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还是“证实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最近学《转法轮》和师父各地讲法,法理背后的内涵经常显现出来,甚至书中看似平常的一句话,背后某一境界的内涵一旦展现,都无比的殊胜、玄妙、令人震撼,我这才知道,《转法轮》中的每个字都是光焰无际、美妙无比的,每句话所写的原来都是无比巨大的事情,背后包涵着无限洪大的真相与现实。

比如,以前我以为“不二法门”就是对其它宗教或者气功书不看不听,可是有一天豁然明白了“不二法门”的更深一层内涵,就是:对创世主的信是唯一的、决对严肃和神圣的,要完全彻底的放弃一切执著于自我的观念和思想,因为这关系到未来新宇宙的安排和结构,是无比洪大严肃的事。当读到“来电话了,来人敲门了,你立刻就去办事,也不用收功”(《转法轮》)时,以往,我只把这句话当作一句平常的话带过,等静下心学法的时候,这句话背后某一境界的内涵就展现出来,我豁然明白了宇宙大法真是洪大的不可思议又精微的奥妙,一切都在师父洪大而精密的安排与掌握中,简直玄妙的无以言表。

明白了这些之后,我发现自己以前对大法的学习和所谓“坚信”,其实都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比如,学法是为了让自己“更正”,认为“更正”才能保护的了自己、在中国大陆严酷的环境下才能不被迫害;甚至明白了法理之后,还隐隐的沉浸在一种欢喜之中,觉的明白的那一切很令自己“了不起”;一旦怕心没那么强烈了,立刻又生出一种傲慢、好勇斗狠的心,认为“什么邪恶呀,全都是无所谓的东西,我才不怕”;在讲真相、劝三退中,周围的环境似乎越来越宽松了,于是又沉浸在一种成就感里,舍不得这个环境,依赖这个环境,甚至都有一种在这种环境里“退休养老”般懈怠的心理了……这些年来,大法赋予了我超常的智慧,在常人工作环境中,周围的同事都很尊敬我,佩服我,总是表扬我,认为我在工作中简直什么都“能行”,而且还很宽容善良等等。起初,我泰然的接受这一切,觉的都是应该的,认为:我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劝他们三退是救他们;做员工培训时给他们讲的都是正义和向善的道理;策划整个企业文化、安排各种活动时都是以传统文化为基点,这些不都是在帮助他们远离邪恶的党文化吗?而且,他们一旦明白大法真相并三退了,跟我也就没有生命的隔阂了,尊敬我,那不是太正常了吗?

但是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那颗证实自己的心已经对正法在起干扰作用了——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他在不同层次开功开悟了,看到一点理,可是他离度人的觉者差远去了,他很低。他发现一些理,发现常人中的一些事是错的,他也告诉人家怎么去做好事,开始时也不反对其它宗教。人家最后信奉他了,认为他讲的有道理,然后越来越相信他了,结果这些人崇拜他,不崇拜宗教了。”我发现自己已经处于这种可怕的境地里了,通过学法终于悔悟并开始清除“自心生魔”的心念和执著。

在某种程度上,我就是师父讲过的那种信神的底线非常低的人,修炼了很多年,始终都围绕着“自我如何”而思考问题,因此,我好象才开始真正明白“敬师敬法”的含义,在学法中越来越发现宇宙大法有着不可思议的洪大内涵,怎么学都感到无边无际,自己在宇宙大法面前真的很渺小,真是要有一颗谦卑向道的心才行。

记的北京有个助恶为虐的邪悟人员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明慧网上曝光了她的恶行和手机号,我曾给她发短信,希望她不要那样下去,她回复的短信中,把“师父”写成“师付”——一字之差,差之千里,她根本就不知道“师父”这两个字的意义,在邪恶的压力面前,能有强大的正念吗?

在学法中,我慢慢明白了,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周围的常人,也曾同样是放弃了神的荣耀,追随师父来在这个环境险恶的空间的,在生命的本质上,他们尊敬的是师父和大法。所以我想,如果常人明真相后跟我说“法轮大法好”,或者很尊敬我们的师父,才是一个正确的环境状态吧!我应该更深入的讲真相证实法。回头看看,以前做的那一切,真是太肤浅了。明白要证实的是“法”而不是“自我”之后,我才知道如何才能把大法真相讲的更深入,真正的使周围的常人对大法真相有更正确的认识。

有时看到有些同修妒嫉心很重,学法明白一些道理后,习惯于用法来衡量周围的人而不是实修自己,把能够洞悉别人的心理当作一种能力,潜在的觉的好象高人一等,总是抱怨别人身上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不足,总是对自己的“境遇”牢骚满腹,甚至跟别人产生矛盾。其实,想想师父,为众生、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巨大的不可想象的魔难,可是讲给我们的、给予我们的却全是殊胜与美好,这是多么伟大的造物主的胸怀啊!我们还有什么嫉妒心放不下呢?而且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那么我们与身边的同修、世上的众生,在最根本的问题上是没有任何矛盾的呀!读师父的《洪吟三》〈麻烦〉里写的“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就觉的深有体会,感到愧疚,自己做的不好,会让师父操更多的心。

我理解,对于我而言,最大的善,就是敬师敬法,“无私无我”就是要整个生命都尊敬师父、交给师父,完全遵从师父的安排,无论何时何地都首先想着师父的心愿和正法的要求,并且要完全按师父所要求的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完全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每一思每一念都是如此。如果不真修实修,对大法的更深内涵和师父正法的要求没有深刻的领悟,那么,在如此严肃的宇宙正法之事中就很难摆正自己与正法的关系,很难从这场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出去,很难真正的“证实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