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福:跨越民族界限 收获修炼之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在南美洲秘鲁的古城库斯科,有一座失落的迷城,这座迷城矗立在海拔三千八百米陡峭的高山上。山下有个风景美丽如画的小山村,这里的村民用勤劳的双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种植着玉米,放牧着牛羊。由于高原的气候寒冷干燥和土地的贫瘠,村民种下的玉米始终长得稀稀落落,族人们的日子也过得异常艰难,有些年轻人也因为家乡的贫困先后离家去别处谋生。其中就有呼丽娅的四个儿子。

站在自家的门前,遥望远处苍翠的树林和起伏的山峦,呼丽娅每天不断地用她那粗糙手抹去模糊了视线的泪水,她在盼望着儿子的归来,等待着那生命中一直都在祈盼的机缘。悠悠的岁月在呼丽娅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印痕,八十一个无情的春夏秋冬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各种疾病的折磨使她痛不欲生,更让她难过的是,她的双耳在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的听力。

正在炼功的印第安母亲呼丽娅
正在炼功的印第安母亲呼丽娅

儿子终于回来了,母亲惊异地看着儿子健康的身体,红润的面庞,急切地询问儿子严重的脊椎炎是如何治好的。面对母亲那皱纹满布的脸和失聪的双耳,儿子落泪了,他扶着母亲来到草地上,给母亲演示了法轮功五套功法,并且郑重的将《法轮功》这本书放在母亲的手上。当呼丽娅翻开第一页,第一次看到李洪志先生的照片时,她任凭不断落下的泪水打湿了衣襟,紧紧地把书抱在胸前,抬头仰望茫茫的苍穹,颤抖着双唇却无法表达此刻的心情!

当她读完了第一遍《法轮功》,她的身体明显的好转,她把所有的每日不离身的大大小小的药瓶全部扔进了垃圾桶。当她参加李洪志先生的九天讲法录像班时,第二天感到失聪的双耳又痛又麻,之后,纷繁的世界对母亲来说不再是寂静一片,她终于又听到声音了!呼丽娅每天都学法看书五小时以上,而且不用戴老花眼镜,看的非常清晰,她的房间里挂着一张李洪志师父的像,她每天都要走到师父的面前,默默的凝望,轻轻的说一声:谢谢您!师父!

在一次集体交流会上,呼丽娅激动地讲述了她的修炼心得,她还对儿子说我们的修炼就象种植的玉米,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这回能真正的成长,开花,结果了!

这是幸福的花与果!

一九九二年,法轮功在中国吉林省长春市由李洪志先生传出,中国大陆人民首先收获到了这幸福的花与果,之后法轮功不断向其他国家弘传,众多民族的人们跨越民族界限,收获到这千载难逢的修炼之福。

一九三二年出生于印度的莫黎·丹尼尔斯(Molly Daniels),作为富布莱特奖获得者来到了美国,管理一所培养专业人员的写作学校。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六日,当她靠着桌子试着炼功时,奇迹发生了!就在这一天,几乎不能行走的她居然能够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她的客人们原本以为她病得快不行了,不想竟然见到她如此健康。

罗马尼亚的库奇,是一位计算机程序员,当得知自己得了青光眼,眼压很高,不久后可能失明时,他到处看医生,正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位朋友向他推荐了关于法轮功的网页链接。从此,人生大为改观。


库奇和他可爱的女儿
库奇和他可爱的女儿

德国的乌弗·坦普尔, 三十出头的时候,家人送给他法轮功的两本书,他开始炼功和阅读《转法轮》。不长时间后,他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他的脚以前总是发冷,抽筋,现在感到暖和和放松。身体的紧绷状态得到缓和,感到轻松。

西班牙的丹尼尔,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年轻人,自幼便对古老的东方文化充满着浓厚兴趣。在世界与美洲博览会上,他得到了一张法轮功简介。第二天,丹尼尔带着他的朋友们特地从二百公里以外的山城驱车赶来学习法轮功功法。丹尼尔说:“刚听到法轮功时,虽然是第一次听说,心里却感觉非常亲切和熟悉;而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正是我们人类所需要的美好的品质……,在这里,我找到了真正的人类文化的瑰宝——法轮功。”

出生在埃塞俄比亚的尤纳斯·塔迪斯·毕鲁(Yonas Taddesse Biru),在接受《希望非洲报》采访时表示,修炼法轮功使人学会了先考虑别人,放下自私的执着。修炼者很快就感受到健康获得巨大改善,逐渐拥有和谐的环境,能以平和的方式处理矛盾。他诚挚地说∶“我的非洲同胞们,根据我个人的良好体验,我建议你们认真了解一下这优美的功法,并从中受益。”

今天,法轮功已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吸引上亿不同族裔的修炼者。在亚洲,法轮功在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众多的学炼者。单台湾一地,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却增加了十多倍,已突破数十万之众。在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在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法轮功炼功点遍布各大城市。在欧洲,从冰岛到希腊,从法国到乌克兰,法轮功是西方世界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样可以看到法轮功。

跨越民族的语言阻隔、文化差异和宗教藩篱,各民族的法轮大法弟子收获了修炼之福,当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们似乎都有着寻觅千百年,一朝亲得见之感。

以色列的Tanya说:“在我六岁时有一次坐在家附近的小山上,闭上眼睛问,我长大要做什么?然后,我就看见一位年轻的中国人。我就想,他是谁?为什么是个中国人?我活到了五十一岁时,才明白这个人是谁。我当时半死地躺在一家医院的病床上,身上的几个器官已经被切除,我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当时处于觉得生命没有意义和没有答案的状态。后来一位护士给了我大法的书《转法轮》。那一刻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我马上就被这本书迷住了。”

塞尔维亚作家德佳·马可威克·斯盖尔说:“很早,我开始思考生命的真正意义。我一直在找寻‘道’的途中。一九九九年以后,我在捷克,第一次看到大法弟子在街上打坐的时候,他身上的那种真正的祥和使我着迷,以致有一刻,我心里也觉得祥和。从第一眼看到《转法轮》,我就知道其中每一个字都是金子。终于,有一本书可以帮助我了解自己和周围这广阔的宇宙了;终于,有一本包含并超越了物理、数学、心理学、哲学、宗教等所有人类知识的书了。这样的书以前从未存在过。”

某国的一位副总理,是该国王室奇人,一直对修炼中的奇妙现象感到困惑,幸好结识了一位中国北京的法轮功朋友。法轮功朋友给他看《转法轮》和大连讲法光盘,《转法轮》刚请进屋子,他就说,那书比佛经更有能量,他感到身上立刻就有能量在流动。朋友让他看书中师尊的法像,他说能量太大,不敢直接看。他就用手捂着书慢慢打开看,但立刻有能量通过手掌流遍了周身。大连讲法光盘他听得很入心,从当晚到第二天中午,一口气听了五讲,只休息了两三个小时,而精神比任何时候都好,心情更是无比愉快。他向朋友要了光盘,说是带回自己的国家给王室的成员听。

生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莫泰瑞,孩童时代一直体弱多病,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手里常握着来自东方的小小的观音像,五岁的她只是觉得捧着雕像、看着雕像,就给自己带来了一种安慰和祥和的感觉。多少年后,当莫泰瑞得到一本来自东方的奇书──《转法轮》时,她又找到了同样的感觉,这是一种没法描述的感觉,是一种心灵上的共振。十多年前,莫泰瑞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叫做LYME病,半个身体没有知觉,全身没有一点力气。那个时候,她还总是哭泣,不是身体的病痛,而是为精神追求上的“痛苦”而哭泣。她开始学习佛教经典,跟她的针灸师学习藏传大乘佛教,还拜见过两个西藏喇嘛。一九九九年四月,莫泰瑞开始修炼法轮功。读完《转法轮》第一页,她抬起头,仰望着天花板,对师父说了声,“谢谢您!”中国朋友打电话过来,“你觉得这本书怎么样?”莫泰瑞回答说:“你知道这本书是干什么的吗?”朋友默然。莫泰瑞说道:“他终于来了!”

终于来了!这是莫泰瑞心中的喟叹,也是世界各个民族得法者心中的喟叹;

终于来了!对于世界各族人民来说,法轮大法的到来是及时的、庄严的和浩瀚的,也是弥足珍贵的,正如作者天馨在《法轮大法来了》中曾写到的那样——

天上月如镜
是谁来挂悬
地上金字塔
候了多少年
法轮大法来了
多么及时,多么浩瀚
欧亚大陆土接土
澳洲美洲水连水
白人黑人黄种人
共个太阳光满天
法轮大法来了
多么庄严,多么浩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