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我 重归正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在生命垂危之时,有幸得到大法的。在这十三年中,有辉煌,有曲折,有自豪,也有遗憾,酸甜苦辣真是一言难尽啊!尤其是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自己心性低,对大法法理悟偏,导致自己严重地背离大法,走了一条旧势力给安排的个人修炼的路,给大法抹黑,给自己和家属带来了精神和经济上的巨大损失。就在二零一一年春天,当我即将滑下边缘的时候,大慈大悲的师父又一次点化同修来帮助我,使我又从新走正自己的修炼之路。

一、救命之恩 永世难忘

我是一名普通的工人,今年五十四岁,我得法之前,由于文化低,性格爽,脾气坏,受社会上坏风气的影响,染上很多不良习性,讲江湖义气,爱打抱不平,见到有些恶人欺负好人,总爱拔刀相助,曾因打架管闲事,严重致伤过几人,甚至曾有两人差点丧命,给自己家庭和社会带来了不少麻烦和损失,在当地公安是挂着名的,也是出了名的“惹不起”。记得有一次由于单位领导分配不公,很多职工敢怒而不敢言,而我竟在一千多人的职工大会上站起来大骂经理,经理也不敢惹我,只是用手在耳朵边来回扇着说:“风刮跑了,风刮跑了。”在社会和单位里,没人敢惹我,但我论理,不胡来,不偷不抢,不干坏事,在工作上也干的不错,他们也拿我没办法。

在一九九七年,邻居家一条狗突然跑到我家门口死了,可能是急性脑炎,而邻居硬说是我把狗害死了,当着众人辱骂我,就此两家矛盾逐渐加深。那家老太太到外地请来一个会妖术的人,施展邪法,致使我身体日渐消瘦,全身无力,经常头疼昏迷做噩梦,肚子肿胀,记忆力严重下降,出家不远都记不清家在哪里。从一百二十多斤瘦到七十多斤,吃不進去饭,每顿只吃核桃那么大一点馍,喝一点稀饭,而且吃下就呕吐,也上不了班,每天在外面还好过一点,一回到家就难受的很,心慌心急,心跳剧烈,浑身是汗,到医院检查也查不出是啥病,多方求医也无效。后来就到一个有功能的人去看,那人告诉我说:“是别人在暗中害我,你就是躲到中南海里也不行。”意思是没办法。我只好跟妻子一起买上礼品,去跟那老太太说好话,跪在地上向人家赔礼道歉,可人家也不让步,扬言就是要我命的。我们只好全家搬到外村租房住,可病情仍不见好转,于是就到庙里皈依,可是过了一段时间病也不见轻,庙里主持说我这病不好治。我又只好去信主,去了几次,人家告诉我说:“你不要来了,你来信主了,有些魔鬼就来找俺们的麻烦。”就不再收我了。我病情越来越严重。那时经济也很困难,我无法工作,妻子又没有工作,两个孩子还小,那时只有等死了,妻子也是整天泪流满面。

但是当我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时,也就是九八年七月十八日,一位熟人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当天下午我看了几页,晚上那位熟人又约我到一所大学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被师父所讲的博大法理感动,师父的每句话都打动了我的心,当场我就哭了!听完师父的讲法,觉得身体轻松了许多。心里想着:法轮功这么好,要是病好了我也去修炼。

就在三天之后,晚上睡觉时觉得自己到了一块青绿绿的草坪上,旁边有山有水,一条小河在哗哗的流着水。师父站在我跟前伸出右手,从手心里出来一条几米长,一尺多宽的白纱,把我从腰部围了几圈,没紧靠身体,离身体有几分远,好象是个筒子,围好后,师父绕我身体转了一周,然后就从我身上掉下十几条蛇,好几种颜色,它们缠绕在一起,掉在地上一会儿就死了,而后又从我头顶上窜出一条大蛇,黄色的,头昂着,吐着芯子,头有鸭蛋那么粗,只听师父说:“这些害人的东西一个也不能让它走”。说完后那蛇就从头开始往下掉到地上,身子很粗,但身子很短,是个秃尾巴的,掉在地上很快就死了。

我醒来后一身汗,感觉不是梦,很是清晰。我看了看表,是后夜三点多钟,觉得肚子很饿,好久都没有饿的感觉了,我就叫醒妻子起来给我做饭,还很想吃馍。就让妻子给我热点馍,当时就吃了两个馍,喝了一大碗鸡蛋面稀饭,妻子看到后激动的哭着说:“这不是好了吗?这不是好了吗?!”

我当时也很激动,心想:这法轮功肯定不是一般功法,李洪志师父肯定是佛。就这样在得法第四天的时候,我的病全部好了,能吃能喝,浑身也有劲了,半个月后我就能去上班了。

这件事在当地影响很大,单位的领导同事,周围的亲戚朋友都被这大法的神奇所震撼!我从此以后走上了一条法轮大法修炼之路,我逢人就说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师父要是不救我,我早就完了。

随着学法和炼功,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明白了很多法理,知道了怎么做人,怎么做好人,怎么做一个更好的人,一改过去的人生观,改掉了很多的坏习惯和坏思想,心性不断的升华,身体也在不断的净化和改变,那时也就是四十岁出头,在很短时间里,身体就发生了巨大变化,身体很快恢复了原来的体重,皮肤也变得细嫩发白,白里透红,真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那样走路一身轻,向年轻方向转化,人们都说我像二十多岁的人。我每次学法都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殊胜景象,是师父在不断的鼓励着我。那时我表现也很精進,经常利用空闲时间到外面洪法。我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和神奇,起到了很大的洪法作用。我曾在一次全市的交流大会上,在台子上,当着几千位同修的面,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哭着向同修们讲述师父大慈大悲,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等于再造了我的新生命,我表示一定紧跟师父,好好修炼,不辜负师父的救命之恩!

二、偏离大法 魔难重重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时,风云突变,邪恶疯狂迫害,可我坚信大法和师父,坚定修炼,从不配合邪恶,任凭风云多变幻,我的心不变。由于我的事比较突出,邪恶就把我列为重点,逼我写保证,我都坦然相对,坚决拒绝,就是死也不出卖师父,不背叛大法,不放弃修炼。那时邪恶采取各种手段,扣押工资,强行非法软禁到洗脑班,由单位领导和家属陪同,强迫看诽谤师父的电影和戏剧,邪恶经常到家里骚扰,威胁,恐吓和抄家,单位也非法软禁我,派人看着我,限制人身自由。派出所长用枪顶着我的头,逼我写保证,都被我严厉拒绝。就这样,不管邪恶如何逼迫威胁,手段用尽,但我决不屈服,我的心就是不动摇,以不动制万动,任凭风雨多变幻,我的心不变!就这样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正念,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在迫害初期,我接到了一些假经文,我认为这是破坏大法,师父是不会让这样做的。从那以后我就不接经文,认为所有经文都是假的,有同修到家里送经文都被我严词拒绝,不接不看。看到有少数同修神神叨叨的,也就不想接触同修,总认为他们悟性低,参与了政治,偏离了大法。从此不信师父的新经文,不看《明慧周刊》,不接触同修,一味的把自己封闭起来,每天只学《转法轮》,坚持炼功。有同修到家里帮我,我都以“七二零”以前师父不让参与政治,与之狡辩,甚至严厉斥责,使同修们都不敢再接触我了。看到同修们讲真相,还觉得他们很可笑,甚至于看到街上的大法标语就撕掉,认为这些标语是破坏大法参与政治。

就这样我在一天天的往下滑,魔难也接踵而来,大难小难从未间断,没有几天安稳的。比如:在邪恶迫害期间,自己不配合邪恶,不写保证,被单位罚款并每月只发工资五百元(正常的工资一千二百元),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七年左右。那时妻子没工作,两个孩子正在上学,生活上很困难,但我却默默的忍受,认为这是让我去掉对金钱的执著心。

又比如,我的女儿中学毕业后在家待业,别人家的孩子单位都给安排工作了,而我的女儿却不给安排,妻子因为此事经常独生闷气,由于妻子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因此也不吵不闹,可是慢慢的却吃不下去饭,日渐消瘦,面容憔悴,到医院也查不出来是什么病,中医说是气上所得,而我还是忍受,认为这是让我去“情”的。就这样,二零一零年年底妻子病故。

再如,在迫害初期,单位领导把我软禁起来,派人看管着我,怕我進京上访,保卫科长半夜到我家喊门,我妻子想着已经半夜了,丈夫又不在家,就没有开门,而保卫科长就在我家门外面说一些下流调戏之话,妻子不予理会,不给他开门,他就大骂我妻子。后来我回到家中,妻子把此事告诉了我,我就到单位找书记,书记批评了保卫科长并让他写检查。这个保卫科长于是就怀恨在心,总是设法陷害我。由于我住在单位家属院里,而家属院又和厂区在一个大院里,院里经常发生被盗事件,例如:三天两头的丢车子、摩托车,住户房门被盗,厂区失火、仓库失火、汽车被砸、车胎被扎等,不论大小坏事,保卫科长都说是我干的,想方设法栽赃陷害我,派出所经常传唤调查我,并到我亲戚家,妻子娘家去调查我,造成很多负面影响。但多次调查也并无实据。由于保卫科长的煽动,有些不明真相的人就信以为真。其实是保卫科长和他人监守自盗,把赃都栽到我身上,认为我是学法轮功的不跟人分辨,而我确实从不分辨,总是默默忍受,不跟别人去争去斗,就这样导致他们经常把坏事往我身上推,致使院内有几家被盗人家,经常无端谩骂我们全家人,当时女儿才十七八岁左右,经常骂些不堪入耳的话,甚至有人把旧鞋剪烂放在我家门口(烂鞋指男女作风不好),经常往我门口撒一些冥钱,还有人顺着门缝往我贮藏室里撒尿,但我都忍了,有时虽然很气愤,但是这时就念师父教的“难忍能忍”,自以为这是让我提高心性的,一味的修自己,一味的忍受,忍!忍!忍!总是忍了,从不去跟人家解释。就这样致使家庭环境搞的很糟,也很被动,妻子和孩子走路经常都是低着头,有人经常找茬,稍有不慎都会被挨骂,妻子和孩子们心里都很压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刺激和心理伤害。

妻子看到我这么一味的忍受,这么懦弱,经常遭人欺负,认为我是学大法学的,对大法很不理解,一次拿着一根棍子打我,想让我放弃修炼,但我不气不恨不还手,就是不说放弃修炼,妻子把棍子都打折了,又准备找什么东西来打我,这时她看到三个大法轮在我身边转,从那时起她再也不说让我放弃修炼了。

这期间我二哥还经常因为一些小事找我的茬,并且辱骂师父,辱骂大法,干扰我修炼。

但我并没有悟到这些魔难和干扰是因为自己走偏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个人修炼路,于是魔难蜂拥而来,因此魔难就很大!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真是没有几天消停的。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里讲:“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与过去的个人修炼是不同的。在面对无理的伤害、在面对对大法的迫害、在面对强加给我们的不公时,是不能象以往个人修炼那样对待、一概的接受,因为大法弟子目前处在正法时期。如果不是我们个人的执著与错误而出现的问题,那一定是邪恶在干扰、在干坏事。”

我虽然这些年偏离了法,但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通读《转法轮》,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也时常到街上去洪法,讲大法的美好。那时生活相当困难,单位领导以此来要挟我说:“只要写个保证书,工资就给你恢复了。”但我坚决予以拒绝。

妻子不得不做一些小生意来维持生活,我也在空闲时间帮助妻子摆地摊,虽然是小生意,但我严格按照大法标准去要求自己,诚信待人,不坑人,不骗人,不缺斤短两,我们的生意还算不错,别人一件衣服赚二、三十元,而我们只赚三、五元,薄利多销,所以顾客比较多!我就利用这个机会洪法。我们卖水果时,有些人爱占便宜,看我是修大法的,经常把买回家的水果吃了一些,把剩下的水果拿回来说我给的不够份量,我也就不分辩,马上给他们添够。我常想自己是大法修炼者,不能跟别人去争去斗,做生意是小事,弘扬大法是大事。妻子经常埋怨说:“人家一车水果能赚几十元,而我们一车水果只赚十几元,整天是瞎忙活了!”而我心里却很高兴,一是我洪扬了大法,二是我修去了对金钱的执着。

一次一个外地人占了我们的摊位,我还没说一句,那人上来就打我,拿石头砸我,但我不动气,忍了下来。旁边做生意的都说我太好欺负了,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隔了几天突然下大雨,我不顾自己的货物被淋湿,帮助那位外地商人盖棚,那人很感动,佩服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

在零八年奥运会前夕,我已经内退了(指提前退休)我正在帮妻子做生意,单位邪党书记和几个领导乘车到我们摊位上,告诉我不让我去上访,只要放弃修炼,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被我坚决拒绝。当时招来很多人围观,我就乘这个机会向人们洪法。妻子对他们说:“要让他放弃修炼,那得太阳从西边出来”。

三、师父救我 重归正路

妻子去世后,自己一味的消沉,所以也放松了学法炼功,修炼松懈了,脸上的皱纹也多了起来,显得苍老许多。我总是暗自悲伤,对妻子很怀念,对妻子的情很重。女儿已出嫁,儿子也在外地打工,一个人孤零零的,觉得过的很凄苦,心里总是想着是不是师父不管我了,咋会这么多魔难?甚至于想放弃修炼。

在这期间,有位同修外出办事,在路上不到五分钟相继遇到俩个熟人,并且都谈到了我的情况,这位同修悟到这是师父点化他,要他来帮助我的。当时这位同修并不认识我,就多方打听找到我家来帮助我,但我总是以各种理由予以拒绝,以为师父在“七二零”以后没讲过法,经文都是假的,明慧网是在干扰修炼,这位同修跟我谈了十来次,但我都是以师父在“七二零”以前讲的法進行驳斥,这位同修一直不肯放弃,总是苦口婆心的劝我,最后把我领到一位同修家,放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当看到师父那善良慈悲的笑容,听到师父那祥和洪亮的声音,我哭了!我知道自己错了,自己走偏了!我哭着对同修说:“多亏你的帮助,感谢你了!”这位同修说:“你应该感谢师父,是师父在帮你。”下午我就去商店买了一台影碟机,不断的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多年没见到师父啦!当年那种亲切感受油然而生,我又回到师父身边了!就象一个多年没见到母亲的孩子,一下子又回到母亲的怀抱那种感觉!

那几天我反复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眼泪也在不住的往下流,不知哭了几次,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是一个不会轻易掉泪的人,再苦再难从不掉泪,但当我又回到师父身边,聆听着师父的教诲,那种感情是无法抑制的。我懊悔,痛恨自己太固执,悟性差,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我这十二年实际走了一条旧势力安排的个人修炼的路,出现这么大的漏洞,使旧势力钻了空子,所以魔难不断,旧势力就对我進行不间断的所谓考验,给妻子儿女们都带来了很大的魔难和心灵的创伤,我对不起她们,同时也给大法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幸亏师父大慈大悲,不想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点化同修来帮助我,使即将坠入危险的边缘的我,又从新回到正法修炼中来。

同修给我找齐了“七二零”以后的师父经文,让我静心学法,多学法,并教我发正念,当我通读师父的一系列经文,对照自己,真是悔恨极了!我马上在同修的帮助下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表示以前的所做所说,一切有违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

我现在上午在家学法炼功,下午出去讲真相,争取赶快赶上来,抓紧救人,不管是亲戚熟人还是素不相识的人我都去救。随着对法理的不断认识,我的状态明显变化,讲真相由不会讲到慢慢会讲,并通过阅读《明慧周刊》,看到目前的正法進程和同修们的交流文章,使我的心性提高很快。又看了几遍《九评共产党》,更加认识到邪党的邪恶本质,我们讲真相不是参与了政治,而是在救人,讲真相是破除中共的谎言,破除中共的无神论,唤醒人们相信法轮大法好,只有相信真、善、忍,退出中共这个邪恶组织,才能把人真正的救出来。

“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也只是说明大法与弟子们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地是在救度世人,去其众生头脑中被邪恶所灌输的毒害,挽救其将来因敌视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险,这是大法弟子在承受被迫害时还能挽救众生的伟大的慈悲体现。从另一方面讲,神、佛怎么能参与人的政治呢?神、佛更不会肯定变异了的人类社会所出现的政治。”(《精進要旨二》〈不政治〉)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不去维护大法,只顾个人修炼,看到邪恶在破坏大法,诽谤师父,害死致残那么多大法弟子,看到邪恶阻挠救人,自己却无动于衷,那还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吗?还是师父的弟子吗?师父讲法时说过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连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虽然年轻时造了很多业力,但大部份业力师父都给我消掉了,我就是修的有纰漏也不配旧势力干扰和破坏,说到底就是自己悟偏,没跟上正法進程,一味的个人修炼,实际上就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魔难就大!

悟到后,我先后几次到单位给主要领导讲真相:指出他们扣发工资,不给我的女儿安排工作是无理的。当然要工资和给女儿安排工作的要求是次要的,主要是以此为理由向他们讲真相,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身体和心性变化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也可能知道自己理亏了,讲明白后,隔一天工会主席和另一位领导到家慰问,说了很多好话,并且说让我吃上低保等等,但都被我拒绝了。工资也给涨了二百多元。周围的环境也随之好了一些。

最大的感恩师尊,那就是走正走好自己的修炼路,怎么样做好呢?那就是听师父的话,师父叫干啥就干啥,做好三件事,抓紧救度众生!同时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学好法,勇猛精進!赶快赶上来!弥补损失,做一个真修弟子,让师父放心!

由于悟性低,层次有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指出,多谢啦!

最后以师尊在《再精進》中的一段讲法与同修们共勉:“那么也就是说,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