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教我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从得到大法那天开始我就坚定了对师对大法的信念,从未动摇过。在这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中,无论遇到什么艰难困苦,面对邪恶的迫害,在师父的洪恩呵护下,我都闯过来了。下面谈谈我的得法过程。

一、师父教我炼法轮功

由于生活所迫,我没有上完三年级就辍学在家,十多岁就参加了工作。得法前我在单位是一个有名的病秧子,工伤后还带有残疾,每个月都得住医院,少则十多天,多则几个月,平均每月要花上万元医药费。虽然是女人,但是我的脾气很暴躁,就象男人性格一样,我不善于言表,我不会骂人,但是谁要惹了我,我上去就会给人家两个嘴巴子,别人都怕我。

九四年的一天,我在到医院看病的路上见到街上贴着法轮功办班的广告,当时我没有看具体内容,只看了看广告上面师父的法像时说了一句:这师父真年轻。我就看病去了。过了一段时间,一天半夜十一点钟,本来已经睡下了的我突然爬起来炼功,还会念功法口诀,意识清清楚楚的。开始也不知炼的是什么功,后来才知道我炼的是法轮功的一至四套功法(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没有炼),连续炼了几天。丈夫看到我每天睡下后十一点就起来炼功,就说我:走火入魔了。不让我炼。还是女儿支持我,把房门关起来让我独自一人在屋子里炼功。就这样我炼到第四天吃完晚饭后我就开始呕吐,吐了很多又臭又腥的脏东西,有一脸盆那么多,吐后我只觉得全身舒服极了,而且还很精神,那时也不知道是师父为我清理身体,只觉得奇怪,我也没吃药打针,吐完就完了。

有一天,姐姐对我说:你不是很喜欢佛教吗?现在炼功点有炼法轮大法的,听说是佛家功,你也去炼炼吧。就这样我找到了炼功点,到炼功点一看,这个功不就是我天天晚上起来炼的功吗?从此我就真正走進了大法修炼。修炼一开始我就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一定要跟您修到底。

自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全身的病都消失了,而且身体越来越好,以前我很怕冷,炼功后总感觉浑身热乎乎的,以后冬天再冷的天气我都没有穿过棉衣,最多只是穿件毛衣。我的脾气也彻底改了,不再与人争斗,遇到问题就向内找自己,心性提高了,整个就象变了一个人。

记得我第一天到炼功点炼功时一直都在流眼泪,一直到炼完功还在流,我很纳闷,就去问同修是怎么回事,同修只是告诉我不要怕,是好事。

我刚开始炼功天目就开了,我看到师父法身就站在我跟前。有一天,我炼第二套“法轮桩法”时,我看到了我身体上显现出许许多多的手,功炼完后我跟一位同修讲了我看到的东西,那同修说:这可不能讲的。回家后我一直在想,我只跟一个同修讲讲,又没有跟大家讲,有什么不对呢?那时学法不深,对法理的认识也差,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心里想,为了避免今后看见什么起不好的心,不起执著,不受干扰,那我就在悟中修吧。于是我对着师父法像双手合十发愿说:请师父把我的天目关了吧,我以后什么都不看,都不听,只听师父的话,按照师父讲的去做,从此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什么了。

我刚得法时只有《法轮功》,当我得到这本宝书时,我一翻开书就看到师父法像在流泪,两滴泪水都挂在腮帮上了,看见师父流泪,我心里十分难过,很茫然,我问了许多学员,问他们书里的师父会不会流眼泪,都回答说不会,他们也讲不清楚为什么,我去问了老学员,他们的回答除了说我与师父有缘外,但都没有解决我心中的疑团。直到二零零一年我经历了与丈夫的感情矛盾后才悟到,是师父担心我能否坚持修炼下去,能否修的出来。

那时我丈夫有了外遇,我好言善劝他,他也不听,他嘴上说一套,但是做的又是一套,还经常骂我。我陷在情的痛苦之中不能自拔,精神都要完全崩溃了,吃不好,睡不好,身体状况急剧下降,七十四公斤的我瘦的只剩四十二公斤,我整日无精打采的,完全变成一个常人了,那段时间我根本没有心思学法炼功。后来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我咬了咬牙,痛下决心与丈夫离了婚。我与丈夫离婚后我从男女之情中解脱了出来。我才又开始静下心来学法炼功,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二、冥冥之中有神护佑

经过学法,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就是要“返本归真”、往回修,我的生命就是为着大法而来的。回想过去,我一直感到冥冥之中有神在护佑着我,其实就是师父在看护着我,我几次遇到生命危险都是师父帮我挡住了,如果没有师父的护佑我早死过不知多少次了。

那时我还年轻,我在单位开电瓶车,在工地上主要与火车配合,负责将火车拉来的有三十节的空车皮去装沙子,然后再由火车将装满沙子的车皮拉走。冬天在野外工作很冷,我们经常到铁道上捡从火车上掉下来的碎煤渣生火取暖和烤车上的电瓶。有一天,我正聚精会神的在铁道中间捡着煤渣,突然一辆火车急速的驶过来,我也没有发现,还只管低头捡着煤渣,火车驶过去了,但是不知怎么的我却站在了铁道外边,我什么事都没有,看到这一切我的同事们都吓呆了,他们赶过来看我,但是我却毫发无损。

又有一次,我开着电瓶车刚到岔路口,我刹住车跳下去扳铁轨道闸,因为车没有刹好,我拉的三十节车皮就朝着我压了过来,但是车皮只是压着我的衣服过去,我的膝盖都磕破了,我却安然无恙。清扫铁道的工人看到车皮向我压过来,都惊呆了,都说完了!完了!这人一定没有命了。三十节车皮过去后,我却好好的爬了起来,清扫铁道的工人对我说:你怎么还活着?!

还有一次,拉完沙子后我停下车就去掩车(把车固定好),这时突然掩道器倒了,三十多节车皮就向下滑,我看见前面有两辆车,上边还有好多人,为了救人我跳下车就跑去拿掩道器去掩车,在我刚跳下车的时候我的脚被崴伤了,手也被车压断了两个手指,但是人没有出现生命危险,车是掩住了,车上的人也得救了,我因此受了工伤留下了残疾。

三、师父呵护过魔难

随着正法的推進,为了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我在家里也开了一朵小花(成立家庭资料点)。我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小学三年级都没有读完,但是我想大法弟子是无所不能的,我一定也能学会各种技能,很快我就在师父的加持下掌握了上网、下载、打印、刻录等技术。后来由于我做事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八年的一天,突然被二十多个警察闯進家里抄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等及一些大法资料,那时我心里很坦荡,不配合邪恶,一直在向他们讲着法轮功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理,抄完家后他们就把我带到派出所,我不配合邪恶,一直在给他们讲真相,随后他们叫女儿将我取保候审,让女儿签字,我叫女儿不要签。回家后我一看,警察只是拿走了一些真相资料,还有做好的一箱“风雨天地行”,以及我收藏的师父法像,虽然有人动过,但是都没有搜走,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呵护,让恶人看不到。后来他们叫女儿带我去检查,整个过程中我都向遇到的医生讲真相,最后师父给我演化了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最后我被非法判了缓刑。但是我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以后六一零、警察来家里骚扰,我都把他们当作来听真相的,谁来我就给谁讲真相。有一次,警察又到我家里,看到沙发上的《转法轮》就想拿走,我说:我的书都被你们抄走了,现在只剩这一本了,我还要学呢,你们不能拿走,三尺头上有神灵,神都在看着呢,你们也要给自己留条后路,结果他们没有拿走。可能他们都明白了真相,以后就再没有来骚扰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