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恶警十三年恶行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下面记录的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建设派出所、新建派出所、塔南派出所、塔林派出所等机构的恶警十三年来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部份恶行。

一、塔河县主要恶警

一、李军,男,四十多岁,原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现塔河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自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李军始终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是在李军担任塔河国保大队队长后,更是积极的为邪党卖力,参与了全县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劫持、骚扰,抄家、审讯、蹲坑、监视等等迫害。李军的电话: 13804843102、办0457-3663932 3667471;李军的舅舅周祥福,塔河三中生物教师,家住塔河县塔南三处。周祥福手机13624577896。

二、史伟,男,四十多岁,塔河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史伟始终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三、杨凯,女,四十多岁,塔河县公安局警察。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杨凯始终积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十二年里杨凯参与了对大多数塔河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是对女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劫持、搜身、搜铺、监视、蹲坑、恶告等等迫害。杨凯丈夫的塔河七匹狼服饰店电话:15904573777。

四、钟静文,男,原塔河县公安局局长。钟静文在担任塔河县公安局局长期间,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八年塔河全县办各种邪恶的洗脑班、各种恶毒的对法轮功诬陷的揭批会、批斗会,在各个交通要道、公共场所布置警力堵截、监视、蹲坑、抓捕轮功学员。全县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保安从上到下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他们深入到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家里、单位、亲朋好友等等方方面面进行骚扰、逼迫放弃修炼 、监视、蹲坑、绑架、劫持、挑拨离婚、挑拨亲人反目成仇、送精神病院等等,有些警察搬到法轮功学员的家里进行监视迫害。

五、勾兵,男,现塔河县公安局局长。勾兵二零零八年任塔河公安局局长以来,他手下不明真相的警察、派出所、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劳教、劫持、关押、抄家、蹲坑、监视、勒索、骚扰、作伪证、逼迫写保证放弃修炼等等。有些单位逼迫职工签迫害法轮功的邪卡,学习抹黑、迫害法轮功的文章,雇佣百姓撕毁、涂抹法轮功资料或标语等等。虽然勾兵没有直接参与迫害,但是很多事情是他直接布置、领导。勾兵电话: 办0457-3666743

六、邓华,男,五十五岁,一九九九年任黑龙江大兴安岭塔河县建设派出所所长,之后担任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是大兴安岭塔河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邓华电话:13304573588、办0457-3666848 3662300、宅3666848

七、王国义,男,五十多岁,塔河县新建派出所警察,现在塔河县公安局工作。王国义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一直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审讯、抄家、劫持等迫害。王国义电话: 18645712023

八、许峰,男,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许峰电话:办0457-3662676、宅3662282、13604873435

九、郭连福,男,塔河县新建派出所片警。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郭连福一直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郭连福电话:办0457-3662478、15245792988

十、孙立国,男,四十多岁,塔河建设派出所警察。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孙立国一直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孙立国电话: 13845784571、15245792006

十一、韩德刚,男,四十来岁。原塔河新建派出所警察,现在是塔河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一九九九年七月在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妻子张永芳(塔河二中教师,)一再劝韩德刚不要迫害法轮功。但是没多久韩德刚就开始谩骂、诋毁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监视、审讯等等迫害。近几年韩德刚的妻子、儿子总有病。近日,韩德刚的独生子,十五岁的韩智峰被确诊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病情发展迅猛,韩德刚已倾尽其所有,借遍了亲朋好友,还是无法支付孩子高昂的骨髓移植手术费,韩德刚不得不在网上寻求社会捐助。但不是有了钱就能挽救生命,也不是所有的病医院都能治好。人生不满百年,整日挣钱奔波为了什么?现在韩德刚和妻子仍在医院陪护孩子,我们真心的希望韩德刚静下心来,认真看看法轮功真相,真正了解了解法轮功,对法轮功有个正确认识,想想自己近十年来对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伤害,自己能不能对得起美丽善良的妻子,能不能对得起谁见谁夸的儿子。衷心的希望韩德刚为自己和可怜的妻子及被病魔折磨的孩子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韩德刚电话: 13846558007、韩德刚妻子张永芳 手机13945704418、张永芳二姐张永香13845704309、张永香丈夫13555094579、张永芳小妹 张永花13845713217。

十二 、易军,男,原任塔河县新建派出所所长,现任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易军任塔河县新建派出所所长期间逼迫塔河县总队的法轮功学员到新建派出所大厅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念诬陷法轮功的报纸进行邪恶的洗脑。布置所里的警察到所管辖区的法轮功学员家逼迫写骂师父骂大法的“保证书”,非法没收身份证,逼迫交大法书,逼写保证不进京,不写的就逼迫去各种洗脑班,或绑架到塔河公安局、看守所关押。在易军的领导下,新建派出所不明真相的警察们对法轮功学员非法监视、蹲坑、逼迫、洗脑、抄家、绑架等等迫害。易军电话: 办0457-3666057、宅3664449、13945704318.

十三、曹维和,男,四十多岁,塔河县塔南派出所警察。曹维和的电话:13904573822

十四、李延国,男,四十多岁,塔河县塔林派出所警察。李延国的电话:办0457-3663945、13846561858、13846561058

十五、肖连彬,男,塔河新建派出所书记。肖连彬的电话:0457-3662478 办0457-3698769。

十六、王再旺,男,原塔河建设派出所警察,现任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王再旺的电话:0457-3635027(办)、13846578000

十七、张全林,男,四十多岁,塔河县塔林派出所警察。张全林的手机号码: 13114573877,塔林派出所电话 : 0457-3663945。

十八、于孟洋,男,四十多岁,塔河建设派出所警察,负责全所治安管理工作。于孟洋电话:13039933350。

十九、郑志国,男,四十多岁,原塔河建设派出所所长,现在在塔河县公安局工作。公安局副局长室电话: 0457-3666261 办3662676。

二十、冯念君,男,四十多岁,塔河建设派出所警察,手机13845703654

二十一、王志强,男,四十多岁,塔河建设派出所副所长,手机号码是13234573366

二十二、孙继斌,原塔河公安局政保科工作,现任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办0457-3662435、宅3663840、13904574517。

二十三、王忠峰,男,塔河县新建派出所所长。王忠峰电话:办0457-3662478、13039913449。

二十四、李树昌,原塔河县政法委书记。办3609044

二、塔河县恶警十三年恶行录

一九九九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不久,法轮功学员杨宗海、陈天杰、杨宗波、杨宗英、杨云杰、卜繁伟、董春生、孙跃森、沙兆金去北京上访。塔河县建设派出所所长邓华、恶警张杰等到北京大兴安岭驻京办事处,连夜非法审问杨宗波等法轮功学员,搜去杨宗波身上四百元钱,又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铐在一起,劫持到塔河县公安局,随后把法轮功学员们绑架到塔河看守所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刚结婚一个月的杨宗英和丈夫陈天杰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一天在天安门被一群便衣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被转关到大兴安岭塔河驻京办事处,塔河公安局几个恶警把杨宗英和陈天杰铐回塔河,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折磨,后陈天杰被非法劳教。陈天杰在塔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塔河县看守所所长胡森山,塔河县公安局政保科史伟等人不断非法提审陈天杰。看守所纵容犯人对陈天杰、杨宗海进行毒打,天气很冷不让陈天杰穿外衣而长时间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陈天杰被看守所指使武警、犯人、恶警野蛮灌食,被逼迫放弃修炼、被逼迫写诬陷大法的保证,受尽了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李军、片警韩国柱、曹维和、常占山等人还强迫家住塔南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强迫洗脑,逼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李军、副所长吴国锋、片警韩国柱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陈天杰、杨宗英家骚扰、逼迫、监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到二零零二年,建设派出所片警经常闯进杨云杰等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骚扰,每天早晨八点左右,塔河建设派出所片警开警车到法轮功学员家逼迫签字,怕去北京上访,每天早晨一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塔河县新建派出所片警郭连福,每逢过年节、敏感日都到法轮功学员吴艳春家骚扰,逼迫签字、写不修炼保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法轮功学员武秀芝被塔河县公安局、塔河县电视台到她家里逼迫录像进行迫害。此后至今,塔林派出所片警张全林仍频繁上门骚扰。

一九九九年八月,塔河县建设派出所逼迫塔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到建设派出所办的洗脑班,塔河县公安局政保科的金龙等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们念写满诬蔑法轮功师父的报纸,法轮功学员不念,警察们不让法轮功学员上班,天天去建设派出所洗脑,迫害了一个多星期。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塔河公安局、新建派出所、居委会、单位塔河三中等对法轮功学员高淑英及家人的骚扰、逼迫,使高淑英和家人每天都生活在压力与恐惧中。高淑英的丈夫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提出离婚。

一九九九年冬夜,塔河建设派出所冯念君和另一片警闯到杨宗波家,杨宗波几岁的女儿站在旁边被吓得惊恐的哭叫着,他们把杨宗波绑架到塔河建设派出所。杨宗波被逼迫在塔河建设派出所大厅冻了一夜。

一九九九年秋一晚,塔河县建设派出所的王再旺和两片警闯入法轮功学员杨云杰家,把杨云杰、张凤珍骗上警车,拉到建设派出所,叫电视台的人给杨云杰、张凤珍录像,逼她们诬蔑大法,她俩坚决不说。几个恶警连拉带扯不让走。

一九九八年,法轮功学员刘彦清被哈尔滨肿瘤医院等医院确诊为癌症晚期,顶多能活三个月,医院已不收留。由于亲眼目睹妻子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又看到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他也开始学法轮功,短短的几个月,刘彦清身体恢复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塔河公安局、塔南派出所及居委会非法到法轮功学员刘彦清家骚扰、威逼、抄家,再加上妻子一次次的被绑架关押,刘彦清肉体和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在压力下,被迫不学法轮功了,二零零零年夏天,旧病复发离开人世。

塔河看守所的野蛮灌食

一九九九年八月,塔河看守所里已经非法关押了一些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上访是符合宪法的,抓捕、扣押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的,还超期关押。塔河法轮功学员们为了抗议非法关押联名上书到塔河公安局,塔河公安局没有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任何说法。

法轮功学员杨宗英等人一直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上书也是石沉大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决定绝食抗议,男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拖到刑事犯屋里由犯人参与灌食迫害。恶警们采用了诱骗的办法把杨宗英骗了出去,塔河看守所所长胡森山把杨宗英带到空无一人的接待室,七、八个武警走了进来,地上放着一个酒瓶子。在所长胡森山的指使下不由分说一哄而上,把杨宗英按倒在地上,有按腿的,按手的,头等部位的使杨宗英不能动,乘她刚要喊时,把事先准备好的装满浓盐水的瓶子塞到杨宗英嘴里任由浓盐水灌到胃里,然后把杨宗英抬入监室里扬长而去。杨宗英被弄的身上、头发上都是,空胃灌进浓盐水使胃剧痛。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几天后十几个武警在胡森山的指使下,强行把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拽出来,每人一监室,然后再实施灌食迫害。每天二顿灌食,男法轮功学员也是一样灌不进去就用螺丝刀子撬,用脚使劲踩肚子,法轮功学员一喊恶警们就把事先准备好的装满玉米面粥的瓶子塞到嘴里等等。

塔河看守所的监室里阴森潮湿,每个监室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每天娄所长、胡所长带班指挥警察们参与灌食迫害法轮功学员。每次四个、五个、六个人不等,人手不够就让男刑事犯参与。灌食是野蛮的,开始是几个人按头、手、脚,使劲用手掐腮帮子。腮帮子硌在牙齿上时间长了,腮帮子都烂了。后来恶警们改用尖嘴铗子和二、三毫米厚的钢板,撬开嘴后再把尖嘴铗子塞到嘴里,撑开。铗子都镶到了肉里,上腭出现铗子形状的深沟,久久不能恢复。每次灌食弄得杨宗英满身都是,头发上都是玉米面粥。稀稀的玉米粥里撒了许多盐,由于时间长杨宗英嘴唇上长满了疮,很吓人,瘦成了皮包骨。

一次,娄所长的班,带着武警察、李警察、刑事犯老丁,四个人。他们打开监室的大铁门,发出来刺耳的恐怖的声,拿着一酒瓶子玉米粥。老丁拿着铁铗子,李警察拿着钢板,冲上床把瘦得皮包骨的杨宗英按倒在床上。武警察、李警察用钢板撬,老丁用铗子撑,只听“嘣”一声把杨宗英前侧牙撬掉了,他们把玉米粥撒在杨宗英身上,扔下杨宗英逃走了。杨宗英绝食二十五天,床板上铺的二层褥子被撒的玉米粥浸湿透了,上面都长了黑毛。

被野蛮灌食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沙兆金、卜繁伟、陈天杰、孟昭红、高淑英、于美清、吴艳春、杨宗海孙跃森、谢运超等。

二零零零年

二零零零年初,塔河新建派出所所长易军带领警察林春庆、郭连福、李溪阳等开车闯入高淑英家,把姚文峰、吕秀凤、陈姐、高淑英及高淑英八岁的孩子一起推进警车,绑架到新建派出所,用手铐扣在大厅的暖气管子上,易军、林春庆、李溪阳等警察轮番非法审讯,从下午到晚上,警察们不给法轮功学员们饭吃,高淑英的孩子站在旁边忍着寒冷与饥饿流着眼泪瞅着妈妈。后易军等人将姚文峰、吕秀凤、高淑英三人绑架到塔河看守所,吕秀凤被非法关押十五天,高淑英、姚文峰被关押一个多月,被勒索所谓的伙食费几百到几千元不等。

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吴艳春被塔河新建派出所片警郭连福从北京绑架到塔河县看守所,郭连福骗走吴艳春一百元钱,说他给她拿着,到现在也没归还她。她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又被罚款两千元。看守所野蛮灌食,吴艳春的气管被灌的留下了后遗症。

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陈秀云被北京警察劫持到天津武清县看守所。二十天后,被塔河县新建派出所警察老穆、郭连福绑架到塔河看守所。在途中,郭连福强行扣下吴艳春、陈秀云每人一百元钱。到塔河后,又被塔河公安局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十天,敲诈陈秀云五千元,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孙同美因去北京上访,被塔河新建派出所王守义绑架回塔河,非法关押进塔河县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塔河公安局金龙、史伟等轮番对刘淑芹、秦小翠、孙同美、高淑英、谢运超、孙同美等等法轮功学员多次非法审讯、逼问。

二零零零年四月,塔河公安局警察史伟等人将法轮功学员陈天杰、卜繁伟、沙兆金、孙跃森劫持至五大连池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六月,塔河建设派出所所长郑志国,片警孙立国、王再旺开车到处抓捕绑架杨宗波。他们从杨宗波姐家跟踪到杨宗波家,把杨宗波绑架到塔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非法劳教一年。其后,孙立国还多次到杨宗波家骚扰,要照片,逼签字,使杨宗波家人整天担心受怕,导致杨宗波的离婚。

二零零零年秋天的一个早晨,片警林春庆领着塔河公安局史伟、金龙等六、七人再次非法闯入高淑英家。他们没有任何证件,进来各屋乱翻乱抢,抢到一些大法书和法轮功资料等,把高淑英铐上手铐塞进警车非法劫持到塔河看守所。高淑英的孩子早晨上学没带房门钥匙,中午放学站在大门口进不去家,接着又上学去了。晚上孩子顶着小雨放学站在大门外,邻居看到了让孩子到她家。孩子说:要等妈妈回来。

二零零零年六月,塔河公安局史伟等人多次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杨宗波、杨宗海、邢寿英、吕秀凤、孟昭红、杨云杰、何建国、高淑英等。二零零零年八月,将这几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或五大连池非法劳教所一年。

二零零零年八月末,杨宗英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被塔河公安局杨凯、史伟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晚,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法轮功学员欧阳占东、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张丽华在塔河县盘古镇发真相资料时被塔河公安局警察绑架到塔河看守所。次日,塔河公安局孙继斌、金龙、韩某等警察非法提审欧阳占东, 欧阳占东趁上厕所时从三楼跳下,身体摔伤三处(腰脊椎、股骨头粉碎性骨折、踝骨人字形骨折)。在医院住院费和雇看欧阳占东的人的费用都让欧阳占东出,后欧阳占东被家人接到大杨树母亲家。

二零零一年,塔河县建设派出所警察孙立国在杨宗波将要从劳教所出狱之前,强行把杨宗波的户口迁出,送到杨宗波父母家并勒索四元钱一溜了之。之后孙立国更是三天两头就去杨宗波家骚扰。今天逼迫签字、明天逼要照片,杨宗波不在家,孙立国就逼家人代签,对杨宗波家人进行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塔河公安局金龙等人在旅店把陈天杰绑架至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几个月。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邪党对陈天杰和妻子杨宗英的迫害就没断过,对这个家庭的骚扰也没断过,塔河县塔林派出所片警张全林、塔河县公安局金龙、许峰、杨凯、史伟、韩某某(外号叫韩大虎)等人时不时的到陈天杰岳父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八月七日晚二十三时,法轮功学员沙兆金的家被塔河县公安局和新林公安局警察非法查抄,沙兆金被非法劫持。抄家的警察大约有十人左右,他们象土匪一样,抢走家用电脑一套,五、六十张光盘(都是电脑用软件和歌曲VCD),软盘三、四十张(大部份是空磁盘),人民币一千五百元,连订书器也被抢走,还有大法书籍等等。他们甚至还想把自行车也劫走,终因车装不下未拿。警察们将沙兆金劫持到塔尔根派出所问沙兆金:“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来。”沙兆金说:“不知道。”警察们就将他双手背到身后用手铐扣上,用绳子吊着手铐到高处,使人成九十度弯腰吊起,只有脚尖着地。告诉沙兆金说:“你想吧,为什么抓你来,想不起来就吊着”。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又用塑料袋将沙兆金头套上。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看沙兆金出汗了,又用冷水从头上往下浇……

酷刑演示:泼冷水
酷刑演示:泼冷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马青玉被塔河公安局政保科孙继斌、韩玉清、建设派出所所长邓华绑架、抄家,非法拘捕三个月,被逼迫交四千元保释金。马青玉单位车间主任陈贺春以不放弃修炼为借口,强制扣一年罚款约五百元。

二零零一年,塔河县公安局金龙、史伟等在片警林春庆的带领下又非法闯入高淑英家,非法抄家并将高淑英劫持到塔河看守所。塔河公安局警察把高淑英的孩子独自非法劫持到车上,开车绕着塔河、总队等地方东走西走逼着孩子问:是不是这家跟妈妈有来往。逼着孩子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名字。走了大半天,中午也不给孩子吃的。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极大恐惧与伤害。

二零零二年

二零零二年中秋前夕,塔河县公安局警察许峰、金龙、杨凯、史伟、韩玉清、塔林派出所片警张全林等闯到杨宗海家中,无理审问杨宗海,逼迫放弃修炼,遭到拒绝后要绑架杨宗海,杨宗海机智而走。金龙竟向杨宗海开了三枪。他们非法抄家,骚扰其家人和亲戚,封锁全县各主要出城路口,搜查全县所有旅店、洗浴,抓捕杨宗海。后来塔河警察们又到哈尔滨等地蹲坑、搜捕。

二零零二年,杨宗海被逼流离失所后,塔河县国保大队李军、史伟、杨凯、公安局许峰等人无论大小节日,甚至风吹草动,都去杨宗海父母家骚扰、监视,有时夜间不管七十多岁的老人睡没睡,恶警们把门敲的山响。二零零二年一天晚上七点多钟,塔河县公安局金龙、韩玉清、杨凯、史伟、塔林派出所警察李延国、张全林等人闯进杨宗海父母家抄家折腾到深夜,抢走大法书、资料、传真机。其后,张全林每逢敏感日就上门骚扰,给杨宗海父母精神上造成极大的伤害。杨宗海七十多岁的父母一听到敲门声心就嗵嗵跳。

二零零三年

二零零三年,塔河县公安局警察韩玉清、史伟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高野家非法抄家,并将高野劫持到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月,勒索四千元钱。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四日,塔河公安局许峰、史伟、杨凯、塔尔根派出所王喜全等数名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刁凤珍、沙晓艳非法抄家,并绑架三位法轮功学员到塔河看守所关押四十多天,后又将她们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劳教三年。

二零零五年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塔河公安局许峰、史伟、金龙、王国义等人闯入塔河总队新区的法轮功学员孙同美、孙同娥、李华、曲某家进行非法搜查,并绑架四位法轮功学员至塔河看守所,拘留十五天,每人各勒索五千元钱。孙同美、孙同娥、李华回家才一周,又被塔河县公安局恶警劫持到塔河看守所,塔河公安局史伟等人用恐吓、欺骗手段非法审讯,后李华被非法劳教一年,孙同美、孙同娥的判决书上写着劳教三年。李华在齐齐哈尔劳教所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出狱后回家后经常站在门外,不认识人,不知道吃饭,也不知饥饱,于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

二零零六年六月,塔河公安局长许峰、政保科金龙和王存礼闯到杨宗海父母家,把二零零二年抢劫走的真相资料等物品按原样拍照,用以制造迫害杨宗海的所谓证据。

二零零六年五月,杨宗英的姐姐被绑架后,杨宗英被迫流离失所。塔河县公安局李军、许峰、史伟、杨凯、韩大虎(外号)、孙立国、金龙等人到处查找、打探杨宗英下落,他们跟踪到杨宗英父母家、亲朋好友家骚扰、蹲坑监视,跟踪杨宗英大姐到工作单位,导致杨宗英大姐失去了工作。他们还不罢休,通知杨宗英在台州市路桥区的公婆所住地的公安局、派出所到杨宗英公婆家骚扰,打探杨宗英住处。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四日,塔河公安局许峰、史伟、王存礼、杨凯(杨凯没去田金玲家)、塔南派出所片警韩国柱、曹维和闯进法轮功学员袁延明、田金玲家抢劫,抢走袁延明电视两台,影碟机,大法书籍等,绑架袁延明、田金玲到塔河看守所。田金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七百多元。袁延明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六年六月,塔河建设派出所警察孙立国闯入杨云杰家,发现桌上有一本《转法轮》,杨云杰拿起放在身上,被孙立国抢走。随后塔河公安局警察史伟、杨凯、韩玉清等六、七人开两辆车闯入杨云杰家进行抄家。杨凯、史伟把杨云杰兜里的电子书、MP3、家里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资料、手机、皮包等个人物品抢走。塔河县公安局史伟,韩玉清还把大法书籍,资料进行现场拍照,塔河公安局警察金龙做笔录,邻居来串门他们也抓住当证据逼迫签字。随后杨凯等人把杨云杰戴上手铐拽上警车强行绑架到公安局,他们把杨云杰铐在椅子上,轮流提审,两天两夜没让杨云杰睡觉。杨云杰又被劫持到塔河看守所。杨云杰在塔河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劳教所劳教两年。

二零零七年

二零零七年一月,五、六个警察奉塔河公安局的命令,闯进杨宗英的婆家,野蛮的把杨宗英按到地,强行拖上车,把杨宗英关进路桥南山看守所。杨宗英被关押一个月之后又被劫持到塔河。塔河公安局李军领着几个男恶警强迫给杨宗英照像、按手印,杨宗英质问:只有犯人才照像,我没罪为什么照。李军伪善的面孔终于现了形,怒吼着指挥,其中一男恶警恐吓杨宗英说是不是还得武警来帮忙,然后由几个身强体壮的男警强行照完。杨宗英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两月,被塔河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午,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许峰、塔河县国保大队李军等闯进孟昭红家,抢走大法书、真相、大法资料、存折、现金、电视、影碟机等物品,连当时在场串门的人也没放过,把这个外人身上的一千多元现金搜走。他们强行把孟昭红绑架到看守所,逼迫她写保证书,说出大法资料来源。不久,孟昭红被冤判四年,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至今。孟昭红的女儿已经没有了父亲,母亲被非法判刑,使她无家可归。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塔河县公安局警察杨凯暗中监视法轮功学员,监视法轮功学员吴红买邮票、信封、邮真相信,致使塔河县公安局李军、史伟、许峰、吴某等人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九点半开车突然闯进吴红家,抄走大法书、资料等,闯到吴红单位绑架了吴红,吴红被非法关押塔河看守所十五天,被公安局罚款数千元,单位扣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九年

二零零九年七月初,塔河县新建派出所片警郭连福领着居委会主任到法轮功学员吴艳春家,逼她写保证签字。过了三、四天,郭连福又带着一塔河县新建社区人员闯入吴艳春家录像,逼迫她说不炼了,放弃修炼,吴艳春一再给其讲真相,郭连福不听。郭连福这样三番五次不间断地骚扰,给失去老伴的吴艳春及家人带来了伤害。吴艳春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晚,瓦拉干派出所赵衍宝非法将法轮功学员高淑英劫持到瓦拉干派出所,并通知给塔河公安局,于是塔河公安局李军、王国义、史伟、韩德刚、瓦拉干派出所赵衍宝连夜轮番对腿脚受伤的高淑英审讯,罚站九小时。八月十四日,史伟、韩德刚、王国义等闯进高淑英家抄家,没有钥匙,他们就私自把仓房门撬开,把家中抄的乱七八糟,抢走大法书、资料等。李军、王国义、史伟、韩德刚将高淑英绑架到塔河看守所关押五天,被塔河看守所勒索二百元钱(所谓的伙食费等)。高淑英从塔河看守所回家时,家中大门和仓房还开着。

二零一零年

二零一零年,塔河公安局史伟、塔河建设派出所孙立国等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姚文峰家,东看西看,各屋都看,进行骚扰。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塔河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军、史伟、杨凯、王国义、韩德刚、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等人闯进宋春媛家非法抄家,李军、杨凯抄家很卖力,抢走大法经文、两个MP3和一台电脑。当时宋春媛家还有一邻里老太太,老太太心脏不好,被吓的直哆嗦,要求回家,恶警不让。等老太太第二次提出回家时,李军给她一张提前写好字的纸让她签字。老太太说:“我不认识字。”他就让老太太摁了个手指印才放老太太回家。抄家结束后,他们还把宋春媛的孩子带到公安局审讯。将宋春媛劫持至塔河看守所。一月二十二日,李军等人又返回宋春媛家,把抢走的大法经文等放回原来的地方,开始照相。每个屋都照,门也照。这就是李军等人后来所说的“现场”照片。他们所说的“证人证言”指的是让不知情的人直接在他们准备好的证言上签字,不识字的,就让摁手印。 参与非法审讯宋春媛的警察有国保大队队长李军、副队长史伟、警察杨凯、王国义、韩德刚等。审讯时李军威胁宋春媛说:“给你坐飞机。”(一种酷刑)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两个月,还被勒索了二千多元钱(所谓的伙食费等)。

二零一零年五月,塔河新建派出所书记肖连彬及片警王国义闯入法轮功学员孙同美及孙同娥家骚扰,逼迫她们放弃修炼大法。肖连彬蛮横地抓住七十多岁的孙同美的手强行按手印。

二零一一年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多,塔河县公安局李军带着史伟、杨凯、王国义、韩德刚、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开着警车闯进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家,李军下令把宋春媛家的两台电脑搬到了警车上,将宋春媛劫持至塔河看守所。李军是宋春媛冤案的主要办案人。李军对宋春媛非法审讯时说:你不是说抓不到你吗?找证据也给你抓来。李军看到真相上宋春媛被迫害的情况时,将宋春媛的女儿叫到公安局问:“消息是不是你告诉他们的?”威胁宋春媛的女儿不许曝光恶警恶行。塔河公安局上报的宋春媛的案子到法院检察院时,法院检察院没上报,打回塔河公安局。可是李军坚持给宋春媛判刑,第二次上报。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七个月后,又被冤判四年,被塔河县公安局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三、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公安系统电话号码(附件)

下载(27KB)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