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学员:不一样的得法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八年八月才有幸走入大法修炼的新学员,在得到大法的三年多时间里,我几乎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修炼中,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努力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讲真相,多救人。

一、不一样的得法经历

得法前我的天目就是开着的,但是开的层次很低,我只能够看到一些低灵的、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得法前我的经济条件不错,特别喜欢吃喝玩乐,爱打扮,赶时髦,为此我与前夫感情不好,婆媳之间关系非常紧张,特别离婚后,我与婆婆的关系更糟,我们俩总是争来斗去的。婆婆喜欢烧香拜佛,但都是拜的狐黄白柳之类的生灵,我看到她身上有多种附体。她为了对付我,常常施一些巫术,招来一些低灵的东西干扰我,还说我跳不出她的手掌心,搞得我精神不振,身体到处是病痛。

我看到是婆婆往我身上弄了许多脏东西,为了摆脱婆婆的干扰,我也到处烧香拜佛,其目地是为了对付婆婆,与她斗。所以我什么佛经都念过,我去求过小道术,也找过气功师出高招指迷津,可求来求去,最多只能与婆婆对抗一个星期就不灵了,又得去求“高人”,钱花了不少,几乎耗尽精力,结果招来了附体不说,还把身体搞的越来越糟。

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我去医院看病,一位大法弟子向我讲真相,虽然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很多年了,但我都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更不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事。我将我的情况向她讲了,后来她给了我一个护身符和一些真相资料。我回家,那些不好的东西一下就吓跑了。

后来我找到这位大法弟子,她又给我一些资料,我虽然一时看不懂,但是我觉的这个大法很好,是高德大法,一定还有高深的理论。我又去找到这位大姐:“你能不能教我点更高深的东西”。她就送了我一本《转法轮》。回到家,我翻开《转法轮》一看,里面讲的是修佛、度人的理,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不是我一生都在寻找的吗!我毫不犹豫的立誓要修炼法轮功,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

从师父讲法中知道,迫害后進来的是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同时進行。尤其我是在正法都接近尾声了才走入大法,各种干扰都很大。我能看到以前的债主都来找我要债,干扰我,不让我修炼,身上的附体也不干,也来干扰我。我一开始读《转法轮》时全身就发冷、发抖,象 “打摆子”一样。而且我一读《转法轮》就发困,困的眼睛都睁不开,或者被搞的迷迷糊糊的。但是我不管这些,仍然坚持,心里想,你不叫我看,我就是要看,我坐着看发困,我就走着看,走着看还发困我就跪着看,再发困我心里就发念:谁也阻挡不了我,我就是要看《转法轮》,谁干扰我就让它形神全灭。师父看到我求法心切,很快就把我身上的附体和周围环境不好的东西都清理掉了,我学法被干扰的情况渐渐少了。

二、向内找修自己、去执著

修大法后,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就是返本归真。我按照师父讲的,时常用一个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遇到问题向内找,修自己,在常人中努力做个好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大法,影响家人。我改掉了自己过去一切不好的习惯,去掉了做不好事的想法,以前身上的各种疾病都消失了,我完全象变了一个人。

开始修炼大法后,紧接着各种干扰,各种矛盾也接踵而来,尤其家庭矛盾更显得突出了,我知道这些都是对我的魔难和考验。以前我在家里是说一不二的,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和丈夫又打又闹,闹的家里不得安宁,丈夫也总是让着我。我修大法后,暴躁的脾气改了,坏习气没有了。看到我的变化,母亲高兴,丈夫也高兴,开始丈夫不反对我修炼大法,也支持我。后来有一次我发真相资料被人诬告后,母亲因为害怕就开始反对,丈夫也害怕,也开始反对了。特别是他有了外遇后,就常常和我闹,甚至要和我离婚,并且威胁我:“你是要我,还是要大法?”我说:“我要大法,同时我也要这个家。”因为我坚决不同意离婚,他就经常骂我,打我,我也不与他争,心平气和的对待他,我知道这是他在帮我过心性关。我知道丈夫有外遇的事后,开始心里也放不下,很烦心,很痛苦,虽然表面上没有和他吵闹,但是心里老放不下,我这个时候的忍也是一种带怨恨的忍。后来在不断学法中我认识到,他虽然是我的亲人,但是他也是一个被救度的众生,不能让他对大法弟子不敬,对大法犯罪而被毁掉。其实当他每次和我闹的时候,我都看的到他身后有一些低灵的东西在操控着他,于是我心平气和的与他讲道理,也发正念清除他身后的东西,有时效果好,有时效果不好,其实这都和我的心性稳不稳定有关。有一次他不但不听,还歇斯底里上来就狠狠的给我两个嘴巴子,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疼,心里也不气恼,笑一笑忍过去了。当天晚上我打坐时师父让我看到了发生这些矛盾的因缘关系,在历史上我都欠过他们的人命,而且我看到在另外空间,我被打后的嘴巴红肿的老高老高的,但是在这个空间却一点事也没有,我知道了这些因缘关系后,心里看的更淡了。因为我的心放下了,他也不跟我闹离婚的事了,就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也不反对我修大法了。

刚刚得法不久,一次我和丈夫去一个地方,他开的车速很快,跑着跑着,这时突然一个小伙子骑着一辆摩托车从旁边一个岔道冲出来,也没有戴头盔(后来知道他无驾证),眼看就要撞上了,我在紧急时候大喊“法轮大法好!”就要撞上摩托车的那一瞬间,车都碰到小伙子的衣服了,车突然刹住了,没有发生车祸。这天晚上在梦中,我清清楚楚的象看电影一样看到了今天发生的情景:我看到就在汽车将要撞到骑摩托车小伙子那一刻,从天空伸下一只大佛手,把汽车和摩托车隔起来,两车才没有相撞。

三、任何困难都挡不住我讲真相

在得法一年多的时间里都是处于独修状态,我不断的看书学法,发正念,也不清楚发正念的手势,自己就乱比划着发,那时也只会念念正法口诀,也不知道发正念的内容。一年后我再次接触到同修才在同修的帮助下改正了发正念的手势和知道了发正念的内容。因为我天目是开着的,我凡是见到不好的东西我就念正法口诀清除他们,也能把它们灭了。

得法后我也懂得要去讲真相,但是开始也不知道怎么去讲,只会告诉别人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中共邪党迫害好人。后来我与同修联系后,就从他们那里拿真相资料和《九评共产党》等光碟去散发,沿途周围的村庄我几乎家家都发遍了。有时我也去比较偏远的山村发,有时候走几十里也看不到一个村庄,我想让那些偏远山村的人也要知道大法的福音,我就叫丈夫开车拉我去发资料,丈夫说,我不能丢下工作跟你去,一家老小还要生活,你要去哪你自己开车去。那时我虽然学了开车,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单独开过,怎么办?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任何困难都挡不住我,救人的心就促使我单独开着自家的车到数十公里外的山村发真相资料。常常要发到半夜或者天亮才返回,就这样两年多时间,我几乎跑遍了邻近县市偏远的村村寨寨。

有时我在夜间去村子里发真相资料,黑天瞎火的,但是我每次進村都不会迷路,都是师父为我引路。我将真相资料放在门口,真相资料就会自己梭進门里去,如果发重复了,那真相资料就不進去;有时刚放好真相资料,这家主人会开开门,看到真相资料就拿進去了。

我还能与我开的卡车互相沟通,如果我的心不稳,那车子就常常出毛病:不是开着开着突然熄火,就是刹车出问题,这时我就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和车沟通沟通,或者发发正念,那车很快就会正常。有一次发完真相资料后,我想赶快离开,刚刚开出不远车就熄火了,我又发正念、又向内找,还是不行,我真是急了,怎么办?这时车子告诉我,它被邪恶伤的厉害,“病”了,要我去找医生来给它看看“病’,于是我去找来了修理工才把它修好。

以后除了发真相资料,我也用喷漆写真相标语,打语音电话,发彩信讲真相,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