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我的堂妹带女儿佳佳从外地回娘家探亲,带上一大包礼品前来看望我。堂妹问我身体状况如何?我说:“我的身体很好,能吃、能住、能运动,还能搞点力所能及的劳动,我从心底感谢李洪志大师对我的慈悲,救了我的命!”

堂妹告诉我说:“你外甥回去后,向四邻八舍的朋友谈到你的情况,个个听了之后,感到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要不是我们亲眼所见,人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事实。你的故事,象神话一样在我们那儿传开了,影响可大啦!今天我亲眼见到您有这么好的气色,真为您高兴。谁能想到您这个七十四岁高龄的老人,曾经是一个过来人呢(已经到阎王殿报过到的人)。”

外甥女佳佳(化名)是在读的大学生,心中有一份好奇,又存一份疑虑,对我说:“舅舅,您给我们详细讲讲是怎么回事吧!”

“你妈知道,小时我家人多,兄弟姐妹七、八个,吃饭都成问题,读书就更谈不上,舅舅我是个睁眼瞎,连自己的名字都认不来,这命呀也够苦了!我父亲,就是你大外公,患有乡里人叫‘肠子里长石头’的病(实际上就是尿路结石病),发病了,就痛的死去活来,有时七、八天米水不沾,下不了床,可怜啦!你大外婆整天掉眼泪,外公不痛了,人也瘦了一大圈。”

“可能由于有遗传的原因,我兄弟姐妹几个都落下了这个病根。人生有这一坎啦,可就糟透了,一生难熬呀!我这个病啊,只要一受寒,或受什么刺激过度了,或劳累过度了,就都会发病。发病时,全身无处不痛。腰部连带两肋及背部的绞痛,又象是钻子钻痛,疼痛辐射所有内脏,痛起来在床上两头撞,呕吐不停,手脚冰凉,心里又冷的发慌,颤抖,血尿、胀痛……等等。发病了,就倒霉了,请不起医生,上不了医院。只有我父亲暗暗掉泪一声不吭的扛上锄头,出门挖草药回来,熬一锅汤,大家都喝一碗,消炎,利尿,止痛,慢慢的对付过去了。”

“当人上了年纪后,在长期的劳累中,身体虚损了,更容易发病,在我五十多岁时,隔三差五的要赤脚医生来打针消炎,吃药止痛!时间长了,又会产生抗药性,再发病时赤脚医生的方法也不管用了,去大医院太贵,只好在家里硬挺着。实在痛的死去活来时,吃上几片去痛片来缓解一下。哪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次次疼痛发作了都这样硬撑下去。实则在身体里面,正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原有的小结石块由于没有及时排出体外,慢慢的长大了,并且结石的数量也不断的增多。我在痛苦中磨过了十来年,直到六年前的一天,正是‘收早插晚’的‘双抢’季节,人人都不得闲啦,我挑一担稻谷从田间回来,一放下担子立马血尿不止,整个腰部疼痛有如几十把刀子在戳。蹲下去,我双手拼命按住痛的部位,大汗淋漓,我头部抵住砖墙,痛苦万分。你舅妈知道后,立马要你表哥送我到县医院去治疗。经过一天一夜的‘吊针’消炎,剧痛算是止住了,于是我提出要回家继续搞‘双抢’。医生对我提议说:‘既然来了,就该详细查一查’,我儿子同意说:‘对,双抢不在于这一两天,人的身体要紧,不检查不知道,都在迷迷糊糊过日子’,于是,化验血、B超、CT、X光照片投影等做了一系列检查,第二天见到检查结果,真把我们全家都吓的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医生拿着投影的片子和诊断书对我说:‘你的左右两个肾脏,只有一点点影子,肾里面装满了大小几十块结石,象两座小石山,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过来的,想不到这世界上有你这样熬力大,生命力极强的人,我行医几十年,今天第一次见到这情况,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们县医院确实没有办法,请你们去地市或省城去确诊,看能否有办法帮助你解决问题’。”

“我们到地市复诊,情况与县里一样,我们又到省城的各医院复诊,也是一样。省城一医院的几名老教授,针对我的很特别的情况成立了一个‘义诊’研究组,试图打破常规,为我想想办法,但最后认为都行不通。两位为我检查的老教授对我说:‘我们行医几十年,见过各种各样的结石情况无数,也没有你这么严重的。他们有的只是单肾有多结石,或即使是双肾有结石,数量也没有这样多,结石没这样大,你这个情况很特殊,也极少见。我们研究了几种试行方案,最后认为都行不通。例如用药物排石,你双肾结石又大又多,效果不佳:采用电磁超声波碎石,你年纪太大了,怕受不了,不能采用:采用微创取石,如果是两颗还行,而你的双肾是两座石山;如果采用手术开刀取石,那要动多次手术才行,基于你年龄这么大,绝不可以采用,这种费用昂贵、对生命安全无确定把握的做法,我们也不敢采用,你们从乡下赶到省城来求医,希望能把病医好才回去,但我们真是回天乏术,对不起了,爱莫能助,请见谅,最后我劝你回家,好好在家静养吧。’”

“我在十分悲伤、绝望的情况下,回到了家,我内心清楚,我只有等死了,我马上就可以见到阎王爷了。我一家大小哭作一团,只有对悲惨命运的叹息和对生命绝望的泪水,我和你舅妈相拥又偷偷的哭了三个晚上,直到欲哭无泪。亲朋故旧来看望我,摇头叹息,只能勉强安慰两句,叫我好好休息,莫着急……我能不着急吗?这半个月来,我痛的已经麻木了,但当我上厕所小便时,我的心就紧张起来,我要把头狠狠的抵住墙壁,双手握拳,用力按住腰部,让血尿一滴一滴往下掉,一次最少半个小时,让我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到第三天,我姐夫哥从外地赶回来,急忙到我家来看我,我姐夫哥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他来安慰我说:‘兄弟呀!莫着急,事已至此,再急也没有用,这次大难恐怕是你命中的一劫!你要稳住心,要挺过去!天无绝人之路,我想你现在只有念九字吉言了,就是我经常给你们讲的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九字吉言,你要不停的大声念会有好处的,兄弟呀,你的病痛对你的生命是个大威胁,我想只有我的恩师,大慈大悲的李洪志老师才能救得了你,你可要认真的对待这个事啊!我知道你没有文化,看不了大法的书,你只能用耳来听老师在大连讲法或广州讲法,可以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回去就给你准备这个事,好吧?’”

“姐夫哥走后,我在不停念九字吉言中,慢慢的睡过去了,你舅妈望着我伤心的哭了,她知道,这半个月来,我承受的是怎样一种一般人难以承受的痛苦,这九字吉言念着念着我就睡过去了,这法的威力多大啊!过去姐夫哥几次来都给我们讲真相,我心中都是半信半疑,原来都是共产邪党的欺骗性宣传害苦了我们,今天见证了法的神奇,我心底信服了,法轮大法好!”

“第三天傍晚,姐夫哥送来了一只叫“MP3”的小机子,告诉我,这小东西神通可大啦,他肚子里装有师父在大连和广州两个学习班上讲法录音,另外还有几十首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济世,普度两首大法乐曲,有五套炼功音乐等,姐夫哥耐心的教会我自己能独立操作才去休息。从此,我就用这部MP3不分白天黑夜,除了充电外,有时间就听师父讲法,有时用影碟机看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其余什么也不想。在这段时间里,我的身体在不断的慢慢的发生着变化,我感觉最明显的是我的腰部由刺痛变成钻痛,而后只有一点点微痛,最后疼痛彻底消失;腰可以直起来行走了;尿血的次数减少了,血红素浓度变淡了,直至尿变清;胃口慢慢的好了起来,每餐可以吃一碗稀饭,或一小碗米饭,脸色由蜡黄转成为有点白色了。脸上的愁苦和绝望形态没有了,心态平和了。大约半年左右,我的身体基本上恢复到了健康水平,我开始可以下地割草,干点不太费劲的农活了,到一年后,我的身体状况达到了现在这样子,你想我有多高兴。”

“我的状态的转变,让我周围的人感到不可思议。两个肾都患有的严重疾病、被省医院判了死刑的人,居然能奇迹般的康复得这么好,是什么原因呢?人们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为了让人们了解真相,我就利用去集市市场人多的机会,向人们广泛宣传我的经历,只要有人问我,或谈到我的身体情况,我就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法轮大法的伟大的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还告诉他们一个特别的秘密,只要你相信九字吉言,就是相信‘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的人,都会得福报的,你退了党团队之后,你的生命就得到了上天的保护,你就平安了。”

“我的儿女们要我莫做事,好好保养身体,我心中想;这话没有错,儿女希望父母健康长寿。但我的情况不一样呀,我现在的生命是法轮大法恩师给我的,让我多活了六年多时间,我没有文化,别的事情我做不来,我唯一的条件就是用硬朗的身体――这也算是活传媒吧,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奇美好。”

堂妹和外甥女在听的过程中,不知不觉脸上挂满了泪珠,听的直点头;原来是这样,真感人!佳佳说,我到今天才明白,原来法轮大法是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我回学校去我要把舅舅这感人的真实故事告诉我所有的同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