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正念正行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得法十二年,我紧跟师父导航的正法進程,真修实修。现把我这十二年来的学法得法的心得体会向师尊汇报,并和同修们相互切磋交流。

一、堂堂正正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师父恶毒攻击,对上亿的法轮大法修炼弟子迫害,作为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的我,必须要站出来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让世人不受邪恶的蒙蔽,还师父的公正,还大法弟子的清白。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我和同修一同走到天安门广场,拉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标语,高声喊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个恶警跑过来把我打倒,我站起来拉第二幅“真、善、忍好!”的标语后,又大声喊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那个恶警从我的后面又跑上来把我打倒在地,另一个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狠狠的踩在我的手上来回的蹉,我的双手被踩磨破了。

我被恶警们拖上车,车上有个军人拿着电棒指着我的头说:“不准乱说乱动!”我说:“我们走的是正道,真善忍有什么不好?我们是来为师父说公道话的,还我们师父的清白。你们这些吃着人民的饭、拿着人民的钱来帮助江泽民镇压人民,打压老百姓,你们想一想对不对?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那个军人一下子就收回了电棒。

车上被抓的大法弟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给车上的武警洪法。当时其中的一个军人就哭了,他说:“我们今天是来执行任务的,看这场面,武器对着你们这些善良的老人、好人,真是不应该,我是大队长,我回去领头写辞职报告,回家不干了。”

警车开到了天安门派出所,上来几个恶警拳打脚踢的把我们全部都拖下车,让我们排队。在我对面的一个同修大声哭了起来,我马上在心里请师父加持我,立即大声的告诉他:“我们是来证实大法的,哭起什么作用?跟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我在修大法之前,胆小怕事,在得法修炼后,正念有了,胆子增大了,智慧也被打开了,大法在我的心中已扎下了根。我们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返本归真,我们走的是正道,有理走遍天下,谁来迫害我们都办不到!当时我一点怕心都没有,自我感觉是放下了生死。

后来听说,那天全国的大法弟子很多人到了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警察抓了我们十多万人。在北京的大小监狱全都关满了人。下午从天安门广场拉走了十多辆大客车,车装的全是被抓的大法弟子,被送到了长庆监狱。

在進京之前我就把《洪吟》一书缝在了上衣缝里,在关我们的那间屋里的大法弟子都是从全国各省来的。我把随身带来的针线给同修们缝藏好各自带来的经文、身份证及钱物等。天就要黑了,一位年轻女同修抱着一个只有八个月大的婴儿,饿得直哭,我就请师父加持,并使劲拍打着门,叫警察找奶粉来。一个女警察说:“没有!”我说:“这里没有你们想办法去买,要不就把她们大人和婴儿放了!”一会儿,那个女警察就拿来一大包奶粉,我又叫警察提一瓶开水来,婴儿在妈妈的怀里喝着奶水就不哭了。

我们一起背诵《洪吟》,刚背完,门就打开了,警察让我们排队上车,要我们每人交三十元钱,我坐在第一个位子上,老实的就交了钱,没有钱的就没交。有同修说:“是你们警察把我们抓来的,凭什么交钱?”一路共有四辆车,全是女性,只有一个八岁的小男孩和他妈妈一起被抓的,共约二百四十人左右。我突然发现最后上车的那个女人打扮时尚,临上车时还和长庆监狱的警察握手,警察祝她成功。我心想她可能是个特务,我就悄悄的把我看到、听到的情况告诉了同修们,提醒大家注意,我们要“以法为师”。车开了约一个小时,来到长城脚下,我一看一个大门上写着:长城监狱。

四次遭非法审问的经历

深夜的寒风,警察们都穿戴很厚还感觉很冷,而我们女大法弟子们,没有一个人感觉到冷的。警察叫我们排队编号,让狱医检查身体,轮到检查我时,我说:“我以前是出了名的半条命,在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的患有心脏病、风湿病、甲亢高峰、肠胃炎、偏头痛等病症,长年药不离身。在我得大法修炼一年多来,在我身上所患的各种疾病全都消失了,这不仅使我个人免受了各种病痛之苦,还为国家节约了不少的医药费用。我现在是精神百倍,走路生风。”我相信,以上是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才能一口气说了上面的那些话,让在场的每个人的内心都会受到影响和震动。

我们被叫進办公室。警察问我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我是从宇宙来的。”那个恶警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抓住我的头发使劲扯,用穿皮鞋的脚踢我的腿,他又恶狠狠的问我:“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是从宇宙中来的!”他气急败坏的顺手拿起精装笔记本,冲过来砍我的头,我在天安门广场上被恶警拳打脚踢的头上肿胀的包块和伤口,顿时流出血来,我的脸上又被砍伤增加了许多血口子。我心里请师父加持,我意念“打在我身上,痛在恶警身上。”恶警问不到我的地址和名字后就恶狠狠的让我滚。我出去后告诉同修千万不要说出自己的姓名地址。

第二轮审问我时,我两次的问答都相同,只是这次恶警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墙上乱撞乱碰,可见他被气得都发疯了,疯狂了,我头上的包连成了一圈。我想,我有师父管我。我发出意念:恶警残害我的伤痛,都转移到残害我的恶警身上。最后,那个恶警拿我没办法了,也就没奈何的叫我出来了。

那个最后上车的女人问我:“你为什么不报姓名?报个假的都可以。”当场站着二百多位同修,我说:“我报不报姓名这是我的事情,与任何人没有关系。师父教我们要做到真善忍,首先要做个好人,我没有必要乱报姓名住址。”她说她就是乱报的,她还说:“这些警察都是在马三家教养院培训过的,不报姓名住址是要受罪的,你看我报了姓名住址就可以進屋烤火了,他们也没有打我一下,多好。”大家都没有理她。

有个从山东来的年轻同修说,监狱长审问她时,问她到北京来干嘛?她说:“我是来证实大法的。”那个监狱长就让她背《转法轮》中的某讲某页,她背不上,监狱长告诉她:“回去把法学好再来证实大法。”

第三轮审问我了,我想,该我洪法讲清真相了。我带着善意、平静的心情走進去。原来那个恶警问我:“你从哪里来的?”我说:“我是从宇宙中来的。”他又问:“来干啥?”我说:“我为法轮功、为法轮功的师父说句公道话,我们师父教人向善,我们按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没有一点不对的地方,也没有反对谁,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对国家、对个人都有好处,大家都会受益的。”我的话音一落,一个恶警冲上来就打我的脸,另外两个恶警抓住我的头发向床板上使劲的碰我的嘴、鼻子、脸和头部,不让我站立起身子,他们把我的双手反背着使劲的往下压,其中一个使劲的踩我的脚、肚子。我心想:有师父加持我,我不会有事的。恶警又问我:“你到底说不说?”我马上高声喊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看,警察打好人。”我觉的当时我的心情很放松,可那三个恶警累的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一个恶警说:“这个老婆子什么也问不出来!”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保护我。

第四轮审我时,问我什么学历,我说我没有上过学;又问我的岁数,这个问题我回答了是五十七岁;问我在哪里工作,我说我没有工作,他们问我:“你能写你的名字吗?”我说在我学大法后会写几个字了,他们让我签名,我用左手写,他们让我用右手写,我说我是左撇子,我就用左手写了“大法弟子”四个字。恶警气急败坏的叫我站在墙边,他从四、五米远的地方跑过来用脚狠狠的踹在我的心脏部位,连续两次,又把我的头和背往墙上碰,当时我被打的大小便失禁,感觉当时呼吸不出来气了。但我的心里是明白的,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为我们大法修炼的弟子吃的苦、受的罪更多,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我发出一念:我不会死的!打在我身上,痛在恶警身上。不一会儿,我觉的好的多了,气上来了。这使我感悟到了这是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我难以用语言来表达师父的伟大和慈悲。我在心里合十:“师父,谢谢您!弟子一定修好自己。”

我马上问那三个恶警:“你们家有母亲没有?”他们说:“有。”我说:“我不是你们的母亲,但也跟你们的母亲一般大吧?你们用这种残暴邪恶的行为来对付我这个赤手空拳的老太婆,你们为了啥?你们要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的天理。你们自称是为人民的警察,就应该保护人民。我们修炼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们应该还是有良知的吧?”其中一个警察说:“我们在执行任务。”我说:“你们再执行任务,也不能打我们这些好人。”

狱中学法、炼功、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我们四个同修开始一起炼五套功法。夜里,我们被轮番审问毒打后,二号上午,恶警把我们三十个人关在一间小屋里。一進屋,我解开衣服,看到我的上半身全都红肿了,同修说我的头、脸、鼻子、嘴全部都被迫害得变形了。我说:“没有事,师父会保护我。”我们开始放开嗓子背《论语》和《洪吟》。可能警察怕我们中有人会死,只要我们没有声音,他们就来查房。我们集体炼功时,恶警一会儿叫一个我们的同修出去。当叫到我出去说要给我照相时,我说我不照,他们就强行给我照,我心想:照不上!果然照出相片谁都认不出是我。

一月三日,我无意中在木板缝里拾到一个大钉子,我们用它在墙上刻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大家都争着写。大家背靠背的相互取暖,又背《洪吟》中的《见真性》一首:“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我又刻了一首《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当时我们同修们心里都在想,我们这里有一本《转法轮》大法书就好了。这时,又被关進来一个才结婚几天丈夫也是同修的女青年,他们也是一同来北京证实大法的,她一進来,我就问她带没带《转法轮》。她说:“带有。”我们当时觉的真是太神奇了,大家悟到,这一定是师父的安排。她从衣领边缝里取出一卷纸,那纸有钞票纸一样的柔韧性,打印的字很小,却很清楚,每一卷纸都放在不同的衣缝里。我们让刚進来的青年女同修给我们念《转法轮》书中的大法内容。那个女同修進来时衣着单薄,我就让她靠在我的怀里。

三日那天我们集体炼功,我在打坐中,天目看到了我的两岁的外孙女抱着我的腿在睡觉,她和我同来北京的,这时我突然悟到:我不能被关在监狱里,我要出去,我就请师父加持我。

四号早上天还没亮,警察又让我们排队,把我们拉到离长城监狱不远的一个看守所,来了几个当官的,说:“你们几天没吃饭了,给你们做了点蛋花面吃。”挑来了一担来,放在我们面前。我们大家都不吃,我们说:“我们无罪,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们要回家!”在看守所,同修们一起商量随时准备走出牢狱。上午,我们照样学法、背法、炼功,我们相信师父就在身边保护我们。

一位八十六岁的老同修告诉我,她心里难受,实在不行了,我说:“我们比您小很多,四天绝食,我们可以忍受,您老人家那么大岁数都出来证实大法,师父一定会保护您、会保护所有大法弟子,不会出事的。”我向看守所要了碗糖水让她喝下,稳住了她的心。然后叫那个看守让他把当官的找来,同时请师父加持老同修。不一会儿,来了三个当官的,我说:“你们总还有点良心,你们看这位老太太八、九十岁了,你们还不放她出去?”他们问老太太是哪里的人,我说:“你们不要问这些,她认识回家的路,这件事情不能让她当地的人知道,以免回去后再遭受迫害。”我问那个年龄大点的当官的说:“你们商量好没有?如果老太太出了什么危险,你们都有罪!”我又问老太太有没有路费,她说有。不一会儿,他们就放了老太太。看着老同修被放出去,我们也就放心了。

说声“开” 牢门锁就开了

天刚黑时,就一个警察值班,那么多被关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大家商量好准备越狱。看守所有个双扇大门。我们五个同修被关在第一间屋内。警察都下班了,值班的用一把大锁锁在门当中,就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第一间屋的五个一起往外走,走到大门口,我说了一个字:“开!”那门锁就开了,当时大家都很惊讶,真是太神奇了!我们都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助我们。

大家蜂拥而出,外面是个花园,出了花园,有一个小门,拉开就出去了。外面是条大道,因为人多,有的翻墙,有的打侧门,结果把侧门里的警察惊动了,当时我和另一个同修都出去了,看到这件意外之事发生,我让那位同修快跑,我说我得回去叫其他同修,结果只有那一位同修走脱了,其余的都被抓了回去。那个警察说:“是你带的头吧?”说着举起棍子要打我,我说:“警察不能打好人!”他还是打了我一拳。其他警察走后,又增加了两个警察值班。

我和被追回来的同修切磋,认为是我们当时心太急,和大家在急中而产生的慌乱而造成的这次出狱的失败,心里感到很惭愧。我们向师父保证,下次要做好。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神奇又出现了,我悟到这一定是师父安排的。监狱长和狱医到看守所来了,点了四个监号,第一个就是我,第二个是山东老太太,第三个是河北老太太,第四个是四川老太太,说要放我们出去。那个山东老太太一下坐在地上说:“现在太晚了,往哪走?不认识路,又坐不到车。”我一把把她拉起来说:“我们一起走,这是师父为我们安排的。”狱医把我们带出去后说:“你们可以回监狱拿回你们的东西。”我们都说:“我们不要了。”我说:“医生,谢谢你!希望你今后多救助好人出来,功德无量啊!”他说:“我尽量吧!”我说:“法轮大法会正过来,等我们师父回北京时,我会来看你的。”临行他还和我们握手道别,并祝我们一路平安,顺利回家。

外面一片漆黑,我们四人手拉手的来到大路上,有点灯光了,这时,神迹又出现了,我们看到了一位大爷坐在一个木板车前。我走上前去问他:“到北京西客站怎么走?”他说太远了,天亮也走不到,并关心的问我们:“吃东西没有?天太冷,去小店吃点热乎乎的吧!”并主动要送我们一段路。我们一同到对面的小店,那个中年妇女说:“包子、饺子都没有了,你们饿坏了吧,我给你们做四碗热汤面,吃点有盐有味的热汤面,暖和暖和。”我们说:“谢谢你!”我们知道这世上还是好人多。

我们吃完热汤面,道谢了店主,那位大爷还在等着我们,他把我们送到一个三岔路口,告诉我们:“刚开过去的小面包车别坐,那是便衣警察,他们专门抓跑出来的人往监狱里拉的,你们要坐大客车,马上就开过来了,这一路要经过很多站,你们别下错了站。”我们当时好感动,给了大爷八元钱,感谢他送我们这么远。我们感觉师父给我们安排了这一切,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我们四个同修双手合十,感谢师父对我们的救度之恩!我们更加感悟到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法理。

我和那个四川同修转车到了我女儿单位,她一见我很高兴的说:“妈妈,我相信你会很快回来的。”我问她孙女在哪,她说已经请人带回家了,并给了我联系的地址。女儿告诉我,她们单位的同事得知我被抓,想找派出所的熟人把我救出来。女儿坚信有师父保护我们,相信我一定会平安回来。当女儿的同事知道我回来后,很震惊,也很高兴,一听我讲述恶警的行为时,她们都为我道不平。我们把衣服换下来,洗了个澡,我指着因大小便失禁的脏衣服,说:“这就是江魔头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证!”

因为学法炼功,在五号的晚上,我头部肿得象莲花一样的包全消了,只是胸部的包还没全消。六号,我和那位同修就坐车回到了成都,看到先期回成都市的同修,见到了我的外孙女,我就带着她回家了。

回到家中,见到老伴,我把发生的一切全都给他说了,他看到我身上的伤,很生气,直骂中共邪党。他那时还是个常人。

七号深夜两点钟,当地公安、派出所、政法委、“六一零”及街道办事处的人都来打门,我问:“什么事,这么晚来干啥?”有个女的是“六一零”的人,说:“看她往哪儿跑了,听说北京这次抓了十多万人。”(他们不知道我去了北京)他们问:“你女儿呢?”我说:“在上班。”“你女儿晚上为什么不回来?”我说:“在北京上班的人不可能晚上回成都来。”社区书记说:“你女儿多久去的,为啥不请假?”我说:“一个国家的公民,可以自由行动。”那书记又说:“你女儿一九九九年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坐,是我去接回来的。”我说:“不需要你去接,她自己会回来的。”

我那次去北京,见到大街小巷都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标语,还有用不干胶粘贴真相资料的。我想,北京的同修们做的真好!

我女儿在北京工作时,在学法上也很精進。她每天都和北京的大法弟子一样出去讲真相、散发资料、劝三退。一次,我女儿把一真相碟送给一个正在打游戏的小伙子手里,他马上就把游戏碟换成了真相碟看了起来,又向我女儿要了一盘碟子。有一回,我女儿在北面的一座桥下写了很大一幅“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时,见远处一辆小车开来并大声喊叫:“抓住她!”我女儿心里没有怕,坚持写完最后一笔,才大步走向不远处的公交车站,那一辆公交车好象在等她似的,她刚一上车,车门一关,马上开走了。她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她。

又一次,女儿在一个车站的墙上写真相标语,她知道后面有人跟踪她,站在旁边,面目表情倒是很凶的样子,就是说不出话来,她悟到是师父在保护她,她当时正念很强,强大的能量场抑制住了邪恶。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她又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抓后,被非法劳教了一年半。

二、坚持每天做好三件事

在这十二年来,我都做到了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我在给一个我儿子厂里的一个客户讲真相、送大法资料和护身符,之后她在路上遇到车祸,她骑的电瓶车被撞坏了,人却没事。她事后给我说,谢谢李大师对她的救命之恩。在这件事的影响下,有好几个她的熟人都主动来找我帮助他们三退。

厂里有个学徒工的母亲全身是病,我给她洪法、讲真相、送真相资料,并把自己已经读过一千多遍的那本《转法轮》宝书送给了她。她得法后,全身的病都好了。这几年,她在世上讲真相,就她一个人都劝了几百个人“三退“了。

一次,我去给人讲真相,那人反而去诬告。第二天,我发现有人跟踪我,我就马上发正念:如果你想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立即定住,我有师父管我,你不能妨碍我所做的正事。当时就把告密的人和跟踪我的那人定在那里,一直做掰东西的动作,一动不动的弯着腰、半蹬在那里很长时间,等我骑上车走后,才给那二人解了定。

又一次,我利用买菜的机会发真相和护身符,我用的钱都是真相币,刚走進市场就有一个人准备跟踪我,我说:“定住!等我把我该做的事做完你再走。”他手里拿一支香烟打着打火机的动作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我的事做完走出市场时,他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我说:“解!”他才一下往市场里找我。不只一次是这样。为了救助他,我将《九评》、真相、光盘亲自送到他办公室,但他不知是谁给他放的。我又亲自到办公室叫他退出党、团、队,他不说话,我说:“你也是一个人,也需要救度,我今天给你讲了,还有其他的善良人来给你讲,你一定要明白,是为你好。”太神奇了,没多久,另几位同修又去给他讲真相。有一天,他老婆和小姨子卖菜时,我也劝她们退了,他老婆告诉我,他老公也退出了,叫我保密。还说他以前有病,现在变得红光满面。现在他看我给别人劝三退,有时还竖起了大拇指。

有一个彪形大汉,在几个市场都跟踪过我一段时间。我发出一念:大法弟子是来救人,你干扰我,让你头痛、脚痛手软,走不动路!从此,在路上、街上、市场上一碰到他,我就正念不停,他害怕了,不敢正面直对我。没有多久又换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来跟踪我。是凡我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所发现跟踪我的人,我都是用类似的方法,一边照常讲真相、劝三退,一边即时制止邪恶的干扰和破坏。

一次,我发现跟踪我的是一对夫妻,我就发正念:让他们看不见我!他们没有办法跟踪我,一天,那个女的就直冲我家里来,我说:“请你出去,我不认识你!”她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后来,我家就不断的接到骚扰电话,一了解,才知是他们每月在拿八百元钱看管我。我就每天四次发正念时,加上解体跟踪我的邪恶烂鬼。过了三天,那个男的在社区查电表时从凳子上摔到地上粉碎性骨折,双拐拄了一年多,那个女的中午在大院门口与人说话,一下倒在地上就偏瘫了,到现在十来年了手脚还都不利索。

二零零八年五月,我看到“某派出所集体退党”、“某党校集体退党”等资料,我想,我要把这些真相资料到当地派出所去救他们,以免他们乱抓大法弟子。就这一念,第二天,我和老伴带着孙女出去办完事,走到一个小店,我给店主真相光盘并劝她三退保平安,当时她没说话,在我们走到半路上,一辆警车就停在我们面前,警察一上来就翻我的包,包内就装有我准备送到派出所的真相资料料。当警察搜到资料就说:“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立即请师父加持我:我要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回家。到了派出所,问我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一个好心人给我的。一个女警察说:“看你拿来那么多资料,该判几年?”我发正念:你说了不算,有师父管我,你们不能动我一根毫毛。神迹马上就出现了,从里屋出来一个警察说:“分管你的警官说他有事,叫你回去把你们厂里的事办好就行了。”我们就回来了,这之后,谁也没有来找过我。我想:一定是我送去的真相资料起作用了。

一次,我到一个农村大院的十多家农户发放真相资料。突然从前院跑出来一个小伙子,走到我的车前把我的车给锁起来,喊道:“大家快来,这里有个法轮功。”我立即发正念:请师父救我!我对那个年轻人说:“我是把美好的给你们带来,你们要了解了真相后才能得救。”他拉着我不放,叫他老婆快给村委会打电话,我说:“你别打,你打也打不通,没人接。而且你是做了一件坏事,将来你会后悔的。”得了真相资料的十多户人没有一个为他说话的,我说:“小伙子,当你看了真相资料后,才能了解真相,才能得救,请你把钥匙还给我。”他把钥匙还给我了。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進城办事,做完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后,就骑着电瓶车回家。由于天已黑了,看不清道路,半路上从车上摔下来,当时人事不省。老伴打电话通知女婿用车把我送進医院,被缝了七针,经照片说我的左肩骨断成两截,我被送到住院部,当我苏醒过来时,发现在医院里,我马上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我,邪恶烂鬼迫害我办不到!清除背后迫害我的旧势力的黑手、烂鬼,解体一切黑手、烂鬼、乱神!同修们得知消息也来到医院和我一起发正念,我坚持不住院、不打针、不吃药、不输液。回家后,我就抓紧时间学法、炼功,我请师父加持:一切我都听师父的安排,不承认、不要旧势力的安排。我的手在动功缓、慢、圆的法力下,我听到我的肩胛骨就接上了,做第二个动作时,那一节关节就归位了。我激动的双手合十,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全家人看到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通过炼功、学法,我的肩胛骨骨折的伤痛奇迹般的复原如初,彻底的好了,全家一同双手合十,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以上是我在得法修炼中的一些真实体会,如有不当,请师父和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