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学法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四日】我今年七十三岁,是居住在农村的老年大法弟子。我和妻子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和六月相继得法的。在这风风雨雨十五年的修炼过程中,特别是在学法上感悟多多。

记得我俩第一次参加集体学法,就赶上学法组学师父的经文。当读到师父在《拜师》一文中讲:“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我们非常激动,虽然我俩文化浅薄,悟性差,弄不明白师父讲的这段法的博大精深的内涵是什么,但我们还是晓得师父要我们多学法,学法就会得到正果。我们想,这是师父叫我们这样做的,不需要再去弄明白更多的什么道理,更不必要东想西想了,我俩就认准这个理,天天一起学。

(一)文盲妻子识字学法

我妻子没读过书,不认识字,捧着《转法轮》一个字不认识。在学法点上跟着大家读,读到哪儿也不知道。回到家里我俩一起读,也是象坐飞机,捧着大法两眼泪水直往下淌。有一天,一位同修来我家切磋交流学法体会,她告诉我们:“这部法太神啦!我看到每个字都变成了佛、道、神,有时看着看着显现出天界的亭台楼阁,仙雾缭绕,紫烟冉冉上升,五彩缤纷,玄妙至极,是一本天书呀!我们得到了,真是万幸呀!”

我俩听的入神了,好似身临其境,想着想着,我妻子突然一惊,心里豁然亮堂,说:“是呀,修炼怎么能被文化卡住了呢?有师在有法在,我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我必须要同化大法,必须用这部大法来成就我这个生命。我要求师父给我开智慧。”她跑到师父法像面前跪着说:“师父呀!万古等待就是为得法,可怜弟子没读过书,恳请师父帮我想办法呀!”

这个愿望一发出,她就觉得头脑开窍了。再翻开《转法轮》一看,很多字都认识了。就是不认识的字,只要顺着前后字的意思读下去,拿给我一看基本是那样。集体学法也跟得上了。这部大法她就这样在很短时间内就能通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她开的智慧,叫她好好学法的。

学法也不容易,经常遇到方方面面的干扰,最为突出的是瞌睡、疲劳。学法就打瞌睡,有时书就掉到地下了,你去睡觉还睡不着。知道这是邪恶在干扰,不让得法。这怎么成呢?任何生命都不能干扰修炼,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挡学法。打瞌睡,她就站着走来走去学,跪在师父法像面前学,坐下盘腿学。总之,就是要学师父的大法,每天至少两讲,有时耽误了也要抽时间补上。

妻子每次毕恭毕敬的老老实实的通读大法,如学法前,洗手梳妆,坐正姿势,归正心态,然后打开大法,逐字逐句,读起来头脑清醒,不再打瞌睡了。越读越想读,身体热热的,小腹暖乎乎的,好象全部生命和无量众生都被沉浸包容在大法之中

慢慢的,她明白了好多好多的东西:为什么来到这个人类社会?来到这里干什么?人为什么有生老病死?这里的一切为谁而存亡?宇宙和天体是怎样在运动?

这一切的一切,她这个农村妇女,大字不识的老粗竟能知道这么多。和常人交谈起来,见她这个老太婆,谈天论道,倾吐自如,顺理成章,不可思议,还不知道她有多高的学历呢!

(二)绝症飞了

我的妻子从小身体虚弱多病,面黄肌瘦皮包骨,非常可怜。和我结婚后,我长年在外,她一人在家过日子。怀孩子时,正值伏天,年轻无知,只图怎么凉爽舒服,在茅草屋里的湿土地上,还泼上水铺上竹席挺着大肚子,睡觉纳凉几个月,从而染上类风湿关节炎严重疾病,身体右侧肌肉萎缩,针扎不知痛,骨关节开始变形,三十年来,大小医院看了不少,都说无法治疗,医生称这种病为绝症。干饭不能吃,冷水沾不得,上坡走不动,真是苦不堪言。

得法后,她知道她身上的那些病,是她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前些世不知道,就这一世堕胎四个,要不是师父来搭救,自己那能还得起?妻子修炼三个月后,她的偏头痛、鼻炎、喉炎、哮喘、胸膜炎、胆囊炎、肝炎、肾盂肾炎、胃炎、胃下垂、肠炎、盆腔炎、子宫肌瘤、痔疮、类风湿关节炎、风湿心脏病,皮肤奇痒症等疾病全不在了,不翼而飞。那种身体没有病的感觉太玄妙了,全身象一个面包,松软软的。她的胃口也好了,冷的,软的,硬的食物都能吃,走路生风,做啥事不知道累,爬上坡后面就象有人推似的,非常轻松,神奇呀,太神奇了。她那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三)我们这个学法组

我俩退休后,就在家里经营起一个小商店,找点零花钱来贴补生活。得法后,我俩都悟到修炼人集体学法太重要太重要了。于是,我们停止了做生意,把房子拿出来让同修集体学法。学法的人多了,就分成两组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迫害十分猖獗,一些同修拿不定主意了,我和妻子商量,悟到修炼人必须学法。凡是到我家来的同修,我们都告诉他(她)们,要学法,多学法,学好法,欢迎来我家学法。从这以后,就不断有同修在我家来学法。她们一進我家,那种表情和心态,不用说我们都明白了。我俩告诉他们,不说了,谁叫我们都是同修呢?有的同修是早晨来的,有的是中午来的,有的是晚上来的。她们这样做是在为我们着想,因为有的学法点才建起来不几天,就被邪恶破坏了。

我和妻子都这样想,不管同修们是什么时候来的,有多少人,都是师父的法身引来的高层生命,都是有缘人,我们都要和他们一起学法,坚定不移的跟着师父走回家。

那时,几乎每周都有人被绑架,同修心里很紧张。我跟这些同修切磋,师父是大穹宇宙的王中之王,他讲的是法,所有宇宙中的各层空间的佛道神都要照他的法办,谁都不能有半个不字。我们集体学法,是按照师父说的做,任何生命都不敢阻挡,哪怕它就是动一念,也是对大法犯罪。那为什么有的学法组又出事呢?不是学法组的过错,是参加学法的有的同修在心性上出了差错,被邪恶抓住了把柄,才遭受那种迫害。我们只要认认真真的学法,不断的修去自己不好的心和欲望,谁也动不了我们。

为了学法组的健康成长,大家都在正这个环境。妻子比我做的好,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邻居中树立一个大法弟子的形像。在修炼前她是有名的泼妇,谁也不敢惹她,领导她也敢打;和同事骂架可以骂三天三夜不喝一口水。修炼后,真的变成另一个人了,十多年来没有给谁红起脸说过一句话。她告诉我,学法组在这里,一周一次,進進出出那么多的人,一定要按照师父说的做好三件事,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否则就会害不少的人。

这里的邪恶也很邪呢!当地居委会还专门安排居住在这个楼上的两个人监视我们。如果我们不把这个环境正好,四十多家几百口人,不理解我们而做错了事,不就犯了罪而得不到救度了吗?妻子想尽一切办法,利用各种机会向楼上的人讲真相,救度他们,有的做了三退(党团队),有的开始看大法书了,大家都理解我们修大法的人。有两个邻居和我妻子一起上市场去买菜,说;“大姐,我们跟着你走,就感到安全些,现在的天灾人祸这么多,你们俩口子真得好好修啊!我们的安危全靠你们俩个哟!”众生盼救的希望真的是全寄托在我们大法弟子身上。

我们这个学法组,不管社会形势怎么变化,不管邪恶迫害有多疯狂,风雨不停,照常学法。随着时间的过去,来学法的人越来越多,有时竟有四、五十人,屋里挤的满满的,实在是容纳不下了,我和妻子商量,就决定另找一个地方,再组织一个学法点,分一些同修出去在那个地方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