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侨时报》败诉看中共海外代理人的结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加拿大魁北克省上诉法庭驳回《华侨时报》和其社长周锦兴的上诉,维持原判。历时四年多的《华侨时报》和周锦兴控告《大纪元时报》“诽谤”案以周锦兴再次败诉告终。法庭认为,《大纪元时报》报导《华侨时报》和周锦兴在加拿大充当中共代理人的观点合法。

这一案件的结果,首先让人们认识到,《大纪元时报》揭露《华侨时报》和周锦兴在海外充当中共代理人,在法庭上是站得住脚的;第二,耗费巨大资金,利用海外中文媒体为中共打压法轮功充当喉舌的做法迟早会被曝光;第三,利用西方的法律封口独立、敢言媒体的做法,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第四,那些只图眼前利益,为中共充当喉舌的代理人们所面对的一定是道义和法律的惩罚。

诉讼始末

自二零零一年底开始,自认发行量只有大约三千份的蒙特利尔报纸《华侨时报》陆续发行四期专门诽谤、攻击法轮功的特刊,特刊内容与中共官方媒体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如出一辙,而魁省上诉法院也于二零零八年五月确认《华侨时报》攻击法轮功的文章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对法轮功的歧视言论,是对法轮功的污蔑。

二零零七年七月,《华侨时报》发行的第四期攻击法轮功的特刊,据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报导,发行量达十万份,并在全加多个城市免费发行。

在对《华侨时报》及周锦兴做了深入调查后,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大纪元时报》发表了主标题为“周锦兴与《华侨时报》成为中共新宠”、副标题为“充当中共海外代理 被用来欺骗大陆民众 结局已有前车之鉴”的深度报导。

《大纪元时报》还采访了前中国驻澳大利亚高级外交官陈用林,陈用林认为周锦兴可能在为中共工作。同年,周锦兴及《华侨时报》控告《大纪元时报》诽谤,并要求二十六万加元的损害赔偿。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法庭审理此案,并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做出判决:《大纪元时报》胜诉,并驳回周锦兴起诉《大纪元时报》的要求。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周锦兴及《华侨时报》上诉到魁省上诉法庭,要求《大纪元时报》赔偿七万加元的损失,并赔偿两次法庭审理的费用。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上诉法庭判决《华侨时报》及周锦兴败诉,由败诉方支付法庭费用。《大纪元时报》指出周锦兴充当中共的海外代理人,同时很可能由中共金钱资助来宣扬中共对待法轮功的方针政策。主审法官裁决:《大纪元时报》的这些文章表达了一个合法的观点。这些观点的目的和效应不构成对周锦兴名誉的攻击。

上诉法庭在裁决中以《华侨时报》为例指出,中文媒体在法轮功的问题上的讨论甚至是恶意的,并使用了极端的语言,而对此案的判决必须将这些情况考虑进去。

在上诉案的庭审过程中,上诉庭法官认为,《华侨时报》和周锦兴受到中共资助是合理的推断。

中共海外喉舌用法律封口失败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亚太负责人卡瑞亚(Michel Juneau-Katsuya)对该案评价称,利用法律诉讼,正如《大纪元时报》面对的这个诉讼案一样,是中共用来迫使那些敢于触碰敏感话题的人封口的惯用策略。

卡瑞亚说:“中共间谍机构懂得法律,而且他们正利用法律企图进行干预。这是一种用法律封口的形式。他们利用法律起诉这些人,把他们拖入旷日持久的法律诉讼中,知道用这种方式可以消耗其大量资金,恐吓他们不敢再写。”

很显然,周锦兴利用法律诉讼封口《大纪元时报》的做法失败了。这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西方文明社会,对普世价值和言论自由的尊重。这里被尊重的言论是基于事实的言论,而不是脱离事实的污蔑。

从这次《大纪元时报》的胜诉和二零零八年魁省上诉法院确认《华侨时报》对法轮功攻击的文章是污蔑,可以看出这两者的区别。

投入大量资金渗透海外中文媒体

目前,中共在加拿大的渗透问题已经引起了加拿大政府的关注。卡瑞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表示,他知道在加拿大至少有二十几个被中共政府操纵的团体。中共的间谍和其控制的海外组织已经引起了加拿大安全部门的重视。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主任吉姆·杰得(Jim Judd)也表示,监视中共间谍已占去所有反间谍行动资源的一半。加情报局长理查德·法登对外国影响的言论矛头直指中共。

卡瑞亚特别提到,一个中文报纸报导了中共中央对外交部和统战部在未来的一年内增加高达三十亿美金的拨款,在海外改善中共政权的形象。

据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题为“中国政府是如何试图控制美国的华语媒体的”的文章披露,中国政府渗透海外中文媒体的方式主要有四种:

其一,以全资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其二,利用经济手段影响与其有商业来往的独立媒体。其三,买断独立媒体的广播时间和广告,用于登载明显来自中共官方的宣传内容。其四,让来自政府的专业人士受聘于独立媒体,伺机发挥其影响力。

中共到底向海外的华文报纸、广播、电视提供多少资金,外界无从知晓。前中共驻香港新华社社长许家屯曾说,当年经他的手,直接资助过在美国和香港出版的亲共报纸《中报》三千万美元。

陈用林通过悉尼领使馆的一份文件从另一方面证明了这种渗透的存在和普遍性。在二零零一年二月七日的悉尼领事馆“反法轮功特别小组工作分工安排”的工作表上,列明该小组所有成员的工作职责,而小组成员包括领馆所有部门的负责人及总领事和副总领事。例如,政治处负责从国内媒体中“推荐”反法轮功的文章用于海外中文媒体,并负责在海外中文媒体上撰写反法轮功文章;而文化处的职责则是将上述文章散发给各个政要及媒体。

陈用林说:“很明显,《华侨时报》与中共大使馆 、领事馆是合作关系。它已经成为中共在加拿大的打手和宣传工具。(特刊)印刷费用很可能是由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直接资助。”

加拿大不接受“被海外政权控制的组织”

卡瑞亚说:“任何为海外政权做事的组织,企图用政治或其他手段进行影响的,加拿大安全情报局都会对其进行调查。”

他说:“有一件事情我们清楚,那就是:大多数的(海外)中文媒体都是受中共控制的。” 卡瑞亚表示,像周锦兴那样紧跟中共官方媒体的人可以得到免费回国观光的奖赏。

周锦兴诬陷诽谤法轮功的作为的确立即获得回报。《华侨时报》的“特刊”发行后不到四天,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网站立即刊登一篇赞扬周锦兴的文章。

卡瑞亚还指出,随着中共统战部门获得的资金增加,加国安全情报局在这方面的调查可能会加强。他说:“(中共)统战部一直在财政上和战略上支持这类的为中共利益而工作和监视加拿大民众及海外华人的受控团体。”

他表示,在支持那些前沿组织和支持他们活动的人身上,中共可以花费大量的资源,但是“任何一个被海外政权控制的组织在这里(加拿大)进行这种活动是不能被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