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血管锯断后迅速康复 医生惊异走入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我是阜阳的一位法轮大法弟子。我是一个做建筑的木工,二零零七年八月份的一个下午五点多钟,我在某一个村子给一家建楼的钉屋面板(此家盖的是三层楼,第三层是起脊的)房东用的是鲜白杨树的板子,板子不规格的要锯掉,鲜树板子是很难锯的,我当时是两腿骑在房顶的脊檀上(就是两腿跨在楼顶的两坡上),杨树板盘花大,实在难锯。当我两手使尽力气往下按着电锯时,心里只想着锯板子,木板子锯掉了,手还在使劲地按着,结果,把我的大腿锯了个大口子,几乎锯到了骨头,锯了那么大的口子多吓人呀,可是说来奇怪,我一点没觉得疼,当时只想着自己是修炼人,没事,有师父保护着呢!

于是我就从楼顶蹒跚地下到了地面,当纷纷前来围观的人看到这种情况个个都惊呆了,他们嚷道:“那么大的口子不疼死人吗?”更让他们惊诧的是还不出血,因而在场的人无不叫绝:你们的法轮功真是了不起,太让人不可思议了。(他们知道我是修炼人)

惊吓之余他们慢慢回过神来,房东急忙拿块长白布给我包扎在腿上,接着又找板车两个人把我送往附近的卫生所里。当时,卫生所里有几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在打吊针,他们一看我的腿伤成这样,包扎的白布一路颠簸掉到了脚脖子上,路人见了都不敢看,他们打吊针的更是如此。医生叫我坐在长条椅子上给我清洗伤口,此刻他发现血管锯断了三根,只听医生说:“我行医几十年,从没见过血管断三根却不出血,将近锯到骨头了,真让人不可思议,太神奇了。”他又说:“那个年轻人脚面子叫虫咬一下,只红肿一点,光打吊水一两个月了还没有好,相比之下怎么让人理解啊?”那位年轻人也竖起大拇指说:“你们法轮功真神奇”。

医生把电锯锯成的木屑用镊子夹出来,又说:“你得到大医院去缝接血管再缭十几针,方可”。我说:“没必要,你给我缝几针就行了”。于是他就给我缝了十针,结果还有一个洞口缝不住。

第二天,我儿子建房子,找人给拉土,没找着帮忙人,于是,我就帮他忙,一点也没闲着,忙活一天,伤口一点也没觉得疼,更没有发现出血,只觉得血管在肉里头一动一动的,我想:可能是师父在给我接血管的。家人看我的伤口往外流水,那么厉害也没有休息,就悄悄的叫医生来给我打吊水,我当时悟性差,也没下决心不让扎针,可扎上针后一直很疼,针管还不停的回血,此刻我猛然悟道: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是一个正法时期的修炼人。我立即把针头拔掉了。

第四天,医生就给我拆线了,那个难以缝合的洞口虽然不停地在流水,但是,几天以后,不知不觉地就长好了。医生从我这件事也受到了启发,主动跟我联系,探讨法轮功的事,从此他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其实,我得法出现了很多神奇之事,以前我一炼功,家人就怕心重重,现在好了,全家人都乐意信法了,儿子、儿媳妇、孙子、还有年迈的父母,一家十几口人和和睦睦成了一个修炼的家庭了。亲戚、邻居都称赞道:谁像你们一家人、敬老爱幼、和睦相处、其乐融融。我说这都是大法给我带来的福份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