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路上时时有恩师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写出我这十多年修炼路上的点滴,让自己更加精進。

二零零一年底,中共邪党以我讲真相为借口,对我非法判刑。刚被劫持去监狱时,因坚持炼功,狱警和值班犯人将我的手往后铐,并用绳子挂在监狱厕所的窗户上,脚尖点地,头上扣一个很臭的棉帽子,有三个洞,只露出两个眼睛和一个鼻子出气。那棉帽很臭,呼吸都很困难,几乎有种窒息的感觉,满头是汗。即使在这样难受的情况下,我还是对来上厕所的犯人讲真相。我告诉她们“大法弟子是来救人的,电视里自焚其实是捏造的,是伪案;且各地天灾人祸都是警告。”这时我耳边响起师父洪大的声音“国内的学员在遭受魔难与承受被迫害的痛苦情况下向众生讲着真相,表现了大觉者诞生前的壮举。”(《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这时有一个明真相的犯人不顾恶警和坏人反对,勇敢的帮我摘掉那顶臭帽子,这也是世人觉醒,摆放了她将来的位置。

二零零四年从监狱出来后,我一直在思索回来后该如何走好下一步,怎么办呢?我的弟妹也都是同修,也遇到不同成度的迫害。那时弟弟刚从黑窝回来不到半年,其间又被送進看守所,再一次正念正行闯出来。年事已高的双亲都不是修炼人,承受不住打击,对我们姊妹严加看管。那时我感觉压力很大,幸亏有同修送来大法书。

学法后,我感到非常惭愧,尤其是学师父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当时感到有一种力量让我反复看,直至背下来。师父说:“在最后你走不向圆满的时候,你自己要对你自己负责!师父不是在吓唬谁。谁错过了这个历史机缘,谁错过了这次机会,当你明白了你错过的是什么的时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不要觉的师父老是慈悲,你们就拿师父的慈悲来不当回事!大法弟子是有标准的,法也是有标准的,不是大家在一起混混事就能过关的。每个人的心灵都在触及着,每个人都在切实的修炼着自己,每个人都在想着对自己的生命怎么样负责!你们有些人为什么不能?!师父看你真着急呀!师父看你真着急呀!别看师父今天这几句话说的重,也许我不用重锤已经不行了。我救不了你也是我最大的遗憾。你要能象我这样着急就好啦。”我反复读了师父这段法,我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夜晚,我去了附近的一个小集镇,身上带了许多大法洪传世界各地的粘贴画,走了半个多小时,因为刚下过雨,公路积水很深,走过一个齐腰深的大水坑,深一脚浅一脚,我没有气馁,把真相全部贴完村镇的街头巷尾。回来时快到水坑边,我突然看见一个头戴斗笠老农打扮的人,手拿一个煤油灯给我照明,一直等我绕过大水坑不至于象来时腰身陷入水中。当时我只觉得奇怪,也没多想,因已是夜里三点多了,不过隐约觉得挺幸运。

随后在附近跑了一些地方,决定扩大范围,便买了张地图在全省大面积广传真相,救度世人。那时师父让我想起四个字“谁悟谁得。”(《转法轮》〈第八讲〉)我第一次去离家较远的地方救人,是一个靠近邻省的县级市,其实我当时也不知具体有多远与准确方位,我上了汽车,数小时后到目地地,就立刻散发真相资料。散发完资料已经是半夜,才发现一个问题,没汽车怎么回去?又不通火车。原本我就是一个思想很单纯的人,当时确实没想那么多,我就一个人走到一个露天公园,约夜里二点左右,忽见一个穿白衬衣,戴眼镜的年轻男子走進公园,并径直坐到我身边的石凳上,一言不发,我也不吭声,就这样沉默着,直到快早上四时他起身离开。我也独自一人走到街上,正好有一辆晨班车迎面向我驶来,我一招手司机停车让我上车,当时我激动万分,心生一念,以后还要出去尽力多救人。

从这以后,我就一直在全省大面积广传真相,每天只睡几小时,非常精進。后来虽然因为自身有漏,学法少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先后被迫害几次。但走过的路我不后悔,吸取教训,今后要多学法,多向内找,赶快提高上来,不让邪恶钻空子,不能有怕心,也不能有欢喜心。

二零一一年初我背《转法轮》〈法身〉一节,才恍然大悟:为我夜里照明的老农和夜里坐在我旁边的年轻男子应该是师父为保护弟子演化出来的!说真的,我非常激动,感谢师尊慈悲呵护。师父说过“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做一个合格的助师的法徒,要精進不止呀!我现在讲真相劝三退做得还不到位,对众生还有区别心,明白这些后要尽快修好,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