救的、破坏大法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

我发资料的时间先后经过了三个时间段。邪恶刚迫害大法的那几年,我一般都是在晚上十二点以后。那时我一般不提袋不背包,穿一件大内衣,内衣上缝上一个个小袋,每个小袋能装十份资料,穿一条有两个大口袋的裤子,每个裤子袋也能装二十份资料,这样一次能装上百份资料,再在外面罩一件大外衣。有时也带上不干胶,能发就发,能贴就贴。

那时还没有小区,就是在各单位宿舍楼和私人住房发,不走大街上,穿越一条条小巷。当时发真相资料的同修不多,不会发重复。每天一出门就发,每天换一个方向,还向城外郊区农村延伸,每家每户的发,城里不能每次每栋楼都发,这样比较安全,发的也快。师父叫我们抢人、救人,所以我每天都必须出去发。

后来我悟到深夜一个人在街上走,发资料很显眼,晚上还有警车巡逻,不安全,我觉的不能老让师父为我操心,自己应该理智点。就把发资料时间改在晚饭后六至八点左右。这个时间段,人们劳累了一天,晚上全家人去逛一下街,购点物,楼道里很安全。

第三个时间段改在早上七、八点左右。这时人们上班、送孩子上学、买菜等,楼道里很少碰到人,白天贴不干胶能选择个好地方,也不会贴倒,为众生的得救负责。遇到自己有特殊事时,也会在下午三、四点间去做。

面对面发放真相资料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但救人的时间也越来越紧迫。这几年我开始面对面发资料救人。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的这样走过来了。

我面对面发资料,也面对面讲真相,这几年主要面向的是進城的农村人。我每天早上发过正念就出门,主要在本地各菜市场附近。农村每天早上進城办事、购物、买菜的人很多,坐公交车来的、骑摩托车来的、开拖拉机来的、骑自行车来的,步行的世人,我都面对面发给他们各类真相资料,真相小册子、单张、神韵晚会、真相光碟、《九评共产党》、护身符等等,有机会就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教人做好人;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告诉人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祛病健身,有福报,不要你一分钱。有很多人相信,接受大法真相,还一再谢谢我,我就说是我师父让我告诉你的,你要谢就谢我师父吧。几年来我一直在这些菜市场的街上发、讲,街上卖菜的,做生意的都认识我了,有的人明白了真相,看到我就大声说:法轮大法好!也有的人主动跟我要大法真相资料。这都给我很大的鼓励。当然有信的就有不信的,有的人当着我的面就把资料扔掉、撕毁,还有大声叫喊的,要打手机举报的,甚至还有说侮辱性的话的,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一般我都能不动心,我想,我近七十岁的人了,只是为了救你。

在面对面发资料的过程中不断提高心性。有时面对不接资料还说些不好的话的人,我也有动心的时候,不觉得他们可怜,还心生怨恨,不善,不慈悲,还有怕心。这些心都要不断修去。

正念正行 师父时时呵护

这么多年来,我坚持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世人,离不开师父的时刻呵护。有一次我准备走远一点,就多带了些资料用一个袋子拎着,正在边走边发,被一个便衣跟上了。他推着一辆自行车。我发现后马上拐進一个小巷子,進到一个市场内,那个人也跟進来,他用打火机照,看不见我,就走了。我很快来到一个大单位的宿舍楼,发了几十份资料后,从一个小巷出来穿过街心来到对面的一栋楼房。恶人发现了我,骑着摩托车就追过来了。这个楼房旁边有一家私人小院,高高的院墙,门锁着,我没有進路,也没有退路,不知怎么的,我一下就爬上了院门,下到院内。这时屋里的人问是谁,我没吱声。这个院内的一侧墙的另一边是一个大荒院,墙边有一个厕所,我又不知怎么就一下上到厕所的墙上又翻到大荒院内,那墙那么高,不知是怎么下去的,落地时一只脚踩進便池中,却是干的。我把剩下的资料藏進一个大树洞里,就绕道回家,看到街上停着两辆警车。第二天,外地来了一个同修,去到那里把资料取走了。回到家真是后怕呀,觉的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那么高、那么光的院墙、铁门,我是怎么爬上爬下的。还有,我是步行的,那人是骑摩托车的,他竟追不上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呵护弟子,没有师父我什么也做不了,感谢师父时刻保护弟子。

在邪恶迫害之初,由于怕心与为私为我的心,我也曾在修炼上给自己留下过污点。自己也努力洗刷这个污点。就在前些天,由于自己在学法时被邪恶干扰很大,不能静心学法,更没能找到干扰自己的原因。导致我在发资料的过程中,被本地一名恶警绑架。恶警逼问我资料的来源,我想过去曾经没做好,留下了污点,造成了很大损失,一直心里无比愧疚,我在心里说,这次一定要做好,无论怎样都不能再错了,一定要洗净污点。我当时正念很足,心态很纯正,坦荡,真正是心中无怨、无恨、没有怕,没有任何杂念,只有坚定的一念:绝不出卖同修。我很坦然的对恶警们说:我绝不会告诉你们资料的来源的,不管你们把我怎么样,你们也无权把我怎么样,以前我没做好,这次绝不会再上你们的当的。心里想着,我师父说了算。我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啊,弟子的这一关太大了,求师父帮弟子过好这一关,这里不是弟子呆的地方,我还要去发资料救人,助师正法。下午恶警把我弄去体检时,师父给我演化出来重病的假相,恶警的头看了检查结果后,叫给我老伴打电话来接我回家。在恶警去我家非法抄家时,我想到家里还有两包真相资料,就在心里求师父保护那两包资料,结果资料就在眼面前,他们却没有看到。但是令我痛悔的是,当时只想到求师父保护资料,没有想到保护家中的大法书,而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抢走了师父法像、十几本大法书等,让大法又蒙受损失,也让恶警造了业,把他们又推下了一层地狱。当天下午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回家了。

这次经历让我深深体悟到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体验到正念的强大威力,和修炼人时时保持正念的重要性。回到家中,我回想整个经历,找到自己的不足,同时发正念、写声明,用行动全盘否定邪恶操控恶警对我的一切安排。向内找这次被邪恶迫害的真正原因,同修们也帮我找。

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使我明白了原因真正所在。在前面我提到过我在修大法前,曾经学过佛教和一些气功。很多年来,我学法发正念就咳嗽,时好时坏,向内找也没找到,心里很苦。自己虽然修炼大法这么多年,原来一直还被宗教中的乱神烂鬼干扰,阻挡着。因为自己曾经学过它三年,还给它寄过钱,以至直到现在它们还在操控那些人寄给我佛教的东西。每次我都不看,拿回家就烧掉,他们还是寄。后来我就给他们回寄大法真相资料,想救度他们。并在信中附言:我从九六年就修炼了法轮大法,大法讲不二法门,请你们不要再寄你们的东西给我。但他们还是不听。我就又寄大法资料给他们。当我让一位同修帮我发信时,他看到我写的是“××法师”收,他就问我,我和他讲了这个经过,他说你还这样称呼他,就是承认了它呀。原来是这样,所以他这么多年来就还想管我,对我死死不放手。我后来又悟到,这其中也许是我曾经与旧势力签过什么约。悟到后我就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安排的,我只走我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与旧势力的什么约书层层空间层层销毁。谁也不准干扰我,谁干扰我就灭了谁。师父说:“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热烈鼓掌)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在心里求师父帮弟子否定宗教中一切烂鬼乱神对我的干扰。这样发正念身心轻松多了。通过这件事让我悟到修炼的严肃性,写出我的这一教训也是给有类似经历的同修提个醒。

慈悲伟大的师尊啊!用尽人类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无限感恩,师父对弟子的无限慈悲,为弟子付出无数心血,师父什么也不要,只要弟子一颗修炼的心。弟子没有做好,让师父操心了,幸好正法还没有结束,在最后的宝贵时间里我要从学好法入手,时时修心性,做好三件事,继续坚持面对面发真相资料救众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修掉还没有去掉的人心,同化大法真、善、忍,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