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桂香在辽宁女子监狱惨遭凌虐

毒打、关小号、十九天不让喝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宋桂香,二零零六年被“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在辽宁女子监狱,宋桂香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与迫害,遭狱警、犯人的毒打、辱骂、关小号、十九天不让喝水、强行灌食、罚站……精神与身体遭受极大损伤,每天生活在恐怖与痛苦之中。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丹东市“六一零”警察在宋桂香经营的摊位上将宋桂香强行绑架。当时“六一零”警察不顾忌市场众多的百姓围观,把宋桂香的衣服从里到外整个翻过来蒙在头顶,连拖带踹的将宋桂香弄上车。

接着警察将车开到宋桂香的家门前,命令宋桂香开门,遭到宋桂香的拒绝。这时警察竟利用自己准备的钥匙将宋桂香的家门打开强行抄家。他们把宋桂香家里的电脑、大法书籍甚至自家画的仙女画都从墙上揭起拿走,然后将宋桂香送到看守所关押。宋桂香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后,被送往辽宁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在辽宁女子监狱,宋桂香被关押在当时的二监区,当时的队长叫李晶,小队长叫李雪娜。宋桂香一到监舍,她们安排两个服刑人员对宋桂香进行转化。这两个人一个是经济犯,另一个是毒贩,她们两个都是监区长的心腹。她们两个逼迫宋桂香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宋桂香不看。她们就逼迫宋桂香天天站着,晚上也不让睡觉,连坐在地上也不行。当时正是正月,天气很冷,她们不让宋桂香穿棉衣,只穿一件单衣,脚上穿一双单鞋。困了一闭眼,她们就用饮料瓶装凉水往脸上脖子里灌,每天都拳打脚踢,打累了,手打的疼了,就拿板鞋打宋桂香的脸和头,抓起头发在监舍的地上来回拖。每顿只给吃一点窝头,不给细粮,天天吃不饱。一直折磨宋桂香九天,直到宋桂香晕倒。

她们怕担责任,把宋桂香送到医院,大夫说宋桂香的心脏不好,需要休息。她们这才让宋桂香睡一会儿,由于宋桂香九天没有合眼,睡得很沉,不小心将被褥尿湿,她们就把被和褥子全都扔掉。晚上把宋桂香的两臂紧捆在一起,让她躺在床板上,再用绳子把宋桂香绑在床上,两脚分别绑在床的两头,不能翻身,动也动不了。晚上不让上厕所,直到早上别人都去出工了,才给松绑,继续站着,晚上再绑上。

恶人每天还是打骂,有时把宋桂香拖到水房里浇凉水,成盆的凉水浇在身上,折磨了一个多月。暖气停了,她们就把宋桂香绑在暖气管子上,用胶带把头和管子缠在一起,腿也缠在管子上,一动不动,身体被凉管子冻的直发抖。

在残酷的迫害下,宋桂香无奈的写了不炼的保证。事后,宋桂香觉得自己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修大法没有错。于是宋桂香就向队长陈雪娜递交了严正声明,声明自己在遭迫害的情况下写的不炼功的保证全部作废。这下惹恼了陈雪娜,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白天出工干活,晚上在学习室里站到半夜或下半夜两点多钟,看守她的犯人天天晚上打宋桂香。

一次狱长徐敏和狱政科的几个人和宋桂香见面,宋桂香向她们反映了二监区对她的迫害,她们根本不想听。过了一段时间,宋桂香被调到了四监区,当时的科长是夏茹,小队长是矫世英。宋桂香把在二监区受到的迫害说给矫世英听,矫世英说我们监区不会有此行为,接着命令犯人给宋桂香张罗被褥、棉衣等。

然而新年刚过,科长夏茹和小队长矫世英就开始派两个刑事犯对宋桂香进行所谓的“学习”。开始是在车间的房子里,宋桂香不配合她们,她们就让宋桂香站着,折腾一个多月后,把宋桂香转回监舍。所谓的“学习”实质和二监区一样的私设刑堂,让宋桂香脱鞋站在洗衣板上,脖子上挂一个装满水的水桶,没事就打宋桂香,不让上厕所,只能便在裤子里,然后再拖到水房里强行“洗澡”,成盆的凉水往往身上泼。

她们逼着宋桂香自杀,告诉宋桂香说:“上面说了(指科长夏茹等),只要结果,不要形式。”过一阵子就把宋桂香弄到水房用凉水浇一次,进行了多次这样的折磨。有时夏茹和矫世英到监舍里来见两个迫害宋桂香的犯人,了解情况。夏茹和矫世英让宋桂香写思想汇报,宋桂香不写,于是就再把宋桂香拖到水房里折磨,往身上浇凉水,打的宋桂香满地滚。宋桂香拒绝干活,她们就让宋桂香白天站在厕所里,不给水喝,哪怕漱漱口都不行,只给一点点饭吃,这样一直持续了十九天。

为了逼迫宋桂香就范,恶警不让刑事犯人看电视和洗漱。刑事犯每天的奴工劳动量很大,盼着晚上能放松休息一下,恶警不让看电视和洗漱,犯人就把怒火发泄到宋桂香的身上。监舍里所有的犯人都打骂宋桂香,她们当着小队长矫世英的面抓着宋桂香的头往墙上撞,矫世英不但不制止,还恶毒的说:“好好帮助帮助她。”

后来矫世英不再担任小队长,换了一个队长叫王迪,王迪为了叫宋桂香听话,在办公室击打宋桂香的胸部,打倒了叫犯人再扶起来打,一直打累了才住手。打宋桂香的嘴巴,打出血用手纸擦掉,怕外头的犯人看见。在队长王迪的示范作用下,犯人更是肆无忌惮的跟着毒打宋桂香。

宋桂香被多次关进小号,十月份沈阳的天气就很冷,小号里就更冷,也不让宋桂香穿棉衣,十一月后才让宋桂香穿棉衣。由于在小号里的折磨,宋桂香的心脏出现了问题,这才让宋桂香回到监舍里。在监舍里让犯人逼着读诽谤大法的书籍,宋桂香不读,大队长王健(承包人)就指使犯人脱下臭袜子堵住宋桂香的嘴,不让说话。

宋桂香在出工的路上喊法轮大法好,犯人就把宋桂香的脸抓出一道道的血印,宋桂香把犯人的恶行告诉郑秋菊(替换科长夏茹),说这是毁容。郑秋菊说:“你还要什么容。”并在车间让宋桂香站着,宋桂香不站,坐在地上,她们就把地上撒满水。

宋桂香绝食反对她们的迫害,绝食到第八天,郑秋菊就命医院给宋桂香灌食。他们把宋桂香按倒在床上,双手各铐在床的两角,插鼻管,强行灌食。在强行灌食期间,郑秋菊和王迪来到医院,问宋桂香干不干活,宋桂香不答应,就命令继续灌。后来一直灌到宋桂香的心脏出现问题才罢手。

一段时间后,宋桂香被调到一小队,队长叫王晗,郑秋菊和王健直接把宋桂香送到毛屋里进行迫害。毛屋就是装羽绒服的工作间,里面有装胆的,有称量斤数的,满屋里都是羽绒和密密麻麻的粉尘,呛的人直咳。在这里工作的犯人都有劳保用品,有口罩、工作帽,宋桂香在里面什么也没有,每天被粉尘呛得直咳。吃饭也不让出来,让犯人去给打饭。宋桂香找队长王晗说自己不应该呆在这里,王晗说你不听话,经常进小号,外头都是干活的,你出去影响别人,就在这里呆着吧。四个半月后,这批羽绒服完工,宋桂香才被放出来。

出来后,宋桂香又被送到矫世英所在的监区继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