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佳木斯老夫妇被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法轮功学员王德珍和车维琪是一对七旬的老夫妇,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上曾患有冠心病、高血压、动脉硬化、颈椎增生等多年的顽疾,不治而愈,身体康复了。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来,他们原本宁静平稳的生活遭到了破坏,多次遭到不法之徒骚扰、监视。王德珍被绑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永红区公安分局以石秀文为首的恶警入室抢劫,并勒索钱财。以下是这对夫妇自述迫害详情。

一、妻子王德珍的自述

修炼法轮大法,身体顽疾消除

我叫王德珍,女,一九四零年一月生,家住佳木斯市。我出生于山东省荣成县。从小就体弱多病,七岁那年因头顶生疮,凸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包,亮亮的,不长头发,很难看。在我三十多岁时就患有冠心病、高血压、动脉硬化、颈椎增生等多种疾病。由于体弱多病,吃药也打针不见好转,所以四十多岁因病而退休

一九九五年,经朋友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一个月,心脏不那么难受了,半年后,我所患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了,我头上长的鸡蛋大的包也消失了,我切身体会到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

遭中共绑架、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由于中共长期对中国人的洗脑,有些人就是好坏不分,盲从紧跟中共,助纣为虐。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期间,我所在地区的居委会两个主任,正主任姓闫,副主任姓胡,两个人找到我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气冲冲地跟我喊叫:“你看外面墙上写的、贴的都是‘法轮大法好’。”并威胁我说:“你想上那里(指拘留所)去呆着,是不是?”我心平气和地跟她们讲述:我因为修炼法轮功,身体受益的情况,并告诉她们真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讲了半天,那两个主任才嘟嘟囔囔地走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二日晚九点多钟,永红公安分局刑警队的一帮警察闯入我家,无任何手续,强行绑架我。那天夜里,天下着毛毛细雨,阴黑的。我被绑架出楼里的单元大门时,就见这条街铁西南社区,从南到北全是警察,一大排警车的灯光把这条路照得亮亮的。他们动用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在这条街上,一晚上抓走了孙秋莲、小郝和我共三个法轮功学员。他们把我绑架到他们的警车上后,又返回到我家敲门,目的是拿我家的东西,这次敲门,我老头就是不给开,他们就从阳台窗户跳进来,我家邻居看见他们是踩着他们的警车往里跳的。

他们在我家抢走了VCD一台,DVD一台,录音机两台,法轮功书籍十多本,现金三百多元等等,不给任何手续。这种行为,与土匪又有什么区别?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都是按照“真善忍”去做事,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他们迫害我们,这不就是好坏不分了吗?

我被劫持到巡警大队之后,他们拿出两张写好字的纸,叫我在上面按手印。只见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们也不念给我听。我想这里是审讯坏人的地方,我是好人,我是按照“真善忍”做事的好人,不能在这里按手印。僵持了半天,这时从上面走进来一个大个子警察,看样子他是这里的头目,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他走进来把办公桌上的水杯狠狠地往地上一摔,手指着屋里坐着的那几个人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话音刚落,这几个人马上一拥而起,都朝我来了,有拽我胳膊的,还有捏抠手指头的,强迫我在那张纸上按了多处手印。

随即,我被劫持到看守所,在那里非法关押了十天,我很思念家人,满腹的委屈和泪水。又非法劳教我两年。我被劫持到劳教所,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因我高血压和冠心病复发,劳教所拒收。我被劫持回原永红区公安分局石秀文那里,石秀文对我老伴说:“老头拿二千元钱来,我就放人,不然的话就送去精神病院。”这二千元钱可把我老伴愁坏了,那年我儿媳妇患白血病,长年住院,家庭经济很困难,强凑了一千元钱才放人。

非法监视,骚扰

在二零零四年和二零零八年期间,有人蹲坑监视我。邪党奥运前夕,邪警刘三和居委会王洪发和几个不认识的人,都聚集在我家楼下,目的是监视我的进出。我是好人为什么这样不公正的对待。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为什么这样迫害呢?法轮功学员所做,所说,所行都是按真善忍做事,对人民,对国家都是有百利无一害的。

由于中共的洗脑,在欺世的谎言中,邪党造就的文化中,有多少人能够认清好坏,有多少人能够辨别是非,有多少人能够认清邪恶,是很难的。那些还在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够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更希望你们能够善待法轮功学员,能有个好的未来。善待法轮功学员功德无量!

二、丈夫车维琪的自述

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道德提高

我叫车维琪,男, 一九三三年出生,是退休职工。因我老伴王德珍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患有多年的冠心病,高血压,动脉硬化,颈椎病,骨质增生等,没用任何药物医疗,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她的身体健壮了,脾气也不象患病期间那么古怪了,把家务活全部承担了,家庭更加和睦。所以我感到法轮大法太神奇了,威力无比,奥妙无穷,不但能祛病健身,而且能提高人的道德素质。我老伴又经常劝我学炼大法。

一九九八年二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刚开始,我用了六天的时间,通读了一遍《转法轮》,多年来,我嗜酒如命及烟瘾的恶习去掉了,之前因为抽烟而咳嗽吐痰,也好了。 硬邦邦的腿突然能双盘了,把多年来早晨睡懒觉变成了每日参加晨炼。身体更加强壮了。

我努力遵循“真善忍”修炼心性。不要不义之财。在我身上发生的几件事就证明这一点。 一、二零零零年我去早市买肉,老板把五十元一张的钱当成拾元找给我,我当时还给她,她感动的说你真是好人。二、二零一零年我刚开完工资,兜里都是五十元和二十元的,去早市买东西,卖肉的人要求我把零钱换给她,换钱过程中她多给了我一张一百元,当时没发现,回家清点钱时发现多了一张一百元的,这肯定是她找错钱了,我马上去早市还给她,她很感动说:如果这钱你不给我,我两口子今天就白干了。 三、当年的八,九月份,我去四水乡浴池洗澡,休息时捡到一个很好的手机,当场我喊问谁丢失了手机了,无人认领,我把手机给老板,让他交给失主。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这些事我是做不到的。这么好的大法中共邪党却镇压,非法抓修炼者判刑。

恶警如土匪般入室抢劫,勒索钱财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打压法轮功修炼者以来,我们平静的生活遭到无端的骚扰,破坏。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二日晚九点多,我和老伴都躺下休息了,突然有人敲我家门,我刚开门问是谁,他们一言不发,连续进来五个警察,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回答说你家有炼法轮功的,他们其中一人和我谈话。其余人员分成两伙,不出示任何手续非法抄家,我劝阻他们也不听,大约一小时多点,他们吕副队长来了,这时让我老伴去永红公安分局谈话。我说我们不犯任何法律不能去,有事就在这说吧,他不答应。当即他们威胁说,要不去我们就把你师父的法像撕了。我老伴为保住师尊法像无奈同意去,老伴说但你们必须都先出去,他们同意了,只留一人拽着我老伴的手往外走,刚出门老伴猛推一下门,把门反锁上了。他们劫持走我老伴又回来敲门,我不给他们开门,后来他们发现我家阳台有一扇窗户没关就踩着汽车爬进来了,进屋后象土匪一样强行抢走师尊法像,放相机等东西。

第二天老伴没回来,我去居委会找闫主任问是哪里来的警察非法抓人,他假装不知道。我说当今社会下滑,世风日下你们不治理,却打压老头老太太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真是不务正业不可思议。她说:老头你别找了,现在抓进去需要三个部门批才能放人,我说我们没犯任何法,非法抓人我就是要人。无奈她给打电话问明白了,告诉我是永红巡警大队来抓的人。

我找到前晚与我谈话的警察,我们谈话说围观了四、五个警察,我问他:“我老伴(被)抓哪去了”。他说:“拘留了。”我问:“有何犯罪证据?”他不语。我说:“当今社会这么乱你们不管,老太太学法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你们非法抓人这不是知法犯法吗?”他不回答。我又问他:“公安人员讲调查研究,实事求是,你说转法轮这部大法哪里不好。”他说:“是上面让干的,我说你们没头脑吗?上面让你犯罪非法抓人,你也干吗?公安人员是对敌的一把刀子,你们这不是成了江泽民一条打人的棍子吗?”项队长拎暖壶去打水,听我讲到这,听不进去了,便喊:“老头再讲,把你也抓进去。”我反问他:“凭哪条法律抓我。”他不回答。这时我跟前四、五个年轻警察把我连推带拉的推出门外,说老头你回家吧。过几天把你伴放回家。

五六天后,永红分局石秀文来电话,让我去领我老伴。我去后,他说需给二千元才能放人,否则送去精神病院,你还得给治病钱。那时我小儿媳妇患白血病,经济困难,我只凑了一千元交给他,他不给任何手续,这是非法勒索民财。

老伴回来后我们清点了,恶警非法抢走了:师尊法像,大法书十多本,放像机一台,电视机两台,录音机两台,我女儿抽屉放的三百多元钱全部抢走。我去永红分局找石秀文要回被非法抢走的物品,他回答说给查一查,我去了几次他都这样回答,这是欺骗民众的邪恶手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