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走正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一九九八年得法,幸运成为一个大法弟子,沐浴在师父佛恩浩荡的佛光里,身体各器官都有病的我,不知不觉全好了,干起活儿也有力有精神了,心也开阔了。真是身心轻松,走路生风,不觉疲劳,不知累。千言万语也诉不尽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七日,我正在做中午饭,我村干部带了两个人,衣着没有标志,开的车也不是警车,村干部也没敲门,领着两人就闯進院里,直奔正屋才问,有人在家吗?老伴说:有人在家,没人在家你们怎么進来的?我在厨房一看,心里有些慌乱,肯定又有事了,要不怎么找上门来了。但马上又镇静下来了,发着正念,心想:先给他们讲真相,往下再说。村干部喊我進了正屋,其中一个小伙子问:“老太太,你还炼法轮功不?”我停了停说:“小伙子,你问这话过时了吧,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不偷不摸做好人,炼法轮功的人是公认的好人,没犯法,天灭中共,你们就都非得跟它陪葬?作替罪羊?”他们说:“你听谁说的?”我说:“你上网去了解,全世界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声真把你们惊不醒?你们也该冷静的为自己和家人的生命未来留后路。特别是你,自己选择的路该怎么走,要走好,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害你自己。”村干部说:“我是为你们好,提前几天我就叫你们上医院开个有什么病的证明介绍信,你们不听。现在我也没办法。”我说:“你们看可笑不?共产党一贯就是撒谎,可能老百姓会顺从,因为他们怕共产党,可法轮功的修炼者不会去做那事,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决不会去撒谎。”他们说:“那你这回该去廊坊洗脑班给你洗脑了。”我说:“我不去,我坚决不会去的。”他们说:“这次公社出钱,不用你们花一分钱,签个字,用不了两天就回来,回家你炼不炼谁管?”我说:“就是在这你们叫我签我都不会签的。廊坊某某光整大法弟子,伪善、欺骗、恐吓、诱惑、逼迫、下药等毒辣的手段,我尝试够了。我是不会去的。原来你们今天是这个目地。可我也有个心愿,我想希望你们弃恶从善,呵护善良,不要为一时的利益帮共产党迫害好人,堵死你们自己和家人的生路。”他们说:“我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只是来跟你说说做个思想准备。一两句话,几个字,两天就回来了。”他们把老伴儿叫一边,诱导老伴儿劝劝我,并承诺给一千元补助,有什么困难,给书记说一声,立即帮助解决。

我老伴儿说:“我们从没犯过法,也从没要过什么补助,合作医疗保险费我们都没花过。”书记说:“你们没花,可大队拿了这笔钱,要是那样,下次不给你们交了。”我说:“你交不交我不管,我们受益于大法,身体好了,没病。有没有无所谓。就是想大家都受益,都明真相,共产党没了,老百姓都好好的活着多好。”他们也都确实没话说了,就听我说。大概一个多小时,他们说:“老太太,你做个思想准备,照我们说的,两天就回家了。”我说:“我不会去的,你们把我给你们说的话想想,我是为你们好,希望你们能明白真相,有个好未来。”

我把他们送出门,我做熟饭,老伴儿又急又怕,没吃饭。我说:“又怕了?我还忘了劝他们退党呢。我绝对不会去的。”老伴儿说:“你不去他们再来怎么办?看来只好走几天。”我决定外出走几天再说。这天正好是大组学法时间。我收拾了几件衣服和一个同修下午去学法。各村、乡镇的二三位同修一起学法二小时后,我把事情说了一遍,请大家切磋。我们县有好几位同修被抓到洗脑班去了,被转化的十多天就放回家了,有的一个多月也没回家。也有的同修家里常人保护的,就没被邪恶抓走。大家的见解不一。回避两天对不对?协调人说:“看你自己的心性,有坚定的正念,能过好这一关,你就不该走。如果心态不稳,又没找到漏在哪儿,错在什么地方的话,走几天多学法,多发正念,找执着堵上漏洞也行。这是一个提高的机会。”我说:“我也是这个想法,不回家,找地方住下。”离开学法组就是晚上五点钟了。

住在女儿家,除了学法就是发正念。也不想别的事,就是学法。静心学法倒有充足的时间了,环境也挺好。女儿们说:“你永远不回家了,我们养着你。我们姐妹三个养到老你也不会受点罪。你白天黑夜干你的事,我们也不管你,在哪儿都能做你的事,到哪儿都有炼功人,联系上不就成了?”

我的执着、漏在哪?一查觉得这段时间三件事放松了,因为家要盖房子,手中资料都给别的同修去做了,自己没时间出去了,心思用在如何盖好房的家庭琐事上去了。还不全是,在邪恶认为,你执着干常人事,不做正事,抓你走看你咋办,放得下不?很可能这也是一方面原因吧!

晚上一个人坐在床上背法,没加思索要背哪一讲。脑子涌出的一段段的法:“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人和神的区别,就差在这儿。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纽约法会讲法》)

我停住了,这些法理在哪部法里师父讲的呢?怎么就记起这一段一段的法呢,也许师父看我笨点给我悟的?我恍然明白了,我最终的执着就是“怕”这颗人心。顺着执着挖根,一追究还真是吓一跳,就是这个“怕”的物质因素在毁人。我在邪恶的恐怖、伪善、欺骗高压下,屈从过邪恶,做错过事,走弯路的同修都有这个最大的人心“怕”。摆不正正法与修炼的关系。在常人生活中,骨子里形成的理,怕名、情受到伤害,怕身体受迫害,受苦,怕失去肉身,在邪党文化的侵蚀中,怕心处处在牵制着人。

我找到了,是怕这个物质,我不要它。我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舍不得这条老命吗?那些个真修的,都是放下生死之念,没有人念的。与那些年轻有为的、为维护法、捍卫真理反迫害而献身的同修相比相差太远了,真是无地自容,什么时候了,还在人中打转转。这么些年自以为大大方方学法炼功,堂堂正正发资料救人,敢走出来做该做的事,就是放下生死了?还是不会修。

我决定回家,应该堂堂正正去面对可能发生的事,我只要做正,坚定信念走正路,一切有师父为我做主。我不能在阴暗里偷生,这是给我提高的一个机会,也给我能有时间反省自己的机会。

我身体一下轻松了,心也平静了,象从一种无形的束缚中解脱了出来。坏事变成一件大好事。我知道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付出了多少心血。

我在每期周刊看到公布有多少大法弟子上网发表严正声明,我的心都很难过,很沉重。通过这些天的反思,我悟到,所有被强制去“转化”的同修,不论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都是怕心造成的,为维护法,为我们史前誓约舍命而不足惜。这个肉身有什么舍不得的?这个世道环境有什么可留恋的?家里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是帮我们修炼来的,都有师父管,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们来世上的目地是助师正法,修好自己,兑现史前大愿救人,了愿后回到真正自己的家!这是我的心里话,与同修们切磋,也是我此时应该做到的。

有师,有法,我一定会走好走正这一步。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我第一次投稿,言语不通,写的很罗嗦。还望同修们辛苦更改纠正,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