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过后满天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五年走入大法修炼的老弟子,那时正在读大学。在经历反迫害的这十二年中,风风雨雨,早期跌跌碰碰较多,后期比较重视学法实修,助师正法一路走过来,深感前程光明。十多年来,总的心得体会是:能在此次万载难逢的正法时期得人身、修大法,又能充满正念与信心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实在是最幸运与幸福的事,虽苦犹荣。而我们的正法修炼,其实只配师父安排,旧势力的安排其实也在伟大师尊的掌握之中,对按师父要求走正路的弟子而言,旧势力起不了什么干扰作用,真正持有坚定正念的弟子,即使一时有漏,在慈悲的师尊与正神保护下,魔难或麻烦也会在弟子实修中被清除,化解。大法弟子是有福份的,这福份不以人间财富衡量,这里包含着放淡名利情心灵的无比愉悦、身体的健康、家庭美满从而带来的物质充裕,以及身边众生的受益,更重要的是因为能真正修炼而获师父加持,拥有良好的学法、炼功环境,特别是工作、生活中能够自如的证实法与救度有缘人,众生明白真相得救的快乐,这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无量的幸福,也是师父所做的安排。

否定旧势力就在走师父安排的路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这一年,成为我修炼状态的分水岭。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直到二零零四年初,我的修炼状态处于旧势力的安排之下,反复遭受迫害,并且留下了难以抹去的污点。《九评》使我认清了恶党邪灵并与之决裂,之后,一次也没有再被迫害过。因为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多次否定了旧势力的干扰和安排,在危机中闯了过去,因而能一直坚持平稳的证实法。虽然二零零四年之前,有时也参与讲真相的事,但怕心严重,人心一大堆,效果当然不好。二零零四年之后,特别是《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等新经文发表后,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带真相资料从小量到大量,从回家乡派发再到没去过的外市偏僻山区发,从挨家挨户散发到面对面送《九评》,一年一年,正念越来越足,过程中多次遇险却因师尊的慈悲呵护而化险为夷,多少次做完真相冒雨归来,一身湿透但却如甘露洒身,所有这一切都增强了我正法修炼的无穷信心。

对于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有特别的体会:

一是在经济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因为坚持修炼大法,我在单位一直处于低工资、干闲杂事的状态,按常人的说法,就是被封杀了事业前程。因为当时正念不足以及有怕心,我一直没敢另谋职业,一直被当地邪恶作为“重点”非法监视。七年后,原单位因经营不善要解散,我才想到要乘此机会离开另辟环境了。在此之前我做了一个梦:梦中那些“六一零”恶人拉我進了一个屋子,企图困住我,当时我不顾一切强力推开他们,冲出去……后来类似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政府的恶人闻风而动,派人打电话给我,说不用离开本地,会安排一份工作给我。我一开始还客气的对待来电话者,说“多谢了”,当第二次接到这种电话时,我认识到邪恶没资格安排我的路,我严词拒绝并正言告诫他们不要做坏事,我会自由择业,谁也不能阻挡!恶人一下子就蔫了。

后来,我顺利的去了一家民营企业,业务对口,虽然工资一般,但很稳定。师父说:“在你人心很重时,又有邪恶与不好因素的干扰,就会表现出你强了它就弱,你弱了它就强。随着正法推進,不好的因素越来越削弱、不成对比的时候,你就表现的越来越强。”(《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想起这亲历的过程,真的是这样。

在新的工作单位,由于工作出色,我的工资多次调整,几年后达到了时下打工者中的较高水平,从而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当中还有一个故事,在刚到新单位时,我还不打算公开自己的大法弟子的身份。就在邪党奥运会期间,一位同事在饭堂吃饭时传讲邪恶有意放出的攻击大法师父的恶毒谣言,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我开始委婉的劝善,但有些激动,随后另一位在北京当过武警的新同事也说了一些不明真相的话,于是我开始了正面讲真相,虽然我仍没有说自己修炼大法,但大家都心知肚明了。从此以后,我堂堂正正的在单位讲真相、劝退,逐渐开辟了良好的修炼与救度众生的环境。

二是在遭遇邪恶威胁时一定要立即否定它。因为邪恶来的时候,往往都是气势汹汹的,如同黑云压城一般,这时长期修炼的基础就起作用了。

一次因恶人举报我给世人送《九评》,当地社区人员就到我家進行骚扰。我在回家路上收到家人同修的电话后,我决定直接往社区居委会讲真相。师父巧妙安排我一对一的与社区负责人讲真相,使他善的一面起了作用,以后对我特别友好。在后来几次所谓“敏感日”时,有过一些类似的干扰,但每一次我都以正念清除,使得我这几年一直能平稳的修炼、救众生。

回想我修炼状态和修炼环境在二零零四年前后的转变,我认为学法、读《九评》、清邪灵,对我而言,起了关键的作用。以往我作为一个在校被骗入邪党、刚出校门又在机关工作的年轻人,一副老实和软弱可欺的状态,真是邪恶让去洗脑班就去洗脑班,要抓就抓,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究其表面原因,是因为受邪党毒害太深,从小读书优秀,又是听话的类型,所谓“组织上”的教育,“组织性、纪律性”等等在脑海中影响很深。再往深一层看,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治病问题”一样,是因为邪灵附体,在你的体内有邪灵的毒素,属于邪灵的一部份,它就能操控得了你,就能迫害得了你。而当我彻底明白并且通过读《九评共产党》认清并清除了邪灵,又真名“三退”,邪灵再没办法操控我,因为我已经不属于它的管辖范围,它也已经没有这个能力。这是我从法理上认识到的,也就是说,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首先要决裂邪党及其背后的邪恶因素。现在我空间场中凡是邪党的东西,全面清除。我在社区居委会也跟工作人员说,邪党与我势不两立。回到乡下探亲,与挂毛象的亲友讲真相,为他们清理毛象。孩子入学不戴红领巾,照样做个好学生;在单位清除党文化,不参与邪党搞的任何“红色”活动,等等。

成就使命

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修炼才被迫害。这里不是否定被迫害的同修,我们都深知修炼之苦,之不易,每位修炼者的路也不一样。但迫害是旧势力的安排,由于被迫害,救人的正常环境被破坏,对救度众生的事会产生阻碍,所以从法理上,我们都清楚,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坚持不懈的平稳的做好该做的三件事,众生才能得到救度。所以师父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这是师父赋予我们的伟大而神圣的历史使命。

回想早年反复被迫害,给亲朋好友造成了恐慌,特别是父母兄弟的间接牵连和担惊受怕,虽然是邪恶迫害造成的,但世人在那样的环境下是很难做好的。那么,我们应该符合师父原来的安排,尽量不让众生受邪恶造成的恐怖气氛影响而明真相。近年来,由于突破了经济上的迫害,以及我们夫妻俩人的修炼状态的变化,家庭美满,自然也就得到不修炼的家人和世人的赞许。一年一年,特别是老家的亲人,也在明真相、做“三退”,整体受益。长期的接触,将讲真相溶在工作和生活当中,或早或晚的,周围的世人也就明白了大法真相。

师父讲过“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的法理向内去找.。在很纯的状态下,那种正的想法和愿望都会得到师父和正神的加持,而修炼人遇事负面思维的一念,就会引出不同效果,如同兵败如山倒,旧势力负的安排就会压过来。所以我想,真想修到底,唯有永远保持正面思维才能成,负的思维一定要随时清除。记得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时,我在短期妥协放弃然后又马上回到修炼中来,那时我曾心生一念:再苦我也要屹立在这个地方,证实大法,我是好人,我修的大法是正的。而这么多来,尽管人间世事变幻,我却能一直稳当的扎根住在本地,当地的众生包括邻居、同事、朋友、政府官员,都看到了我和家人作为大法弟子的善良,修炼人的美好的一面。修炼人的正和善,让邪恶恶不起来,就象上次那个居委会负责人亲口说的:各级的人(官员)都不想害你。果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的法理向内去找.。感恩师尊,我知道给我以及家人这个平稳的环境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证实法,我们一定会屹立下去,发挥自己最大的能力救度周围的每一个众生。

一家三口证实法其乐无穷

说到幸福,真正的幸福是因为有法在心,以及证实法的快乐。记得《明慧周刊》上有篇文章说,同修的父亲即将离世,很担心同修吃亏,同修对父亲说:女儿只有天大的亏不能吃,一是在这大法洪传之世没有得法,二是得了法不能珍惜。我有同感,修炼人的幸福不因物质财富,也不同于常人状态的精神满足,而是与整体修炼状态、与个人心性提高息息相关。

我的家庭很简单,我、妻子和读小学的女儿,我们都是同修。老实说,在迫害初期,女儿出世后的几年,我和妻子状态不好,矛盾重重,因为经济困难和家庭琐事经常吵架,我甚至动过手,甚至闹离婚,但同时色欲心重,数年提高不上来,导致到二零零四年还被绑架至洗脑班。

当我今天再去衡量,发现那一切就象一个空间里存在的记忆,那时的我们就象在演戏,层次极低,作为向着佛道神天国世界回升的修炼者,那就象一场梦、一缕烟,什么也不是。

二零零四年之后,如前述,借《九评》之剑的威力,我真正迈上了助师正法征途,一段时间内,我的思想境界在上升,妻子的情况反而有所下降,但几年后,妻子也非常精進了。一家人修炼,很关键的一点是,我们学会了向内找,互相提醒和帮助,而绝不能搞“窝里斗”,这方面已经有过很深的教训了。由于共同否定旧势力,以证实法为重,师父对我们的生活作了很好的安排,妻子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一方面按照传统文化要求,在家相夫教子,一方面做证实法的三件事,而且做得也很好,小同修也以良好的状态,获得了人们特别是学校师生们的认可,为我们证实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在个人修炼上,我们一家就是一个学法点,也会有同修偶尔过来一起学,我们也会到其它学法点進行学法交流。周末时,我们一家喜欢一起去逛街,有时需要购物,有时去远些的地方探亲访友,当然了,一路上都是讲真相。我和妻子讲真相较主动,小同修较少做,但我们不过多要求她,她会默默发正念,一个家庭在一起给世人讲真相,更容易让对方接受。

我们都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大法的粒子自然就会发光发热,遇到有缘人就会去救,我们将讲真相溶入工作生活,一切都是自然的。我们坚信师父会将有缘人引至身边,但是我们还必须得主动讲。有好几次,我们坐上的士,因为路程短,我和司机刚聊开了头,妻子抓紧时间问他,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没有?在对方回复后,我们给以解释,很快对方说了真名,做了三退,我们的目地地也到了。

每次劝退后,我就会拿出神韵晚会光盘,或者《九评》和其它真相材料送对方。会上网的就送上破网小光盘。对方总是很高兴。整个过程有时十五分钟就完成了。在救人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个很明显的众生的状态,过去人人都在骂江鬼,现在则是人人都在骂邪党了,所以做“三退”其实正当其时,因为连常人都知道了现在是变天的临界点,再过一段时间,一切都过去了,那些还没来得及救的人就没机会了。所以作为大法弟子,真是要在抓紧时间修好自己的同时一定要抓紧救人。

一个生命由原来对大法有不正的念头,到明白真相,归正自己,由痛恨恶党、绝望,到做“三退”、找到希望,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每当看到那些真心“三退”的生命表现出的高兴和感恩,作为大法弟子,能不感到莫大的欣慰吗?

以上的自二零零四年以来的一些修炼体会,过程中也有一些不足,但都能用正念看待,使其成为提高的垫脚石。在这里祝愿所有同修,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