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婆婆同修配合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份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回顾这十五年的修炼过程,感慨万千,为了证实大法,见证大法的威德,我就讲讲怎样突破家庭关,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和七十多岁的婆婆同修互相配合,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路越走越宽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电视等所有媒体恶毒攻击师父,攻击大法,为了说句公道话,我和同修多次去北京,走上了天安门。那时候旧势力操控恶人,恶警是相当邪恶的。我多次被非法抓進看守所、派出所、转化班、劳教所,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加持下,在自己正念正行的情况下,闯出魔窟。

开始我丈夫还能守住正信,支持大法:迫害前我们每周一次集体炼功大型洪法,原供给我们放炼功音乐的电不给用了,丈夫就买了汽车电瓶来充电;当自焚镜头在邪党电视出现时,当邪党喉舌指鹿为马,颠倒是非时,他都能面对朋友,面对恶警,揭穿邪党的谎言,认同真、善、忍好,做好人没有错。就这么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在邪恶不断迫害我的同时,他在每次不断的向有关部门去要我的时候,邪恶对他灌输歪理邪说,说炼法轮功的人太自私了,不顾家庭,不顾孩子,只顾自己圆满。旧势力操控恶人、恶警,使用这一招太毒了,挑拨离间,利用丈夫对我的情来拖垮他,使他萎靡不振,从而使他对大法,对大法师父,对大法弟子有了负面想法。

当时我儿子十多岁,他和我一起发大法真相传单,往树上挂条幅,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孩子和他父亲相依为命,精神上也遭受了很大的痛苦。我在修炼中曾栽过跟头,当时错误的认为对大法的坚定宁可把牢底坐穿,那时候还不知道全盘否定旧势力在自己思想中安排的一思一念,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旧势力,就认为自己是这样想的,其实旧势力早就给安排了它们的那一套,想利用我修炼中的不足,抓住把柄,毁掉我,对我進行迫害,当我发现上当受骗后,马上又回到正法中来了,明白了正法是有進程的,大法弟子的当务之急就是救人。我心里那个急啊,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责任有多重。

毕竟很长时间没学法了,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一边学法,一边先从自己的亲朋好友开始讲真相,劝三退。我遇到的第一关就是丈夫,当丈夫知道我又从新开始修炼时,被魔操控的他几乎觉得天塌了一样,疯狂到顶了,我跟他讲真相,劝三退,失去理智的他根本听不進去,对我破口大骂;我就以写信的方式讲真相,解体另外空间操控他的黑手乱鬼、共产邪灵。

有一次在婆婆同修家吃晚饭,他竟扬言打电话给“六一零”,让他们抓我。我一字一句的说:我又没做坏事,谁愿進去谁去,我才不去。说完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回家里,当时虽然话语不多,感觉是从生命的本源上发出的,正念足,力可劈山。随后丈夫回到家,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操控他的灵体被解体了。

记得我看真相片中有一位香港阿姨同修,每天干完家务活后,推着小车到人多的地方去挂展板、讲真相、劝三退。当时我太羡慕阿姨的修炼环境。“你思想中想的是什么,在另外空间里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转法轮》)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安排了这一切:孩子到外地去上大学了,丈夫搞个体经营,我只是月底的时候开开发票,跑跑税务。起初丈夫不让我单独在家,怕再次遭到迫害,我就加长时间发正念、学法。有一天,我在家学法,我丈夫拿起《转法轮》书说:就这么本书,多少年了还背不下来。我知道是师父利用他的嘴在点化我,我就开始背法,克服各种阻碍。记得刚刚背完第一遍的时候(我是一段一段的背),就开始上商店找熟悉的朋友讲真相。她开始有些吃惊:他们把你迫害到这种程度了,你还敢炼?我说怕什么,我又没偷,又没抢,又没做坏事,我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是江泽民出于妒嫉,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一意孤行下达命令,要在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结果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信仰法轮功。大姐很快的就办理了三退。

我用了一年的时间,背了四遍《转法轮》,慈悲的师父点悟了我许多法理,正念也强了,我和婆婆同修开始只是跟熟悉的人讲真相、劝三退。看到别的同修讲真相做的那么好,我跟婆婆同修交流,“如果咱们在和同修交流的时候,同修们都在交流怎样按照师父的要求去救度世人,而我俩还在谈家庭魔难,过关,差距拉得太大了。我们都觉得无地自容,不配坐在那儿,我先跟讲真相好的阿姨学经验,然后我再带你。”说到做到,开始阿姨同修讲,我只是在一旁发正念,后来進到一个干海鲜批发店,是母女俩开的店,阿姨同修讲真相她们非常反感、排斥,我不由自主的搭上话,用发生在我家的事作为例子,讲我丈夫开轿车把一个横穿马路骑摩托车的年轻人撞倒了,我丈夫当时脑袋一片空白,回过神想,这小伙子是完了,赶快下来,发现小伙子什么事都没有,只受了一点皮外伤。阿姨,你想想,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后果不堪设想,这都是我丈夫相信大法,得福报的结果,再说我们活着关键时不就是图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在大灾大难面前求个平安吗?那位开店的阿姨听得直点头,和女儿都高兴的三退了。过后想想,我的畏难情绪,难开口,好面子的心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掉了。我深深的体会到,老年大法弟子的不易,记得有位老年大法弟子在网上发表的一篇交流文章,说希望年轻的大法弟子有条件的多参与進来,面对面讲真相,毕竟有文化,思路广,能救更多的人,我想也是。

以后我带着婆婆同修走出家门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婆婆同修见人能搭上话,而我放不下面子,不好意思,我的环境从小使我养成了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架子,而我在讲的方面比婆婆同修好。世人听不懂的时候,婆婆同修着急的说,你快好好讲一讲。记得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楚的梦,梦中看到墙上有一辆自行车,自行车前轱辘就象以前的火车车头前轮子那么大,前后两个座,象个赛车,我悟到这是师父点悟我,和婆婆同修共同配合好,救人力度就大就快。我今年快五十岁了,从表面上看起来很年轻,就象三十几岁的人,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我的,为讲真相劝三退起到了很好的铺垫作用,下面仅举几例。

A:有一次,我和婆婆同修给一位在街上摆摊卖饮料的大姐讲真相,大姐接触的人很多,很多大法弟子都给她讲过,她都没退,可我没讲几句,大姐就说看来我真该退出党、团、队了,你这么年轻,漂亮,有气质,也相信这个。我告诉她,就是我因为相信炼法轮大法,按照大法的师父要求去做,才能达到这一步,再说我也不年轻了,都快五十岁了。大姐把眼睛睁的大大的,不相信是真的。我说炼功人不说假话。其实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我悟到要从形像、言行体现出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为他,心态慈悲,语气平和,讲明真相,讲清道理,摆正与世人的关系,救人的是师父是大法,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真的是这样。

B:我和婆婆同修在超市里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站在电梯的侧面,慈眉善目的,我们从他身边走过,婆婆同修说救他,从小伙子的口中得知大法弟子已经和他讲过,他的口气中透露着奸猾,问他三退没有,他说退了,我们刚走,就听小伙子说了一句我什么都不是。我回头严肃的对他说:小弟,你这样对你自己是不负责的,你骗谁都是假的,骗自己才是真的。三尺头上有神灵,你当初举着拳头对着血旗宣誓的时候,听党的话,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它。现在邪党无恶不作,贪财害命,欺压百姓,迫害法轮功,人神共愤,这样的党你还愿意把生命献给它吗?小时候,咱们不懂事,跟着大帮哄,现在想一想是不对劲吧,革命,革命,把命都革掉,人还咋活呀?小伙子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组织。一个生命又得救了,当我和婆婆同修乘电梯的时候,听到后边人说,“大姐,你们也挺不容易的。”我回头一看,是刚刚得救的小伙子。也就这么一句话,我深深体会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解脱邪灵后,世人的觉醒,本性的复苏。

C:一次在海边讲真相,讲到一个约五十岁的大哥,开始他也是很反感,并说你们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说你干什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在我眼里都是一条生命,生命并不分贵贱,不分职位。关键是在大灾大难面前能不能保住自己的生命,咱们碰到一起就是缘份,打个比方说,你掉到水里了,我想办法把你救上来,你说我不上去,掉在水里好,等着死好了,世上有这样的道理吗?再说共产党不得人心,大势已去,天要灭它你能挡得住吗?心到佛知,你只要点头答应,你就和他们不一样了,你就属于未来的生命了。他点头退,并说谢谢。我用这种方式讲,救了很多以前接触真相而不愿三退的人。我悟到不管遇到态度多蛮横的人,不被对方不好的因素带动,退与不退一样慈悲对待,用善的力量解体邪恶,救度众生。

D:我在本小区买菜,菜是阿姨自己种的,有几个人在挑选,我正在想买不买的时候,就听后面大姐说阿姨的菜好吃,我回头一看:“你也在买菜吗?”看来认识我的样子。“大姐你认识我吗?”“你不就是某某的媳妇吗?”我说不好意思,我怎么想不起来你是谁?“我是某某家的”。原来我刚炼法轮功的时候,晚上我丈夫带我到她家去玩过一次,嫂子当时练的是别的功,当时我和他们俩口子洪了法,这次嫂子先开了口,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年轻,漂亮,有气质,我常看见你,我真信你炼的那个,你们的传单我也愿意看,从你身上和你家里就知道这个功就是好,同修早就给她三退了。我悟到大法弟子就是一个活媒体,我跟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最后告诉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关键时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有福报,我们家就是这样的,虽谈不上生意兴隆,但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还在稳步发展。工厂压我家货款几百万,但我们心态平衡,泰然处之,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也争不来。没过门的儿媳心地善良,她明白大法真相后,把她的父母都劝退了。记得她第一次拿到工资的时候,给了我一百块钱,让我想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吧,我上网不会的地方,都是这孩子教我。通过她,她母亲也利用朋友关系兑换新钱做真相币用。我们家房子、车子应有尽有,这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修炼人不执着于钱,但也不等于一无所有。我家的一切都是大法资源,这对我面对面和世人讲真相,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婆婆同修不识字,修炼后《转法轮》已经读的很流利了,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吃苦能力也很强,每天都很忙,一天不出去救人就很难受,每天晨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记得冬天的一个下午,天气很冷,婆婆同修不小心一脚踏進了冰水里,她把脚用力一跺,象啥事没有似的,不管冬天多冷,夏天多热,七十多岁的她就从来没有叫过苦。也有的人对婆婆同修说,都这么大岁数了,不在家里享福,出来干什么,我婆婆总是说,我师父说叫我救你。

去年,我儿子的女朋友接替了我的工作,我如愿以偿了,上午和婆婆同修出去买菜,讲真相救人,有时坐车,倒车来回就需二个小时,中午还得回家做饭,赶上全球发正念的时候,家人都不打扰我,错开时间,他们都在潜移默化的接受着大法法理,感受着师尊的佛恩浩荡。

大法赋予了我一切,我和婆婆同修现在是聚之成形,散之成粒。公车车站点、车上、超市、集市、码头等公共场所,都成了我们讲真相的地方,基本上几分钟就劝退一个。

救人是一种快乐,每当我们婆媳同修穿梭入人群中,对常人来说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这是你闺女吗?你看这么贴心孝顺。婆婆同修会自豪的说这是我媳妇,当别人夸我年轻时,我婆婆同修总会说,我孙子都二十多岁了。世人都从我们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下雨了,那雨就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我在雨中伸着手,手心向上,转着圈,好惬意。一会雨变成了象《神韵》里的梅花一样,粉红色的,好漂亮。同修说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师父讲:“你们在哪方面走对了、走正了,关着的门就得开,路就会扩宽。”(《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我没有象其他的同修做证实法的事那么轰轰烈烈,更没有震撼的事迹可以写,我觉得我做的一切根本不值得一提,甚至担心影响明慧编辑同修的宝贵时间,我只是法中的一个小小的粒子,大法铸造了我,什么都是师尊铺垫好了,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我只是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深知大法弟子的责任有多大,我会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和婆婆同修配合的更好。救更多的人。

感谢师父的一路呵护,感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