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度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二零一一年我过了一个关,同修希望我写出来,可是我不会写字,就由同修代笔,把我这次的经历大概的写一下,也许对和我有类似遭遇的同修,能起点借鉴的作用。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们批评指正。

一、突降的难

二零一一年九月的一天,我突然出现拉肚子症状,一吃就拉,不吃就不拉,当时也没多想,心说“先空空肚子,过几天就好了”。可是几天过后,却不排尿了;随即开始肚子疼(不间断)。解大手时,排出的却是象唾沫一样的、白白亮亮的东西,排时伴随着剧痛,腰象断了似的,而且不能躺下,肚子也一天天的变大,一直大到象临盆的产妇样子。而我的脸却瘦瘦的、苍白的,手臂也是毫无血色。

平时家中只有我一人,这突降的难把我弄的措手不及:饭也没人给做,发烧烧的我浑身打冷颤。每天只能炼静功,因为炼动功已经站不住了,走路摔跟头。我知道炼功人没病,可是这不正确状态的根结在哪儿呢?由于不能躺,我也睡不了觉。每天后半夜,我就能看见魔来拖我(我是开着修的),意思是叫我死,还演化出那些已离世同修的样子叫我看。我说:“师父啊,救我,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死,我死就破坏法了。”当魔一出现,我就灭它。

记得最疼的一次,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我说:“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之后我从内心发出一念:去留由师父安排。瞬间,那些坏东西就无影无踪了。

后来到不能睡觉的第十三天,我着急了。

二、我要学法

我开始打电话找同修,希望同修能跟我一起学法。结果都是来看看就走,都说有事,有的同修一看我这样就哭了。以前我只要有时间就背法,可是现在我却想不起来法了。同修有事来不了,自己学法时就困,听师父讲法录音就闹心。后来急的我说不出话来,于是我就大喊了一声:“我要学法!”就这一声,头脑顿觉清醒多了。

当同修甲接到我的电话后,问我:“能开门不?”我说“能”。她立刻打车飞奔而来,進屋就让我穿衣服跟她走。我套上裤子(裤腰部成了V字型)、穿件大大的衣服、弯着腰跟她下楼,她说:“你得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好好走。”我一听:“对呀,邻居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于是我直起了腰。

三、在同修家

就这样,我来到了同修甲家。一進屋,便看到屋里已有几位同修了。同修乙说:“姐升华了。”听到这话,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啊,同修没有指责我,而是给了我鼓励。”不一会儿,同修丙来了,见我面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该提高了。”我当时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只剩下感动了。

同修们读《转法轮》,我听。虽然我在听法,可是头上就象扣了一个木盆,法没入心。当同修念到“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时,只觉的头上的木盆被重锤一击两半儿,头脑一下清醒了,啊,我又理解了一层法的内涵……

该吃午饭了,我不吃,乙劝我吃,我说:“肚子都鼓到肋条骨了,还能吃吗?”乙说:“不吃饭也是自私呀。”于是我就用三口水漱下半匙粥的办法,强挺着喝了小半碗大米粥。之后就频频的上厕所,每隔十分钟、半个小时一次,排出的东西就象大河里的淤泥,持续了大概三、四天吧。

考验真是一个接着一个,这边刚有了起色,那边手、小腿、脚又开始浮肿,但我没动心,因为我明白精神不倒,邪恶就干没招儿。在甲家住了一星期左右时,有同修跟我说:“要为同修着想,回家吧。”一听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回家能不能行?”我知道自己有依赖心了。

四、别趴着

在肚子没怎么见小、脚穿不上鞋的情况下,我回到了家。一到家我就有了力量:“是啊,我为什么要依赖同修啊?我有师父啊!”三、五天后,就自己出去买菜了,尽管我头晕、心慌、无力,但我心里就是不承认迫害。同修也告诉我:“你就别趴着。”因此只要能走,我就出去,尽管每走一步都那么艰难,最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因为当我一看到路人,就讲真相。人家就夸我:“看你多好,脸白胖白胖的。”我知道是师父借着世人的嘴在鼓励我,慈悲伟大的师父,我让您多操心了。

由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这颗心,一个月左右,我就恢复了正常。十月的一天,我在市场时,一个声音在背后小声的、试探的问:“是小G(指我)吗?”我一回头,原来是同修丁。丁见真的是我,很惊讶:“是小G,是你吗?”我说:“是我呀。”她拍了我后背一下,高兴的说:“你从天上掉下来呀,这大法太神奇了,真是你呀。”事后她说:“当时你的肚皮就象要爆炸,是透亮、红色的。”难怪同修一见我面就哭了。不是同修不陪我学法,实在是不敢哪。对不起,我把同修给吓着了。

五、向内找

这次之所以被邪恶迫害着,开始时我想:一定是偏离了法。于是我就找自己的执著心,结果找到了妒嫉心、显示心、自以为是、学法时看别人不看自己,表面是帮别人,结果没实修自己。再后来,就找自己是抱着什么执著心走進大法中来的,结果一找,自己被吓一跳,因为当初看完书,知道了佛要什么有什么,大自在,觉的修成后就不用再吃苦了,生命就有了保障、没危险了。而今自己还在抱着这个执著没放。面对别人的夸奖,觉的比人高一等,后来发展到有脱离整体的倾向,有该配合整体的项目也不去参加了……我庆幸在关键时刻想到了同修。同修们对我的宽容,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现在我深深的感到学法不入心就等于脱离法,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必须静心学法。在这次过关中,我还有一个发现,就是当我清除掉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败物后,身上仍然有不好的东西,而这些来自同修,我不希望这是真的,可确实是真的,就是当指责、埋怨、把同修往不好处想时,都是在往同修的空间场中扔不好的东西。每个修炼人都是有能量的,那些不好的东西汇聚起来,会加重处在难中同修的难。

在此非常感谢同修们对我的帮助,是同修整体的升华使我走过了这一关。我周围的同修没有用人心来对待我的事,他们不是抱着陪我学法的心,而是在我这件事上都找自己,从而修正自己。这次过关中使我意想不到的是,当有不熟悉的同修指责我为什么成了这副模样时,我却在心里非常的感激同修,因为我能感受到同修为我好的那颗诚心。我也升华了。

在此,再一次感谢同修们对我的帮助。对师父,我无以言表,因为是师父牵着我的手一步步的走过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