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助师正法中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同修大家好!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炼十几年来,每天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虽然大陆迫害形势依然严峻,但在我心灵深处真为自己能有幸成为大法弟子,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感到万分的幸运!我知道我活在这个世上的真正意义,我不再为金钱而拼命;不再为你好我坏而烦恼,所以我每天活的美滋滋的,真是一个慈悲祥和的心态,我就一如既往的做着师尊要求的三件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场天难大劫降临人间。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利用整部国家宣传机器,面向全世界昼夜不停的造假宣传,好多世人,包括一些法理不清的学员都被迷惑了。我当时内心苦极了,我反复拷问自己:修炼两年来,师尊不仅帮我净化了身体,而且还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从我修炼到现在熟悉我的人都说我变好了,我也知道我会为人着想了,不愿和人争、不想和人斗了,好多以前的坏习惯都没有了,大法和师父给了我这么多,我应该怎样对待当前的这场劫难?从我切身的感受,我知道一场运动要来了,共产党又要整人了。我当时只是想:我是大法弟子,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人,我要把我的亲身感受告诉我身边的人。所以从那时开始我就自然的走上了证实法讲真相的路。

讲真相

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审视自己,要从灵魂深处放下怨恨之心,我领悟到了这个法理,常人还讲:冤可解不可结。大法弟子没有敌人。师尊为度我们,下到十恶毒世来,当年师尊传法,下面有人就是一面骂着师父,一面听法的。师尊不计众生一切过往之过,大法弟子救人也是不带任何条件的。

我在当地市场开个手工业店铺,小店不大,但每天人来人往的,也为我救度众生提供了一个非常方便的场所。

在零三年夏季的一天,也就是在一个集市的头一天晚上,发完正念后,我身带两条几米长的横幅,准备将其挂在市场内的大树上。让赶集的众生都能看到。因市场边有一趟大树,很适合挂各式真相条幅。这个市场有二十多家摊户,家家有照明灯,再加上路灯,所有进出这二十多户的人都能看见,所以在做时,动作越快越好。用常人话来讲,什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得注意安全,横幅还得醒目。条件具备后,就开始,一个人做不如两个人做的效率高,这边绑好了,再上那头绑,因是布带,伸不直没有效果,伸紧了,布带断了,再赶紧按上,这样心里一着急,又有点紧张,不一会衣服就湿透了。挂完横幅,又到学校的外栏挂了另一个条幅。因当时心态不稳,怕心较重。叫旧势力钻了空子。回家后,妻子大为恼火,突然把窗户打开,可嗓子喊:“你上哪去啦?你又干什么去啦?今晚你不如实告诉我,绝不饶你,我看你是不想好了……”接着就对我动手动脚的。当时我也是强忍着,看她气的呼哧呼哧的,上气不接下气,脸色都变了,还确实是从心里发泄出来的怒气。我悟到:完全是邪灵烂鬼在她背后操控表面上才出现这个状态的。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她空间场范围内,所有操控世人干扰正法、阻碍众生得救的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不一会她气消了,不了了之了。

零三年秋季,派出所在镇中心租了一处房子。当地公安对外说是做夜间巡逻加强治安管理的办公室。实质它内部人员透露说是要办洗脑班。情况了解清楚后,我立即和当地几名同修交流,大家一致认为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就是多学法、加强高密度发正念。走师父安排的路,做我们该做的。邪恶你冒出来了,我们正好借此机会消灭你。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下,这处房子不长时间就改做豆腐脑铺了。

有一天一下進屋十来个中学生,表面看他们是为陪一个同学来的,可我知道这是师尊安排他们来得救的。他们進门后,就在我的小屋内嬉笑着。我一边手中干着活,一边面带微笑和他们唠着家常,一边发正念清他们的空间场。感觉时机成熟了,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中学生头脑比较单纯,我讲了几句话他们都能认同。我就告诉他们:“如果你们能认同大法,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你们的头脑会更聪明、更有智慧,将来就会考入理想大学,美好的未来在等着你们!”学生们听完后,都高兴的做了“三退”。

零五年,为避开中共恶警的非法抓捕,我流离失所在外一年多。那段时日,我曾经在东北某地打工,接触不到同修,更没有真相资料。我就用红砖头在水泥电线杆上写真相标语。那个地方是死角,几乎找不到大法弟子,且世人受恶党毒害特深,跟他们讲真相时,他们直摆手,非常害怕不敢听。我又在这个省周围的几个大城市及乡镇走动,发现情况雷同。尽管环境如此恶劣,但我始终没有忘记大法弟子的职责。我理智智慧的用各种方式讲真相,有五十九个世人明白真相做了“三退”。

在流离失所的后期,师尊安排我回到了本市。在资料点里,经同修的耐心指点,我很快学会了刻录光盘、制作精美的护身符,装、叠真相资料。晚上还骑摩托车到五十公里以外的乡村发真相资料。

通过大量学法,我悟到流离失所不是师父安排的路,我还得堂堂正正的回家,走正正法修炼之路,去圆容我身边的亲戚朋友以及和我有缘的一切众生。

刚回家的时候,同修们帮我高密度的发正念,我在师尊的加持下主动去找派出所片警讲真相。后来,片警告诉我说:你知道吗,那段时间天天有人举报你,说你天天在你这个小店里叫人退党。现在上边有令,有举报的就抓,你要小心一点,我是这片负责的,你也得为我考虑考虑。我是吃这碗饭的。我找到了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的原因,就是那段时间劝“三退”做的好,退的多,生出欢喜心了。

去年六月,我一个亲戚警察回家给父亲拜寿,这位警察是大陆某大城市管辖三个区的国保、“六一零”负责人。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清理他背后空间场的对应天体所有旧势力安排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并寻找机会和他讲真相,交谈中,他爽快的退出中共邪党组织(以前来我家我和他讲过真相)。他说:“我经常接触你们炼法轮功的人,你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我赞同你们法轮功师父提出的‘真、善、忍’三个字,我知道中共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

闯过家庭关

修炼法轮大法前,左邻右舍都称我是“模范丈夫”,得法后就更不用说了。家里做饭、洗碗、洗衣服、打扫卫生等我有时间都抢着干。当妻子心发急时,我都能宽容忍让她。可她从来都是说不上两句话就发火,有时无风三尺浪,对我张口就骂,举手就打。说她刁蛮、苛刻,脾气暴躁真的一点不过。修炼前,我曾经为此事很苦恼,修炼后才知道我和她就是这个姻缘。我以前对人家可能也是这样。特别是学习了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对我触动很大。

看到师尊讲的法,我深感惭愧、汗颜,我在扪心自问反思自己,我与老伴生活几十年啦,她为什么几十年如一日的对我如此?尤其是我得法以后,她更是变本加厉。她为什么老是对我这样,是不是自己空间场不纯?我得好好向内找一找啦!我发现自己遇到矛盾没处理好的时候,都是自己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没有从心灵深处找自己,都是用人心对待,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的善心不够,慈悲心没修出来,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就是不和她争吵,不管你有多大的魔性,不管邪灵怎么安排你魔我,我都能用洪大的慈悲来容纳你,根本就不往心里去,多大的魔难,都要承受,修炼这么多年啦,连自己妻子几句刺耳的语言都忍不了,还算一个什么修炼人!你的忍哪去啦,这也许是功里安排的吧,安排她在我身边帮我消业,帮我提高心性吧!我心里只存一念:只要不影响我做三件事,其它的我都可以包容她。是我欠人家的,该还就还。同时,我把它当作好事。因为这是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无论历史如何安排,我一定要善解此冤怨。

闯色欲之关

色情这个邪东西,在世间说是人之常情,但对修炼人来说,那就必须严肃对待了。修炼这么多年在这个方面自认为把握的还比较好。可在近二、三年出现了严重的色情干扰。我这个小店铺每天接触女性比较多,时间长了,有的个别异性对我产生好感,还有的直接明说,被我多次拒绝后,还时不时的上门干扰;还有的给你来个色情动作,触动你的敏感部位。我想:为何多次招来色魔干扰,为什么我能遇到此事,这绝非偶然。原来我见到女性,还有对美色的留恋。这不也是色欲之心,不就是自身这些不正的因素才导致色魔的干扰吗?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清理,再加之大量的静心学法,洁净了自身的空间场,色魔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大量制作、使用真相币

自从悟到真相币也是救人的一种好方法之后,我就开始天天写、天天用。纸币从一元到一百元,一笔一画工工整整的写上真相短语,写的时候,我请师父加持,并把我的能量也加入其中:愿所有得到真相币的人都能明白真相得救度!在我的小店中,这些真相币每天都顺畅的流入众生手中,经我手花掉的真相币每年都在两、三万元。

正法修炼的十二年,我虽然修的磕磕绊绊,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的引导下,我还是一道道关的闯了过来!我知道虽然我每天也都在做着三件事,但距离师尊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和精進的同修比还远远不如。

文化水平有限,审视自己的交流稿,还没有把我的内心世界及修炼境界完全表达出来,但我还是鼓足勇气将它写完并发到明慧网,因为我知道这也是师尊所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