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自己 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我是山东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一岁,我得法修炼已十二年了,这十二年来,我的身体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外观上给人的感觉不象七十岁的人,走起路来很轻松,骑自行车象飞一样。

我的老伴和儿子相继得法了,四分五裂的家庭和睦了,亲朋好友、邻居们都三退了,见面相敬如宾,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只有修大法才能得到这些福份。下面是我几年来的修炼心得,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

讲真相中不断修正自己

零四年师父发表了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看完这篇经文后,我认识到了救人的紧迫感,就投入了大量的讲真相救度众生中了。

零四年秋天,《九评》横空出世,同修们制作了大量的《九评》书籍和光盘开始发放。开始人们不敢接《九评》,我悟到:众生的心态是不是因我有人心,通过向内找,发现自己发《九评》时也很害怕,发其它资料很坦然,拿着《九评》心里发虚,这就是众生不敢接《九评》的重要原因。

正念来自学法,安全来自正念。我除了每周三天到学法小组学法外,每天挤出时间大量学法,我感到,每读一遍《转法轮》就象脱掉人的一层壳,除了学法外,每周的周刊我都认真阅读,同修们每一篇文章我都用心看,同修的不足都是我的不足,同修找出的人心就是我的人心,每看完一次周刊我的心灵就被清洗一次,洗刷掉身体的污泥浊水。师父说:“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有了正念,使我在救度众生这条路上畅通无阻。

我在发放《九评》资料、贴不干胶时都有针对性的分类,政策法律性的,我发到公检法,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用信寄到“六一零”、洗脑班、看守所、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司法局、政法委等部门。大部份资料我都亲自送去,我市政府、人大、政协、公安局、看守所、人事局、派出所我都去过。我市是个县级市,方圆几十里的郊区、农村都有我的足迹。市区的每个生活小区都去过,不管有没有门卫,不管白天黑夜,出门前先发正念,穿的得体大方,不东张西望,就象串门一样,上下楼也经常碰到人,但都没问过我的。

光盘和《九评》数量多时,我白天到单位去发,有时见办公室没有人,顺手把《九评》和光盘放在桌子上,发放时心里很坦然,既不浪费资源,又能救了人。

有一次我得到七本资料书,书名“前车之鉴”,里面的内容都是迫害大法弟子者遭恶报的事例,我想这几本珍贵的资料不能随便发放,我一定要有针对性的发放,我把一本送到公安局。那是初秋的一个早上,天刚蒙蒙亮,我把书揣在怀里直奔公安局大门,来到大门不远处,看见大门处停着两辆警车,闪着信号灯。我什么也没考虑,脚步也没放慢,轻步来到门口时,两辆警车开走了,我看见门卫在屋内走动,我经过院子来到走廊,听见两个警察在厕所说话,我把书放到门槛上,轻步跑出来。我回到家时才回过神来,今天的事这么神奇,门口的警察为我让路,门卫明明在门口走动,怎么没看见我。

我的习惯是随时看大法书。当我捧起《转法轮》翻开第一页,《论语》开头的一段法理使我豁然明白了,““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用人心做事永远也不能明白这段法。我把其余的六本分别送到派出所、“六一零”、看守所、国保大队等。

零六年秋天,我市同修们切磋整体配合揭露我市“六一零”恶警李××,此人心狠手辣,几年来被他打伤的、打残的很多人,同修们都用各种方式给他讲真相,可他一味的行恶,他的亲戚、老婆、母亲都接到过劝善信,他父母的门上常常有好几封信。同修们制作了大批不干胶,满城张贴。我想,今天我把不干胶一定要贴到李××的门上,救不了你,也要叫你在邻居们面前抬不起头来。晚上我发完正念,坐上出租车来到邪恶的居住小区,他的楼号我记得很清楚,可我在附近转来转去,大概转了二十多分钟,怎么也找不到他的楼号,心想既然来了,贴在附近的楼上吧。

贴完后,我步行回家,路上碰到一个熟人给他三退了。当我走到“××酒楼”旁边时,忽然一个酒鬼狠狠地抓住我的手,我当时很害怕,大声问他:“你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他皮笑肉不笑的说:“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你叫×××”,我一听叫对了,他嘴里喷着酒气喃喃的说:“你今晚一定要陪我到酒楼跳舞。”我严肃的说:“我快七十岁了,不会跳舞。”他说:“你以为我没看见你跳啊,舞姿还挺优美。”我心情缓和下来说:“你这位老弟,对不起,我修大法了,不能跳舞。”他马上松开手说:“你们法轮功搞的三退管用吗?”我一听他很清醒,这是让我救他的。我详细告诉他法轮功是什么、江恶首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讲了自焚案是假的、讲我们为什么上访、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他说:“大姐,这回我真明白了,请你原谅我。”我说:“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边走边想今晚为什么这么不顺?那恶警李××的家我很熟,为什么找不到?酒鬼为什么拉我跳舞?我马上意识到我的心不纯净,我去贴不干胶的目的不是真心想揭露制止他继续犯罪,而是想搞臭他。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酒鬼是让我救他的,可当时那表情就象“阿飞”,我的潜意识中有色心,人心招的鬼上门。后来听同修说李××那几天家门口有蹲坑的,我悟到师父在保护我,后来我白天去定了位,李××家门口有一棵刺松,我过了几天把他的犯罪事实贴在走廊的窗上。

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

在劝三退方面,我轻车熟路,利用一切机会。例如:买菜、割肉、理发、洗澡,碰到所有的人我知道,是师父安排到我跟前让我救度他的。送水的、修鞋的、打工的、商店卖东西的、同事、同学、亲朋好友,有时到公共厕所也能碰上有缘人。有一次,我出去贴不干胶,刚过了马路,要往公园方向走,一个警察喊我名字,我一看是派出所的指导员,我知道他是让我救他的,我给此人讲过多次真相,我说:“××指导,明人不用多说,你看看国内国外的形势,快退党吧,我已给你准备个好名字,叫×××”。他会意的点点头,此人得救了。

有一次去理发,一个被传销骗来的东北男子在打公用电话,让家人给他汇路费款,两天没吃饭了,手机被饭店老板扣去了,理发员可怜他就不要他电话费了。我听后真可怜,我马上拿出身上仅有的二十五元,我说:“你今天碰上好人了,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让我做好人,你拿这钱到饭店付上饭钱,把手机要回来,等家人给你汇钱来,赶快回家。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不好意思。然后我给他退了团。

还有一次,我到集上买花生,看见一位老年妇女走着哭着,我上前问她哭啥,原来是她买花生米时丢了十元钱,她没有老头了,又没有退休金,丢十元钱也很心疼。我劝老姊妹不要哭,哭出病来十元钱不管用,我拿出二十元钱送给她。她哭着说:“我怎么能要你的钱?”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修善,我有钱,我每月有工资,你别哭了,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她说:“谢谢你的大恩大德!”我说:“你谢谢我们的师父吧。”周围有很多人看到这一幕,旁边的人议论说:共产党臭哄法轮功是×教,今天咱亲眼看见,人家法轮功多好人,共产党尽说谎。这一下很多人心里有正念了。

提高心性 救度家人

在救度众生的路上,不能忽视救自己的家人,他们是和我们缘份很大的人。在得法前,我和老伴整天吵架,我们性格差别太大,他自私、贪婪、大小事都计较,性格古怪,和自己的兄弟父母都闹翻了,我和他正好相反,所以大小事看法不同,行事不同,整天吵架。到九八年气得我象个老太婆,满脸皱纹、面黄肌瘦、多种疾病缠身,那时我已下定决心离婚,豁出去了,不怕人家笑话了,活命要紧。就在这年秋天,我到洗澡间洗澡,不慎触电,把腰跌断了,医生让我静躺,这期间,儿女轮流回家伺候我,老伴嫌孩子们做饭不对他的口味,经常和孩子们吵架,他自己不会做,连煤气灶都不会用,我躺在床上真是心如刀绞,想死也死不了。我正在走投无路时,好心的邻居引导我得法了。我看书二十天身上的病都不翼而飞了,我以前被邪党骗的认为没有神,这次我真接触神了。我每天抓紧时间看书,如饥似渴,身体一天天的变化,一个月内师父给我多次灌顶,短暂的一个月,我上下楼一溜小跑,我赶紧学会动功,跟随同修们到公园炼功,我又恢复年轻时的活气、又说又笑,面对老伴的大骂我能忍住了。接着九九年“四二五”和“七二零”接连发生了,前后我也到北京上访三次,每次都是偷着走,回来老伴又打又骂。记得第一次回来时,他一直骂了两个钟头,骂完了,他出气了,对我说:“起来炼功吧”,我马上起身炼功,炼第三套时,我的手飘起来了,我知道“忍”的威力有多大。

那时,由于自己得法晚,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交织在一起,我没有三天好日子过,那时恶人经常来家抓我,老伴骂走了恶人,回头对我又骂又打。因为我明白了法理“忍”,他骂的声音越大,我身上的法轮转得越快。在外面学法回来,带回资料,都是進门劈头盖脸来一通,这样的事情象家常饭。我几乎没有病业反映,都在心性摩擦中转化了,我怎么不好好谢谢人家呢?这样的环境一直持续到零三年八月。前几年,老伴炒股,零三年八月,全国股市大幅下滑,老伴把大部份心血都投入股市,赔钱了,上火上的右耳朵里面生了蛇盘疮,痛得八天八夜没合眼,到医院治的疼痛消失了,但右脸和左侧错位了,右侧的眼、鼻孔、耳朵都拉下来了,自称自己是美男子的他变成了丑八怪。在这种情况下,我对他说:“修大法吧,你这模样常人是无能为力”。从此他得法了。八年的修炼,他过了三次大病业关,无数的小病业关,他的脾气慢慢好了,面部也正过来了,现在才称得起真正的“老伴”了。

我的儿子在邪党部门工作,他从小体弱多病,从未干过重活,零九年下乡挖大渠,挖完大渠满身是汗,他跳到水库洗了个澡,第二天就得了重症前列腺炎。当时我劝他修大法,他翻脸不认我这个妈。我很执着儿子,大医院都治疗过,中医、西医、偏方都治过,越治越重,我的心每天都被他的病牵动着,我知道自己这样执着亲情不行。我放下了,去年大年三十,他躺在我身边,我听MP3里的师父讲法,我说:“师父讲法真好听,你听不听?”他说:“听”,就这样他得法了。第八天师父给他清理身体,他感觉出来了,他得病时脸色又灰又黄,愁眉苦脸,现在白里透红,整天笑哈哈,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儿子对大法、对师父感激的五体投地,我们家庭从此和睦了。

我修的不好,表达能力太差,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