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取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我来自湖北一个地道的乡村,小学文化,独自一人开一家私人诊所。于二零零二年首次听到大法真相。在得法后的几年中,我基本上是一人通过学大法,别的同修给我提供一些相应的资料,坚实的走在修炼的路上。我能在法中稳步的走到今天,全凭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在这里首先深深的谢谢师父和大法!还有长期关心和默默为我提供各方面帮助的同修,一并感谢!由于我书面写作功底不深,也比较忙,只好请同修代笔,给我把我想说的一些事情写出来,与同修们做个交流,给师父做个汇报。不当之处,还望慈悲指正,以利今后修炼。

(一)带着偏见听真相 消除误解得大法

我正值不惑之年,丈夫便撒手离我们母子三人而去。中年丧夫,是人生的一大悲哀。我由此心灰意冷,便日夜在麻将桌上消愁。当一本村同修给我讲大法真相时,我说:电视上都说法轮功不好,又上天安门又搞自焚的,我不愿听。同修就耐心给我讲真相,我听懂了: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煽动民众仇恨而造的假,是江泽民一手导演的。我自己也在琢磨:教人做好人,做“真善忍”的人,有啥不好的?我的偏见消失了。于是,我又看了些真相资料和大法书,觉的写的真好!我想炼法轮功!同修教了我功法动作,就到外地去了。在当时邪恶迫害很严重的环境下,我又离我们县城同修很远,要想能找同修切磋,都是很难的。

我自己在家炼了几个月。一日,外地同修到我那儿,想看看我的炼功动作是否标准。一看,说我的动作都是错的,就帮我纠正。我如饥似渴的学《转法轮》和师父的所有经书,以往的一切烦恼和恶习,已在我身上不复存在,我的身心得到巨大的转变。

(二)多次正念抵制六一零对我的迫害

我修炼后不久,我县六一零便知道我在学大法了。他们找理由将我绑架到了我们地区最邪恶的黑窝——荆门洗脑班。

在那里,恶人们为了让我放弃对大法的正信,使出了很多恶毒的招数。他们以为那样做,对于一个本来修炼时间不长的人是可以达到目地的。可是,他们想错了。他们使用转化学员惯用的方法:放污蔑录像;用犹大攻心;用恶人威胁;用亲情感化;不让睡觉等等,在我这儿一律失灵。我心中牢牢的把住师父的法:“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于是,几个恶人用先写好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几个人架住我,捉住我的手,往印油一蘸,然后再往所谓的“决裂书”上一按,说是算我自己写的。我全盘否定,决不承认。恶人看转化对我不起作用,在非法关了我近一月后,只好让我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中。以后通过学法,认识到那个他们强行给我按的手印,当时没要过来撕掉,还是污点。真是对不起师父!虽然写声明上网了,在此还是再声明一下,让那些东西全都作废。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正在诊所上班,突然来了四、五个人,将我强行抬上警车,送到了我们县看守所。在路上,我一路给他们那几个人讲真相,一路喊“法轮大法好”。我被关了五天,将号子里该救的人都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一共退了十五人,其中七人是警察。我父亲去看我,我拿着话筒(因只能隔着玻璃看人说话)对父亲说:您的女儿学大法,修真善忍,做的这么好,有什么难过的?父亲没说什么就回去了。到第五天清晨,看守所说要我回去,我当时还不相信。一出看守所,才知道是六一零人员亲自打电话叫当地派出所接我回家。派出所就打电话叫我儿子将我接回了自己的家。我悟到:因为我救人没有分别心,无论是谁,我都用一颗慈悲的心,真心为对方好,我到黑窝去救我该救的有缘人,做完了,就又回家了。正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三)长期坚持频繁发正念

发正念是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之一,我正式走入修炼后,一直很注重发正念。在当好妈妈和奶奶角色和干好常人工作的同时,我每天除坚持四个同步整点发正念外,几乎每到正点都坚持发正念。这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形成了一种自然运转的机制。一般情况下,每天发十次以上。这为我清理我自身的空间场和我应救度的一方众生的空间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也为我这几年挨家挨户发资料劝三退顺利做成,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四)讲真相劝三退中的苦与乐

自从师父发表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篇经文后,我就认真领会其中内容。那时,虽说我是新学员,师父明确讲了新老学员都要做好此事。我就利用诊所作为讲真相的平台,给每一个来看病的人讲真相。《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就把讲真相和劝三退溶合在一起讲。期间送人家真相资料和光盘无数,劝退达万人以上。我所在的村,几乎人人明真相,该三退的,基本上都做了三退。

1、风雨无阻 天天出去发资料、劝三退

一年四季,我几乎天天出去发资料,那是修炼前期。有时是夜晚出去挨家挨户发,有时是面对面白天发,有时是早上出去发。多数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去发,也有时候有同修配合我出去发。无论刮风下雨,寒暑易节。

到要劝三退时,我基本上是随时随地讲真相劝三退。每次回家,少则几人,多的时候达几十人。去年七月一日,我去街上讲真相,天气非常热,我劝退了三十几人后才回家。

2、抓紧节日期间救人

每年新年期间,我劝退少时三百多人,多达五百人。去年除夕那天,我的诊所病人也不少,除了给病人劝三退忙外,外边篮球场上的有缘人也不少,我想讲真相劝三退。而家里两个儿子和媳妇还有两个孙子是从外地赶回家过年的。他们等着我回家做年饭,我怎么办?权衡一下,救人为大。我将该讲的人都讲了,人们也乐于做了三退。下午我回家,几个儿子和媳妇把年饭做的好好的,只等我回家放鞭炮、吃团年饭呢!我非常感谢师父!是师父帮我解决了这些难题。我儿子还经常帮着把有缘人引来让我给他们做三退,儿媳妇们也很孝顺,知道婆婆忙,没要我去给带孙子,孙子也喜欢我这个奶奶。

3.慈悲救度中邪很深的邪党人员

某镇一镇长,我去给他讲真相,劝三退时,他又骂又蹦。一伙人围上来,把我手中的真相资料都拿走了,估计是去看去了。当天,我只好发正念铲除障碍他得救的邪恶。过了几天我又碰到他,我对他喊一声:伯伯,我是真为你好。他握着我的手,返出了非常善良的本性,接过了资料,并做了三退。现在一直对我很好。

我长期用正念唤醒所有我所在地区的六一零人员的善念,让他们不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一天,我求师父让我看到派出所的张某某。当我的摩托车一停,他恰好出现在我的视线,我跟着他到了一家餐馆。他正准备吃早餐,我对他说:你还管不管我们那一方?你不要迫害法轮功,我给你退出党团队行吗?他连连说:行,行,行!这样,我顺利给他退了。

我县一个六一零头目,干了很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他有一次派人翻墙将我安装的接收新唐人台的大锅偷走了。后来,又到我那里滋事。我看他的本性还没全部被埋没,尽管他说了很多对大法和我不好的话。我一想: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没有慈悲感动别人,让有缘人在无知中对大法犯罪,真惭愧。我就对师父说:师父,是我们没有修好,连累无辜的人对大法造业啊!那头目一听,马上什么都不说的就带人走了。可能是他明白的一面叫他走的。从此,几年他都没来我这骚扰了。

去年腊月二十三日,六一零人员假惺惺的给我送来米和油。我正念拒绝他们的诱惑。我对他们说:我有师父,我什么都不缺也不要。你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六一零是个非法组织,迫害好人了不会有好结果。他们就走了。

4、米老板

外市一个米老板来我地做米生意,我给他讲真相,把他讲通劝退了。以后只要来拖米,他都对随他来的人说:走,你们先去法轮功那儿把党团队退了,再装米!由他带到我那儿给劝退的人数不少。

我只要碰到有缘人,我都设法救度他们。有时,即使不能讲通他们,我都把慈悲留给他们,为他们以后明真相打下一个基础。在做三退中,发生了很多神迹和感人事迹。要说真是可写成一本厚书。跟做的好的同修比和法对我的要求比,还差很远。今后,力争越修越纯净,救人的慈悲越来越大。

结语:由于我是二零零二年得法的,个人修炼的关和旧势力的迫害一起来。我能走过一个一个的大难关,都是师父和大法把我救过来的,是师父的威德。我最大的体会是:我开始带着显示心、争斗心、欢喜心、妒嫉心等人心很多。但在讲真相过程中,让我变的越来越理智、理性。现在这些人心已经很少了。所以说,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自己心性的过程。我们现在碰到的一切坏事都是好事,好事更是好事。只要我们正念正行,一个不动,能制万动。这些年,也多亏各地同修方方面面对我的支援。再次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