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年轻妈妈被劫持月余 律师见面受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长宁区五岁孩子的妈妈张懿被国保警察劫持已经一个多月了,家属请的律师正式介入整整三个星期,长宁国保至今阻挠律师见张懿,说张懿的案子已经提交检察院了。律师见当事人是法律规定的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的。张懿的父母为此非常担心,不知女儿如今已经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为什么连法定的律师见面都不准。

迫害张懿一案的主管是长宁区国保的王珏。因为王珏的指使,曾经有过把法轮功学员、复旦大学的研究生何冰刚刑讯逼供致残、把六十来岁的范国平四肢悬空吊起来三天三夜几近昏死、把张英反手吊铐起来致昏的先例,所以家属有理由担心自己女儿也可能会遭受这样的虐待。为此呼吁社会的关心与帮助,保护女儿的人身权利不受侵害。

二月一日傍晚,家住上海市普陀区甘泉路的张懿下班回家,刚到家门口,就被等候在黑色轿车里的长宁区恶警野蛮绑架。邻居只听到楼下有呼喊“救命”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接着就来了二十多名声称是长宁警察的人上门要抄家,有便衣、也有身着警服的,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就吵嚷着威逼住在隔壁的张懿家人开门要抄家,家人以女儿不在场不同意,僵持之下恶人竟拿来了大力钳威胁要撬门。此时大家才知道刚才楼下凄厉的呼喊“救命”的原来是张懿,众多围观的人们真正见识到了中共邪党的警匪真面目。

接着是如同土匪洗劫一样的抄家:电脑、手机、现钞……,抢走张懿家的私人财物装得满满的几大包。恶人还得意洋洋的扬言这次是立功了。并且恶人还以东西太多来不及登记为借口,胁迫张懿的家人在空白的抄家清单上签字。并且,中共恶人还去幼儿园找张懿的女儿,妄图利用诱骗五岁的孩童来构陷张懿。可见坏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二月二日,张懿的朋友胡钟天去张懿家看她,被去张懿家的长宁恶警撞到,把她也绑架。五大三粗的恶警把前来做客的胡钟天按倒在地,抢走胡的包,把胡的手掐破,鲜血直流,目击者看到胡钟天的手上血迹斑斑,有瘀青,被戴着手铐拖到警车里。

事后,张懿的家人因为对公安野蛮违法行为的不满,就去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关于长宁区国保警察不拿手续妄图撬门、以及把上门做客的女儿同伴野蛮绑架的事情。市公安局推给长宁检察院处理此事,张懿父亲只能再去长宁检察院,到了检察院,负责接待的女人态度非常蛮横,对老人说:只看结果,最后没有撬门,就不用说了。普陀分局姓姚的国保还为网上登载文章的事情,找张懿的父亲刺探。

今年三十四岁的张懿,是二零零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懿在杨浦区的路上跟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散发真相光盘和传单时,被杨浦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青浦的上海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那时她的女儿才刚满一岁。当时杨浦派出所非法抄家,抢走的打印机、电脑等私人物品至今都未归还。她从劳教所回来后,甘泉派出所、街道“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居委会从未停止过对张懿及她家人的迫害,经常上门骚扰恐吓,特别对她的父亲一直是骚扰不断。张懿家的电话,她本人的手机也时常被非法监控窃听。

在二零一零年二月,张懿又曾被非法关押过一整天,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几个男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只穿着睡衣、拖鞋的她强行抬着拖出去,当时小区里的居民都是见证人。参与迫害的人有子长居委会顾书记、街道“六一零”徐德芳、片警王惠中等人,并且恶人还扬言为了跟踪张懿,花费了两万元。之后还妄图要将她关到洗脑班去。

二零一一年,普陀区“六一零”还暗中派人跟踪、监视张懿,还打电话骚扰其家人,问:“电脑有吗?在哪里上班?”

目前张懿家中幼小的女儿刚满五岁,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张懿的父母身体不好,而且还有同样幼小的孙子需要照看,根本没有能力和精力再抚养外孙女,并且由于长期的受刺激和恐吓,他们一直生活在担惊受怕中。张懿的母亲患有慢性肾盂肾炎,服药二十余年,张懿的父亲腿脚不便,不适宜干重活。

在此吁请社会上的正义人士,都来关注这个遭受不幸的家庭,都来帮助这个年轻的母亲。还善良的人们以法定的权利!

这次绑架张懿的责任人与责任单位:
长宁区政法委书记周文贤、政法委副书记殷春安;
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队长:袁桂香、国保大队王珏、 茅杰、魏理光、郑旭东;
长宁区610办公室君美娟、邬铁华;
长宁分局主管江苏路派出所的副局长:张喜英 威宁路201号:
长宁分局主管看守所拘留所的副局长:陆卫星;
国保处有2位警察的名字是:王俊、王初磊;
长宁区检察院检察长戴国建
具体派出所的承办是江苏路派出所的警察黄庆华,地址:愚园路11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