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

正念对待假相

有一阵子,肚子右上方莫名的疼,坐着疼,一按也疼,胀痛。身边也有同修因病业走了,头脑中返出一念,里边长了瘤子了,有一次甚至想:里边瘤子长满了。转念一想:不是病,是干扰,坚定正念,放下生死,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只听师父的安排,不去管它,该干什么干什么。过了些日子发现就是个假相,抬电动车抬的。旧势力用它来动我的心,让我承认是病,考验我。

还有一次,去年六月份,是个星期天下午,丈夫和孩子都在家。有人按门铃,我一看楼道口有个警察,随口说了声:不好!丈夫过去一看说:有个警察还有个女的。我走進卧室坐了下来,心咚咚的跳,心想邪恶找上门来了。我尽量抑制怕心,稳了稳再去看看,那俩人还在。丈夫也不时过去看看,看起来他也在替我担心害怕。我在心里清除怕心,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迫害。过了一会感觉不大怕了,再一看那俩人走了。

我们本来打算下午去买风扇的,这一打扰,丈夫害怕了,躺在床上说了句:这日子怎么过啊!说什么也不肯去买风扇了。这时我的正念足了,安慰他:人家老人说,头掉了也就是碗大的疤,我就是炼炼功,我又没做坏事,不怕他们!走,买风扇去!说着我下楼了。外边什么事也没有,当时感觉理直气壮,正念很足。一会丈夫也下来了。事后知道那天按门铃的,是我们小区的一个保安,我在大门口见过他,穿的衣服很像警察。我向内找,是什么原因招来的干扰。因为两年前,居委会的人敲过我家的门,从那以后老怕有人敲门,就是这个怕心招来了鬼上门,出现了假相。我只要师父管,不归他们管,不能怕他们。

放下对丈夫的情

修炼以来,尤其大法被迫害以后,由于放不下对丈夫的情,而不时受到这方面的干扰。刚开始发现他有外遇时,那对我的打击真是太大了,简直象塌了天,心里承受不了和他争吵,完全不像修炼人。那时工作忙,学法少,人心重,遇上事用人心对待,不用法去衡量,心性不提高,关很难过。有时他的电话一响我就动心,被其带动的很厉害。

后来我学法逐渐多了,遇事能用法去衡量,向内找发现我不止对丈夫的情重,还有妒忌心、色欲心、怨恨心、疑心。再出来这些心就清除它、抑制它,这些心放淡之后他们也分手了。虽然这几年他由于工作应酬偶尔回来很晚,我除了修心就是发正念清除干扰,基本不被他带动了。

通过修炼我也明白,丈夫有外遇这事不是偶然的,也许我俩前世有怨缘,欠过他。他也告诉我,他曾做个梦,那世我有了外遇,因为那男的跳楼自杀了,我便精神失常了,整天在街上跑,他跟着受了很多苦。我认为那是真的。我悟到是师父告诉我我曾经欠过他。在法上我也悟到,旧势力想借我提高为由,利用他干扰大法从而毁掉他。认识到这些之后,对他不再那么怨恨,真心对他好了。现在感觉心很轻松、祥和,不计前嫌,在丈夫面前总是乐呵呵的。他也归正了很多,他原先反对大法,到现在也“三退”了,比较认同大法。两次见到了优昙婆罗花,拍回来相片给我看,我告诉他:你与大法有缘。如果不是修大法,说不定我们早就离婚了,师父善解了我们的怨缘。

带小弟子 要把学法放在第一位

儿子上初三了,从小我就带着他学法,五、六岁就跟着我去发资料、贴不干胶。他爸开始反对他学法,但只要和我在一起,我就想方设法让他学法。小时候主要听录音,现在能自己看书了。我经常告诉他:学大法第一,上学学习知识第二。为了让他多学法,我没让他上离家远的好学校,小学、初中都是在离家近的普通学校读,他的学习也挺好。中午放了学吃完饭就学法,都形成习惯了。

他毕竟是小孩,很贪玩,有时玩游戏,看电视多了,我就守不住心性发火,表现的很霸道。后来一想,我不能再这样,得向内修心性,发火也是魔性。和他讲道理,他就听了。以后再打游戏,就出现一个状况:感觉学的知识什么也不会了,不玩游戏,调整调整就好了,他知道不能再那样下去了,就很少打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管着他呢。我觉的,带小弟子,就是让他多学法,如果因为学业而远离了法,混入常人中脱离了法,那太可惜了。所以我就要求他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把他的学业摆在次要位置。因为孩子就是来得法的,我们得想办法让他们学法才是。学法少了容易混同于常人,也更难管,所以长辈同修有这个责任带好小弟子。

为同修着想 自己做资料

我自己做资料有几年了,给别的同修一部份,其余的自己发。做资料方面基本独立了,从买耗材到下载,打印、刻录,简单维修,几乎都是自己解决。有的同修自己家里有电脑,却向别人要周刊、要资料,没想到那样会给别的同修增加负担。丈夫刚买来电脑时,我还有些埋怨,买个电脑有什么用,对电脑不感兴趣,也不想去学,只会开关机。原来认为资料是复印的,后来知道电脑连上打印机就能打印资料,才对电脑感兴趣了。有了自己做资料的愿望,师父安排一步一步实现了这个愿望。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自己只是有个愿望,真正那个事情是师父做的。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一路走来,觉的怕心修去了很多很多。原来上同修家拿资料,下楼时就害怕别人看见。听到警车响更怕的要命。现在上同修家送资料,已很坦然,因为怕心小了。不是说自己如何了不起,只是说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去圆容,在这过程中会修去很多心,会变的越来越成熟,师父不是希望我们越来越成熟、多救人吗?当然自己离师父要求的还相差很远很远。只是按师父的要求做了一点本该自己做的。从修炼之初,记的师父每次讲法,都嘱咐多学法,一切都从法中来,我们只有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正念才会足,救人力度才会大。

救度师父送到身边的有缘人

一次我坐长途车回老家,到县城换车时,车上人满满的,走廊上都站满了。不知什么原因,售票员让站在走廊上的都下去,在车站等着。我身边原来全是年轻人,等那些下去的人再上车时,我身边来了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子。我和他说起话来,原来他是我初一时的一个老同学,有近三十年没见面了,互相都认不出来了。他说他因和别人打架坐了十六年牢(他是被冤枉的),才从狱中出来不多日子。今天到县城办了点事,本来他自己有车,可今天没开,来坐公交车。我深切感受师父的慈悲安排,费了多少周折才促成这个机缘。我马上给他讲了真相,帮他退出了邪党。我今天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怎么能对的起师父,对起这个历经磨难的老同学!他很感激,到他村时,非得让我下车,由他开车把我送回老家了。

一天下午,我骑电动车带孩子出去发资料。上哪呢?儿子说:一直往西走。向西骑了大约三里路,路南一座立交桥,我说向南拐吧,他说行。快到立交桥顶时,路边坐了一群农民工,大约有十几位,都是二、三十岁左右。我刚想停下发资料,一犹豫,心里隐约有点怕心,一下子骑过去了,但我看到他们都眼巴巴的看着我,直觉告诉我他们在等真相。于是在立交桥下坡时我就停住了,告诉儿子我今天错过了一群人,没给那群人资料。儿子说:妈,别回去了,那些人看起来不好(当然他也是人心)。我说:不!我得回去,师父安排他们在那里的。儿子说你自己去吧。我一个人又拐了回去,回去后,看到一个好象是个头的人站在他们旁边。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停下车子,拿出一份小册子递给第一个青年。刚给了他,旁边的人一下子围上来,伸手要,其中一个开玩笑说:发工资了!你要一份,他要一份,我只是微笑着,一份一份给了他们。过往车辆很多,我多少有点紧张,但表面很镇定,因为头一次遇到众生这么热切的要真相资料的情况。等最后一份发完时,车子被人一下子拖住了,我一回头,那人说有碟子没?我说,今天没有真相碟,但有两套神韵晚会光盘,刚拿出来,一下子被俩人抢去了。看到他们在路边,蹲着的、站着的都在看资料,我骑上车走了,心里很欣慰。虽然没進一步帮他们三退,好在没错过发给他们资料。如果这次错过了,心里一定会很难受的!

由于自己的人心,有时还是错过了许多讲真相的机会,有时一犹豫,或张不开口,人家就过去了。真得多学法修好自己,多救人,否则不说将来后悔,现在就后悔啊!

这里写的仅仅是修炼中的点滴。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唯有精進再精進!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