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取回被恶徒强夺的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二零零三年我被绑架,不配合邪恶,不写“三书”,恶警强迫我丈夫交三千元钱才放人。后来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用佛法神通取回被恶徒抢去的金银首饰的故事,我也学着同修的做法,发正念要取回被恶徒强夺的三千元钱。

连续这样发了几天正念,也没当回事。过一段时间,我洗床单时发现枕头下有五百元钱,我想来想去也想不起是什么时候放的,问了家人,他们都说没放。有一天我突然想到,可能是我发正念搬回来的。过了一段时间,我在床的另一边又发现了五百元,隔一段时间,在我房间又先后两次发现五百元。

此时已经搬回了两千元。这时我的人心就上来了,心想:你邪恶迫害我两次,每次关押我一个周,我被迫流离失所一个月,一共四十二天,那时我是做小生意的,一天能挣一百元,你邪恶至少还得还我四千多元。多大的欲望啊。打那以后,再也没搬回一分钱。

随着不断的修炼,我去掉了欲望和贪心,又先后搬回了四百元、六百元,就这样,我的三千元钱在不知不觉中都搬了回来。这是大法的神通在我身上的又一次体现。

还有一次,大概是二零零五年夏季的一天早晨,我在床上打坐,很静,很舒服,感觉全身动不了。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是邻居来我家借工具,急着上工,我赶紧下地给他开门,可是两腿麻木不听使唤,一个趔趄栽下去差点摔倒,我急忙撑着房门,颠了颠腿,这时我才发现我是脚脖着地,脚心是朝上姿式,不大一会儿腿有了知觉,打发走了邻居,这时我的左脚已经肿成个大馒头似的。

我立刻向内找,是我哪里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哦,是我要做真相资料,邪恶在害怕,干扰我。我很早就想办家庭资料点做真相资料,可是苦于没有资金,靠着丈夫出苦力挣来的钱两个孩子上学的费用还不够呢,所以成立家庭资料点对我来说只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后来看到周刊上同修说,有两千元钱就能办个小资料点,这样我就挤呀攒啊,攒呀挤啊,连娘家妈给我钱我也存下来了,好不容易凑了两千元。本想这天到市电脑城看看买个什么样的电脑。邪恶就千方百计的干扰我。此时我更加坚定了做资料的信心,心里说,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谁也干扰不了我。

我吃过早饭,骑上自行车去了县城,又去了同修家,一天下来往返七十多里路,脚脖子虽痛,还能过的去。第二天恰巧我娘家有客人要我回家,我借机给客人讲真相,并讲前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这时我妈说:看你的脚面子都是黄的。一般伤处肿过劲消肿后,皮肤都发黄,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脚面子蜡黄蜡黄的。如果不是修炼大法,脚扭成那样,别说骑自行车,可能走路都困难,这不是神迹是什么?

去年的一天晚上,我骑自行车出去贴真相标语,留了两张准备往回返时一张贴在村口,一张贴在集市的十字路口,当来到村口时发现刷子不见了,丢了。我心想,明天是赶集日子,刷子没了,师父,我怎么办呢?当我习惯性的四周环视时,发现刷子在车子西面不远的地方,我根本没到过那里,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帮了我。这样我把该贴的地方都顺利的贴上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