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父给了我真正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在一个夏夜,俩气功修炼者,不满足于袪病健身,渴望真道修炼,但不知哪种功法才是真修的功法,于是学古人盟誓发愿,求苍天为他俩指引一条修炼成神的光明之路。后来我俩终于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成为了同修。

师父您好!弟子想念您!

一、有缘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三日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朋友告诉我真道找到了,就是李洪志师父传的《法轮大法》。我心中一震,终于找到了。从此,我俩走上了一条艰辛而光明的真修大道。

我曾有两次与师父和大法的机缘却擦肩而过。九四年刚学气功,看到《中国法轮功》以不叛师门为由,只是翻翻便放回。九六年朋友借给我一本《转法轮》,看两遍后还他,仍然没有学大法。

走入大法修炼后,学师父传的法,心态纯正,悟法轮大法是我终生寻觅的真法,李洪志师父才是我真正的师父。

第一次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浑身不舒服,腹内感觉隐痛难忍,额头也有虚汗冒出来。辅导员讲:“不要怕,你缘份好,师父在管你了。”回家后更难受,就象小时候发病一样。我幼时患一种民间称为“阴症”的病,着凉时易发病,发病时下身往里收缩,后来治好。头受过伤看书时间长就会痛。今天汗珠如豆往外冒,头痛的我在床上翻滚不知何时睡过去了。从此后,精神特别好,走路轻松,享受到一身无病的幸福!

我是个早产儿,出生时体重一点八五公斤,从有人生记忆,我便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家中极贫穷。母亲没工作,父亲于一九六零年活活饿死在“强制劳动改造”的某农村生产队,给我留下唯一的遗产是一顶“历史反革命分子”的帽子。一九六三年,我十岁终于上学,一九六六年失学,同年底,“右派分子”的堂外公,在街道挑运队,同情我的家境,将他做的活儿分些给我做,名曰“挑加班”,一直干到我一九七一年参加工作。苦难生活使我成熟得比同龄人更早,为人善良而固执,母亲的话是:“认准的理,九头牛都拉不回。”

一九九八年是我成家后最难的一年,一九九六年八十老母病逝,为避免同母异父的哥姐为分摊老母住医院、丧葬费用而争吵灵堂,为此,我用光全部积蓄(母亲也是个念佛的人,她在临终前叮嘱我尽力多承担会有福报),一九九七年又遇到工厂停产失业(邪党称下岗)。

一九九九年过年,打工的工厂老板没钱发工资,在甲同修家借钱过的年。同年二月,经人介绍到省外为某工程队提供技术服务。七月回家时,那个老板分两次共给了一千五百元钱打发了事。苦干五个月,多数的钱被介绍人暗中索走,我的泪水滚滚下淌。我近年都是在一朋友家借钱度日。我心里不停的背师父的经文《真修》,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在大觉者们看来,当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做人,就是让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认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紧还债,他就是这个想法。”在师父的法理开示下我明白了,修炼人不会遇到无缘无故之事,欠债应还。这是师父安排去我利欲心、过心性关,为后来我在经商中比这次更多的经济损失过关打下了基础。三年后,我还朋友的债款数量,刚好是我这次少得钱的数量,难道这都只是巧合吗?

二、迫害发生

原家乡炼功点能量场纯正,一位开了天目的同修经常看到我们的炼功场上空,有师父的大法身在上空护场,还有许多莲花。修炼的人很多,同修之间亲切而祥和的氛围,令我经常怀念于心。可惜我经常上夜班,在那里仅参加过几十次炼功、学法,却是我修炼中最美好的时光。也为我在今后独修中能自觉炼功学法奠定了基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午休闭眼看到彩色法轮在转,感到可能有奇特的事情发生。果然,辅导员通知在某小学校开会。辅导员眼含泪花讲:“我们不能再在一起炼功、学法了。共产邪党要迫害法轮功,市站同修已被抓,公安马上要抓人,收缴《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大家应保护好大法的书和师父的法像,及各种资料。希望大家自觉精進学法炼功,若被公安、居委会抓去的同修,要向他们讲清楚,我们修炼是要做个好人和祛病健身的实际情况。”

晚间新闻,播音员断章取义污蔑大法,把法轮功学员不给别人看病诬蔑成师父不准我们到医院看病。我对着电视大喊“你胡说!为什么不把我们师父的讲法完整播出,你断章取义,何其毒也!”

同修们暂时把师父的各种讲法著作放到我家,其中有我从未听过的讲法录音带、音乐带《普度》、《济世》、师父的法像、法轮图。一句话,原来没有的现在都有了。

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听法,一天我学到“你们很多人学法是不够的。你们学法不够的原因,不是你们没学法,不是你们学的少,是你们抱着常人的观念在学。在挑那个符合你心理要求,你就觉的好,你就挑着看那篇。你觉的好象不符合你的要求,与你无关,甚至于是不符合你的观念,你就不去看,挑着看,那你永远都修炼不上来。你别看我在《转法轮》里讲的问题好象与你修炼没关系,与心性没关系,那里边包含着不同层次的、不同形式的东西。你别看我在讲功,告诉你,那里边都有心性上的东西。他是系统的,你落下一篇都不行的。你们要不能够改变这个观念,你们真的会影响提高,影响圆满。”《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我连看几遍师父这个讲法,对我振动极大,改变了我人的观念,归正了我学法的心态,使我在修炼中受益无穷。

过去学技术多以“急用先学”收效也丰。在没学到师父这个法理前,总想在《转法轮》中找到在这场迫害中,应怎么做的根据,一点也没看到。改变学法的心态后,看师父的任何一篇讲法和经文内容中的每一句话,都认为是对我和我们大法弟子讲的。自己的心绪平静了,悟到真修必然有魔难、有考验。目前的险恶环境,正是我们能真正成神的修炼环境。

三、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当时人们说到《法轮功》时褒贬不一。我听到时就主动以第三者身份讲:我看到炼法轮功的人,做人正直、善良无私,身心健康,炼功后多年顽症不翼而飞,跟电视、广播、报纸宣传的根本不一样的真实情况。一般老百姓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都如实相告。遇到心怀恶意的人问,我会故意问他(她):你知道哪里能学?我也想学,下岗了生活困难,有病了医不起,药太贵,听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他(她)会灰溜溜走开。

当天,我把人生几十年的苦难经历,象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仔细过了一遍。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而且在末法时期开了这么一个大门。其实是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但能不能度也就是能不能修还得靠自己,我讲的是一个庞大的宇宙的理。”得法后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把宇宙的特性(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等于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因此你怎么能用过去佛教中的东西来衡量宇宙大法呢?” (《精進要旨》〈佛教的论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分〉)是大法驱尽我人生的迷茫,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后毅然写下: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这一念,便使我的人生和修炼环境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又失业了,不久,一位技术同行为省城某厂设计的技改项目,投产后生产不正常,邀我去帮他解决问题。我原来的工厂有十多个工友在那里打工,因工资低,离家远我没想去。这次同他到厂,我细心观察后对厂里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说:生产不能正常,能耗高是工厂供热设备核心部件有问题。她问能解决吗?我说有办法!她要我留下来打工,并说我的情况她知道,我清楚她知道我是失业人员,我们失业工人太多了,为了生存都在贱卖自己的技术和劳力。我随口回答:你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吗?心想她不敢留我就罢了,她却说“我们家也有人在炼”。为了生活,同时也想检验自己的技术水平,我留下了。

专管临时工登记的邪党书记,他问道:“有何信仰”?我想讲真相的机缘来了,我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他说:“你搞科技的工程师怎么也迷信?”我说:我师父的弟子中,国内外博士、硕士、专家、教授多得很,更有党、政、军高级干部。说近点,我身边同修中高级工程师、高级教师、工艺大师都多。我算什么?我们师父教人怎么做好人。而不用花钱却治好了我们痛苦多年的各种疾病,对社会有百利无一害。然而现在的舆论宣传,对我们师父传的大法,全是造谣、诬蔑、诽谤!同时大量收缴、销毁《转法轮》和法轮大法的各种书籍、资料,是为了掩盖真相,不让人了解真相,从而达到欺骗老百姓的目地。为什么不敢把我们师父的大法书籍公开给老百姓自己去看,去判断?我们师父讲的理是真理,我们是受益者。俗话说:“喝凉水冷暖自知”。说公道话、讲实话,保住做人的良心就要遭受迫害。无神论者有‘不相信神仙皇帝’的自由(邪党《国际歌》歌词),我们为何不能有信神的自由?你们信人是由猴子進化成的,峨眉山那么多猴子,你看到过進化成人的吗?天天讲现在是法制社会、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但哪天我们老百姓又有过这样的自由?那位书记似乎被我说动:“那你悄悄炼就是了。”

随后对全厂生产供热设备進行从新设计制作。这是我第一次独立设计,遇到技术上的难点,在静心学法和打坐中就会涌现正确思路,仿佛总是师父在暗中帮助我,使我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关。同时自创经验公式,将计算工效大大提高。年终总结会宣布,我的设计成果(四个月)为该厂节约成本一百万元以上。

后来,在我了解到其它工厂生产、工艺情况后,设计出了适应全行业的新技术,并获得了国家专利。当我为只读了三年书,能获得专利而产生欢喜时,我就会想到师父说的法理:“所以大法弟子啊,我们掌握点常人的技能千万不要骄傲,没什么骄傲的。其实你所学的也是你有这样的愿望,当初给你这样的安排,因为在证实法中需要,仅此而已。”(《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确实,我们大法弟子在修炼中,所做的和所能做的一切,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转法轮》)如果在这十多年的修炼中没有师父在我们身边保护,我和同修早就不在人世了,因为我们都是经过重大事故而安然无恙的幸运者。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工友们聚在一起吃团年饭,突然有人喊我快看电视,我第一眼看到自焚《伪火》中自焚者坐姿和喊的口号,都不象是我们的同修,最根本是违背了师父“炼功人不能杀生”的法理。后来看到大面积烧伤病人用纱布包裹,而前年我们原工厂一位车间主任,打工时下身部位烧伤,我们去看他时,看到烧伤部位全亮开,连小便处都裸露在外,而且还用电灯光烘烤着。我知道中共邪党又要玩新花招了。从此我讲真相中增加对《伪火》中,违背医护常理,讲我们《法轮大法》真修者 都不杀生,怎么会去自焚?这是中共邪党栽赃我们《法轮功》的。同时更加注意自己在打工工作中的一言一行,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而且我经常对同我在一起工作的常人讲:我是法轮功修炼者,凡是我做得好的事,是我们师父教导我应该这样做,做的不好的与法轮功无关。都是我没修炼好,是我自己的问题。我知道我们的正言正行,也能起到证实和维护大法的目地。

二零零一年十月回家乡,辅导员约好多位同修在一起交流,我才知道发正念的修炼内涵。当看到经文《什么是功能》时,我脑海里打出“将来随着你自己不断的修炼,更高层次的东西,自己就知道如何去修炼和修炼的存在形式了。”(《转法轮》)乙同修送我一包资料,其中有一本合订的明慧网文章,第一页就是《人间神话,進京赶考》(保存至今),也是第一次看到明慧网文章,从此把明慧网当作了我们修炼人的家园。

二零零二年二月我决定辞掉打工,做技术个体户,经过艰辛的走访,有家私企同意引進我的技术,实施一台设备,总节能目标达百分之三,就支付三万元人民币。试用一月,比他厂原有设备节能百分之五,综合节能达百分之八。在该公司租用厂的另一台设备实施同样成功,出租方总经理看到我的设计,新颖而效果好,送我一本《专利法》,教我申请专利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也利于广泛推销。

获得专利后制作成产品,面向有工艺条件实施的同行工厂推销。长期做技术工作,又是修炼人,在推销自己专利产品前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并且以薄利多销为营销理念,定价低。但是我没想到,很多工厂的老板认为价低无好货,对我的技术并不相信,所以我的产品市场开拓率几乎为零。我妻子说服我应将价格提高。通过调查了解到,我专利产品的价格比传统老产品的单价还低。实际我总没有跳出打工生活的想法,认为卖一只产品相当于原来打工一月的收入,就很不错了。而没有站在社会营销市场的角度去考虑,这个产品能为社会创造多少财富和实用价值而定价。如果工厂使用我的一套产品,每年可节约成本二十到三十万。哪怕我提高十倍的售价,我的产品为工厂节约一元钱,我得到的回报也仅仅只有十分之一,除去成本还不到十分之一。精明的老板心里都会算这笔帐,她这样一算帐我也服了。

从此,我东奔西走,云游四面八方,生意逐渐好起来,生活也有了保障。今天回头看当初的经历,仍然感触颇多。忙的时候一年中有两百多天在外奔走,很苦。但实际上,生意的成功与失败,都和自己的修炼有密切关系。讲真相和后来的劝三退,只要自己做得好,劝三退多,生意成功,收款顺利。反之,就不顺利。

我当时也经历了许多去名、利、情等执着心的修炼心路历程,当获得国家专利证书后,有一公司要和我合作推销产品,纯利润按四、六开分配(公司),另外年薪三万(兼技术工作)。我也动了心,干几年就可以成百万富翁。但是,不允许我讲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当然就是不准我讲真相,我当时一口拒绝合作。宁肯走一条势单力薄的推销路,确实,我一个人独自经营中,在大陆这个社会道德下滑的环境中,没有诚信的老板太多,受人欺负、在利益上明明白白吃亏的事太多。“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 〉)——我当初是含着眼泪在心中默念,到后来能面带微笑默念,到真正把“吃苦当成乐”作为我们修炼人的法宝!是一条艰难的修炼心路历程。

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终于在五十岁时获得一项使我的生活有保障的工作,根本目地是为我能有充足的时间和物质条件而安心修炼的,而新的工作扩展了我的修炼场,能够更广泛的接触更多的常人,更利于做好三件事。因为,我知道在我的生命中没有什么比真修大法更重要的。为了不受干扰的做好三件事,没有修炼的家人,我都不许他们参与到我的经营工作中来。我虽然没有成为百万富翁,但是在我修炼中师父给予我的,我们最终所能成就的,是千万、亿万富翁都换不来的啊!

四、讲真相劝三退救人

二零零五年五月回家乡,才知道发《九评》,劝三退救人。甲同修已迷途知返,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并为制作各种大法资料尽了不少力。从此我能拿到大量的《九评》和《明慧周刊》。这些年,我一直在《明慧周刊》的帮助下,学到讲真相劝三退的各种方式方法,才逐渐走向成熟。同修们纯正无私的交流文章,使我在修炼中得到许多启发而少走了许多弯路。

五月十三日,为我制作产品的老板是我的小学同学,看到我修炼后非常大的变化,主动要学法轮功。我立即将唯一一本《转法轮》给他,嘱咐他一气呵成看完一遍。然后再去另一个同修家学炼《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动作和借阅师父的其它讲法著作,他从此成为我们的同修。

我的新家距原家乡四百多公里,要经长短途多次转车才能到达目地地。今后回家乡会更少了。晚上,乙同修送来大包资料,更有两本《转法轮》,其中一套袖珍版更是我梦寐难求的,我激动得鼻子发酸,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同时对“失与得”的法理有更深的明悟。

现在学习师父近期讲法,才知道讲真相、劝三退是救人,而是往自己的世界救人。一下子明白了做好三件事,我们修炼的一切都在其中。学习《明慧周刊》上同修们各种讲真相劝三退的用语和经验,很快制定出适合自己讲真相救人的方式方法:在为用户厂推销产品和实施工作期间,增加一项无偿为对方培训专业技术工人的内容,这样能很快和新认识的常人交流,并自编实用性强的技术知识考试题。

实践证明效果很好。在回答他们提问时后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多数人都会向我表示谢意。我会笑着回答:应该谢我们师父,若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我不会冒着危险为你讲真相,劝三退救你,更不会这样认真无私的教给你技术。大家理解、明白后,一般都在他真名中,保留原姓氏组合一个化名做了三退,也有自己取名和用真名三退的。并告诉他们要牢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凡是和我工作直接有关的工人、车间主任,生产技术管理人员、厂长、总经理(包括部份家属)多数都能接受《法轮大法》真相资料和做出三退(党、团、队)。

当然,在讲真相中遇到不理解,不愿退,还骂我是疯子的人也有。对此,我从不争执,我会冷处理后再讲。在乘坐客车和火车时,对邻座的人我也讲,不愿意马上退的我给他一份资料和教他怎么三退的方法,或送他一元钱,上有三退声明,填上名字花掉。有一国企总经理兼邪党书记,五年多前给他讲真相,第二次给他《九评》他才收下,后来终于三退了,最后他还说:“共产党实在太坏,太专制、太腐败,现已是脓疮,一捅就破。有你们法轮功这种精神,共产党要完蛋是必定的”。同时我常年使用真相币。劝三退和人交谈中,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在我劝退的人中,不少是听了海内外真相电话或先听过同修讲真相。因此讲真相要认真讲基本的内容,不执着于结果。我讲了这次,他(她)可能没有退,但为他(她)再听同修讲真相开了个“始”,我们就会有“终”于救了他(她)的果。也遇到几次扬言报警要抓我的人,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同时向内找到自己当时的执著心。

五、我愿做朵小花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我终于能上明慧网,看到师父在山岩上打坐的身影,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这是辅导员经过多层传递将我新买的笔记本电脑装上软件,看到技术同修为我装入非常丰富的内容,萌发要自己做资料的愿望,因为多年来,我发资料都是尽量节约着散发,甚至等他们看完后,收回来再传给另外的人看。真羡慕大包小包散发资料的同修们。当然开头困难很多,就本次写稿后,我都只有回家乡请同修打字,技术同修帮忙发稿到明慧网。(注:本来想参加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投稿,但我悟到急于投稿,既要花同修的时间,在匆忙中文稿质量达不到理想的心愿又会给明慧网同修添麻烦)。因此,我为何不把这次写稿作为我学习电脑打字的动力呢?压力成为动力,我现在已学会了打字,和在站内信箱发表文章的操作,在家乡同修们的建议下,把原来一篇文章分为三篇。

其实一切都是我们有真心愿,师父早已为我们准备了。八月八日,看到三退人数已过一亿人,我心中既为之振奋,又看到自己的不足,看到我们大陆大法弟子的不足。在三退人数一亿人中,有海外各地退党服务中心同修的努力,和我们自己三退的人数,我们救的人还是远远不够的。我心里在想,假设我们大陆有三千万真修弟子,一人一月劝退一人,一年我们就会救三亿六千万人。因此,自从能上明慧网那天起,我就决定结束独修生活,不再常年云游在外,克服语音障碍,多救当地世人。

近十年来,从《明慧周刊》吸取了无数有益的修炼帮助,现在应该有所回报了。在这次写稿中,体悟到写稿也是修炼升华自己的过程,而对我来说是一种新的修炼过程。我相信我们做什么事,只要是站在对大法正悟的基点上,就能从不会而会,不能而能。因为我们是师父亲自造就的大法徒。

感谢师父慈悲救度,给予我全新的生命!

感谢帮助过我的各位同修!感谢明慧网的同修对我的帮助!

首次写稿,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