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近期对武汉市民家庭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一九九五年的一个冬天的夜晚,湖北武汉中山公园下了一晚上的大雪。清晨,两个市民看到一群晨练的人,说道:“哎呀,你们这么整齐,老人、青年、小孩,人人脸上是慈祥的微笑,没有感到一丝寒冷的样子,你们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太美了,能允许我拍照吗?”他们非常高兴的拍下了一组珍贵的镜头,起名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这两个市民所看到的,是一九九五年武汉中山公园法轮功学员炼功的盛况。在这一群法轮功学员中,每个人都获得了祛病健身和道德回升的幸福。而中山公园辅导站只不过是武汉众多法轮功辅导站中的普通的一个。在当时,武汉数十万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给世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也给武汉市的家庭建设带来了阵阵春风。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千人在长青花园体育馆开法会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千人在长青花园体育馆开法会

早在一九九九年前,武汉市五十余个炼功点共计两千零五名法轮功学员接受调查,形成了一份《武汉地区法轮功学员修心健身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炼功后学员的身体变化十分明显,疾病消失率为百分之七十五点一五,好转率为百分之二十三点三。学员节省医疗费的情况也非常显著,有百分之九十五点五一的学员因在修炼后身心健康,再也没有花钱看病。绝大多数学员放弃了吸烟、饮酒和赌博等不良嗜好,生活方式更趋健康。再加上,修炼后普遍出现的家庭和睦现象。可以说,武汉市法轮功修炼者通过修炼“真善忍”,大大提高了武汉市市民家庭幸福指数。

然而,这种有目共睹的可喜的景象,被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所破坏。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大肆迫害法轮功,其对中国数千万个家庭犯下的罪行是罄竹难书的。近期,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对武汉市数以百计的家庭进行了摧残式的破坏,严重影响了武汉市民家庭生活的整体面貌,持续地侵蚀着武汉市民家庭生活的道德基础。

彭燕一家
彭燕一家

其中,中共所造成的彭亮和彭燕兄妹家庭的惨剧,可谓罕有。彭燕一家五口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母亲李莹秀和兄长彭敏被迫害致死于二零零一年,父彭惟圣后来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另一个兄长彭亮被迫害得数次入狱。二零一一年,彭亮再次身陷冤狱面临非法判刑,彭燕多方营救,却在中共法院即将对彭亮非法开庭前五天遭绑架,在武昌杨园洗脑班历经半年的折磨之后,彭燕被武汉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据悉,二零一二年新年期间,见到彭燕的人说,她被何湾劳教所从二队调到六队迫害,人已经瘦得皮包骨了。见到彭亮的人说,他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即使在新年期间,恶警都不忘施加压力。他们破败的家里现在只剩下一个精神失常的老父亲。

彭亮、彭燕的家:昔日热闹的五口之家,由于中共的迫害,现在难见烟火,破败凄凉
彭亮、彭燕的家:昔日热闹的五口之家,由于中共的迫害,现在难见烟火,破败凄凉

下面略述在二零一一年期间,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对武汉市的家庭所犯的罪行:

破坏家庭的组织结构

家庭的组织结构,是指家庭中成员的构成及其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状态,包括家庭成员之间形成的联系模式。

自二零一一年年初至今,武汉市“六一零”采取抄家、绑架、洗脑、酷刑折磨、劳教、判刑等形式,对武汉市成百上千的信仰“真善忍”的家庭造成高压之势,破坏着这些市民的家庭组织结构,造成严重的生离死别、成员孤危的家庭惨相。

截止二零一一年年底,武汉地区已经证实至少有一百零八户家庭出现人员被绑架现象,其中至少有五户家庭有人被非法劳教,至少有八户家庭有人被非法判刑,至少有五户家庭有人被迫害致死,绑架未遂、被非法抄家和被上门骚扰的家庭则难以计数。

中共普遍采取上门骚扰、恐吓,甚至抄家、抢掠等暴行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和他们的家庭,这种骚扰在武汉市大范围发生且长时间持续,几乎遍及各区,如武昌区的易素华家、赵珍娇家,青山区的朱春莲家,汉口的丁晓清家,江岸区的欧阳家,东西湖养殖场内的法轮功学员家等,均受到严重骚扰,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离家出走,有家难归。

二零一一年武汉地区已知共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迫害,二零一一年武汉地区已知共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每一个被诬判的市民背后都是一个破碎的家庭,每一次诬判,都是将武汉一个原本和谐幸福的家庭加以摧残。

二零一一年,中共继续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已经证实至少又有五人被迫害致死。其中黄美玲被施加电刑而死,王玉洁在遭受烘烤酷刑后离世,李友云在受尽折磨屈辱后离世,余毅敏遭药物摧残、野蛮殴打致疯后含冤离世,高素兰遭恶警恐吓坠楼身亡。

践踏家庭的法律权益

二零一一年,武汉至少有一百零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局绑架,另有至少九起绑架未遂事件。这些绑架行为除了具有中共一贯的野蛮性之外,这些绑架事件还有一个突出特点,对法轮功学员家庭完全不讲法律,家庭成员依法享有的知情权、聘请律师权、辩护权、开庭旁听权等权利都遭到粗暴践踏。

四月二十日武汉当局绑架了十一位法轮功学员,为怕学员家属在场抵制绑架,武汉市公安局国保人员实施的此次绑架行动,多是经过长时间跟踪之后,选定避开学员家人的时间、地点秘密进行。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冯震是被原工作单位骗到社区绑架,李国华在自己开设的店面绑架,付国启在上班途中绑架,夏阳、李火生、冯云、蔡秀英等是独自一人在家时遭绑架。

此次绑架也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了,其下落,多数法轮功学员家属,事隔多日,仍未收到任何书面或口头通知,更不知道其亲人被绑架的原因。亲属多方打听,当局互相推诿;事隔很长时间家属才得知,学员已分别被转入各区洗脑班或看守所,分别受到各种迫害,如:张甦、张伟杰被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迫害、毒打,熊炜明被施以药物摧残,他们被关押长达半年多,家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完全构成了非法拘禁罪。冯震后来被武昌区检察院起诉,李火生后来被非法开庭及非法判刑,当局都不通知家属,他们家属请了律师,中共却不让律师与学员见面。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亮,因为讲述法轮功真相遭到当局绑架。妹妹彭燕为哥哥请来了律师准备出庭辩护。然而,在开庭前五天,中共当局绑架了彭燕,说是怕她“生事”,关几天就放回家。可是,彭燕在洗脑班历经半年的折磨后,又被武汉市“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

漠视家庭的感情生活

“新年即将到来,人们都在准备欢度新年,我们这个五口之家却因为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迫害得支离破碎,五个人都分别多次被武汉市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系统非法抓捕、劳教、判刑。我母亲和小哥先后被迫害死了;父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最近又被劫持了两个多月,刚刚放出;我二十二岁时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在,我唯一的健康、善良的大哥彭亮,又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被绑架,先是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转押至武汉市武昌杨园洗脑班,至今不见天日。我要问问你们:二零一一年这个新年叫我怎么过?”

这是彭燕写的一封信《无条件释放我哥哥彭亮》的开头一段,是写给湖北省暨武汉市政法系统、政府、人大、政协、国家公务人员的。表达的是一个普通家庭成员最为真挚深切的感情。当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彭燕拿着这封信找到武汉市“六一零办公室”时,遭到“六一零”工作人员的只有训斥与敷衍。

学员张甦,被武汉市邪恶“六一零”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批捕、起诉,欲枉法判决。张甦父亲当时身患绝症,得知唯一儿子被绑架、遭受酷刑折磨并被非法批捕和起诉,在沉重的打击下,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含冤去世。在其父亲去世前,张甦的家属与律师要求中共放张甦回家看父亲最后一眼,武汉市邪恶“六一零”丧失人性,断然拒绝。

绑架家庭的理性思维

中共推行愚民政策,绑架法轮功学员家庭成员的理性思维。

首先是妄图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控制。二零一一年四月多人遭绑架案发生后,武汉市洗脑班(杨园洗脑班)非法关押至少十八人,湖北省洗脑班(板桥洗脑班)至少九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至少七人,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至少六人,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至少十一人。 其中以湖北省洗脑班迫害最为残酷,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是被当地中共人员认为是所谓的“重点”,为了逼迫他们转化,洗脑班穷尽一切手段,进行系统的折磨,如长期不让睡觉,在饭菜里放药,直逼肉体和精神的极限。有的学员被折磨得站着站着就倒下了,有的甚至精神崩溃。一个月后还不“转化”的,恶警关上门窗,紧闭窗帘,在高压和恐怖的环境里对学员强迫灌输邪党理论。那里每天都上演着恶警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酷刑折磨和精神迫害,许多从那里出来的学员都长时间精神恍惚。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其次是妄图绑架学员亲属的理性思维。彭燕的二哥和母亲被中共迫害致死案,在美国已经胜诉,可是武昌区“六一零”的陈传全科长,经常通过打电话、搞学习等方式胁迫彭燕的二表姐认同中共攻击法轮功的宣传。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陈传全还播放了“居委会大年三十在彭燕家包饺子”的录像片给彭燕的二表姐观看,彭燕的二表姐回来跟彭燕说了这个录像片,说还看到了录像片里的彭燕,彭燕说:“我大年三十根本就没在家,我们家根本就没有包饺子的地方,怎么包?”中共就是这样混淆着学员亲属的视听、绑架着学员亲属的思维。

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当彭燕质问武昌区“六一零”的陈传全,说:“我大哥又被你们关着,真的是按法律程序来的吗?真是那样,我就请律师打官司。”陈传全脱口而出:“你不知道对法轮功是不正常的吗?”陈传全一语揭穿了中共的老底,为什么武汉市民家庭近期在组织结构、法律权益、感情生活和理性思维上,遭遇到如此多的“不正常”,原来是因为中共对付法轮功的政策是“不正常”的。

稍知历史的武汉市民都知道,正是因为中共这种“不正常”的政策,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反右运动中,数十万个知识份子的家庭分崩离析;正是因为中共这种“不正常”的政策,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中,全国绝大多数的家庭陷于极度混乱状态;正是因为中共这种“不正常”的政策,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六四学潮”中,众多大学生的家庭陷于支离破碎;而今,又有数千万个家庭因为中共对于法轮功的“不正常”的政策,而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任何一个理性的武汉市民,都应该能看到,每个武汉市民的家庭,穿过中共的历次运动,走到今天,都或多或少的遭受过“不正常”的践踏与摧残。而今天,如果我们不能认清和制止这迫害法轮功中的旷日持久的“不正常”,最后,或许每一个武汉市民或每一个中国人都将沦为“不正常”的牺牲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