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廷珍被劫持百日状况堪忧 家人要求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五十六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在双城遭绑架,其中十五人被非法劳教;颜廷珍等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与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目前今年三十八岁的颜廷珍身体状况令人堪忧,心脏病症状很严重。

颜廷珍
颜廷珍

颜廷珍的父母多次去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和双城公安局要求见人,每次不法警察向其父母要身份证等借口推脱不让见。一次去双城国保大队办公室,看到非法刑讯逼供记录中颜廷珍的照片:头发凌乱,脸瘦得很长,很虚弱的靠在椅子上。国保大队的说,每次刑讯时都闭着眼睛,不说话。

家人决定聘请律师维权,要求立即无条件放人。

颜廷珍(曾用名李晓燕)女士,二零零一年东北林业大学植物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颜廷珍在一九九七年在哈尔滨东北林业读大学时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身体由于学习过度劳累而不好,心脏病,通过修炼后而得到健康。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在中共邪党高压下放弃修炼了,身体又回到原来的样子,心脏病,在二零零二年又从新开始修炼。硕士研究生毕业的颜廷珍只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遭到多次的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无法正常工作服务社会。

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残忍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三十日,颜廷珍在家中被动力区国保大队长张国芳及文政派出所王毅等三人绑架并非法劳教两年。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两年零两个月迫害,颜廷珍拒绝写所谓的“五书”被关禁闭,头发白了一半。七月二十二日被体罚蹲在地上,而且只准许蹲在一块砖的面积,从早上五点一直蹲到晚十二点,持续到八月一日,还不写三书就又罚坐铁椅子。

到八月三日,颜廷珍从七月二十一日至十月末之间,写了三、四篇揭露恶党的文章,恶警所长芦振山见之勃然大怒,把颜廷珍劫持在集训队白天上大挂(手背后吊起),晚上坐铁椅子。颜廷珍被吊昏过一次,恶警用凉水泼醒后接着吊。在如此残忍酷刑下,颜被迫违心的写下“三书”,随后就被整天束缚在铁椅子上,达一月之久,“百分之一百转化率”就是这么弄出来的。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在万家劳教所,颜廷珍只因不背三条,被迫坐铁椅子四十天,吊、电,加期二个月的迫害,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加至八月二十九日。

再次遭绑架 家人多次要求放人遭拒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颜廷珍在双城被双城国保大队的王一彪和肖继田绑架,没有任何手续和通知,后送往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她在狱中绝食,心脏出现严重问题。

家人多次前去要求释放、探望,都被拒绝 。老人说孩子病了,一女狱警恶狠狠地说反对共产党谁也不能让你们见,等着判刑吧。之后,颜的父母又多次前往双城国保大队要求无罪放人,遭到王一彪无情拒绝 态度十分蛮横,嚣张。

颜的父母多次不停奔走于双城与哈尔滨第二看守所,至今未果。二月七日去双城没见到人,在那里住了一晚,八日见到王一彪,王一彪说要身份证要户口;九日又去了一次双城见肖继田,肖不承认王说的拿户口和身份证的事;十号又去哈尔滨第二看守所要人,遇见一个医生说:病了给你们治,在家等信。

二月十三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们去双城公安局要人,早八点多到公安局大厅,有两个警察不让他们上楼,谎说所谓的办案人还没来。有一个老年人八十多岁,也是来要人来的,硬闯进去的并上楼了。后来到中午恶警下班,过来一个警察,有家属就问说:法轮功做好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还被抓起来?所有警察都不回答,灰溜溜地往出跑。这时所谓“办案人”肖继田从楼上下来,家属又去问为什么把我的妹妹抓来了?

颜继田的母亲一看认识正是肖继田,于是快速上前说我来找你要人,肖猛地把颜母亲抡向一边,家属当时说这么大岁数你怎么这么对待?肖狠狠地说那我怎么对待?家属说你看外边写着人民公安为人民、服务于人民,以服务人民为荣,但是我只是向你问我妹妹的事,你就恶狠狠地对待我们。肖恶警污蔑说法轮功就是犯法。有家属说法轮功讲真善忍做好人怎么能犯法呢!又说古人说,善恶有报是天理,对好人行恶,就会遭报应。肖恶警又胡说什么反党,家属说看到你们这样横行霸道的不讲理,怪不得外边贴的很多天要灭中共,共产党要解体。肖恶警急眼了上前拽,声称上楼谈谈。有家属说,你说法轮功犯法,在法律哪一条,哪一款上,你给我们拿出来。肖无耻地说:你们算啥,你们算什么东西,还想看法律条文,共产党说有罪就有罪。这位家属说,那共产党说小偷不犯法,那你们还得养小偷呢!后来,肖继田逃上车走了。

哈市公安警察公然撒谎没抓人

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上午颜廷珍家属和正义律师去看守所要求会见,一个女警问:是法轮功吧?律师说对。她们说侦查阶段不让见。律师说: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过了侦查期了,法律没有规定侦查阶段不让见啊?

几个女警说:跟我们说没用,得跟我们领导说。女狱警电话询问领导后答复说:我们当地规定: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侦查阶段不得会见。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是中共邪教组织在破坏法律实施。

律师说因为家属没拿到任何法律手续,不知道谁是办案单位。律师要求看守所提供办案单位,被告知是哈尔滨市公安局六一零。

接着律师又到哈尔滨市公安局,见到公安局六一零的人问及此事,他们说我们这没有抓过这个人,你去找办案单位。律师说:看守所说办案单位是你们啊。六一零的人说:办案单位是哪你问家属啊。律师说:家属没给任何手续啊。

面对这样心虚的回答,正义律师感到一片茫然。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在践踏法律和法律的尊严?

在颜家,颜廷珍是最小的,父母含辛茹苦的在六个儿女中培养出五个大学生,如今大多都在用所学知识为社会做着应有的贡献,而颜廷珍目前却又被绑架、非法关押。百日狱中关押折磨令颜家的所有人对公安“依法办案”已完全失去信任,颜廷珍的父母不得不向社会发声呼唤正义之士协助营救狱中的小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