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前发生在河北满城县的一起绑架案

一百多中共人员绑架六名无辜农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凌晨一点左右,白龙乡政府人员伙同满城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刑警三队(神星三中队)、满城县各乡镇派出所一百多人,分六组,同时对满城县大坎下村六名法轮功学员实施疯狂抓捕。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凌晨一点左右,正当人们熟睡的时候,“咣当”一声门被踹开了,随即十多个政府人员一拥而入闯进法轮功学员闫素琴的屋里,闫素琴的丈夫当即被二个人摁住。当这家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其中一个不法人员,用手指着闫素琴,叫嚣着:把她架出去!,由几个不法人员强行把闫素琴架到了车上,直到车开走了。那两个按着她丈夫的人才松开匆匆离去。当闫素琴的丈夫追出去的时候,早已见不到踪迹,由于受到的惊吓与愤怒让他伫立院子里不停的颤动!闫素琴的两个儿子,亲眼目睹妈妈被一帮土匪行径的人绑架,那时她的小儿子才不到一周岁… …

从保定涿州洗脑班遭受为期三个多月迫害、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殷凤琴,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并且其丈夫仍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劳教所迫害,谁知道噩梦般的迫害再一次降临在她身上。

伴随着急促的跑跳声,还没等殷凤琴明白过来,二十多人已翻墙入院,闯入殷凤琴的屋内,四间小屋全站满了人。满城县白龙乡派出所所长徐会来指着殷凤琴大叫“起来!起来!铐上她”。徐会来、苟永福把殷凤琴摁在了炕上,并用铐子铐上。徐会来指着殷凤琴歇斯底里的叫喊“把她抬出去!”大冬天的当时殷凤琴下身穿着秋裤,鞋也没让穿。由四、五个中共人员架着殷凤琴强行塞到车上。其余二十多人在殷凤琴的四间小屋里一阵乱搜,只搜到几本大法书、录音机、录音带,却也被当作所谓的证据。一个小匣里大约一百元的零钱被洗劫。殷凤琴准备第二天给上学的儿子送的棉衣和水果等吃的,却被徐会来当作殷凤琴要去北京上访的证据。半年后归物品时,吃的东西全烂在了包里,粘在了棉衣上。殷凤琴开小铺用的价值万元的面包车,被徐会来等人开走,一年后送回来时车已开烂,只被卖了八百元。在外上学的女儿两星期后回家,进屋看到的却是一片狼藉,炕上一个个大土脚印,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内心的酸楚无以言表,爸爸被非法劳教,妈妈又再一次的遭绑架,心中的痛说不出,泪却止不住的流… …

也都是在这一天—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满城县刘艳玲、殷树珍、殷淑芬、殷淑英四名法轮功学员也同样遭到满城县这些政府人员翻墙入室的野蛮绑架。正在熟睡的法轮功学员殷淑芬面对这些政府人员的非法闯入,想穿上衣服问明白怎么回事,让他们先出去,却遭到拒绝,其中为首的一政府人员还恶狠狠地说“你就这么穿吧!”在法轮功穿衣服的过程中,有的人却头都不扭一下,真是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