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骨干三次陷冤狱 惨遭酷刑折磨

五根肋骨被打断,铅笔旋手指至骨头暴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老人雷安祥,坚持修炼法轮功,十二年来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累计遭冤狱达七、八年之久,所遭受的折磨有:毒打(五根肋骨被打断,内脏被打坏)、木杆压小腿、铅笔旋手指至皮开肉绽、骨露,还有铐刑、长跪、暴晒等。下面是雷安祥十二年来所经受的迫害。

雷安祥曾是湖南郴州市空调设备厂的生产技术骨干,现年六十多岁。一九九五年四月,他连续看了三天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的讲法录像,到第四天,他曾患有的腰椎骨质增生、风湿关节炎、坐骨神经痛、支气管炎等多种疾病都神奇般消失了。他体会到法轮大法无比珍贵,从此走上修炼 “真善忍”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雷安祥立刻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到北京体育馆,当时那里关了几万人。

二零零零年五月九日,雷安祥在郴州东风广场参加集体炼功,和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都遭绑架,非法关押在当时郴州第二看守所(螺蛳岭)五十六天,期间遭恶徒毒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雷安祥贴大法真相标语遭抓捕,关押在郴州第二看守所六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七月,劫入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二年。刚進去时,遭到恶警指使的犯人毒打,一恶警还说:我们不打你,有人打你。

广州赤岗派出所毒手:五根肋骨被打断 内脏被打坏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四日下午,雷安祥在广州赤岗东路张贴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标语,被赤岗派出所警察及其雇佣的保安发现,保安死死扼住雷安祥的喉颈,两个高大的恶警使用了全身力气想将他的双手拌在一起铐上。随后,十几个恶警来增援,对雷安祥拳打脚踢、行凶不止,用手铐铐上后推上警车劫走。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在广州赤岗派出所,雷安祥继续遭警察毒打,伤势严重,只有送医抢救,医生诊断为五根肋骨被打断,内脏被打坏,不马上打针用药,会有生命危险。雷安祥恳求医生如果要给自己一条活路,就允许他打坐炼功调理,那比打针、用药效果好的多。在医院里,雷安祥打坐了三天,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脱离了危险期,两个多月后,差不多完全恢复。看守所的犯人都说:法轮功真好,被伤的这么重,不吃药不打针这么快就好了。

广州劳教所酷刑:木杆压腿,铅笔杆旋指

三个多月后,雷安祥被劫入广州第一劳教所,后转入广州第三劳教所。劳教所为了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迫害手段非常毒辣,将每个法轮功学员关入一间房,使用多个犯人围攻、酷刑折磨,迫害之惨烈,难以形容。雷安祥進去后,狱警先威胁说:“不转化,你死定了。”然后指使五、六犯人对他行凶,拳打脚踢,强迫他跪在地上,再用木杆子压住他的小腿在上面滚动,雷安祥小腿的皮肤被碾脱,肉被碾散。

有一天,六、七个犯人用六棱柱铅笔插入雷安祥的右手指间使劲旋转。恶徒们压住雷的头,按住身子,抓住手臂,捏紧手指,使他不能动弹,再转动铅笔,并用毛巾封嘴。最后,他右手食指和中指根部的皮肉都被磨掉了,能看到骨头。

二零零五年五月八日,雷安祥遭一毕姓恶警毒打。劳教所还利用广州军医大学毕业的一个邪恶博士和黑社会梁耀演一起研究用很邪的刑罚迫害法轮功学员,其阴招是:让人痛不欲生却不至于死。恶徒张良伟、王德明也经常折磨法轮功学员,迫害方法有:坐凳子不准动,一坐就是很多天,用杠子压小腿肚子,用针刺腿,用烟头烧身体等等。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湖南津市监狱暴行:暴打、暴晒、日夜铐

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湖南郴州市“六一零”(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操纵郴州市国安局、公安局、北湖区“六一零办”及公安分局、苏仙区“六一零办”及公安分局等绑架了雷安祥,在郴州看守所遭犯人暴打,头部被打得出了很多血。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雷安祥被郴州市北湖区法院冤判三年徒刑,被劫入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五监区。在监狱里,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三个犯人二十四小时夹控。二零零九年正月,雷安祥抵制做奴工,头部被狱警何选智打开了一个血口子。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雷安祥背法,狱警队长问他嘴巴动什么,他说背大法,背佛法。这时恶警占建华走过来,对着雷安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雷安祥的脸部被打的肿起。占建华还觉得不够,又叫来几个犯人一起殴打雷安祥,打完后,将他留在烈日下暴晒了六、七个小时,暴晒后又把他打一顿,并且将他铐在楼梯间的栏杆上三天三夜,雷安祥身上被蚊子咬的红包层层叠叠。

雷安祥绝食五天反迫害。副监狱长找他谈话,承认他们有错。雷安祥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都是好人,不象有的警察开口就骂,动手就打,就象社会上的地痞流氓。狱警们听后面面相觑。当副监狱长污蔑大法时,雷安祥用手指着他说:不要诽谤我师父,你会遭恶报。狱警们都看着副监狱长,他很不自在,马上离开了。后来,打雷安祥的恶警和犯人都遭了恶报,他们都感到全身疼痛难忍。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七晚上十点许,雷安祥拒绝向恶警下跪、喊报告,恶警李刃伟打他耳光,还叫来刘亿光等两名恶徒一起把他踹倒在地上,他的右腿膝盖肿的不能走路,進進出出都由夹控犯人背着。为了不增加夹控犯人的麻烦,善良的雷安祥在心里请求法轮功师父把自己的腿调整好。即刻他感到一阵强大的热流从膝盖通过,同时感到法轮在旋转,就那么几秒钟的功夫,他便能下地走路了。在场的人都见证了这难以置信的奇迹。

监狱毒打法轮功学员的还有恶警薛飞、恶徒夏新华、刘亿、贾旺、刘强、肖天贵等。

被强行关入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雷安祥从津市监狱出狱回家还不到一个月,郴州市四个警察到他家,要他去洗脑班,遭雷安祥断然拒绝。警察背着雷安祥逼其妻配合,以他全家外出吃饭为名,让其女婿开车将他拉到邪恶洗脑班。警车保持一段距离尾随。在离邪党学校洗脑班约五十米的地方,雷安祥意识到事态不对,迅速打开车门,从正在行驶的车上跳下就跑。待警察赶到时,他紧紧抓住路边的铁丝护栏,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了两个多小时,警察没能把他的手弄开,铁丝插入他手里出血了,他仍然不松手。后来警察只好找来钳子剪断铁丝,将他绑架進洗脑班。他绝食抗议迫害,八天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