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 策马扬鞭救人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我是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半年后迫害就开始了,尽管修炼基础打得不牢,但本性的一面知道大法好,师父被冤枉,所以七二零当日就赴京上访。记得飞机起飞前我脑子里打進一句话:这是你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之后我又几次走上天安门证实法,在师父的加持和自己放下生死的正念下安全返回。

但后来因色欲和争斗心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关進黑窝,被邪恶“转化”。这一沉沦就是八年。八年中做了很多大错事大坏事,包括不二法门、迷信假经文和看特务网站等等,因邪悟甚至诋毁明慧网,不认可三件事,四处跟风,就是怕自己被落下,但心底里修炼的愿望从未断过,很迷惘很苦。大约到了二零零九年我被病业折磨的几乎要失去人身,生不如死,常人的医疗手段全部失效。慈悲的师尊让同修唤醒我,再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我才得以一步步走回正法修炼之路。期间师尊为我承受的我无法知道。穷尽世间语言难表弟子对师尊感恩之情,唯以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从邪悟歪理中一点一点挣脱出来并偿还造下的罪业,其中的艰辛和坎坷自不待言。现在我就是要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带来的损失,更多的救众生。

我悟到救人这么严肃的一件事,一定要做到位,不能马虎。救人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救人的效果是自己心性的体现。

我劝三退的对象主要是工作中碰到的人和同事,对身边的亲朋好友劝退效果往往不佳,我想做好但做不好,很苦恼,感到在讲真相方面必须有一个大突破了。最近回老家救人的经历让我打开了这道藩篱。

我在异地工作,因父母双亡,很少回老家。那里有我几十位亲戚和众多同学。去年开始我就魂牵梦萦般想回老家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今生与我结过缘,就是我该救度的人,他们也在等着我去救他们,非去不可。但又怕劝退效果不好,想夯实学法的基础再去,还顾虑能否请的了假,犹豫中推迟着归期。师父看到弟子救人的心,帮我安排了看似不可能被批准的休假,一路绿灯。可见真正的障碍是人心,师父给我安排了最好的。

十几天的假期中,我请师父安排我的每一天,将有缘人引到跟前。这个过程中感悟良多,也突破了很多观念。

因为回去路上没带大法书,没学法,次日午餐约见了两个大学同学,没有劝退。餐后打了“同学录”上的若干电话,或是无人接或是人家在忙,感觉有干扰。有点沮丧但没气馁,终于一位法官同学有空,我就直奔法院她的办公室。

二十多年未见的同学很热情,我们聊了两小时,我按《九评》的顺序剖析恶党历史再联系现实种种乱象,同学爽快同意“三退”。我又用第三人称讲法轮功的神奇和洪传形势,自焚伪案,同学表示同情。我叮嘱她善待法轮功学员,她说没有遇到相关案件,相信遇到她也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临别时感受到她明白一面的欣喜和依依不舍。后来她打电话说,平日很忙,那天竟然能抽出两小时与我聊天,还没被打扰,真难得。那天是法院集体看歌功邪党的电影,她没去。我感谢师尊的安排,这个有缘的生命就是在等我救啊。

次日我吸取教训,学法炼功发正念后,再去讲真相,效果就很好。

老家在某省省会,我的亲友和同学有很多在公检法和事业单位工作,学历高,相对中中共的毒也深,所以我每次约见他们讲真相劝退都得一个小时以上,还要全方位多角度去讲,尽量讲透。以前讲真相前都没有提前坐下来针对被讲的对象发正念,第二天,我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就在出发前锁定要听真相的人的空间场,清除操控他的共产邪灵和党文化及干扰他明真相的因素。这样做的效果明显提升。比如一位粗壮的同学在市公安局任科长,出乎意料,他很快同意“三退”了。发正念时就已感到他场中的邪灵只是表面的。

我的侄女是个二十五岁的清纯漂亮女孩,和她约谈,几次她都爽约,几次清理她的场时感到邪灵一层层的清不完,最后劝退时我一直发正念,她的电话不断,人也坐立不安,提前离开,我送她到目地地,她又躲進商场,连声“再见”都没说。我很遗憾,如果自己修的好,能量场更强,也许就能灭尽邪灵救了她吧?

堂姐是比较厉害的那种人,四年前聚会时,表哥说到恶党不好,她马上翻脸,她说不能说共产党不好,我觉得她难救。这次硬着头皮去见她,她和姐夫很高兴,姐夫下厨,做的菜都是邻居自家种的,于是我从食品安全讲起,他们都认同,但讲恶党历史讲到一半,她开始打哈欠,说了些维护恶党的话。我借故到隔壁房间,高密度正念十分钟,出来后奇迹发生了:堂姐表情变了,笑吟吟的听我讲下去,并点头称是。我说用化名帮他们双双退出党、团、队吧,她还连声称“好!好!”我又以自身病业消失的奇迹讲了真相,发现她对法轮功很同情。堂姐退休前是某局处长,姐夫曾是省委邪党刊编审兼党委书记。我感受到近距离发正念的威力和众生得救的欣喜。此例也让我明白,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世人都在变,以前中毒深的,再给人家一次机会,别把人看死,只管去讲真相去救人,其实都是师尊的加持。

堂姐的儿子是派出所的教导员,人很好,忙中抽闲请我吃饭。我讲了真相,也为他和他妻子做了“三退”,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他听進去了。

我想劝退大姑家的表兄嫂和他们的儿子儿媳。约见前表哥说要约上老丈人、丈母娘一起请我吃饭。我曾向四个朋友讲真相,累得够呛,结果还一个没退。观念中感觉面对一个人还行,人多了力不从心。如今要面对六个人?我心里打鼓。硬着头皮去了。在哥哥家里讲了基本真相就该去饭店了。去餐厅路上车里坐不下,我想和哥哥走着去,顺便讲,能退一个是一个吧,可人家硬要我坐车。那位老丈人是市总工会的宣传干部,退休后返聘,我心里更没底了,落座后心想就当一场普通饭局吧。菜过三巡,那位老丈人忽然提起腐败的话头,我精神一振,马上顺着他的话题延伸,于是席间的主角变成我,他帮衬。我从邪党起家讲起,讲到当今的腐败现状,如海外媒体曝光的政治局常委儿子辈百分之七十有美国绿卡,孙子辈百分之九十有美国绿卡,讲到我们做华夏子孙不做马列子孙,爱国不等于爱党,藏字石和玛雅预言等等,讲到一亿人退党大潮,这位宣传干部明白一面想退,但邪灵又在干扰,他说自己是七十年代老党员,我就说,咱们遇到灾难时不是请老天保佑吗?共产党无神论就是否定老天的存在,你又想求老天保佑,又否定老天的存在,老天咋保佑你啊?我帮你和阿姨起个化名退了吧?用你的姓加个安,阿姨的姓加个康,你俩合起来就又安又康,好吗?他们笑着说好,这边我嫂子说那也帮我们退了吧,她儿子和儿媳也同意退了。六人中三人退出党、团、队;三人退出团、队。其实能见到的都是有缘人,我面对六人侃侃而谈一个多小时,其实都是师父在加持啊。悟到师父以此点化我破除不敢面对多人讲真相的观念,我的不自信其实是不信师信法的表现,师父为我撑腰,我怕什么!

餐后去医院看一位姐夫。此人退休前搞政工,参与“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人家放弃信仰,几年前他患忧郁症时,我去看他谈过法轮功的话题,他很顽固。不久前他被查出癌症晚期,现已瘦得脱像了。我现身说法,告诉他自己修炼康复的奇迹,也让他念大法好,可惜他还是不认同大法。想跟他多谈些,但我嗓子不断咳嗽,也许是因为他遭报还不悟,已不能听大法的福音了,抑或是他病房里的业力太大,我难以讲下去了。走出病房,很为他难过,居然选了这么一条路,可悲啊!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因迫害大法而遭报的人。

有位对我有色心的大学同学是现役师长,我知道是自己的色欲心没去干净的反应,一直在清除它。后悟到,他经常发短信给我,真正原因肯定是来求救的。这次他请我吃饭,我讲真相讲了一个多小时。他只是点头,几乎没插话,问他为啥?他说看我讲得兴奋,又很新颖有道理,他只是在认真听,最后劝退,他只是点头。他平时是个搞笑连篇的人,这次却没有任何暧昧的表现,是我的正念把他不好的想法打掉了。

一次打的问路,被问的女士说,你是某某某吗?她居然是我失散多年的儿时邻居!很快就将她劝退并让她明白了大法真相。师父会把有缘人都引到跟前啊!

休假开始住在一位外出的亲戚家,他房里有邪党刊物,发正念有干扰。后来我的一位关系很好的大学同学,现在是个富豪,建议我住到他的一套空房里。在他那儿住做三件事不受干扰。明白都是师父的安排。这位同学很忙,一直没机会见面劝退。最后他去机场送我,本想在机场聊一个小时,可他又说没空。我有点急。在车上他忽然提起他在国外用化名退党团的事,说退了保平安。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例常人主动三退的,我很惊喜,问他戴过红领巾吗?答戴过,我说那也要退我帮你退了吧,他说好。这时司机也同意退少先队,我又讲了所谓“天安门自焚”和法轮功真相。车到机场,握手告别。这次休假,师父为我安排的很周全。我在当地找到一位精進的同修,向她借了大法书和炼功音乐;我会见亲友前她帮我发正念;“三退”名单她帮我上网发;有要学法的人,她帮我买MP5并录制,等等,没有她的帮助和支持,我不会做的这么顺利。巧的是她老公居然是我中学同学。借由他联系上了前面说的那位公安局科长,席间吃饭时同修帮我发正念,这位同学就帮我搭梯子往话题上引。

这次休假共劝退了三十四人。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我很难过,自己修的不好,劝退率不高,每天都在打电话约见人,但很多人都约不到。我不断铲除干扰,但有人甚至约七、八次才能见上。另外因为安逸心重,早上起不来,炼功不够,体力跟不上,学法有时在想约见的事,心静不下来,再加上一些执著心的干扰,正念不强,救人的效果就打了折扣,本该见更多的人,救更多的人,可是难有机会补救了,惭愧至极!

劝退名单中包括两个科级公安人员,一个师长,两个法官,一个安全局退休职工,一个某局前处长,一个前省委邪党刊编审兼党委书记等,还有高级教师和医生、富豪商人等等。不是说邪党权力机关的人就要特别提出来,我想说的是,这些人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中不乏善良之辈,对现实可能看得更透,同样是等待救度的众生。老家的同修做的真好,真相币随处可见,楼道里也见到手写的“法轮大法好”的字样,众生也经常收到真相传单。但因为邪恶的间隔,更多的人是麻木的,看都不看,我这里除了那位富豪同学,没有人主动三退的,可见面对面讲真相的必要。

以我这次的经验,建议同修利用可能的机会走走亲戚,他们都是和我们结了缘的众生,他们在苦等我们救度啊!只要你想去救人,师父都会给安排的最好!在救人的过程中,去执著、提高心性也是最快的。

这次我感到在讲真相方面有一个较大突破,我准备对身边的亲朋好友,那些自己以前认为“难劝”的人劝退,提前对他们发正念,放下观念放下情。策马扬鞭救人急!我会精進实修,在有限的时间里多救人,把助师正法的誓言落到实处。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