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滕平德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五日】按:辽宁东港市滕平德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却因此多年来遭到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中共人员的迫害,曾被劫持到洗脑班、被非法劳教、被没收身份证多年。以下是滕平德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滕平德,家住东港市菩萨庙镇。一九九七年七月喜得大法。得法前我患有过敏性气管炎、胃病等,心脏也不好,气候一有变化,我就感冒,双耳发闷,经常失眠。我刚开始学法、还没正式炼功时,大法师父就把我的身体净化到无病状态。我无限感激大法师父的洪恩。而且大法教导修炼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修自己,处处为别人好。大法利人利己,利国利民。

可是,这么好的一部高德大法,中共恶党却不让老百姓炼,将无数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抓进监狱,甚至活体摘取器官,多么邪恶啊!在中共邪党十几年的非法打击迫害中,我屡屡遭受中共邪党的迫害,以下是我被迫害的经历。

一、我被多次骚扰,没收身份证

中共恶党迫害开始后,东港市菩萨庙镇孙家沟村书记郑振生与本村孙洪国一起来我家,逼我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知道他们是被恶党谎言所蒙骗才这样做,所以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教人走正道,教人做好人,给人一个好身体,一个好思想。谁修大法谁受益。法轮大法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我修大法做好人,一分钱不花,得到一个健康的好身体,而且对谁都没有危害,凭什么不让我炼?我正告他们:法轮大法我要坚定的修到底。听完后他俩没说什么就走了。

二零零一年春的一天,东港市六一零指使村支部书记郑振生、村长孙勋生、民兵连长郑振兴三人又来我家,还是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知道他们被谎言毒害的太深,不明真相。我从“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的原因、“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事实真相,一直讲到法轮大法弘传全世界,受到世界各国、各界褒奖的情况。听后他们没再说什么就走了。但是村支部书记郑振生因被邪党所给的那点蝇头小利诱惑,表面上他无理反驳什么,背地里打小报告,构陷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一年春的一天,我在村里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被郑振生看见,他立即告给菩萨庙派出所(现改名叫海洋红边防派出所)。过一会儿,派出所的两名恶警,还有孤山公安分局一个恶警来我家,以欺骗的手段骗走我和弟弟两人的身份证,而后又以身份证来要挟我们,逼着我们放弃修炼。当地的片警逼迫我们向他们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否则,就不归还我们的身份证。因我不配合邪恶,他们将我们的身份非法扣押好几年。

二、东港市六一零操控当地中共人员迫害我和家人

二零零一年七月份,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区委、街道等部门办洗脑班。地点在东港福利院。一天晚上七点左右,菩萨庙派出所所长高峰(现任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村委书记郑振生、民兵连长郑振兴、菩萨庙镇武装部部长刘德亮一共十五六个人,开三辆车(一辆警车,两辆轿车)停到我家门口,他们非法闯入我家。刘德亮进门就问:“现在还炼法轮功吗?”我回答他们:“炼!”

接着,高峰就要我交出大法书籍和大法录音带。我们没有配合他们。当时我弟弟也在家。见我们不配合他们,就叫来三、四个小恶警进屋抄家。我母亲一看这么多警察,恶警到处乱翻,吓得浑身发抖,当时说不出话来,而后出现了昏迷状态。我警告他们:“我母亲已经被你们吓成这样,今天我母亲要是出现三长两短,你要负完全责任!”高峰听后愣了一下,没说什么。接着,那些恶警都跑过来,想看看我母亲是不是装给他们看的,他们看后知道我母亲不是装的,是真的。这时有一个恶警到外边去打电话给东港市“六一零”,显然他们来我家是“六一零”指使他们干的。具体说什么不清楚。

我弟弟把邻居喊来了,邻居看到恶警深更半夜在我家非法抄家,把人给吓成这样,都快要出人命了,还不赶快送病人去医院,还在那儿继续作恶,都非常气愤。邻居催我们赶快把我母亲送医院。可是在农村深更半夜急忙找车很困难。恶警看到他们的恶行被邻居百姓看到了,在邻居的谴责声中,他们也没有赶快送我母亲去医院,而是开着警车逃走了。邻居们亲眼目睹了中共恶党领导下的警察做人的德行、素质。后来在邻居们的帮助下,把我母亲送进了医院。后来得知,他们这次是要来绑架我和弟弟到东港洗脑班迫害的。

三、我被强行关押到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前后,东港市委、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合谋举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那天,我刚出家门准备去干活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我家附近道口。恶警强行把我推上警车。恶警把警车开到孤山新车站,企图抓捕我弟弟,我弟弟正念走脱。我被他们劫持进洗脑班。洗脑班的地点在东港福利院。抓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每人一屋。郑振兴和菩萨庙镇罗福平看着我,逼我写“三书”,放弃修炼。我不理,也不写,告诉他们大法真正在救人的真相。

过了两天,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来逼我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他讲的都是恶党编造的欺骗世人谎言。我知道他也是受害者,他也是被恶党谎言给蒙骗了,再就是他想升官发财的心被恶党利用了。我拒绝听他讲的那些歪理邪说,跟他讲大法的真相。他不听,还骂我说:“你太顽固!”说着,气哼哼地走了。过了几天,他们把我妻子、我女儿(才两周岁)、我三姨都带到洗脑班,给我施加压力。我妻子被他们给骗的哭鼻流涕的,教我女儿哭着喊爸爸。当时我没守住心性,违心地顺从了他们,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对不起我们伟大的师父!但是,我对自己违心所做的让步已经发表严正声明宣布彻底作废,法轮大法我要坚修到底。

四、我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五日晚,我同我姨徐淑英、刘庆荣(同修)到栗子房大刘屯发真相资料先后被当地恶警绑架,她俩被恶警推上警车,拉到栗子房派出所。派出所的恶警几次打她俩耳光,用脏话辱骂她们。我当时也被恶警跟踪,但我不知道。我在后半夜一点左右回家。第二天下午,我得知两名同修在昨晚被绑架,就去迫害部门要人。我去了以后,恶警说:“你自己还送上门来了。你实话实说还能少判你两年。”开始向我逼供,我当时实话实说,结果配合了他们。恶警把我们三人都推上警车,拉到大连庄河市看守所。看守所的一位姓郭的管教说:“写保证书就不用上教养院了。”这时我不配合他们作恶,无论他怎么逼我,我也不写。

在看守所恶警每天强迫我们干手工活儿:捻花、穿纸包袋。从早上一直干到晚上九、十点。在那里,我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到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左右,他们又把我转送大连教养院。开始我被关押教养院的严管队五大队,大队长姓孙。大队长、小队长,还有两个被他们利用的刑事犯人轮番的来迫害我,要我“转化”,我心装大法,就不顺从。十天后,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队长带着王化金(被他们欺骗而邪悟的人)又来迷惑我,逼我放弃修炼。我就用大法的正理来驳斥恶党灌输给他们的歪理,使他们明白真相。他们不听,两个月后,又把我转押到严管队的八大队,加重迫害。他们用各种手段来恐吓我,强迫我“转化”,我就是不理他们。直到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六日,我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三月,邪党召开两会,菩萨庙派出所的恶警又到我家来骚扰。

五、结语

今天将中共迫害我的事实揭露出来,彻底曝光邪恶,让更多被中共邪党谎言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赶快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平安的度过大劫难。也希望那些被恶党利用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能够早日醒悟过来,停止作恶、弥补损失,挽回自己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5/辽宁东港市滕平德自述被迫害经历-252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