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发资料有惊无险的启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星期六的黎明,本来是计划去一个露天停车场发真相资料的。结果那看车场的夫妻俩,可能考虑到星期六人们不上班,他们自己想乘机睡一个安稳觉,所以他们就把车辆都搬進大棚里去了,然后关了大棚门,在里面睡上了。我扑了一个空,只好转向去寻找其它救人的目标。两次有惊无险的故事遂接踵而来。

路过某刑警大队时,发现大铁门虽然锁着,但警车泊在门外面。走过去、再过来近距离观察确定里面没人后,我给它的主人送上了真相资料包。走了不多远,见街道旁的行人道上停着一辆“公共安全防盗报警”的巡逻车,也就是协助警察治安的那种辅警所用的专用车辆,也配置有警报器什么的。由于街面与行人道有马路崖子、林木、灯杆这类东西隔着的,加上夜色深沉视物不清,又不便贴近仔细观察。而车辆要上行人道不能直接上去,还得找上个口子拐弯進去或倒進去。我一时大意了,没有把这种非正式警车放在心里(平时给它们送的真相资料比较多)。所以一蹬自行车往前找了一个右转弯的口子就上了人行道,直接对着那辆巡逻车的车头就过去了。按以往的经验,象这种停车的样子,里面是没有人的。何况这种寒夜的黎明,不开灯、不开空调人在里面能呆的住吗?因为我处的位置是逆光,只见驾驶室内黑乎乎的就以为没有人。于是就在我的前轮与巡逻车头相交的瞬间,左手就把一个真相资料包插到它的雨刷上。谁知还没等我的手收回来,只听得“卡嚓”一声,那巡逻车的驾驶室门推开了一个口子!里面有人?我贴近玻璃窗往里一看,原来有一个辅警在驾驶座位上窝着往外瞧呢。要不是隔着一层玻璃窗,我俩就几乎脸挨脸了。我来不及反应张口就来了一句:“你好!”那辅警既不吭声也不下车。我往后挪了两步车轱辘,拨转车头就走。身后也没听到那辅警有什么响动。他如果要么喝起来或者开车尾随,或者说给同事、同伙打个电话什么的,那就可能有点麻烦。但他没有那样做。静静的,只当一切没发生。

别过巡逻车往前去,不多远就是一家大型酒店。里面有一个几百平米的院落,停泊着各种车辆。大门口照例有保安室、钢拉门、闪耀着红光的警示灯等等。在这种地方做真相,大白天或上半夜一般不要去。因为出出進進的客人多,保安们也神气活现地盯的比较紧。到了下半夜或黎明前后这段时间,酒店的人大都在梦乡之中。院门口的保安室也常常没有人。据我自己掌握的规律是,只要我進去发过真相资料,那么在一段时间内,他们就会紧闭钢拉门,保安室里也灯火通明地有人盯着。但过了这一段后,他们自己就会松懈下来。也许是他们渴望着新的真相资料也未可知。

今晨路过时我瞥见它那钢拉门没关上,保安室内也没有灯。机会!想到有一段时间没進去了,身上今天带的又是比较新颖的真相资料,我临时决定進去做。

我悄悄放好自行车,堂堂正正往里走。以往的做法是進去后尽量往里插,然后从里往外做,这样有回旋余地。今天因为刚才有了巡逻车的那番遭遇,就多了一份小心。進去后就从保安室旁边的摩托车、自行车一顺往里做,准备做多少算多少。做到中间部份的时候,偶然左眼瞥见左前方角落里,有一个粗粗的矮黑桩桩。你说是人吧?它没有人高。也不见其动弹。象个雕塑一般。在这严寒的拂晓里,如果这东西是一个活物,它怎能那样呢?你说是一个物件吧?实在想象不出这是一个什么东西。要是在没修炼前,我一定会认为那是鬼!但自从修炼大法之后,我就没有怕鬼的这种意识了。于是我一边诵念正法口诀一边往前做。待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一个大个保安裹着厚厚的大衣倦在一个圈椅里打盹!他不在值班室里打盹,却避到这角落里来,虽然吓了我一下,但我还是要感谢他。是往外撤呢还是继续做呢?我想到师父的法身就在身边,進来一趟也不是很容易的,还是把带的资料做完吧。当我做到里面再往外来时,那保安也起了身在蹓跶,正好挡在我的出路上。我当即发出正念:“定!不准干扰我大法弟子发资料救众生!”这时我的右前方还有几辆车子,身上还有两个真相资料包。心想那保安把身子转过去了就好。谁知就这一想,那保安就扭过头给了我一个后脑勺!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连忙把那两份资料放進了车篓里,然后与保安擦肩而出。那是一个块头很大的保安。我们短兵相接的时候,他没有吭声。

象这类有惊无险的事,我以往还很少碰到。今天一大早就碰上了两桩。这其中也许还有我修炼和要我悟的因素在。于是我想把它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切磋一下。但绝对没有鼓励、提倡同修不注意安全,去冒险蛮干逞匹夫之勇的意思。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告诫我们:“但是呢,这些邪恶虽然少了,剩下的它还很邪恶。我过去一直跟你们讲,越表面它越没力量,但是越表面越坏,它表面的更坏补充着它的力量的不足,所以看上去这邪恶还很邪。”

现在虽然一切都在最后了,但我们仍然不能忽视邪恶灭亡前的回光返照或猖狂一跳!谁不注意安全,谁就是在给邪恶留空子、给旧势力帮忙。师父在《转法轮》中批评过一种现象:说“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不会保护这种人的,其实真修弟子不会这么做的。”我觉的,谁自恃有师父有大法保护而不注意安全,那就象这种拿着师父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不怕汽车撞的人!

在做真相项目、发放真相资料时,一定要量体裁衣、量力而行。千万不要冒冒失失地去做那些没有把握的事。

说得白一点,就是说眼前这个你计划、准备要做的目标、局面,你如果觉的镇得住、有把握,你就去做;如果含含糊糊觉的底气不是很足,就不要出手。因为心态不稳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在此,把我的一点临场体验介绍出来与同修交流一下:比如说在做一个比较重要的目标或对象时,明知师父的法身就在身边看着,但我还是要轻声念一句(或默念):“师父,我上去了!”或者说:“师父,我要去救这里面的众生!”或者说:“请护法神帮我把里面的安保人员控制住。把摄像头闭锁掉!”等等。有时一边做真相一边不停地诵念正法口诀或师父的某段法理。诵念最多的是“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为根本”(《正念制止行恶》),“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救度世人》)这两句法。有时一边发资料一边发正念:“大法弟子发资料救众生,邪恶看不见,坏人看不见。任何人不得干扰、迫害。谁干扰、迫害谁是罪,就解体谁、清除谁!”几年来我一直是这样做的,效果也很好。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或纰漏。

夜里给停泊在外面的各类警车(含各类安装有警报器的行政执法车)发放真相资料时,一定要观察清楚确定里面没有人后方可出手。

微弱的夜光也有“顺光”、“逆光”之分。你若是处在顺光的位置,相对来讲就比较容易看清楚车里面是不是有人。如果你是处在逆光的位置,就不大容易看清楚车里面是否有人了(前面所讲的巡逻车我就是处在一个逆光的位置 上)。有一次我已经“贴”上去准备出手了,才发现驾驶室里有一个着装的警察窝在里面玩手机!还有一次看清楚了里面没有人,但把真相资料包甩到驾驶室前面的玻璃窗上时,却惊醒了横躺在座位上养神的警察。他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但没有打开车门出来。我离开后他也就没叫了。所以夜里给警车送真相资料时,一定要顺着一边走过去,再折回头从另一边走过来。从顺光、逆光两个角度仔细观察。在光线太暗的情况下,不妨上去贴着玻璃窗察看。确定里面无人后才可出手。千万不可草率、莽撞。老虎再凶猛,你若是撞到了人家的枪口上,也怨不得别人。这里只是打的一个不很贴切的比方。

以上是我遭遇了两次有惊无险后的一点体悟,算是给同修提个醒,或壮一下胆,作为修炼中的一个小小参考因素。所悟不当或不足之处,望同修圆容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