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 修去自我 慈悲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

一、溶于法中 修去假我

从九七年得法以来,总觉得自己修的还不错:会背《转法轮》;去北京上访顺利返回;二零零零年以来一直在做传递资料、协调、做资料等事情,一直都很顺利。周围的同修都觉得我修的、做的还不错,来找我切磋交流的经常不断,我听到的大部份都是赞扬的话。久而久之在心里形成了一个结论:自己修的好。就是因为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太严重,做了什么事情有机会总要给人讲一讲,导致后来干事心很强,学法和发正念的质量明显下降,心静不下来。久而久之,形成一种习惯,自己都觉察不到了。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一零年五月被恶党抄了家,企图拘留我。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出现这件事,也知道有漏了,应该向内找了,可是找的很肤浅,都是在表面上打转转,认为自己干事心太强了,做事多了,发正念太少了。没有找到根本执着,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二零一零年十月份和一同修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时又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经过几个小时的讲真相后,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了邪恶因素,五个小时后无条件的放我们回家。

两次出事惊醒了我,心性的漏洞太大了,应该好好向内找找了。开始还是摸不着头脑,觉得五月份出事后,自己用大量学法,大量时间发正念,每天坚持讲真相、劝三退,后来每天可劝三退(退出党、团、队)几十人,不应该有问题呀,怎么又出事?和同修切磋,同修也说:“你修的那么好,不应该出事呀。”一句话点醒了我:“修得那么好”?是呀,一直以来,在潜意识中不是一直认为自己修的好吗?就因为有这个强大的“假我”,把“真我”包的严严实实,自我意识很强,认为自己了不起,显示心、欢喜心、在大法中求名的心、自以为是的心都很强。这一深挖自己,还真吓了一大跳,再发展下去,会是什么后果呀?太可怕了。

就是因为有这么多强大的执着,导致后来学法不入心,学法流于形式,也规定今天必须得看多少法或背多少《转法轮》,入心了没有?不考虑,有时看着书心里想着今天要做什么做什么,那个问题怎么处理等,根本没有达到学法的目地,书一放下就什么都忘了。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特别是在学法中,大家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学。大家知道学法在很多地方出现一些情况,什么情况呢?有些地区流于形式。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如果学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我就是这样,大法书没少看,心性却在下降。最明显的是由于干事心,导致夫妻关系一度很紧张。我丈夫(暂时还没修炼)一直很支持我修炼,夫妻关系一直很好,在救度众生方面帮了我很多忙,家务事也干了很多,从无怨言。我退休后在家里开了一朵小花,有一段时间,只顾干事了,家里事管的少了,他下班回来要是看见我没做大法的事,他什么事也没有,只要看到我在忙着做资料,他就不高兴,但还是主动的去做饭(以前他也经常做饭),时间长了,他就不干了,老找我的事,有时莫名其妙就发火(过去很少发火)。其实这时我应该向内找,该提高了,可是自己不悟。次数多了就守不住心性了,也和他吵,还理直气壮揭他的短:“我没上班,我也不少拿钱(退休金比他工资高),你凭什么老找我的事?”他的火更大,最后恶性循环,不管我做不做大法的事,他回来都没有好脸看,后来还大声说:“你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的(就是早晚会被邪恶迫害的)”。其实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我还不悟。后来干脆不理他,可心里放不下,有时委屈的直哭,其实心性已经掉下来了。第一次出事后,也向内找到很多执着,慢慢也修去了不少,但显示心、认为自己做的好的心、证实自己的心没找到,更谈不上修掉了。比如,以前主要是做资料、传递资料,面对面劝三退做的很少,出事后转变为面对面劝三退,由开始的半天劝退几人到十几人、二十几人、三十几人或四十几人,这个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认为自己做的好的心也随着劝退人数的增加而加强。直到第二次被邪恶绑架,才知道漏洞太大了,应该认真的向内找,好好修修自己了。

经过一段的认真学法,深挖自己,竟发现有那么不好的、肮脏的心、丑恶的心,真是无地自容。不是修的好,而是修的太差了。其实不管在修炼中做了什么都是师父在做,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自己动动这个腿、手、和嘴而已,师父把一切都给我们铺垫好了,没有师父的铺垫,没有师父的呵护,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还能做什么呢?而且和修的好的同修相比,还差得很远,离大法对修炼人的要求更远,远远没有完全兑现史前的誓约。

还有,在修口这方面做得也很差,特别是在和自己接触比较多的、认为很可靠的同修面前,说话口无遮拦,不该说的话也往外说,没有善心,给同修造成一些伤害,很对不起同修。特别是对我单位的同修A,因为修炼前就是好朋友,修炼后一直执着她的执着,眼睛老盯着人家的不足,发现问题不是善意的告诉她,总是很严厉的说人家,不考虑人家的感受,有一次她说我居高临下,我还不承认,给人家造成很大的伤害而不知。直到有一次,因夫妻矛盾发生冲撞,她受了伤,我去医院看她,没有安慰她,一见面就叫她向内找,还和另一个同修说了此事。同修A很生气,说我幸灾乐祸。我当时没说什么,可回到家里越想越不是滋味,我一心为她好,她怎么这么说呢?认真向内找,发现对这位同修没有善心,不慈悲,看见她有执着就急。其实她在救度众生方面做得很好,这几年一直在努力修自己,变化很大,可我就是视而不见,就执着别人的执着,一直用老眼光观察她,还以为自己是好心:我真心对你好,你怎么不接受呢?其实是自己错了,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中讲:“我们有的辅导员对学员的态度非常蛮横,这在我们大法中是绝对不能够允许的。大家想一想,只要学这一部法,就是我的弟子。你也是我的弟子,他也是我的弟子,你为什么对他态度那么蛮横啊?我们讲善心,用善心去对待别人。我经常讲这样一句话,我说一个人不抱着自己任何观念去对别人讲,跟别人指出他的缺点,或告诉他什么,他会被感动的落泪。没有你自己的任何因素,你不想得到什么,甚至于你不想为自己保护什么,你真的善意为别人好,他真的能够看到你这颗心,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往往我们很多人做工作不靠这个,靠命令靠强制,这不行!这不是我们法中的东西。”这里向同修道歉:是我错了,我没有考虑你在家里的处境,对你受到的委屈视而不见,完全按我自己的状态来要求你,让你受很多委屈,对不起。

找到这些根本执着后,不断认真学法,实修自己,这些执着也在不断的去掉,但那个证实自己的显示心还时常冒出来,这也是从小受恶党“伟光正”的教育留下来的根深蒂固的坏东西,那是“假我”,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真正你们自己,明白着哪,只是被后天三界内的因素、不好的这些事物给你形成的观念、经验、积累,象土一样把你埋在这里了,真念返不出来,所以得修。就是往出爬,把这些污染拨去,洗净自己。”只有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同化大法,才能不断的销毁那些不好的东西,修去“假我”,让“真我”来主宰自己。

二、慈悲救度众生

我们真正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大法弟子还很少,有一大部份同修走不出来。其中有一部份是因为没有搞明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而大部份是有怕心和爱面子心,被各种人心障碍着,其实面对面讲真相并不难。我在面对面讲真相中真实的体会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都给我们铺垫好了,只等我们去做了。举几个例子。

我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时,都在住所的附近做,次数多了,觉的得换换地方,去哪儿呢?晚上做个梦:家门口的一条大马路上,向西都铺着黄色的绸缎,我悟到师父点化我要往西走,第二天我骑车往西走,看到一个公园里有很多人,我就去了。结果两个多小时就劝退三十几人。师父都给我铺垫好了,让我去做。以后我出门时心里求师父安排去哪里,求师尊加持弟子多救人,往往都是正在往前走着,突然就拐向另一个方向去了,前面确实就有有缘人在那里等着得救。比如有一次,老远看到一个人,电动车上带了很多东西,一直站在那里不走。我走到他跟前和他搭上话后,给他讲了真相,劝他三退。他很爽快的回答:“我叫×××,我退,这个党太坏了,我早就不想要这个东西了。”说完竟然回头向反方向去了,我明白,是师父让他在这里等着得救的。这种例子很多。

大多数人都是因为见了生人不好开口,不知道怎么搭话而障碍住自己,下面就自己在劝三退时的做法和同修交流,只是自己的做法,不一定适合别人。

现在的人都是把利益视为第一重要的,所以讲真相时,大部份都得顺着他的执着讲,才能救了他,但只要你真心为他好,发出的一念就是为他好,要救他,一般都能接受真相和三退。对不同的人我采用不同的搭话方式,如:对于年龄大的老人,一般是先问他:“身体好吗?”如果他说:“很好”。我就说:我们身体好,自己不受罪,还给孩子造福了,孩子可以安心工作,挣钱。”一般都说:“是啊。”然后我就说:“希望你健康长寿,告诉你一个秘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健康长寿的。”然后就顺其自然讲大法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恶党是怎么迫害法轮功(一般都是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再讲恶党所做的坏事。对老年人讲恶党搞历次运动,害死很多好人,天要灭它,我们都是好人,没有必要给它当垫背,退出来,退给神看,神看人心,天灭它时神保我们平安。只要不是既得利益者,一般都能接受。如果遇到病人,就关心的问他得的什么病,然后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减轻病痛,经常念病会好的快。”然后再给他讲讲大法真相,最后劝其三退,一般都能接受。举个例子,一次看到一个人坐在轮椅上,我问他得的什么病,他吐字不清,身体动不了,我给他讲大法治病有奇效,就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你经常念病会好的快。”他嘴一张一张的就跟着学,但念不出声来。我说你尽量念出声,实在念不出声就天天在心里念。他眼含泪水使劲点头。我问他是党员吗?他摇头,是团员吗?他点头,我给他讲了三退保平安的事,他点头同意退出恶党的共青团。第二次见到他时,他是坐着轮椅自己手推着轮椅的两个轮子在走,我再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他已经能断断续续的念出来了。第三次见到他时,他是推着空的轮椅自己在走,老远就冲着我笑,我到跟前时,他自己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已经念的很清楚了。第四次见他时,我正在和一个女孩讲真相,看到一个石头上坐着一个手拿拐杖的人对着我笑。劝女孩三退后,我走到跟前一看,正是那个人,他已经离开轮椅了。我当时很激动,大法太神奇,师父太慈悲,前后半年时间,只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使一个不能自理的瘫痪病人站起来了,我说你继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离开拐杖的。他激动的只有一句话:“你坐吧,你坐吧。”

对于年轻人,如果是在校大学生,我一般先问是哪个学校的,老家是哪儿的,然后说:“父母把你们养这么大不容易,供你们上大学更不容易,希望你们在外边平平安安的,现在社会道德败坏,天灾很多,我告诉你们保平安的方法,请你们记在心里,希望你们能平安躲过一切灾难。一个是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保命。”接着就讲大法真相。再讲三退保平安。一般人都能接受,都能很高兴的退出恶党组织。

如果是公安系统的在校大学生,我都告诉他们,毕业后当警察不要迫害法轮功,不然会遭恶报的。然后告诉他原因,就是讲真相。然后劝三退,效果也很好。对于恋爱中的年轻人,我一般这样搭话:“真是甜甜蜜蜜的一对,真好,阿姨希望你们将来建立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现在社会道德败坏,天灾很多,告诉你们保平安的方法,希望你们记在心里,能躲过一切灾难,平安幸福一生。”接着就开始讲大法真相。

我讲真相一般都是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恶党做的坏事,对学生重点讲八九年六四残杀学生,很能引起学生的共鸣,有时候几句话就三退了。对于孕妇,我一般这样搭话:“要当妈妈了,我希望你生一个健康聪明的宝宝,怀孕期间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出来的孩子会很聪明健康。”一般都会很高兴的说声:“谢谢。”这时再讲大法真相,讲三退保平安,顺理成章,都能接受。

对于带小孩的年轻妈妈,我是先逗小孩玩一会儿,然后以希望小孩聪明健康,母子平安,全家平安为话题,告诉他们保平安的方法,讲大法真相和劝三退,成功率也很高。其实有的婴儿好象就是让我给他妈妈讲真相的。有一次我给一个年轻妈妈讲完后,她就是笑着不表态,说听不懂我说的是什么,可这时那几个月的小孩儿却冲着我一个劲的笑,把手伸向我,我抱起小孩说:你没听懂,可孩子听懂了。她马上说:“我是团员,我退。”我离开时,那小孩还冲我再见。对于带孙子的爷爷或奶奶,我也是用类似的方法劝三退。

对于已工作的年轻人或大学毕业生,先问他们干什么工作,收入多少(一般工资都较低),告诉他开始不要嫌钱少,前几年主要是积累经验,经验就是财富。有经验后就是你说了算,是你挑老板而不是老板挑你,年轻人都很愿意听。然后话锋一转:但不管挣多少钱,平安是第一位的。然后就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怎么保平安,效果也很好。

对于中年人,年龄、事业都处于鼎盛期,大多数都比较清高,特别是有一些成绩或有职位的,很清高。不易接受真相,对这些人,我一般和他聊天后这样讲:“现在人的道德败坏,天灾人祸不断,人都在讲保平安的方法,我也给你讲讲,你听听,如果你接受,你就记住,照着去做,你会受益的,如果你不接受,或不相信,那就当作闲聊,无所谓的。”有的会说:“你说。”我就给他讲大法洪传于全世界,恶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伪案、及恶党的所作所为。有的人能接受并三退,有的人也接受大法真相,也承认恶党坏,但不退恶党的组织,还问你为什么要给我讲这些?我说完全为你好,天灭中共是天意,我不希望你到时成为恶党的陪葬品,你知道有骗钱、骗物、骗感情的,哪有骗人平安的?你平安只对你、对你的父母、子女有好处,对我来说没什么,但我就是希望灾难来时你能留下来。这样一说,一般人都能接受退出恶党组织。有的还说:“好人哪。”

对于中学生我一般是告诉他们中考或高考时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考试时心会很快静下来,会增加智慧,正常或超常发挥智力,会考出好成绩。我给他们举例子:我的一个学生学习很不错,可每次考试都很紧张,不能正常发挥,成绩总是不理想,自从诚心念这九个字后,每次考试成绩自己都很满意。他们听了之后都很高兴,接着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效果也很好。小学生思想比较纯真,没有太多的障碍比较好讲。

对于农民工或外地打工人员,我一般都说:一个人出门在外家里人一定很牵挂我们,父母(或子女)一定希望我们平平安安的,现在天灾人祸都很多,要注意保平安,告诉你个保平安的方法,希望你记在心里,我们平安,家里亲人就放心了。然后讲真相,劝三退,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经常念会一切顺利,会躲过一切灾难,一般也都能接受。

也遇到过警察,我劝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不然将来都是恶党的替罪羊,只要不是专抓法轮功的,一般都能接受真相和三退,有的会说:“我不抓你,你也不要给我说这些,你走吧。”还有个警察说:“我记住‘法轮大法好’了,阿姨在家炼,不要去北京。”

面对面讲真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时会遇到中恶党流毒很深的、非常顽固的人。对这种人我说:“我很遗憾,救不了你,希望以后再有人告诉你,你一定要退出恶党组织。”

我还经常遇到这样的人,很接受真相,退出恶党组织了还想多了解一些大法的情况,我就认真的给他讲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回答他提出的问题。有的当时就说“我也要炼法轮功”。记得有一次给三个女大学生讲真相后,她们很快就高兴的退出了恶党组织。可我离开她们不到二百米,她三个飞奔似的追我来了。我当时没有惊慌,停下来问:“三个姑娘还有什么问题?”她们气喘吁吁的向我提问关于大法的一些问题,我一一回答,一个女孩一直把手机放在我脸前,不知是否录音。她们还做记录,我说的快了,她们就叫我重说一遍,说没记上。我问她为什么记录?她们才告诉我:“我们三家都有病人,我们那里没有炼法轮功的,不知道法轮功这么好,想把你说的话写信给家里,让家里的病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早点好病。”原来如此!我就认真的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她们问我怎么炼。我告诉她们因恶党迫害大法,现在暂时没有炼功的环境,你们家里离这里又远。但只要有想炼法轮功的愿望,以后一定会有机会的。恶党很快就要垮了,到时谁想炼都可以炼了。现在只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会好的快。三个女孩说声“谢谢”,高高兴兴的走了。

这件事让我想起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回答弟子问题时讲的一段法:“我刚才讲世间上的人和大法弟子来相比啊,目前大法弟子的人数是很少的,你们却承担了那样大的历史使命。任何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们就是那个地区众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那里的众生啊,要听到你们的福音,要听到你们在讲清真相中使他们认识到大法是什么,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就很重大。那么怎么样做的更好呢?我想啊,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们每个人凭着一张嘴对所有那个地区的人讲真相是讲不过来的,大法弟子在修炼正念正行中的能量、修炼的威德也在起着作用。”想想没有大法弟子的地区,那里的众生在急盼得救。心里很酸楚。

其实我是个不善于演讲的人,虽然是教师出身,在讲台上给学生讲的都是现成的,一成不变的那一套说教。可在讲真相中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都能对答如流,我知道都是师尊在加持我,给我智慧,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当时怎么能说出那么让人信服的话来。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在给弟子建立威德。当然,要想顺利的讲真相,劝三退,前提是一定要学好法,发好正念,心态纯净,大大方方的,真诚的,一心为了救人效果都很好,很多情况下几句话就给人三退了。因为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师尊都给我们铺垫好了,师尊的法身就跟着我们,众神也在帮我们。只要我们动动腿和嘴。真的象师父讲的:“但是你得分什么事啊,这么大的事,人都在等着救哪,你只要不太过份,人家就会理解。我们真的有做的很好的,在好的社区大大方方的走过去,然后跟人家很坦然的一讲,马上表示非常高兴,就在等你一样。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有时如果法没学好,正念不足,或心态不稳,或心不纯净,效果就很差,甚至会出现不应有的损失。举个例子,就象我前面讲的,由于一直有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认为自己修的好、做的好的心,在大法中求名的心,随着三退人数的增加,这些心也随着被加强,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几个小时后在师尊的呵护下正念解体了邪恶因素,被无条件释放。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这件事的发生,真的敲醒了我,从此我知道实修了,但是这些执着心不是一下子就能去掉的,我在不断的清除它、清除它。可总还时不时的冒出来。比如有一次我去了一个人比较多的地方,讲的比较顺利,起了欢喜心,心想今天要劝退四十多个才回家,这一念是不纯的,有证实自我的心、追求数量的心,也是求名的心,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有个人在给绿草灌溉,他的两个孙子在一边玩,我就告诉他们真相,他们很高兴的退出了少先队。过了一会儿,我正在给两个年轻人讲真相,他们的爷爷就气势汹汹的过来盯着我。我问:“大哥有事吗?”他说:“你是不是给小孩儿讲法轮功,叫小孩儿退出少先队?”我说:“大哥您坐下,我给你讲讲。”他一下子失去了理智,象疯了一样狠狠的抓住我的双手吼道:“你告诉我,你宣传法轮功,叫小孩儿退队。你是不是家里很穷?你们家没人当官?你儿子也没当官,也很穷?看你那穷酸样。一看你家就很穷,没有钱。”我说:“你放开我的手,我给你讲。”他说:“我不听。”接着反复就是那些话,我看他根本不让我说话,我的手被他抓住拽不出来,我就求师父帮我,念一出,两只手就拽出来了,但他抓住我的遮阳伞不放,我想把伞拽过来。他还是不停的重复那几句话,还说要把伞折断。我看也讲不成了,人聚多了对大法会产生负面影响,而且几百米处就有一个派出所(上次就是被绑架到那里的),我松开伞,说:“把伞送给你,对不起,让你生气了。”就骑车走了。

回来向内找,是自己的心不纯,那几天学法心不净,让邪恶钻了空子造成的麻烦,是师父帮我解脱了,不然,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修炼太严肃了,必须得学好法,实修自己,来不得半点的虚假。修炼是严肃的,要想多救人,学好法是最关键的。

回顾走过的路,知道自己修的还很差,还有许许多多的执着没去掉,救度众生中还有许多遗憾,该救度的还没有去救度,应该做的更好的还没有做好。在正法的最后时,只有抓紧时间多学法,学好法,多救度众生,才能尽到自己的责任,兑现自己的誓约。

以上是个人修炼中的一点体会,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