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新生 樊淑娟多次被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我叫樊淑娟,一九五四年六月九日出生,今年五十八岁,黑龙江省佳木斯人。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回来,获得了新生。

我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患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风湿病、心动过速、妇科病、胃病、胆病、肾病。整天头疼,腿疼睡不了觉。天天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什么都不想吃,浑身无力、面黄肌瘦,三十几岁的人就象六十来岁,经常有人管我叫老太太。那时我真是度日如年,病痛折磨的我都不想活了,几次想到了死,丈夫也跟着难过,有一次丈夫手摸着儿子的头说:“你妈如果不行了,就我们爷俩过了。”我听了心里难过极了,欲死不忍,活着又遭罪,后来我又下岗了,真是雪上加霜。因为父亲过世早,我还得承担母亲的生活费。没有了生活来源可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一位好心人引导我得了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二十几天后疾病不翼而飞,真正尝到了一身轻的滋味。整天精神十足、心情愉快,从未感到过的幸福。当时就想大法是真的,我一定修炼到底。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开始后,我这样一个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修炼者,却多次受到派出所公安警察的骚扰、欺骗、绑架等,五次进看守所,三次被劳教,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家人也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和痛苦。

下面是我几年来遭受的迫害事实。

一、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我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火车行进汤原时被铁路乘警查询,通知佳西派出所,佳西派出所的三四名警察把我接回。在派出所关了一宿,第二天上班,派出所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们说你说炼就把你送看守所。我说大法这么好,我身心受益为什么不让炼。他们说上边不让炼,你就不能炼。就这样,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天。家属多次去要人,被永红分局警察石秀文勒索所谓的保证金两千元,贵重香烟两条,才将我放回家。

二、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我第二次进京,火车行至长春,被铁路警察从长春站带到长春站派出所,留置一宿,此期间厕所都不让上。然后通知我单位和佳西派出所。单位张同事和佳西派出所赵志明把我接回单位。张同事向我要二百元现金,然后把我们又送永红分局。警察石秀文开票子送看守所,此次非法关押二十二天,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身体出现生命危险才放人。

三、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粘贴真相时被糖厂公安处警察柳景尧抓住,被带到糖厂审了一宿,第二天被送到永红分局,又送往看守所。一天不让吃饭,此次在看守所大约关了一个多月。因为遭受迫害,期间我多次犯高血压,血压都是二百多。看守所怕出生命危险多次催办案单位放人,办案单位不但不放人,却将我强行劳教。在劳教所,我血压太高不能自理,几次昏倒,非常危险,劳教所怕出人命,将我放回家。

四、二零零二年五月份,我在家呆着,长安派出所曹得祥和佳西派出所霍警察联合到我家去抄家。搜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并对我的家属欺骗说:“带她到派出所办一下手续,你放心,半个小时就送回来。”到了派出所,一会工夫又让我上车,开车临走时对我说:“一会就到家了”。可是却把我直接拉到看守所,看守所医生量血压,高压二百四十,低压一百四十,看守所不收,派出所所长说:“上边有令,必须得收”。医生说:“此人生命有危险,你们必须得签字”。随同的警察根本就不管我的死活,他们的思想是被上级控制的,象木偶一样签了字。在这期间,我持续高压,并心动过速,经过几位医生的会诊,怕死在看守所。多次催办案单位放人,办案单位非但不放人,又强行将我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我经历了非人的折磨,每天吃的是黑馒头、很稀的菜汤,有时都变味了,而小卖部卖的东西比外边贵好几倍。劳教所警察不许我上厕所,每天只让去三次。有一次,我憋得实在受不了了,就敲门要上厕所,警察不给开,说没到时间不能去。我憋的肚子都要炸了,只得尿在了脸盆里。有一个同修大便都拉到了裤子里。他们还规定什么连坐制,晚上上厕所必须三个人同去,一个人不能去,只要有一人上厕所就得叫醒另外两个人。很多次我实在不忍心叫醒其他人,就只能忍痛憋着,非常痛苦。

还有一次,警察让我到前楼听报告,我不去,他们就给我上大背铐(一种非常可怕的酷刑),不一会儿我的脸就变色了,他们找来了医生,一量血压,高达二百六十,只好解除刑罚。二零零三年七月份,我血压高的起不来床。劳教所带我去医院看病,一看我有生命危险,劳教所警察把我扔在医院里,都悄悄的溜走了。

五、二零零八年七月末,我因讲真相救人,被恶人举报。佳西派出所把我绑架到拘留所,在拘留所我的头部剧痛,送医院检查高压二百六十、低压一百六十,还有脑梗。即使这样他们还不放人,又把我送回拘留所,还让家属交五百元钱。在拘留所我持续高压不降,拘留所怕有生命危险,不敢留,又转到看守所,看守所医生不收,说这个人我知道,血压太高,可办案单位根本不听,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我高压根本不降,经过几个医生会诊,都让办案单位放人,可办案单位迟迟不来,根本不把人的死活当回事。几天后,突然宣布给我非法劳教一年半,我不服,就喊‘法轮大法好’,我到了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后,因我血压高,生活不能自理,二十天后才把我放回家。

再次奉劝所有的公安警察,有很多人不明真相,被共产党利用当替罪羊,一次次参与迫害欺骗善良的大法弟子,不远的将来,是要遭报应的。大法弟子不记恨你们,同样珍惜你们的生命,希望你们猛醒吧!大法是救度世间一切生命的。如果你们一意孤行,继续为非作歹,站到大法的对立面,下场一定是可悲的。希望你们痛改前非,以自己的行动弥补罪过,为你们自己生命的永远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六、这几年由于邪党的疯狂迫害,给我的家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特别是我丈夫,我不在家他一个人在家承受着难耐痛苦的煎熬,下班回家没人给做饭,没有温暖,天天惦记着我,精神上的痛苦、身心的痛苦、夫妻分离的痛苦,是难以承受的,每次去看我时,警察不让见,他那种期盼的想看我的心是多么的痛,还见不着我。儿子在外地经常打电话询问我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情况非常挂念我,当时儿子的对象也来劳教所看我,连她父母也到劳教所看我。在劳教所和他们第一次见面,可想而知,那种思念牵挂亲人的感受别人是理解不了的。我觉得我炼法轮功没有错,这是我一生最正确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