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人员不敢见我父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我是山东大法弟子,父亲是乡里的干部,军人出身,没什么文化,被中共邪党洗脑了几十年,虽然也知道共产党腐败透顶,但仍然受党文化毒害很深。从我和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父亲因为见证了母亲身体修炼受益后的巨大变化,没有反对我们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我和母亲不断的被骚扰和迫害,家庭遭受了一般人难以承受的压力和苦难,父亲要面子,又心疼孩子,经常冲修炼的母亲发火,抱怨我们不该坚持修炼,还说过对大法不敬的话。母亲修炼前是胆小怕事的人,尤其害怕脾气火暴的父亲,一味的被动忍让,正念不足,不敢在父亲面前讲真相,情况越来越糟。

后来通过学法交流,同修让母亲一定要去掉怕心,父亲被中共谎言欺骗中毒深,就根据他的接受能力慢慢的讲,哪怕每次只讲一句话,一个真相,逐渐就会改变他。母亲鼓足勇气开始给他讲真相,果然,虽然他当时没有接受,却也没有再发脾气。

有一次“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人员上门骚扰,父亲就把母亲讲给他的话拿了出来,对他们说:现在全世界都不反对修炼法轮功,就中国反对。当时中央七个政治局常委的妻子都修炼,就江泽民反对。六一零很惊奇的说,啊呀,你还知道的挺多呢。

有一天“六一零”恶人又来了,父亲对他们也不客气了,又用母亲告诉他的另外一个真相质问他们:你们说法轮功“反人类,反社会”,全世界都支持大法,那么,那些国家的人不是人类,他们不是社会?!“六一零”恶人们哑口无言,连那个满嘴邪说的主任也说不出一句话来,灰溜溜的走了。

从那以后,“六一零”每次要来,先问问我父亲在不在家,在家的话连门也不敢進了。由此可见,邪党“六一零”自己也知道做的事见不得人,对法轮功是无理的迫害,只要每一个人都能够堂堂正正起来,邪恶就会自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