剜心透骨过情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看了一本法轮功的修炼故事,晚上似睡非睡时,听到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印象很深,不知怎么回事。九七年亲戚送来几本大法的书,想让我妹妹学,结果她没看,我一本一本的看起来了。我看到《转法轮》中讲的做人的道理太好了,我决心学这个法,当时三十一岁。

我出生在一个比较优越的部队高干家庭,从小没吃过苦,由于家教比较严,从小很懂事。学习、工作都很努力,特别学法修炼后,在单位是连年的先進标兵,后来被评为劳动模范、推选为人大代表。每次的系统专业考试、比赛都是第一名。我丈夫对我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我不会做家务,做饭等家务活都是他干。当时不论是家庭、单位、工作、生活一路顺风,特别得了大法,真是春风化雨,感到幸福滋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一夜之间大难降临,法轮功遭到无端打压与迫害。但是我的想法很简单,头脑也很清晰:大法和师父是正的,做好人没有错。无论如何我得告诉他们打压法轮功是错的,因此我接连三次去北京上访,都被单位及派出所截回来,可能因为我是劳动模范、人大代表,没有关押我。第二次步行十一天到北京上访,他们看我修炼的决心很大,单位领导与我谈话,要求我放弃法轮功,还给我摆了很多利害关系,让我自己选择。我态度非常明朗:这个功法太好了,我要修到底。于是,二零零零年十月,我第三次去北京上访。这一次单位的上一级领导出面跟我谈话,并拿出了正式文件:开除工作,开出党籍,取消劳模、人大代表资格。我轻松而坚定的说:还炼!这个功法我炼定了!不会后悔的。

一夜间,从“座上宾”到“阶下囚”,从此,我失去了工作及一切优越的待遇。亲人的埋怨、世人的白眼、好心人的惋惜与不解、经济来源、生活的困难(孩子七岁)等一切都来了……虽说我能放下这一切,但精神的压力、心里的承受,现实生活中的困难等等很重,我得从新调整生活,从新找工作。尽管这样,我一想起大法,想起师父,感到心里踏实、愉悦。

对工作与物质上的执着,我能放下,能过去,但是对丈夫情的执着所带来的精神痛苦与折磨使我一度跌入了深渊!我体会到了剜心透骨的滋味。

我丈夫是一个很会哄女人的男人,大学生,有点文采,好外露,做生意接触人多,这些年拈花惹草的事时有发生,每次我都维护了他的情面,容忍了,他也表示不再重犯。可是近两年他不仅不知悔改却愈演愈烈,经常半夜回家,每次都糊弄过去。去年五月十七日丈夫一夜未归,打电话关机。我开始胡思乱想,几乎一夜没睡。第二天我去他单位,一位同事说:“他与一个女的出去了。你丈夫从单位借了钱,租了房子,买了家俱,和那个女的过开日子了(那个女的25岁,比他小21岁),他们形影不离,正疯狂呢!单位的人都知道,就你还蒙在鼓里。”顿时我五雷轰顶,脑子要炸了,心怦怦直跳!浑身哆嗦,上下牙直碰,浑身瘫软跌坐在椅子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慢慢从他单位跌跌撞撞的走到大门口,突然一条大狗向我扑来,冲我的左腿咬上了一口,咧开一条大口子,鲜血直流。真是魔难一齐降临啊!我忍不住失声痛哭。

当天晚上,我心动过速,几次晕过去。女儿打电话,让他回来看看,他不理不睬。五月二十五日,他突然回家了,向我道歉,说他错了,我相信了,然后说需要五千元,因我盼他心切,只要回来就行,结果他拿了钱,扬长而去,又是几夜未归。一天,他要到学校找女儿谈谈,我不让他给孩子说这些事,他不听,我就跟他一起去了。没想到那个女人也在车上。既然见了面,我就与她正面谈。我跟她讲做人的道理,劝善。我说你才二十几岁不要因为一时感情冲动,毁了你的前程。他已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他要为家庭为孩子负责。你们这样做,毁了一个家庭,也毁了自己,不会幸福的。她非但不听,还不知廉耻的说:我就看好他了,非他不嫁,我决心非和他在一起不可。丈夫也不知羞耻的与她一起恶言恶语的攻击我,好象我是第三者。然后,他俩开车跑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郊外。那种被欺骗,被侮辱,被伤害的委屈啊!我找他老板、同学、朋友劝他,他就一句话:我要离婚,永远不回去了。我失眠了,每天呆呆的看着表一秒一秒的熬!

我的身体一下子垮下来了,一个月体重轻了二十多斤,学不了法,发正念坐不起来,翻开书就想哭,满脑子是他俩的影子,满耳朵是他的声音,听到外面车响、听到别人家的门响就觉得他回来了。想他对我说过的温暖的话,想他对我的无微不至的照顾,家里的大事小事都等着他,心痛!我从想他、盼他到恨他、恨、妒忌那个女的,仇视她们!恨不得他俩立即遭报应。那些日子我神魂颠倒,六神无主。有一天我在楼上从窗外往下看,恍惚间听到一个声音说,跳下去吧,跳下去就解脱了,他不回来了!顿时我出了一身冷汗,好象当头一棍棒!突然师父的一句话打到我脑子里:“自杀是有罪的”(《悉尼法会讲法》),顿然大脑清醒了。这不是来取我命的吗?

我意识到自己掉進了情的漩涡,我无数次的求师父、找同修。正在我痛苦挣扎的时候,一位同修说:“咱得帮她啊!”我感动的哭了!这个学法小组的几位同修反复与我交流,与我一起学法,讲他们过情关的经历与体悟。我经常是半夜忽地爬起来去敲同修的门。今天我能走出这一关,多亏同修的帮助。交流中有的为我愤愤不平指责我丈夫太不象话了;有的主张与他离婚(是他自己提出来的)。我知道她们是对我的关心和理解。

一位同修非常认真的说:“得找自己啊!是你自己的执着造成的,修炼人得找我们自己啊!你不去找自己,陷在情中,用人的理、人的法你永远解脱不出来。”另一位同修说:“这些年来你喜欢他、依赖他、原谅他,你对他的情太重了!象着了魔一样。你一次一次的为他不正当行为掩盖包涵,这不是修炼人的忍,是在滋养邪魔。你不去归正他,等于是支持、放纵他,致使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被旧势力死死的抓住,叫你颠三倒四、死去活来最后把你拖下去。再说做人得有个标准。修炼的人首先把自己正起来才能正一切不正的。”还有一位同修说:“离婚不符合法的要求,你如果与他离了婚,可能就会毁了他,他就没救了。如果你能反思自己,用法来衡量,放下一切执着与情的干扰,事情可能会变化。”等等这一些话一句一句的往我心里钻,我都听進去了,帮我消了很多不好的物质,心里感到很轻松、很舒服!一位大姨嘱咐我静下心来学法吧,别胡思乱想了,只有法能解脱你、归正他。

我慢慢平静下来了,系统的听、看师父讲法。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说:“我给大家举个简单道理,人啊都执著于常人中的亲情,你知道在常人中轮回转世有多少次了吗?你曾经有过多少父母兄弟妻子儿女丈夫了吗?你在常人中转世的时候你每一生的亲人你曾经都是这样想过他们,你想的过来吗?哪个是你真的亲人?造就你生命的那个地方才是你真的亲人,他等着你回去呢,你却迷于这里,执著于这些暂时的。”

有学员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时提问关于离婚的问题,师父讲:“离婚呢,我告诉你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你们今天离婚也好、结婚也好,我都不说什么,我是从法理上讲,但是我告诉你,未来是不允许这些事存在的。是现代社会现状造成的,我也不能够强迫你们怎样去做,但是未来的生命是不允许这样、不会这样做的。”“现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你对我好了我就高兴,你对我不好了情就没了,这东西能可靠吗?能用情来维持人的婚姻吗?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

师父的话一阵阵的触动着我的心灵深处!当我把师父所有讲法全部看完以后我象变了一个人!心里那个敞亮啊!我看到了自己一大堆执着和人心:强烈的依赖心、求安逸,色心、疑心、妒忌、怨恨、争斗、情面等等,我感到震惊,吓了一跳!十几年修炼觉得自己还可以,可是被情魔缠身完全迷失了自己,差一点被旧势力拖住。

正当我幡然悟道逐渐把心放下的时候,一天突然接到丈夫的电话,支支吾吾的说如何对不住我,表示要回家……我能感觉到他有变化与过去不一样了。但我心里很平静,象听别人的事情,我没有了那种祈求、祈盼的心态,心平气和的说:“你是我丈夫,是孩子的爸爸,不管你做了什么,只要你能认识、改正,我们不放弃你,家门始终为你敞开着。”第二天他单位的同事告诉我:他在外面玩够了想回家了,又欠了十几万元的债,快和他离了吧,要不你还得替他还债。我听了没有动心。

十月二十六日,丈夫的弟弟出车祸去世,他给我电话要我和他回老家处理丧事。回家见到婆婆家的人都感到吃惊!丈夫这样对待我,我对他及家人还象过去一样。婆婆说法轮功真好!婆婆激动的抱住我亲了一下说:好孩子!你原谅他吧,咱还是一家人。丈夫对我说:你一个女人度量真大,请你原谅我。我要回家尽丈夫、父亲的责任。我对家人说这是师父教我这样做的。从这以后,婆婆时时拿着护身符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几天之后,丈夫与那女孩了断此事时,女孩的母亲对我丈夫说:你媳妇真好,你和我姑娘都错了,差一点毁了三个家庭。女孩要搬走时,我感到那女孩怪可怜的,给她讲了真相,鼓励她好好生活。她说:大姐,你太大度了,他都那样了,你还不嫌弃他,我很佩服你!

说起来也真灵,他转变以后的第四天,生意就有了转机,就有了一份订单,之后每个月都有订单。而在他离开家之后的半年中一份订单也没有,而且事事不顺利。

现在我丈夫开始学法了,全家都做了三退。我知道这一切都来自于大法与师父,原本要破碎的家又团圆了。我从内心感恩师父感恩大法的心情无法表达!我经常在心里不自觉的默默喊出:师父好!法轮大法好!我只有多学法,修好自己、快救人,报答师父的良苦救度之恩!

这是我修炼以来第一次写交流文章,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