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之恶行 他日之铁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又遇过年时节,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孔宪国的家人心情格外沉重,孔宪国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已是一年有余,期间遭刑讯逼供,经历无理的开庭……

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西岗区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审孔宪国。过程中,孔宪国揭露警察对他刑讯逼供,审判长李铁铮问有什么酷刑,孔宪国说:警察把他摁住,把点着的烟往他鼻孔里塞;强行往他嘴里灌酒……。李铁铮打断孔宪国的话,不让他往下说。所谓公诉人孙敏问:有什么证据?孔宪国指着胳膊上伤痕给他们看。李铁铮、孙敏等一干人都无话可说。

九月二十一日,西岗区法院再次非法庭审孔宪国。奇怪的是,审判长李铁铮竟宣读了涉案单位的证词——大连市国保大队的证明材料,说没有刑讯逼供孔宪国,没有伤害其身体等等。孔宪国表示自己已经遍体鳞伤了,这就是证据。李铁铮让孔宪国出示证人,孔宪国说:“我有证人,姜明,他知道我被打的全过程,但他不可能给我作证。”这是因为姜明本人是大连市国保大队副支队长,是犯案者的上司,而且其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孔宪国被国保大队警察秘密刑讯逼供,在现场的都是同谋者。李铁铮作为所谓的“法官”,对“遍体鳞伤”这个眼前确确实实的证据采取视而不见,却明知故问的向受害者索要证据、证人。这不是流氓法官是什么?

孔宪国在大连鲁雅装饰有限公司工作,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八日,被大连市公安局朱旬等警察绑架,并抢劫其私人财物达四万余元。警察也知道自己干的事见不得人,不但不通知家人,还逼公司老板也不许告诉家人,甚至在家人找上门来也不承认,百般推脱、刁难。孔宪国被绑架三十三天后,家人才被告知去领取所谓的逮捕通知书,而在通知书上,既没有办案人姓名,也没有抓人日期。

母亲思子心切,打电话问朱旬:“我儿子是你们抓的吗?”朱旬不回答,却反问:“你从哪儿得到我的手机号?”孔母告诉从老板那儿,朱旬说:“那你找老板要吧。”随即挂断了电话。两天后,孔宪国的父母又打电话问朱旬:“儿子是否被你抓去的。”朱旬仍不回答,反问:“你把我的号码都告诉了谁了。”孔母说:“我到处找儿子,碰到谁就告诉谁了,你们到底是黑社会还是公安,为什么不通知家属,还不让老板通知家属,还让我们找老板要人。”这时朱旬又挂断电话,再打电话不接了。

直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朱旬才打电话叫家属到鲁雅装饰有限公司去拿(非法)逮捕通知书,而所谓逮捕通知书上面,连办案人、绑架日期都没有。至此,因修炼法轮功,孔宪国已被绑架三十三天了。于是孔家妹妹再次找到大连市公安局违纪违法警察督察支队,在咨询处,孔家妹妹打电话与督察支队联系,接通电话后,问对方姓名,对方拒绝,只说 “我是十五号,违法的警察叫朱旬,警号200578。” 孔家妹妹问:“我哥失踪了三十三天了,是哪个部门抓的,朱旬是哪个部门的,到哪儿能找到他。”这个“十五号”说: “不用问了,就知道是大连市公安局抓的就行了,不要问是哪个部门办的,这是秘密。” 孔家妹妹问:“快过年了,我想见到本人。”“十五号”告诉:“见不到,连律师都不一定能见到孔宪国本人。现在已提交大连市检察院调查阶段,谁都不能见。”

连律师都不能见到孔宪国本人,法官李铁铮还装模作样的向受害者要证人,这不是流氓法庭是什么?

一年过去了,孔宪国仍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李铁铮、孙敏、朱旬之流仍在谋算着如何将其入罪,殊不知今日行此龌龊勾当,正是他日将自己送上审判台的铮铮铁证,而且日子不会远了,李铁铮之流好自为之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