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

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借第八届全球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机会,把自己修炼走过的路写出来,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信师信法

我的大部份修炼时间都处在独立的修炼环境之中。看起来比较孤独,其实,只要心在法上,时刻都有师父法身相伴。虽然修炼这么多年,天目从来没有看见过什么,身体也没有惊人的感觉,从未见过师父,和大法弟子接触较少,修炼的路中也曾走过弯路,也有遗憾。可我信师信法的心从来没有变,就是凭着一颗坚定的信念,在伟大的师尊的呵护中一步一步坚定的走到了今天。以法为师,对师父对大法从未产生过怀疑,就是在邪恶打压最黑暗的时期,我也从来没有动摇过修炼信心和勇气。

一路从修炼中走过来,从邪恶中走过来,我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能走到今天感到也非常不容易,但回望走过的路,心里充满着幸福,从心里感激师父!在师父的点化和鼓励下,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记得在修炼刚开始的时候,我便做了一个梦,梦见在我们家的家门口,有一条又宽又直大路直通天边。从来没有看到那么宽而直的大路。且这条大路,路基已修好,只剩最表面一层路面修好便成。我知道这个梦,是师父在点化我,鼓励我。所以,后来我每当想起这个梦的时候,便信心倍增,更加坚定我修大法的决心。心想,这么好的法,这么大的法,师父给予我们那么多,把大法给送到家门口来了,真是千载难逢,我觉得做大法弟子是最幸运的。

但修炼的路上绝不会一帆风顺,九九年春,邪恶的形势步步逼近。那时我们局里有四个人修炼,局领导三日两头找我们谈话,每次气氛都异常的紧张。因为当时政府机关系统炼功的很少,我们成了“重点”。为了“表功”,局领导在上面说了大话,没想到在我们这里却碰了钉子,经常大动干戈。在各种压力下,后来除了一个人退出外,其余三人都不为所动。

学法实修

修炼之初,便受到了家庭的严重干扰。丈夫不知为什么特别不支持我,以至于使我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好在这一切师父早就安排好了,我工作比较轻松,工作之余可以学学法。虽然那时对法没有深刻的理解,可是总想学,可在家看书几乎不大可能。后来,丈夫从日本出差回来,捎回来一个小录音机,我请了全套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每天晚上等丈夫睡了以后放到耳边听师父讲法。这个小录音机就成了我的专用学法工具,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赐予我的,我内心非常感激师父。所以学法基本能够保证。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一九九八年春,这种状况始终没有改善。这时,学大法的人快速递增,学法小组也多了起来。有时趁丈夫不在家偶尔带着年幼的孩子去参加小组学法,开始还担心孩子不听话,又担心孩子不经意把去小组的事告诉丈夫。没想到孩子不但非常听话,坐在一边,从来不哭不闹,也从来没有在丈夫面前说过。我想老这样也不行,也没有求师父如何,心里只是这么想。

果然不出几日,丈夫告诉我他被调到省城工作。从此以后我便有了充裕的时间和自由的修炼环境。大约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使我有更多时间学法炼功,特别是学法。

所以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师父的《转法轮》我看了不下一百遍。为我以后坚定实修、随师正法、救度众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后来不管我处在什么境地,从来没有动摇过。后来很多同修当说起个别同修刚打压时,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修炼时,我就想都是因为法没有学好,基础没有打牢造成的。才造成了摇摆和动摇。这是我自己的一点体会。

有了学法的基础,有法做指导,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非常注重心性修炼。在修炼这条路上,真象师父说的那样突飞猛進。刚修炼之初我便经受了一次病业关的考验。不知什么原因我的两条腿突然红肿起来,红肿以后又慢慢的变黑。腿肿的连鞋都穿不上,我每天拖着腿去上班。大约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师父说:“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上班后和我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修三天两头问我:“怎么样?用不用上医院去看医生?”经常勾着我的心。每次我都说:“不用,这是师父给我消业。”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利用她,来考验我坚定不坚定。常人看见后,更是害怕,催着我去医院。如果我不修炼,这么大的业力不知会怎么样?对于常人来说肯定是可怕的,说不定两腿都得锯了去。就这样我瞒着家人,坚定的走过了这一关。

修炼之初,师父给我安排的心性方面过关的事比较多。在人与人矛盾中提高心性,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只要头脑清醒,时刻能把自己当着一个炼功人就不难。记得刚修炼开始不久,有一天,另外科室有一个同事,跟我说:“谁谁到局长哪里说你怎么不好?”并且那个人过去和我是一个很要好的人,我的心里刚要想动,突然想起我是一个修炼的人,不能和常人一样。于是就说:“她想说就让她说吧!”那个人感到没趣,也没说什么。其它方面过关的事也很多,总体感觉做的还不错,因为自己根基起的那么点作用,大多时间能够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的人,所以我的感觉在迫害以前,心性把握的比较好,能够坚持实修,收获也比较大。

使命和责任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面对突如其来的邪恶形势,我也踏上進京证实法的路。后从天津被当地警察接了回去。回到当地已是晚上七八点钟。局里的所有领导和所有部门负责人大概都在等着我,他们还把年迈的母亲接到了单位。看到这一切,我明白,他们想利用这一切给我施加压力。我没有动心,也没有畏惧。

后来在局里被非法关了两天后,我毅然决定随丈夫去省城。这一举动令丈夫十分吃惊,也十分感动,也使单位里的许多人不理解。这么好的工作单位,常人能舍弃吗?所以单位议论纷纷。不管常人怎么想,可我去意已决。其实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一个是原来学法修炼的环境没有了,我也明白以后个人的修炼主要靠自己了。其二、我跟丈夫不可能长期分居,因为丈夫也希望我们能尽快团聚,特别是我修炼后,他总感到我们不是常人了,也有些不理解。我想既然我们利用常人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修炼,做什么事得让别人理解,先为别人着想。他没有想到为了他,我能舍弃这么好的工作。这件事让他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印象,因为我日常在修炼中比较注意自己的言行,他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感觉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后来很多人还为我原来的工作惋惜,想当初为了進机关也是费了不少的周折,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毫不犹豫于八月初去了省城。不长时间我便在自家办的公司里做事。到了新环境,和大法弟子联系不上。每天除了从电视上关注一些情况后,得不到任何大法信息。面对邪恶的造谣和诽谤,不真实的报道,我清楚的认识到,当时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利用我们的嘴和笔证实法。这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当时的环境面对面的讲真相,困难很大,世人被邪恶操纵的很厉害。面对那么多人,我想发真相资料是最有效最快捷的途径。于是,自己写好真相资料,到打印点花钱印了二百份。晚上下班后,我领着孩子到小区发放。刚开始,因为害怕,真相资料放的不到位。师父利用常人点化我。记得第一次去一个小区,不敢上楼,我和儿子把真相资料放到小区内小棚门口,当时就有人大喊:“不准乱放”。于是我和孩子把资料收起来,从新发放。这是我走上证实法第一步。

后来我再到打印点去,那个打印点怎么说也不敢给印了。怎么办?我正在为此事发愁的时候。忽然,有一天我丈夫问我说某某单位有一台旧复印机,就是坏了,我们要不要?我一听,这不是好事吗?我正愁没法取得真相资料呢,这不是送上门来了吗?便说:要啊!我们公司不也需要一台复印机吗?我非常高兴,要知道那时买一台复印机需要不少钱,要想自己买一台,当时几乎是不可能的。第二天,我便让人把那个大家伙搬到了公司,花了几百元维修起来。从那天起,我算有了我一个人的资料点。一有机会便复印一些真相资料,一般都是利用我丈夫外出,晚上下班的时间多复印一些,回去把资料整齐的装到信封里,再利用中午、晚上和星期天的时间出去发放。每次出去带一二百份。

一次一个星期天我和儿子要到离我们家比较远的地方去发资料,一人带了一包,不想下车的时候,儿子的那包资料落在了车上。这时车已经走远了,我想这么珍贵的资料不能就这样失去了。于是和儿子跑了很远的路才追上那辆车,资料复归。

那段时间我经常顾不上吃饭休息,坐上车,没有目标的穿行在这个城市的许多大街小巷,把一封一封的真相资料和福音送给有缘的人。后来我又利用公司发信的启示,我想我们的真相资料也可以通过邮局邮寄,虽然成本高了点,看接到真相资料的人可能感到更珍贵,效果可能更好一些。一面继续做着资料发放,一面通过城市黄页和公司原有信息资源邮寄真相资料。这个城市的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等都是我的邮寄对象,公司的信息资源则在全省邮寄。为了避免邪恶干预,每个邮箱都不敢放的太多,只好大街小巷寻找邮箱。就这样我在省城度过了三年一个人独自修炼的路程,独自摸索着证实法的路,那时那种对法的心情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后来,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邪恶又铺天盖地而来,我的心情也由此落入了低谷,证实法的事停滞不前,总感到有一种前功尽弃的感觉,无心再做证实法的事,后来又出现勉强做事的心。不久因出去写标语被巡逻警察绑架。

二零零三年春“非典”时期,由于丈夫工作调动原因,我又随他来到了中国最大的城市,也是邪恶的中心。这时我从原来看守所回去又進的那次转化班上受到一些被所谓“转化”的人的影响。因为那时大多数世人还在中共导演的“自焚”阴影之中,人们一提起法轮功便首先想起了“自焚”。这使我的修炼也進入了一段盲区,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我除了努力修好自己,偶尔也讲讲真相外,大约有三年时间里不再积极做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事。对学法也放松了,炼功也更少了,也不发正念,也不知怎么发。

没有法做指导,法理不清晰,想回到常人中做个好人,没想到也被常人拖回了常人,名利的诱惑,情的干扰也接连不止。因为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旧势力不但迫害我也迫害我的家人。儿子三天两头去医院,我自己的身体也回到常人之中,经常小病不断,整天忙常人的事。心里虽然还装着大法,还把自己当着一个修炼的人,时不时的也学学法,看看师父的经文,可是心却不在法上。心性达不到法的标准,做事的出发点也偏离法的要求,使自己成了不是常人的常人。这是我修炼以来走过的最大一段弯路。这种修炼状态大约持续到二零零四年。

真正让我又投身到证实法的行列里来,是师父的那篇《向世间转轮》经文。于是我一下冲破了常人的观念,意识到了我的使命和责任。当看到明慧网那篇可以利用人民币做真相资料时,当天我便到银行换了二百元的一元币,从此,利用真相币讲真相也成了我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一部份。由于真相币方便灵活,我还鼓励支持亲友花真相币。我自己平均每月花出几百张不止的真相币。随着正法的進程需要不断的更换内容,书写力求字迹工整、美观,一直不间断的做到了今天。

同时继续发放真相资料,由于此时我和大法弟子仍然联系不上,取得资料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我只好从老家带资料,每次几百份上千份,不行我就自己一封一封的书写,共书写真相资料八百多封。因为这时我没有工作,一天不间断的写可以写上八到十封,不得已也求亲友给打印一点。但是真相资料跟不上,肯定影响救度众生。后来我开始为这事着急起来,可是想买打印机和复印机没有理由,又怕丈夫不让买。最后一次我回家回来的路上,我还在想这事,又没有一个万全之策。我心里默默求师父,不曾想回到家里,桌上摆了一个新的打印复印一体机。丈夫说是为了工作方便。我想这不是为我准备的吗?其实只要你心里有这个愿望,师父已经给你安排好了。

我现在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城市小镇,开发了一些楼盘,在这里住的人,大部份都是城市蓝领白领和这个城市有车一族,由于很多楼盘都是封闭管理,我便把真相资料发到车上;有时也把真相资料用图钉钉到树上。

发放各种资料上万份后,我感到我现在的活动范围还是小了点。不想丈夫对我说,我看你一人在家里挺闷的,你到公司做点事吧!(因这时刚办公司)。于是,我于二零一零年又开始和社会有了接触。公司在城市繁华闹市,人口密度很大。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一个新的证实法的环境。我没有辜负师父的期望,抓紧时间讲真相救度众生。

更让人惊喜的是我在上班两个月后,有幸结识了大法同修,甲同修。她的家里就是一个资料点,可以做各种真相资料。这样使我不再为取得资料发愁。这个同修时时刻刻心在法上,信师信法,信念坚定。她做的资料力求精美,从内页到包装,都精心策划设计,力求达到最好的救人效果。修炼中的问题她积极给我指出来,切磋交流。这些年由于我和大法弟子接触比较少,动功动作有很多地方也不标准,她耐心给我一一纠正。这样使我真正溶于大法弟子修炼的大环境中来。后来又通过甲同修认识了一些同修。为了相互促進,整体提高,偶尔,我们还可以举行小型的交流会。大家对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那份热情,对救度众生的急迫心情,每次都令我十分感动。这让我想起师父在一次国外讲法中说到的北京的大法弟子早晚会赶上来的那句话。现在这个城市的大法弟子,整体都投入了证实法救度世人洪流中,大法弟子利用各自的优势和环境,发挥着大法弟子的作用。

现在在同修甲的介绍下,也是师父安排,我又结识一位新的大法弟子,还是我们同一个写字楼里的大法弟子。她文化比较高,接触事物比较快,虽然是新上来的大法弟子,她的悟性比较好,对法的理解也很快,心态纯净,人的观念也很少。现在我们三人形成一体,相互配合、利用一切条件和资源证实法、救度众生。没有意见不一致、想不通、消极思想,每个人都心在法上,互相促進。发挥整体智慧,现在又增加了一些新的证实法救度世人的项目。做的各种项目井然有序、不等不靠、全面开花。这样一有机会,我们俩便可利用中午休息时间结伴出去发真相资料。我们把救度众生的责任扩大到更大的范围。发资料、向邪恶源头和有缘人发信、收集资料发短信、也贴不干胶、印真相币、护身卡、刻录光盘等讲真相证实法、救度世人。

回顾一路走过来的这条修炼的路,个人修炼伴随着证实法救度世人的责任和使命走到今天。修炼有时精進,有时又不精進;救度众生的路上有时伴着喜悦与苦恼;有时感到无愧于大法弟子的称号;有时又感到惭愧和遗憾。总的来说还没有脱离法。回顾我的整个修炼的路,都是师父用心良苦的安排,看起来每次都是我们随着常人动,其实是常人随着我们动。因为在修炼这条路上,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只有我们时刻以法为师,心在法上,信师信法,师父就时刻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给我们安排修炼的路。哪里有我,哪里就有我的使命和责任。

溶于整体

修炼还要继续。师父在国外的一次讲法中曾说过“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想一想大法弟子当初的那个状态,主要是因为我们修炼的环境促成的。那时大家有一个共同修炼的环境。可以一起学法炼功,有什么问题能够共同切磋,相互之间有一个相互促進提高的环境。这个环境确实能熔炼人。这也是师父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环境。所以大法弟子必须溶于整体,特别是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非常需要一个相互配合的环境。师父在最近有两次讲法,上次师父在美国的讲法中讲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这次在美国讲法中又讲到,《什么是大法弟子》。都特别强调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我感到身上肩负的使命更大,责任更重。今后不管路有多长,只要我们始终保持修炼如初的状态,修炼路上不懈怠。只有精進、再精進,大法弟子溶于整体,形成合力,相互配合,救度众生。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期望和师父的佛恩浩荡,才能不辜负众生期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