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的法轮章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我是中国大陆一名普通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一月,师父法身引领我有幸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已有十三年多了。近来看到明慧网刊登了那么多同修在大法中修炼遇到的神迹,心中对大法和师父的敬意更加倍增,同时也想把自己多年来修炼中,亲身经历的神迹写出来与更多的同修分享,向世人证实大法的神奇、超常与伟大。

我在大法中遇到过很多常人难以置信的神奇事,今天先说几件事。

一、失而复得的法轮章

这件事发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一九九九年秋季的一个星期天 ,吃完早饭,我和丈夫(没修炼,但对大法很支持)准备带十二岁的儿子回娘家。当时我母亲也刚刚开始修炼,我想去鼓励她,让她不要因为害怕而停止修炼。

我们先到我家开的店里给孩子换了件毛衣,就让丈夫带孩子先往出走,我顺手将换下的毛衣放到带洗衣粉的水盆里,想回来洗。晚上,我们从娘家回来,先去了小店。一進屋,孩子就大叫起来:“妈妈,你怎么把我的毛衣用水泡上了,我的法轮章还在上面呢。”说着,孩子就拎起毛衣,摘下来法轮章,仔细一看,孩子大哭起来,闹着要我赔他的法轮章。

我一看,法轮章的边缘已经泡开了,里面浸湿了。我心疼的不知怎么好,内疚的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跟孩子说:先别戴了,是妈妈不好,没有仔细看过,就把衣服泡了,我们回家放在师父像前,请师父帮我们吧!孩子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将法轮章放進我的拎包内的夹层中,然后,又将拉链拉好。我和丈夫分别用手摸了一下,确定了法轮章在里面就回家了。

刚到家,儿子就迫不及待的要把法轮章拿出来,放在师父的佛龛里,可是奇怪的是法轮章不见了,我们将手拎包翻了个遍,就是找不到。这时天已经黑了,我们又拿着手电按原路往回找,也没找到。我和儿子说:“别哭了,妈妈心里也不好受,我们相信师父一定会把法轮章给我们完好无损的送回来的。”这件事在我的心里闹了很长时间,那种自责让我想起来就痛。

两个月后的一天凌晨,我象往常一样炼功,打坐时,很快就入静了。就在双手结印后,我突然看到一道金光从窗外射進来,这道金光带着风轮般嗡嗡的响声绕着我转来转去。当我快出定时,那道金光又突然缩回,变成一个小金环落在地上。我出定了,也没多想,以为是师父鼓励我精進。

可我站起身,刚要迈步,眼前又一亮 ,一枚晶莹剔透的法轮章就在刚才小金环落地的地方闪烁着,我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努力的抑制着自己,叫起还在睡着的丈夫和孩子,想让他们看这神迹。还没等我说话,孩子说:“妈妈,我刚才梦见师父了, 师父告诉我法轮章修好了,给我送回来了,我还看到师父把我的法轮章变的透明了。” 丈夫说:“儿子,你是想法轮章想的。”我流着泪说:“孩子说的是真的,刚才我打坐的时候,师父真的把法轮章送回来了。”我让丈夫和孩子看落在地毯上的法轮章,孩子一下跳过去,嘴里喊着:“就是他,就是他,谢谢师父! 谢谢师父!”说着捧着法轮章,跑到佛龛前恭恭敬敬的将法轮章放在师父法像下,虔诚的给师父敬上九炷香,给师父叩了九个头。这枚法轮章原来是橙黄色的,现在变成金红泛黄的透亮,比原来亮好多,和原来相同的法轮章有着明显的区别。

这件事后,我丈夫不但更支持我做大法的事,还主动承担起家里所有的家务, 他说:“我要用我的实际行动支持你修炼法轮大法!”在邪恶疯狂迫害期间,同修们在我家开法会,做资料,都得到了我丈夫的大力支持。因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善待,他自己也在大法中受益匪浅,十多年来没得过病,更没吃过一粒药。

二、暴雨中师父为我们送来了伞

二零零一年夏季的一天上午,一位老年同修来到我家,说:“我在大法中得到的太多了,邪恶迫害大法,诬蔑师父,我们不能看着不管,表面空间我们向世人讲真相,作为弟子还应给师父敬香。以前你给师父敬香,我就一直想也该给师父敬香,我不能再等了,我想找你陪我去请一个香炉。”我听了很高兴,也正好自己还想请香和油灯,就放下手头的事,答应和她去了。

我们请了香炉,又请了三十六盒百年沉檀香、一盏油灯。正往兜子里装时,大晴的天突然掉下雨点儿来,同修说:“下雨了,我们没带伞呀。”我说:“没事,现在还没下大,我们快点走,到车站上车,就好了,等下车,雨就停了。”可是,我们还没走到车站,雨就越下越急、越大,怕把香浇湿了,我们只好跑到路边还没开张的商亭里避雨。

可是雨越下越大,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们等了二十多分钟,商亭已经遮不住瓢泼大雨,这时我说:“这雨看来一时半会儿停不了,我们要是有一把伞,就好了,只要香别淋湿了就行,我们还有那么多事呢。”话音刚落,不知什么东西刷的从天而降,落在我的脚边。我定眼一看,不禁大叫起来:“啊!雨伞!”

我捡起雨伞,伞布是粉红色带向日葵小花的图案,给我的感觉清透而温暖,我和老同修环顾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我禁不住脱口而出:“师父给我们送伞了。”我和老同修都激动的流下了幸福的泪。

我们撑开了在常人看来这么大的雨连一个人都遮不住的伞,冒着暴雨走了近一千米的路到了车站,当我们上到车上才发现,不但香没淋湿,连我们的衣服也没湿,而这场大雨却连续下了两天才渐渐的停下来。

这件事使我更加确信只要实修,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师父无时无刻无事不在为我们操心呢。

三、黑窝中正念解体邪恶迫害与干扰

二零零三年,我被绑架到监狱,监狱恶警为了迫害干扰大法弟子发正念,不准大法弟子闭眼睛,还让犯人包夹用手扒大法弟子的眼睛,拽着大法弟子的头发往后使劲扯,对大法弟子非打即骂,甚至关小号。拿录音机用最大的音量播放淫秽录音带,我和包夹说不要播放这种没有道德底线的东西,对谁都不好,让她关掉录音机,她不但不听,还到警察那儿告我的状。

我想大法弟子做最正的事,谁也无权干涉,我们所做的都是对人负责的事,怎能任她们这样胡来呢?!我请师父加持,在残暴疯狂的黑窝堂堂正正的双盘腿,立掌发出了强大的正念,这时我听到几个包夹在说:“她在干什么?快找警察来。”我知道是在说我,也感受到了她们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我用意念对他们说:“我在救你们,清除操控你们的邪恶因素,在清理这个空间场,你们要好自为之。”很快,我就完全静下来了了, 半小时后我打开腿,几个包夹还在傻傻的看着我。

当班的副大队长、警察也来了,她们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我在发正念。”她们又问:“发正念干什么?” 我说:“大法弟子按我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你们不允许,我们对真正触犯法律的服刑人员讲真相,教她们改邪归正,你们不让,还想尽办法迫害干扰大法弟子,你们把那些低级下流的录音带拿来,用最大的音量干扰我们,充份体现了你们道德已败坏、低下到了极点,为了挽救还有一线希望的生命,我要发正念清理这个空间场,谁都没有权力阻止我。”她们听了什么也没说,灰溜溜的让包夹拔掉录音机的电源,拎着录音机走了,从此录音机再也没有露过面。

从那以后我无论是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没有人管了。被邪恶迫害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监狱不但不给减刑,回家时,还要当地610的人来接。二零零六年秋,在我要回家前夕,大队长找到我,说要通知610来接我,我告诉她,610是一个作恶多端的非法组织,是死亡急先锋。大法弟子从来就没触犯过任何法律,更不能和610扯上关系,为什么要让它们来接我?我希望你也不要和他们扯上关系。我家人一定会来的。

就这样,我在丈夫和几乎全班同学的迎接、陪同下,堂堂正正的回家了。当晚同学订了酒店要请我吃饭,我当然不能错过这个讲真相的好机会。在吃饭的时候,我给大家详细的介绍了法轮大法和自己在修炼中的受益匪浅,以及在监狱关押期间亲眼目睹的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给大家讲了三退(退党、团、队。)的重要,很顺利的四十多人在这次吃饭中,全都退出了邪恶的中共组织。他们其中有从外地特意赶来的,我知道这都是我的缘份,是师尊的慈悲安排。

四、坚信师父大法显神迹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地区有几位同修出现严重“病业”假相,长期处于魔难之中 危在旦夕。同修找到我,和我说了他们的情况,我想,让我知道了就不是偶然,我决定和同修去看望他们。第二天,我安排好年迈的父亲,就去看望他们了。在和他们交流中,我发现他们思想中邪党文化的东西多,法理不清晰,信师信法不到位,敬师敬法也不纯净,我连续去了几天,正在同修有所好转时,干扰来了。

那天上午十点多,我正在给父亲读法,突然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是一位“病业”中的同修的家属同修,说想让我去一下。因他家离我家很远,我就准备给父亲做完午饭再去。为了赶时间,我就烧了一菜勺水,准备水开了煮饺子,很快水就开了,我从冰箱里拿了冻饺子,刚走到灶台前,突然,菜勺就象有人掀翻了一样,一菜勺沸腾的开水全都泼在我身上,菜勺掉在地上。我当时只穿了一件背心和一条短裤,来不及多想我就大声喊正法口诀和:“师父救我!”这时听到响声的父亲急的也出来了,他的行动本来就不太利落,见当时那场面,吓的一下就瘫坐在刚撒到地上的开水里,我连忙说:“爸,快念大法好,快喊师父!”我顾不上自己,忙去搀扶老人,一百六十多斤行动不便的老父亲,就象被水浮起来一样轻飘飘的站起来了,我问他要紧吗?他说:“没事。”我把他扶到屋里,脱下他已湿透的短裤,一看真的没事,只是有点儿红。给老人换好短裤,父亲问我:“你怎么样,是不是烫坏了,要不要紧?”我才想起看看自己,真是奇迹,滚开的水泼在身上,从腹部到左腿的膝盖处只是有些红,也不疼也没有泡,我又一次感受了大法的神奇!我知道是邪恶要阻止我去帮同修,师父保护了我。

我给父亲做完饭,按我们原定的时间赶到了同修家,我和同修说了先前发生的事,大家都发自内心的赞叹大法的神奇,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与护佑。

就在这件事后不久,一天,我想去看望一个同修,正准备出门,突然右腿就象有人拎起来然后往后一掰,我的右脚在接触地面的瞬间只听“啪”的一声, 我顿时疼痛难忍,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看我的右脚背向下脚尖已经朝后,我来不及多想,一下把脚掰过来,立即双盘立掌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一切干扰、迫害因素。父亲看到我的整个右脚和小腿都紫的象茄子一样,脚背的骨头在向外支起,很是担心,让我去医院。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不用去医院,师父会管我的。这时我已痛的全身哆嗦,但我没有退缩。我清理到半个小时左右,就明显感到不那么疼了,我完全静下来了。

一小时后,我打开腿一看,茄紫色的地方已基本恢复,就脚外侧剩一点发青的,骨头已归位。我试着站起来,轻轻走了几步,除了骨折的地方有些发胀外,已无大碍。我没有被这假相吓住,照常去看望了同修。当在场的同修看到我的尚未完全恢复的脚时,大家流下了对师父无限感激的泪水。三天我就完全康复了。

我又一次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又一次感受到了只要修师父就在我身边。

修炼中的神迹真是说也说不完,因为任何的语言在大法的神迹面前都是那样苍白,只有在大法中实修,才会真正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神奇、超常、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