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教师丛国有的期盼(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十三个年头了,受伤害的阴影挥之不去,妻子还在冤狱遭迫害,原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农机干部学校优秀教师丛国有带着两个女儿,期盼着亲人早日平安归来。

丛国有,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迫举家流离而失去工作,两次遭劫持;妻子被非法通缉,遭绑架冤狱五年;岳父岳母因此牵挂而担心,焦虑成疾,先后双双病倒,多次住医院治疗,不到一年岳母便不幸离世;家人和亲朋好友都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蒙受了很大的经济损失。

现年五十岁的丛国有毕业于黑龙江省财政专科学校,曾任佳木斯市农机干部学校财会专业教研室主任之职,连年被评为校、市及省级成人教育先进工作者,论文及文学作品见诸报刊。为人正直善良,工作兢兢业业,从不争名夺利,甚得学校领导及全校师生教职工的好评。是凡接触过丛国有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都会说他有才华,有能力,绝对是个大好人!


崔胜云

丛国有的妻子崔胜云,原来是佳木斯市农机职工中专学校教师,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健康得到彻底改善,一家人也从此远离了医院,至今从未打过针或吃过药,也明白了人应该怎样去生活。为此在工作、生活和社会交往中,崔胜云时时处处都能够按照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宽以待人,所以她在各个方面也都获得了很高的赞誉和评价,被人们公认为道德高尚的好人。

大法解他心中迷

丛国有一九六二年黄历八月十八日出生在中国东北的一个有着几百户人家的大村庄里,自幼家境贫寒,上有四个哥哥和俩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和弟弟,兄弟姐妹九个孩子。母亲是当地大户吕氏家族的千金,父亲家族原本也是大户,后来家道中落,中共窃政抢土地时划分成份时已经贫穷了。父母虽没读过书,但正统的家教一直传承着,父母都能讲出很多有益的故事,有关于孝敬长辈、家庭和睦的,也有关爱他人、接济贫苦的,更有父亲能口述一部部各个朝代的历史评书,令孩子们着迷向往。丛国有自幼便养成了吃苦耐劳、乐于助人的品行。

丛国有自九岁到村西小学校读书时起,直到他开始学炼法轮功为止的二十四年间,一直处于中共愚人的无神论教育下,被浸泡在党文化的毒素里,思想蒙上了厚厚一层反正统的尘埃,苦苦挣扎在做个好人都很难的所谓现实生活之中。即使是无奈、无望、无助,也不屑与人去争斗打拼。

后来,丛国有在佳木斯市农机干部学校财会专业当教师,为人正直善良。丛国有是在一九九四年年末随妻子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至今已有十八个年头了。若问他炼法轮功有啥受益,他会说:是,是曾有几种病痛折腾的寝食难安,不久都不翼而飞了,真正的受益是我心中的疑惑个个拆解,蒙蔽心智的尘埃层层剥落。虽没大彻大悟,但已了然生命的真谛,我不会再受党文化的毒害,也不会在狭隘的人类知识中去认识和理解一切。要堂堂正正的立于天地之间,追寻和卫护大道真理,将是生命永恒的主题。

丛国有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了,兄弟姐妹也都离的很远。每当想起孩提时,他便会记起母亲生前曾说过的两件事。一件事是:母亲说过,在他出生前,有一位济世施药的游方道士来家里几次,告诉母亲说,出生的会是一个男孩儿,将来必成大器。那晚,丛国有降生的那一刻,整个院落红光罩着,纸糊的窗户被映照的通亮通亮的。不久,那位道士又来了,道士告诉母亲说,三十年后世上会有大事发生,这孩子来的可不一般,一方众生的将来就看他的了,好好对待这孩子吧。道士走了,再没出现过,临近几个村庄的人谁都不知道士去了哪里。

另一件事是:母亲说过,在他出生的前几年,有人用了什么方法让母亲看到了六十年后世上将会发生的事。母亲说:周围的一切突然消失了,眼前出现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向北望去,尽是扛着枪的士兵,炮火连天,战事不断;向东看去,天空黑云翻滚,人都在惊恐中挣扎,痛苦的死去,好象是瘟疫横行;看看南边,洪水滔天,泥沙飞溅,排山倒海,人烟皆无;再往西瞅,天空通亮,逃难的人群,携家带口,潮水般涌去。

兄弟姐妹九人中,只有他还清楚地记着母亲说的这两件事。而今他明白了,母亲生前说的三十年后发生的大事,是指一九九二年从中国长春由李洪志大师传出的,而今弘扬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法轮功(法轮大法)。他也知晓了不只是和他一样有着正信的人有来头,其实世上所有的人都大有来头,都不是一般的人。母亲生前说的六十年后的情景,是指人类能否平安度过由中共和江泽民引发的人类大劫难。

被撤职 妻子遭开除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多,长安派出所赵所长打电话找丛国有去开会,他去了派出所。到后,赵所长开警车拉他去了永红公安分局,只是说开会,并没具体说什么事。他到分局二楼会议室时,那里坐满了人,来了很多各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主持会的是分局政保科大队长石秀文。石秀文叫大家先谈谈法轮功,等六点半看电视播新闻。有几个辅导员开始讲炼功受益的实例,讲法轮功与己与人与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四·二五”上访是公民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澄清事实真相,还法轮功清白。六点半过了,电视没播啥,就叫大家散去回家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与江泽民相互利用,公开诬陷造势打压法轮功,野蛮迫害善良的修炼人。广大的中国民众被推向了真理正义的对立面,电视、广播、报纸等舆论工具充斥着欺世谎言,毒害了全世界。正如流传的预言所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真正意义上的大劫难开始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丛国有夫妇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乘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回公道,澄清事实,还原真相。丛国有与同修一行七人突破重重封锁来到北京。丛国有的妻子和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火车站被截回,遭非法关押数日。一九九九年十月份,丛国有的妻子再次进京被绑架,遭非法关押近半年,绝食绝水抗议迫害,生命垂危才被释放回家,工作被开除。期间,丛国有经常被强迫写汇报,被强迫要求天天到派出所签到,教研室主任之职被撤掉,工资被扣去一千元转作进京人员接妻子回来的费用。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一日,永红分局政保科石秀文(大队长)开车去了丛国有家里,叫他跟去市局核实一些情况,骗说一会儿就回来了。等他一到市局,政保支队的赵毅(政委)、高志伦(支队长)、陈万友(大队教导员)等便恐吓威胁他,派人给他录笔录。丛国有怕家里担心,孩子无人管,便要求给岳父家里打了电话(此时他的妻子还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岳父急三火四的从家里赶来。恶警拿着笔录,指着丛国有写的“法轮大法好”的字处,恐吓岳父说:你看他思想太顽固了,不能回家。岳父说:谁还不知道你们想干啥?想勒钱是吧?多少?恶警说:老爷子真开通,六千元。岳父说:不行,太多了。恶警说:那就三千元吧。岳父说:我只带一千五,要不要?恶警说:钱留下,剩下那一千五就给分局了,过后送分局去吧,人你可以领回家了。事后得知,岳父拿去赎人的钱是从家附近小卖店抬的(高息借款)。中国警察沦为邪恶迫害善良的工具,不再是民众利益的保护者。

遭中共迫害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突然得到消息,佳木斯公安要大搜捕绑架法轮功学员,丛国有也在要绑架的黑名单上,妻子崔胜云当即决定搬家,大女儿还得上学,去她三姨家住。就这样,丛国有夫妇匆忙抱着不满周岁的小女儿离开了自己的家门。从此,丛国有被迫失去了工作,离开了自己热心的教育事业。单位领导和同事得知情况后,深表理解和同情,即惋惜又无奈。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九日,崔胜云被佳木斯市公安局和前进公安分局非法抓捕,随即被带到前进公安分局,前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王化民带几个手下,从当日下午三点多一直折磨崔胜云到午夜一点多,当时崔胜云正值哺乳期,恶警们全然不顾,把崔胜云背铐在椅子上,铐的很紧,不一会儿手腕以下就开始肿胀、青紫,疼痛难忍。不长时间,崔胜云就开始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几次昏迷过去,恶警用水浇醒。恶警把大法师父的法像塞在崔胜云坐的椅子上,硬按崔胜云坐,恶警还把大法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硬拽崔胜云的脚去踩。午夜一点多,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陈万友等人把已经不省人事的崔胜云拖到楼下,扔进车内,车内地上都是泥水。崔胜云身穿的羽绒服被拽掉,只剩下内身线衣倒在了泥水里,车开到了看守所,强迫看守所接收。

在看守所,崔胜云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几乎没进什么食水,经常出现昏迷状况。崔胜云的还在吃奶的小女儿在家天天哭着找妈妈,家人便带着小女儿去前进公安分局要妈妈回家。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崔胜云生命极度危险的情况下,公安局以哺乳期为由释放了崔胜云。崔胜云家人给了王化民二千元钱。

二零零三年年初,佳木斯地区及邻近市县很多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酷刑迫害,大多被非法劳教或判刑。恶警们为了邀功领赏开始罗织构陷所谓事实,谎报实情材料,为中共维持对法轮功的野蛮迫害制造证据。只因崔胜云曾经是法轮功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便成为了中共邪党惧怕和迫害的主要对象,被构陷为当地法轮功重要组织成员,遭中共公安部、国安部高额悬赏通缉。佳木斯公安、国安的恶警们开始四处搜寻崔胜云的下落,还花钱雇人到处探查。所有亲属的电话都被国安特务监听,住宅被监控,恶警们甚至跟踪崔胜云的亲人,反复骚扰原工作学校的校长与同事,到大女儿的学校去滋扰等等。

被绑架 妻子遭冤狱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三、四点钟,丛国有领着小女儿从外边回来住处,在小区大门口被公安和国安的崔永志、陈万友等八、九个恶警极其野蛮的绑架了。当时小女儿不知所措,惊慌的喊着:“爸爸!爸爸!”

丛国有奋力抗争,呵斥恶警,把小女儿托付给闻声出来的小区物业的好心阿姨,帮忙通知家人。恶警们将丛国有按倒,强行铐上手铐,套上黑头罩,推进一辆白色小车里,绑架到佳木斯市国安的一个秘密关押地点。恶警抢走了丛国有身背的笔记本电脑,还翻出钥匙打开家门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炼功音乐磁带、光碟、电脑和打印机等万余元财物。冰箱电源插头被拔掉,冷藏食物化冻腐臭,室内狼藉一片。

国安恶警劫持的头一两天内,并无人过问,他们只把丛国有单独关在一间有监控的密室里,密室是一个套间,内有两张床,晚上看守的恶警睡一张床,另一张给丛国有用,他的一只手腕被铐在座椅上。

丛国有当时感到了很大的精神压力,不知小女儿怎样了,孩子妈妈和家里其他人可都安好?真让人担心;外面走廊不时传来嘈杂凌乱的说话声和脚步声,好象又有其他人被劫持了。公安恶警陈万友几乎天天出现在面前,威逼利诱丛国有为公安做事,被拒绝了。从别的屋里传来了恶警的吼叫声,被迫害人据理力争的声音,还有一些低沉的碰撞声应和着窗外传来的狗叫声。

国安恶警第三天开始对丛国有进行审问,晚上来了个恶人,中等身材,留着平头,眼睛不大,一身酒气,恶警叫他李局。此恶人骂骂咧咧,打了丛国有四、五个嘴巴子,两个年轻恶警也凑上前表现自己。丛国有静心地直视恶人发红的眼睛,恶人打几下就不打了,坐回椅子上又骂了几句起身走了,再没出现过。

第四天,丛国有确信妻子已被劫持,恶警把从他兜里翻出的十几元钱拿走,说是拿去给妻子买药。第五天从恶警口中得知妻子被劫持到别处了。

接下来的七天里,恶警天天逼问丛国有:去你家的都有谁?谁谁去你家了吗?你去谁谁家了吗?你都认识那些人,叫什么名?恶警还说,你们现在不叫辅导员了,改叫协调人了,是不是?丛国有对恶警说:法轮功没有组织,没有名册,更不会有什么领导之说,相互之间都是热心的帮助而已,我也从不过问谁谁叫啥名字,见面打个招呼,听别人咋称呼就随着咋称呼了。恶警还问:谁谁从你家拿多少多少钱,是否有国外什么组织给你们提供资金?

丛国有对恶警讲:炼法轮功都是自愿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绝不会搞什么集资存款之类的,那和修炼原则是相背离的,对政治不感兴趣,更不会夺谁手中的权力,没有谁谁给谁钱了,作真相资料的钱,都是炼功人自己节省下来的生活费,目的只是让世人知道真相,法轮功没有错,是被诬陷的,是被迫害的。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丛国有被以取保候审的形式释放,并被强制在写有随传随到,不得擅自离开本地的保证书上签字,恶警给丛国有套上黑头罩,开车把他送到亲属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末,丛国有的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他带着两个女儿一直住在亲属家。一家人期盼着苦难中的亲人早日平安归来。

上天一直眷顾着人类,当人类道德败坏的时候,便会以灾祸惩戒人类;而当人类道德无存时,便会毫不客气的淘汰,就象扫除一样。宇宙在新旧更替的最后阶段,人类正处在关键的时期。法轮功学员们在遭受野蛮迫害的同时,还依然顶着压力讲真相给世人,无怨无悔。他们不是在为自己争求什么东西,他们卫护的是天理正道和世间公理,他们是在唤醒世人尚存的正义良知。明白真相的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是在救人!中共邪党恶事干绝,杀人太多,诬陷佛法,迫害众多善良的修炼人,天地不容。神要灭这邪党,世人快从邪党的毒害中醒来,退出邪党组织,才能劫后重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