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法轮功学员2011年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一年,广州市中共邪党继续采取种种流氓手段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包括骚扰恐吓、跟踪绑架、抄家抢劫、非法劳教、判刑、用卑劣手段诱捕、阻挠律师和家属营救等,甚至连未成年少女都不放过。这年广州地区共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下落不明,五人被非法关押到劳教所,九人被非法判刑,十三人被绑架关押在洗脑班。

以上数字是根据明慧网报道的迫害案例所作的不完全统计,因为中共掩盖迫害事实,封锁网络,明慧网报道的案例只是实际发生案例的一小部份。

另外,市内数处宣传栏长期张贴诬蔑法轮功的宣传画报;“六一零”组织诱骗路人在诬蔑大法的“承诺卡”上签字;更为甚者,魔爪伸向了市内广大无辜儿童——广州市荔湾区教育局在当年十二月到次年四月期间,在下属各小学组织诬蔑大法的所谓“主题活动”,诱骗小学生和家长们参与,企图捆绑民众与其共同犯罪。

一、英才蒙冤,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一年,广州市各级法院共非法审判至少九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了企业家、律师、大学教师、公司高管等,都是主流社会的精英。

女企业家一家四人身陷囹圄

女企业家王海红,四十四岁,蒙古国归国华侨,广州市人大代表,家住广州市天河区暨南花园。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九点,广州市天河区法院第二刑事法庭非法庭审遭绑架近一年的王海红。法庭规定:只许王的母亲和丈夫二人旁听,其他亲属一律不得入内。此时,王海红已被天河区看守所迫害的行走困难。

在亚运召开前的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晚,王海红的两个弟弟(王志宏、王志强)、妹妹(王海英)、母亲以及一对未修炼法轮功的夫妇(王志刚夫妇)同时被中共警察抄家并绑架。随后的八月二十七日,王海红也被天河区“六一零”警察以“到黄埔区开人大会议”的名义欺骗并绑架。

除王志刚夫妇外,王海红一家身陷囹圄。王志强(其妻子马上要分娩)和其母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其母已回家)。二零一一年王海红、王志宏被天河区法院伪法官梁皓非法判刑三年。警察劫走一批真相资料和四台手提电脑。王海红原来经营很好的公司,也因自己和弟弟妹妹身陷冤狱,无人经营而被迫关闭,经济损失高达百万。

王海红

王海红

正义律师再蒙冤狱 七旬老母斥法庭给法律蒙羞

朱宇飙律师一九九四年毕业于中山大学法律系,后读在职研究生,从事法律工作十多年。朱律师维护人权,办案不随波逐流,不为名利而做,报纸曾两次报道他的事迹。他曾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立案三起,进行法庭辩护,他的辩护词精彩严谨,令中共法庭大为尴尬、震惊。却于二零零七年被中共冠以“反革命”罪名非法劳教两年,期间受到十三种酷刑迫害,除身体外露部份外,体无完肤。被释放后,朱律师继续修炼法轮功,使身体奇迹般康复。邪党故意扣押其律师证,继续从经济上实施迫害。但朱律师仍然严格自律操守,热心助人,受到同行肯定。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朱宇飙律师在下班途中所再遭绑架。“六一零”、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为迫害朱宇飙律师,作出种种荒唐流氓的举动:

找不到任何证据,只因朱家里有订书机、打印机,以荒唐的“预备作案”为由阴谋构陷朱宇飙。

多方阻挠正义律师为朱辩护。(朱家请的两个律师一个受威胁被迫放弃受理该案件,一个“被失踪”。)

为阻挠律师和家属出庭辩护,多次改动开庭时间,并故意延迟通知家属。

欺骗并软禁朱律师年迈的母亲,使其无法为儿子出庭辩护。

因证据不足,朱律师的案子被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二次退回公安补充侦查,但“六一零”却迟迟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下午,在第二次非法庭审中,朱宇飙律师遭广州市海珠区法院诬判二年。朱宇飙的母亲当庭斥责所谓“法官”受“六一零”控制,违法乱判,给法律蒙羞。法官无言以对。朱宇飙现被劫持在广东省北江监狱遭受迫害。

朱宇飙律师
朱宇飙律师

资深钢琴教师第九次遭绑架

徐明女士,一九五六年出生于一个音乐世家,父母都是武汉音乐学院高级钢琴教授。徐明任教于广州外语艺术职业学院,以“真、善、忍”律己,德艺双馨,是当今“教育市场化”中难得的一泓清流,以致有学生慕名报考该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坚守信仰的徐明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并被学院停职、停课,被执意安排到文印室打杂,很长一段时间每月给极少的工资。学生曾联名请愿要求徐明老师继续教学。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上午,徐明在荔湾区多宝路向世人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构陷,第九次遭绑架。当晚,多宝街派出所及龙津街派出所(徐明居住地派出所)十几人挟持着戴着手铐的徐明,到其荔湾区光复北路她的家中非法抄家至深夜,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产。

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广州外语艺术职业学院资深钢琴教师徐明遭广州荔湾区法院非法庭审。

徐明女士
徐明女士

前公司高管被诬判五年

徐智银,男,四十四岁,家住广州市天河北六六三号广东省机械研究所。北京军区特种部队退役,曾任某知名物流公司副总经理。徐智银为人忠厚,善良无私,于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平时总是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他原本身体多病,炼功后全身病痛奇迹般消失了。在他工作职位的前几任员工每月报销都超过正常数额的几千到一万多,而他接任此职务后,从不贪图便宜。他踏踏实实的人品很快得到公司上下人的认可,很多人遇到矛盾时都请他来主持公道,知道他有信仰,人品好,处事公正,很快就从一个普通的部门负责人升任公司副总经理。这样一个好人,只因他信仰“真、善、忍”,遭中共警察骚扰,致使他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五年,徐智银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而被分别非法劳教一年和非法关押三个月。在四川的劳教所,因不放弃信仰被威胁送到高温四、五十度的砖窑里去烤。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晚,徐智银外出时被广州天河区国保大队绑架。绑架他的同时,天河国保、“六一零”还抢走他家大量贵重私人物品(包括钻石戒指、玉坠、现金等),不开具任何清单,也不告知家人徐智银被关在何处。后家人四处奔走询问查询,才知道他被关在天河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徐智银因不穿囚服被戴镣一个多月,身体消瘦很多。

二零一一年六月,在家属和律师不知情的情况下,前公司高管徐智银遭广州市天河区法院的所谓“法官”梁皓诬判五年。徐智银当庭提出上诉,要求无罪释放。

徐智银

徐智银

女青年遭非法庭审 绝食抗议

李冠平,女,三十三岁,大学毕业,广东茂名人,曾在中国移动公司珠海分公司工作。她热爱工作,对顾客热情周到。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期间,李冠平的姐姐遭所谓的“广东省法制教育所”(实为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黑监狱,设在佛山市三水区)劫持迫害,她去探望姐姐时没有配合中共给姐姐施压,结果惹恼珠海“六一零”,单位受胁迫,在合同期满时不给其续签劳务合同。李冠平看清了中共对法轮功的野蛮迫害,感动于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大法的美好,义无反顾地走进大法修炼的行列中。

广州亚运会前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早晨,恶警闯入李冠平居住处,非法抄家,搜走了电脑、法轮功书籍、神韵光盘等等私人物品,并于当天下午将李冠平劫持到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非法拘押。为抵制邪恶的迫害,李冠平在看守所绝食。有消息说她是被看守所用轮椅拉去南方三医院强制灌食的。

据悉,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下午两点三十分,李冠平遭广州市天河区法院非法庭审。

二、五人被非法劳教,十六岁少女未能幸免

二零一一年,广州地区至少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他们是孟延钗、张悦琪和张晓玲姐妹、钟艳红、张丰乾。其中张悦琪只有十六岁。

张悦琪是广东潮汕地区法轮功学员,刚刚初中毕业,暑假时到广州看望姐姐张晓玲。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下午,姐妹俩在广州市黄埔区一家饭店内给世人讲真相时被恶人诬告,随即遭到黄埔区大沙地派出所恶警绑架。

八月四日,法轮功学员张丽玲到派出所要人,也被恶警绑架,并强迫她带路到姐妹俩的住处非法搜家,然后才放她出来。张丽玲几经周折,才在五号下午见到张悦琪一人,得知恶警对她刑讯逼供。

暑假期间,张家母亲和朋友从汕头赶到广州黄埔大沙派出所要人未果,反被派出所所长威胁恐吓。八月二十八日,广州派出所三名警察和当地“六一零”人员共七人到姐妹俩母亲家所谓调查,叫其母配合说情况,并欺骗她说,要开学了,要先放小妹出来读书,后申请放大女儿出来。但其母签字后一直没有消息,一家人很担心,坐立不安。

九月二十六日,姐妹俩的母亲再次来广州黄埔区大沙派出所问情况,才得知姐妹已送去劳教,姐姐张晓玲两年,妹妹小女儿一年。张家母亲大声责问他们,没有任何通知家人,就强迫劳教,她们犯了什么法?我小女儿才十六岁,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本打算九月份读高中,是谁非法剥夺了她读书的权利?

目前姐妹俩被非法关押在广州槎头劳教所。所里以各种理由推托,一直不准家人探视。

三、洗脑班成为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的后续

非法关押“期满”后转押到洗脑班

洗脑班是中共邪党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私设监狱,用各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放弃信仰,常有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残、致死。现在,邪党打着法律的幌子,非法把学员关押到劳教所和监狱,部份学员直到“期满”都没有放弃信仰,邪党就把他们直接押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二零一一年,广州市至少有六名法轮功学员劳教期满后被转到谭岗洗脑班继续关押,她们是梁惠贤、伍丽婉、郑映英、邓金莲、钟凤燕、张润钊。

利用特务诱捕

中共邪恶人员利用多年遭受迫害而神智不清的前法轮功学员充当“犹大”,长期蹲坑在洗脑班,协助它们“转化”大法弟子,每天得一百元钱。同时利用他们去欺骗不知情者,骗取学员的电话、住址,并伺机迫害。二零一一年,至少有两名学员因此被恶警上门和电话骚扰,一名学员(霍重庆)被跟踪并绑架,现下落不明。

被劫持关押到洗脑班的还有:

汪宏发,男,三十多岁,广州市城建职业学院教师。2011年2月1日,在广州市火车站准备回乡过年,过安检时被查出带有真相光碟,被火车站恶警非法扣留,后被广州市海珠区“六一零”、公安分局国保办、江南中街综治办、江南中街派出所构陷,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行政拘留十五天。二月十五日非法拘留到期,当局仍不放人。汪的妻子邓怡(法轮功学员)和女儿当天赶到看守所接人,孩子哭喊“爸爸”,母女俩眼睁睁看着恶警直接将汪宏发绑架上车。汪被押到广州市洗脑班继续受到迫害。后出现严重的高血压症状,于2011年3月11日回到家中。

张莉萍,女,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干部、法轮功学员。2011年4月11日,广州市公安局警察以“去执行义务交警任务”为名,绑架了正在上班的张莉萍,于当天劫持到广州市石井潭岗劳教所附近的洗脑班迫害。

王霞,女,广州花都区法轮功学员。2011年5月6日上午,买菜回家时在自家楼下被便衣绑架,后被关在花都梯面镇紫霞山庄的紫霞殿,人身自由被限制,每天有十几个人看守,其中有所谓的省里来的犹大、“讲师”,企图让王霞放弃信仰。

叶惠珠,女,现年六十四岁,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广州市华南理工大学。2011年5月6日,五山派出所与居委会合谋,企图骗叶惠珠开门,被叶正念抵制。它们假装离开,转为在楼下蹲坑。当天下午叶惠珠下楼买菜时被绑架,被非法押送广州市洗脑班。

胡秋娟,2011年5月23日下午在白云区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先被非法关押在白云区看守所,后劫入洗脑班。

李枳、唐秀荣,均为女性,广州市天河区法轮功学员,于2011年6月18日下午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被恶人绑架。李积2011年7月15日被转押至广州市洗脑班,唐秀荣于2011年7月13日被广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在本人否认犯罪的情况下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所外执行。而番禺区看守所叫唐秀荣签了释放证明书(落款七月十四日)后,并没有放她回家,而是强行把她绑架到广州市洗脑班(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

四、其它迫害手段

邪恶宣传毒害世人

中共邪党自建政以来,其管辖深入街道村委等基层组织,以控制群众的衣食住行,逼迫群众就范。街道、居委会和村委会不但没给社区居民带来生活便利、不能解决群众的生活纠纷,反而成为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除电话或上门骚扰、跟踪盯梢、配合“六一零”恶警实施绑架外,它们还利用宣传栏张贴诬蔑大法的邪恶宣传,长期散发毒素,毒害世人。

广州市天河区长兴路建丽花园社区就经常性的在宣传栏贴诽谤大法的资料。广州市天河区员村二横路绢麻社区居委健身场内宣传栏、员村街维稳中心门口对面的房屋出租管理处的宣传栏也间断性的张贴恶毒画报。尤其维稳中心门口,二零一一年共贴了九个月,中间被学员撕毁后又贴上新的,学员又给其派送真相资料、并两次写劝善信给附近司法所的负责人,他们还是不思悔改。直到过年前才换上其它画报。

诱骗路人在“承诺卡”上签字

二零一一年年底,“六一零”(中社管治委)成员在广州天河公安分局门口牌坊处,对路人派发三个卫生卷纸球,以此作为诱饵,欺骗民众在攻击法轮功的所谓“拒绝邪教”“承诺卡”上签名。有少数路人上当受骗,但大多数人不理睬——世人越发觉醒,邪恶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魔爪伸向儿童

随着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传播真相,越来越多的世人觉醒,反对这场邪恶的迫害,越来越多的明智之士选择退出中共恶党并在法轮大法中受益。广州市荔湾区教育局逆历史潮流而动,自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起,悍然在全区辖内小学开展为期五个月的,诬蔑大法的所谓“主题活动”,煽动不明世事的小学生和部份不明真相的家长参与攻击诬蔑大法,拉拢群众犯罪,做邪党的陪葬。广州荔湾区教育局局长江智涛、副局长关志雄、副局长黄大谷,副书记胡建雄,局党委书记林少玲应为这次犯罪活动负主要责任。

广州市中共邪党政府倒行逆施,迫害真善忍,还能有什么文明可言呢?迫害善良必遭天谴。二零一一年,广州遭遇了史上罕见的严重秋冬春连旱,水田冒火,船只搁浅,水库干涸;遭遇了1951年以来同期最低气温的一月、比哈尔滨的冬天还长的炎热干燥的夏日等极端异常气候,龙年过年时期又刷新了十年来最低温纪录……天警世人,善恶有报,愿世人早日看清邪党真面目,退出其邪恶组织,走入美好的明天。


附录:二零一一年广州市遭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

徐招景,女,74岁,贵州人,2011年3月30在广州华南农业大学讲真相被邪恶之徒绑架。

金兰芳,女,25岁,湖北咸宁人,大法新学员。大学刚毕业,广州市南沙区新垦17涌广州广钢气体有限公司职工, 2011年4月失踪。

晨明,广州增城法轮功学员,2011年4月被广州市增城石滩镇三江派出所逼迫流离失所。

沙地、徐翠英夫妇,广州天河区有色金属研究所老年法轮功学员,2011年4月27日8点30分外出,至今未归。

秦燕英,女,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家住番禺区祈福新村。2011年6月10晚10点钟左右在家被恶警绑架。

李柏奇,广州市天河区信息电子五所法轮功学员,2011年9月21日被五山派出所及天河公安分局维稳办绑架并抄家。

李明亮,男,三十七岁左右,北京法轮功学员。2011年11月25日在广州被绑架,恶警闯到其在员村二横路中山六医院附近的租住屋非法抄家,带走大量电脑和文件。

霍重庆,男, 约三十岁,东北籍法轮功学员,2011年12月12日上午在出门上班时被蹲坑恶警绑架,现下落不明。

汪宏发,男,三十多岁,广州市城建职业学院教师。2011年2月1日,被广州市海珠区“六一零”、公安分局国保办、江南中街综治办、江南中街派出所构陷,行政拘留十五天。二月十五日非法拘留到期,被押到广州市洗脑班继续受到迫害,于2011年3月11日回到家中。

张莉萍,女,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干部、法轮功学员。2011年4月11日,广州市公安局警察以“去执行义务交警任务”为名,绑架了正在上班的张莉萍,于当天劫持到广州市石井潭岗劳教所附近的洗脑班迫害。

王霞,女,广州花都区法轮功学员。2011年5月6日上午,买菜回家时在自家楼下被便衣绑架,后被关在花都梯面镇紫霞山庄的紫霞殿。

叶惠珠,女,现年六十四岁,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广州市华南理工大学。2011年5月6日被绑架并非法押送广州市洗脑班。

胡秋娟,2011年5月23日下午在白云区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先被非法关押在白云区看守所,后劫入洗脑班。

李枳,女,广州市天河区法轮功学员。2011年6月18日下午被恶人绑架,2011年7月15日被转押至广州市洗脑班。

唐秀荣,女,广州市天河区法轮功学员。2011年6月18日下午被恶人绑架,2011年7月13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所外执行。后被绑架到广州市洗脑班(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

张润钏,女,广州市法轮功学员。2011年劳教期满当天被黄埔区610伙同街道办事处及居委会等恶人,强行送谭岗广州洗脑班迫害,现已回家。

梁惠贤,女,广州海珠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2011年11月24日期满后,又被强制押去了洗脑班。

伍丽婉、邓金莲、钟凤燕、郑映英均于2011年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期满,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洗脑班。

孟延钗,男,约二十二岁,家住河南省汝州小屯镇吴三组,法轮功学员,在广州市银雁金融配套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打工。2011年6月10日10时许,被广州市天河区兴华街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钟艳红,女,广州市法轮功学员。2011年6月10日上午被广州市六一零、白云区国保大队、白云区嘉禾街派出所及相关警察等十几人强行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这是钟艳红第三次被非法劳教迫害。

张悦琪,女,十六岁,广东潮汕地区法轮功学员。2011年8月3日下午被绑架到派出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

张晓玲,女,广州市法轮功学员,2011年8月3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

张丰乾,男,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法轮功学员。据悉,2011年张丰乾再次被非法抓捕,遭到非法劳教。

陈苏丹,广州人。2010年8月18日与成联琼同时被绑架。后被关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广州市天河区棠下上社五号大院)。

陈莲方,2010年被天河区政法委、610绑架。2011年4月26日广州天河区龙口西法院非法开庭审判。

李冠平,女,广东化州人,中国移动公司员工。2011年7月23日被绑架,2011年4月19日下午两点三十分,广州市天河区法院非法庭审。

徐智银,男,四川籍。2010年5月22日被广州天河区国保大队绑架。2011年6月被广州市天河区法院诬判五年。

朱宇飙,男。2011年7月13日下午,在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在第二次非法庭审中被诬判二年。现被劫持在广东省北江监狱遭受迫害。

王海红,女,蒙古国归国华侨。2011年7月15日九点,被广州市天河区法院第二刑事法庭非法庭审。后被非法判刑3年。

徐明,女,广州外语艺术职业学院资深钢琴教师。是2011年4月10日上午,在荔湾区多宝路向世人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人构陷,第九次遭绑架。2011年8月4日,遭广州荔湾区法院非法庭审。

梁东,男。2010年8月晚被广州越秀区国保大队恶警朱伟强、曾砍绑架,恶警闯到其租房非法抄家,抢走手提电脑和真相资料等。后邪党公检法几次开庭。2011年10月,遭广州越秀区法庭非法判刑三年。

罗小娟,女,2010年8月晚与梁东同时被绑架。2011年10月遭广州越秀区法庭非法判刑二年,缓刑三年。

徐绿海,男,39岁,湖南郴州人。邪党人员对2010年7月13日晚因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广州增城看守所。2011年12月15日遭非法开庭。

成联琼,2010年8月18日广州亚运会前夕被邪党绑架,后被关在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广州市白云区石井西洲中路171号),遭两次非法审判,但是因为证据不足不了了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