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回天堂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感情失落,工作前途迷茫,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同专业的兄长,我们探讨什么是幸福,我说我信佛,心态平和是幸福,他说他信法轮大法,也是佛法,我心中一惊,我怎么才听说!在几个月之前我在网上看免费电影,两个我最喜欢的,中间都穿插法轮功真相。我全看完了,心中很是惊讶,第二天再上那个网站就上不去了,我对法轮功从此有了不一样的认识。那个兄长说要我去见他的哥哥。我在前一晚做个梦,梦到一个古代的情形:一个老道端坐在炕桌旁,我象一个七、八岁的道童站在他面前,象是常人的面试,只见道士扔过竹签,说句:“这孩子行。”我象常人打了一百分似的美滋滋的走出房间。

二零零五年七月我喜得大法。

得法之初,体悟大法真实不虚

刚得法,听到同修说各地讲法,自己一无所知,着急啊,每天起来就坐在电脑旁学法,当时有求数量求速度、一气呵成的执着。起初也不知道什么叫修炼,我每日就愿意看法,常人的网络,歌曲,打扑克我都不感兴趣了。有一次,看法中躺着睡着了,半梦半醒间,一个象电唱机的快转发出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快起来看书,快起来看书!”当时自己悟性不够,翻个身接着睡,结果没一会一个耳朵隆隆响,吓的我赶快掏耳朵,原来一个小飞虫在我耳朵里。早上睡懒觉,就听见暖气管当当响。师父在管我了,师父在时刻提醒着弟子要精進啊。现在自己怎能时常的麻木与懒惰,应该修炼如初啊。

学法不长时间,有一天早上醒来,浑身酸痛,象得了重感冒,嗓子说不出话来。给常人姐姐打电话,她说我病的不轻,本来我想回家看父母的,她说你赶紧吃药打针吧。我想没病,是师父调理身体,我就喝点白开水。身边一个人也没有,饭也不吃,就躺到床上睡觉了。晚上十点一觉醒来,神清气爽,大病初愈的感觉。忽然肚子瞬间消失二秒钟的功夫,我内心惊喜法轮功太神奇了。第二天早晨如正常人,高兴的告诉姐姐,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昨天我嗓子都说不出话,今天明亮透彻,不禁啧啧称奇。

沐浴在大法中每天充实而开心,别人忙于找工作,自己的工作三天就搞定,还很满意。这是得法的福份啊。走起路来轻飘飘,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只有真修者才能体会到。书中讲的附体、宇宙语、开光,我都经历过。大法的法理,把修炼界的真相都讲出来了,让人信服。同时师父在我得法当天,和给我书的大哥面对面聊天时,我打个冷战,师父就把我的附体拿掉了。我万分感谢恩师,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随着学法,我对着录像学功,有一次刚要炼功,隔壁电脑开始放音乐,自己心里好个不快和纳闷;还有一次,炼功音乐稍调大点,楼下有人路过,说话,心里吓的突突跳。朋友会莫名其妙的在众人面前责骂我,冤枉我;别人都不搬宿舍偏偏撵我。我知道是因为修炼了才会遇到这些事,是帮我消业,提高心性,按照师父说的做,都能轻松过关。

冲破家庭关

刚得法,欢喜心和着急心出来了,回家進门就让妈妈爸爸退党。他们如临大敌,眼神都不对了。从小受宠的我,看到妈妈严厉的目光和失望的眼神;爸爸默默不语,一口一口吸烟。我也流过泪,可我最终没动心,因为我觉的我在做好人,我没错。他们都很善良,也知道法轮功好,但怕心使他们要我放弃修炼。妈妈不理智的威逼:我把你送派出所,送居委会去!我说:“我不怕,不要拿出四人帮的劲头,都什么年月了。”嗨,党文化真是害死人,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拿回家点资料本想让父母看看,结果看到父母大发雷霆,没敢拿出来,却让爸爸趁我出去时搜走,妈妈得意的告诉我,你爸爸给烧了。我哇的哭了,扑通跪下,我说,“你们在犯罪啊,你们错了。快把书还给我!”妈妈看我急了,赶紧说没烧没烧。那段时间在我房间看书,妈妈一从她的房间出来,我就把书藏起来,心咚咚跳。三岁的小外甥女帮我看门。一天妈妈又气急败坏的说:“怎么养了你这个……”,我无奈的低着头,这时外甥女趴到我肩上说:“你才是咱家的造化。”小小孩子能说出这种话?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领着外甥女出去散心,我说怎么办呢,那些资料我是拿走呢还是留下?外甥女学着大人的口气说:“让他们慢慢了解。”我会心的笑了,又是师父借小孩子的嘴鼓励我。回到家,我调整心态,就堂堂正正的看书,我看的是好书,我怕什么?结果这么一想,我真能踏踏实实的看,不管妈妈進進出出了。每次回家给爸爸妈妈买他们爱吃的,有病及时买药,给予他们最需要的,生活上关心体贴他们,他们有烦恼用大法法理帮他们分析,让他们体会大法的美好。揭露“天安门自焚”谎言,大法没说不让吃药,大法不集资,大法允许结婚生子,讲退党的重要,放真相光盘,拉着爸爸妈妈看神韵。大法的事不该说的不和他们说,让他们放心。现在我在家可以随便学法炼功,爸爸也偷着看看资料了,妈妈很爱听大法的歌,还跟着唱……

前几天,爸爸那头的亲戚聚会,谈到我炼法轮功,爸爸回来又埋怨妈妈没阻止我还和我炼功,妈妈向我诉苦,我就告诉妈妈,做人要有原则,正义和善良让我选择坚持。你们支持大法,善待大法,你们生生世世多大的福报,尽管暂时有压力,只要自己对的起良心,别管别人怎么说。他们要想说,你让他们找我。我是理性的走進大法,因此谁也动不了我。心里想我师父说的算,谁说的都不算。发生这样的事,也不是偶然,亲朋离的远,难得聚会,我向他们讲真相讲的还不够啊。我要多发正念,不断的用我的慈悲心,向我的这世的亲朋们讲清真相,救度他(她)们。想起一个新得法的开着修的小同修告诉我,她爸爸在和她发脾气骂大法时是另外空间的魔拿根绳控制着她爸爸的嘴说的,当她发正念,魔吓跑了,他爸爸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又支持她学大法了。没有背后的旧势力因素,人能对神做什么呢?只要识破假相,坚定大法心不动,一切有师父呢。

从做好三件事中,提高心性,学会修炼

1,学法要入心

我自己的体悟是学法几年来,一般能静心学法,最佳时四十分钟能读完一讲,但姿势大多靠着墙,累时躺会儿,基本没端正的坐着学下来过,在集体学法点,有的小组要求严,有的不严,什么姿势都有。对于“七二零”后得法的弟子,我觉的老同修的作为真的能影响新弟子。最近学新经文及交流中,看到自己很长一段时间徘徊于一个层次,学法犯困、溜号,梦中的魔给我枕头,我自己心里开始着急了,我是学法没得法啊!首先也没敬师敬法啊!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让我从新审视自己学法效果。学法究竟得法了吗?曾经看过弟子交流,一个同修从来学法都盘腿打坐,没靠过墙,没伸过腿。我也在学法时刻意要求自己,可还是求安逸心占了上风,没怎么坚持。目前我总结,只有敬师敬法,去掉求安逸心才能入心学法。一个同修说,学法的姿势端正了,法理才可能显现。我想是啊,佛法怎么能显现给不严肃对待佛法、不严格要求自己的弟子呢。

另外,读法的速度,年轻点的好读的快,其实我觉的中等速度最好,首先放下一切杂念,抱着让自己世界的众生都来同化法的态度,基点摆正,找到执着所在,去掉它,否定它,就能做到学法入心。背法也是得法的好途径,从背《洪吟》开始,关键时刻能用法理要求约束,启迪自己,坚定正念。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所以学好法,是修好自己的基础。越到最后路越窄,大法对我的要求越高啊。

2,炼功动作要标准

有同修讲,动作不标准,不按师父的口令做,也是不敬师敬法,那怎么能改变本体呢?我没参加过“七二零”以前的集体炼功,初始动作是打基础的,可自己看看教功录像,和同修比划比划,以为大道至简至易,师父叫随机而行,自己以为自己的机制已经不错了,直到有一回集体炼完功,一位同修大哥叫我看看《大圆满法》。学了《大圆满法》后明白第一套功法的重要,特别是那个“抻”,自己并没做出来。最近,一个同修在我家早上炼完功,从一套到五套帮我纠正动作,我与学法小组的同修切磋时,大家都意识到自己还有动作不规范,找出师父教功录像一个一个动作对照自己,我又把大圆满法通读一遍,觉的这是师父在帮弟子在法中归正。听说有的老弟子,第三套功法最后推转法轮时还是逆时针推呢,建议大家都能再读《大圆满法》,归正炼功动作,使自己修的无漏才行啊。

3,发正念时念力要绝对集中

学法几年来,发正念时一般自己感受不到身体发热,更看不见。四个整点发正念时,不是有工作就是这事那事干扰。自己不能保证按时参加。当地的集体发正念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配合了。找找自己,根本上还是思想上不重视,对发正念的重要性认识不足,自己要兑现誓言的使命感不强,对自己要求不严。交流时,同修说,清理自己思想的五分钟很关键,并建议经常清理自身的空间场。我反复学习师父有关讲法,一字不差的背诵正法口诀,并认真清理自己的空间场。立掌发正念时,思想真的要绝对的纯净,因为另外空间是正邪大战,容不得我们溜号,否则就会令邪恶逃之夭夭或我们损失惨重。清除邪恶,才能不干扰自己和同修的修炼,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4,讲真相要慈悲

讲真相时没有分别心,慈悲的真心为对方好,效果才会好。根据不同的年龄、职业、当时的环境寻找话题切入点,有时间尽量把真相讲清,不是敷衍了事。比如见到老人,谈健康,讲大法的祛病健身的神奇,讲药价贵,看病难,讲邪党的腐败,進而讲“三退”;搭乘摩托车,先提醒对方戴安全帽,对方觉的你心眼好,就讲大法的美好,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讲“三退”;坐出租车,看到车上挂护身符,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平安秘诀。平时看同修写的交流文章和网上的真相材料有意背些素材,讲真相之前发正念,并求师父把有缘人带到身边来,想好几个化名或根据同修的经验,也可根据当时所在地的店名,地名,车站名等起名字。讲真相后别忘告诉对方传播真相得福报。尤其与家人讲真相,容易感情用事,不理智,忘记发正念,没有把他们当成众生一样对待。

其实无论对方态度如何,讲真相效果如何,我们要注重过程,注意不与常人争辩,不为结果所动,既不起欢喜心,也不沮丧气馁,正念正行,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相信“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开口讲真相并不难。当然我还没有做到百分百按师父说的不错过身边每个有缘人,各种人心干扰,为私为我,过后后悔不迭。这种情况大多是学法状态不好,正念不足造成的,有时真是一念之差就错过了有缘人。

心得写到此时,想交流的还很多,但觉的自己实修的很差劲,觉的自己修的还差的远,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可自己总是在各种人心干扰面前打折扣,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当然我绝不会承认这种状态是真正的我,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写心得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使自己“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但我以后决不能摔倒了趴着不起来,也不能总是在同一个地方摔倒。我不能只索取,以后会经常动笔写写交流稿,不为求发表,为了整体提高与升华,为了助师正法。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