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铁民在绥化劳教所备受迫害 两颗牙被打掉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佳纺社区西区居民宋铁民因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被佳木斯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在绥化劳教所遭受各种屈辱折磨,两颗牙被恶人打掉。

宋铁民,男,现年四十一岁,曾患自闭症,经常抽烟、喝酒、摔东西,家人为此非常苦恼,多方寻医不见好转。直到一九九八年,宋铁民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改掉了抽烟喝酒的毛病,人也变得随和了,还经常帮助邻居、朋友干活,是同事、邻居眼里的好好人。

同事质问警察:“铁民是好人,为什么对他这样?”

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上午,黑龙江佳木斯郊区分局教导员张伟明伙同英俊派出所副所长沙云雷等共六、七人,开着两辆警车,闯入宋铁民的家非法抄家,并把宋铁民绑架到黑通拘留所。当时正值三九天,拘留所窗户上没有玻璃,寒风肆虐,拘留所不许拘留人员穿棉袄、鞋子,都光着脚,又奴役犯人们挑拣牙签,宋铁民不干,号头岳本群在狱警纵容下,上前就踢踹宋铁民。二十八天后,宋铁民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去往绥化劳教所的路上,途经伊春市一饭店,警察去吃饭,碰到宋铁民原单位的几个同事也在吃饭,当时宋铁民衣衫褴褛,一双破棉鞋,长长的胡子,黑瘦憔悴的面容,同事们打量着宋铁民之后都惊呆了,仔细辨认后,宋铁民原来的车间主任上前质问警察:“铁民是个好人,这在单位是人人都知道的,为什么对他这样?”面对世人的责问,警察们都低头不语。

恶警恶犯常常对他大打出手 两颗牙被连根打掉

宋铁民在绥化劳教所遭到更严重迫害。刚一进去,狱警王伟就逼迫宋铁民写“三书”、放弃修炼法轮功。在高压恐吓下,宋铁民精神高度紧张,加之狱警经常虐待、毒打他,他被迫害的精神达到了崩溃的边缘,整天晕头转向,出现精神异常的现象,这样更招致狱警和犯人的虐待,经常遭受毒打。

劳教所逼迫劳教人员无论干什么都要喊一声自辱人格的“报告词”,精神高度紧张的宋铁民经常忘记喊“报告”,警察就殴打、辱骂他。有一次宋铁民去厕所倒垃圾,没喊报告词,狱警金庆富就对他一顿拳打脚踢,逼他出去,进来重喊一遍。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一位法轮功学员出狱前给了宋铁民一个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被监控的包夹犯人发现报告了狱警。第二天中队长石剑把宋铁民叫到值班室,和狱警毕飞两人狠狠毒打宋铁民,两恶警用拳头专往宋铁民脸上、头上打。十多天后,宋铁民家人探监时看见他眼睛青肿,问“是不是挨打了?”宋铁民不敢说,便支吾着“嗯”了一声,这样也被监听的警察报告给中队长石剑,石剑把宋铁民叫到值班室,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并威胁说把家人送来的东西扔掉。给宋铁民留电话的法轮功学员也因此被超期关押五天。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天,宋铁民家人送来吃的,宋铁民分给其他法轮功学员,几个普犯上去抢夺,彼此发生争执。第二天中队长石剑把宋铁民叫到值班室,与狱警金庆富一起,抓住宋铁民的头就往墙上撞,又是一顿暴打。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份下了几场大雪,天寒地冻。狱警逼所有劳教人员都出去扫雪,宋铁民没有棉袄,只穿了一件绒衣,恶警金庆富说:“没穿棉袄上外面站着去。”狱警们穿着大衣、戴着帽子、围着围巾,上面都上了白霜,宋铁民却只穿了一件绒衣在外面干了一个多小时活。回来后他发高烧,不得不靠着暖气在地上坐了一下午,浑身疼痛了好几天。即使这样,恶警还逼他每天干活。

劳教所狱警还给普犯开会,授意普犯监控、欺压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七月份,宋铁民正在擦地,普犯兰秀清找茬说擦得不干净,宋铁民没吱声,兰秀清恼羞成怒,挥拳朝宋铁民脸上打来,当时就打掉了宋铁民两颗门牙,连牙根都被打出来了,鲜血直流。后来兰秀清遭报便血,上厕所起不来,走路得靠两人搀扶。

狱警经常无故殴打宋铁民。一次宋铁民正在擦走廊地面,警察王小彬过来,无故用拳头打了宋铁民好几次。

劳教所还恶意的控制劳教人员上厕所次数、时间,致使宋铁民平时不敢吃饱饭、不敢多喝水。一次宋铁民要上厕所,狱警不许,他就只能一直憋着。

在劳教所,他还目睹了恶警、恶徒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一零年六月,犯人徐成威殴打法轮功学员盛延勤,把他的鼻子打出血,狱警李建教唆徐成威说:“你别打出血,往他身上打。”二零一零年十月,法轮功学员郝振东伸一下腰,被教导员范晓东看见说是炼功,把他打倒在地上,把他眼睛打红、眼眶打青。二零一一年十一月,狱警钱士良在走廊对法轮功学员杨殿军大打出手。

劳教所还经常背着法轮功学员让普犯在所谓转化书上签上法轮功学员的名字。

家人无处说理 承受巨大伤害

宋铁民蒙受两年冤狱,他的家人也承受了巨大的精神伤害,原本欢乐和睦的家庭,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中。

想起儿子在监狱中受苦,老母亲两年都没做过一次象样的饭菜。周围邻居们经常询问老人:孩子咋样?啥时回来?这世道咋的了,太不讲理了。这世上抓谁也不能抓他呀。多好的人呐。邻居一老太太一次抱着铁民的母亲失声痛哭说:“孩子冤枉啊!”

老父亲更是着急上火,整夜睡不着觉,以泪洗面,为救儿子,老人曾给英俊派出所所长下跪、磕头。老父亲去郊区佳纺西区社区开证明要给儿子检查身体,主任姚玉泰和英俊派出所所长郑重两人串通在一起不给开,老父亲气的失声痛哭。

宋铁民的姐夫亲眼目睹了一家人所遭受的痛苦,在惊恐下经常打骂修炼大法的妻子,逼迫她放弃修炼。

家人多次到郊区分局和英俊派出所索要被抢走的财物,他们互相推诿否认拿了财物,最后在家人一再追问下才不得不归还了现金九百元。

家人几次去绥化劳教所探视宋铁民,狱警都不让见,几经周折才得以相见。而家人每次接见时都看到宋铁民脸上有伤痕,门牙又掉了两颗,家人质问警察,警察却说宋铁民是和别人闹着玩碰的,家人气愤难当。家人多次去律师事务所咨询准备状告绥化劳教所虐待监管人员,但是没有律师敢受理。

结语

结束了两年的冤狱,宋铁民回到家中,在法轮大法的润泽和亲人的关爱下,他身心恢复了健康。但那种精神和肉体伤害留下的阴影却让他久久挥之不去。有时夜半会从噩梦中醒来,难以入睡,在劳教所所承受的迫害还会历历在目。现在中国还有千千万万个象宋铁民一样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还在承受着那种非人的折磨。在此呼吁所有善良的人都来谴责中共的暴行,共同结束这场对人类良知的践踏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