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法轮大法 农妇的恶性肿瘤消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我最大的心愿是把在法轮功修炼中受益的事实告诉父老乡亲,让人们都有机会正确的认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

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长时间,身体多病的我象换了人似的,什么风湿关节炎,手骨质增生,头疼病全都不翼而飞,从此不再吃药,无病一身轻,什么活都能干了。我的父亲七十九岁那年,也修炼法轮功。父亲在邪党打内战的时候,当时因为没有吃的,父亲以吃树皮充饥,导致胃瘀食块,十余年的脑动脉硬化,不能回头、摆头。父亲炼功后,全好了,如今已是八十四岁高龄了,无病一身轻,父亲每天照顾我,给我挑水,做饭,喂猪。丈夫、孩子看到大法的神奇,也很认同大法。可是这么好的大法却遭中共邪党的疯狂打压,我也遭受罚款,拘留的迫害,丈夫在外地打工来维持生活。

可是,修炼大法就是消去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的同时,返回到自己先天的本性上去。在吃苦受难的同时,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坚信大法,才能返本归真。一场魔难发生了。

二零零三年秋天,我在地里扒玉米,玉米叶划我后背一下,我就觉得有点痛,还有点痒。顺手抓一下,为解痒,一下抓破了皮肤,原来在我后背上起了三个小包,有杏核大小,挠一下很痛,当时也没在意。第二天,又上地干活去了,又过了两天,身体有些支持不住,也就干不了活了,因为丈夫在外地打工,孩子在读书。

我后背的小包一天比一天大,一天比一天痛,我躺在炕上什么也干不了。十多天过去了,小包长的象馒头大,后背青黑色,疼痛极了。坐不了,躺不下,动功也炼不了,只能炼静功。前半夜,打坐一个小时,躺下睡一会,后半夜,打坐一小时,再睡一会,能坐着,我就学法。

半个月过去了,大包内开始溃烂,象蜂窝一样,人们说这是致命的坏东西,俗话叫“手够子”,也叫“搭背”,有公有母,我后背长的就是母的,在四周又起了三个小的,左肩侧起三个,左背下起三个,右下侧起三个,大脖筋上起一个。

一个月过去了,烂的脊椎骨都露出来了。一个大队干部让我表姐劝我去医院,说他妈当年就是这东西要的命,不管谁说,我心里明白,去医院也治不了,这几年,我们家被中共恶党迫害的一贫如洗,孩子上学都困难,家里仅有的四十元钱,丈夫出门时,拿走当路费了,哪有钱上医院。

后背烂的面积有口罩布大小,只剩一层护心皮了。一喘气,还呼达呢。身体高烧,躺在地上都觉得热的受不了。在后背上,浇点水,都会呼一下冒起一股热气。人们说大脖筋上那个叫“砍头”,也是要命的,人们议论纷纷,都说我必死无疑。

那个大毒的东西真是厉害,我嫂子、弟妹给我洗衣服,手背也染上了,起了小包不见好。但我坚信师父,坚信法,心情非常好。亲友说:你哪来的精气神,听你说话,象没病的。我说:这是大法的威力,这就是超常的法所带来的超常表现。

这个东西仍是扩大面积的烂,一天下半夜两点多钟,我坐不了,躺不下,身体怎么也不得劲,只觉得上气不接下气,中断了。我张口喘着,就不行了。但心里明白,就是气中断了,而且还看到了自己中断的气连不上。

这时就听见我妹妹喊:二姐,二姐,你怎么了?听到喊声,我的气立即又连上了。我想,这就是人所说的“死断气”。我随着喊声,便有气无力的说:我没事,不怕,没事。第二天又是下半夜两点多,我又一次断气,可是又活过来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保全了我的命。

自那日起,身体有所好转。我娘家人兄弟们接连到家中照顾,哥哥每天用盐水为我清洗三遍,伤口开始收口长肉。

由于我地区都以扣棚种菜为主,此时,棚内黄瓜该嫁接了,我还负责外地黄瓜嫁接技术指导。可我坐不住,走不了怎么办?哥哥让我辞掉技术指导工作,我说那怎么行,都到眼前了,他们上哪找人去?都指望我呢。就这样,我坚持着,十多个大棚的黄瓜嫁接的技术都做完了。

我所接触到的人,还有十里八村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人说你真行,我说是大法行,还有的人大拇指一竖说,你太了不起了。我说是我的师父了不起,没有大法,没有师父的呵护,有几个我也活不成了。我姨说:这大法就是好。

经过六个月的魔难,这样的恶东西没用药,没去医院,我死而复生全好了。我又什么都能干了,这就是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事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