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加国会作证 揭露中共迫害真相(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报道)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两名在中国遭受迫害法轮功学员——来自上海的两兄弟林慎立、林鸣立在加拿大国会外交委员会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举办的“帮助良心犯”的听证会上作证,以亲身经历的绑架、非法监禁、酷刑和奴役劳动,证实了正在中国发生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林氏兄弟与国会议员韦恩·马斯顿握手、交谈。
林氏兄弟与国会议员韦恩·马斯顿握手、交谈

林慎立和国会议员拉斯·海波特。
林慎立和国会议员拉斯·海波特

林氏兄弟和国会议员斯考特·瑞德(右二)。
林氏兄弟和国会议员斯考特·瑞德(右)

国会议员们和林氏兄弟合影。(左起:国会议员大卫·斯威特、林鸣立、国会议员艾维·派克莱特、国会议员欧文·考特勒和林慎立)
国会议员们和林氏兄弟合影。(左起:国会议员大卫·斯威特、林鸣立、国会议员艾维·派克莱特、国会议员欧文·考特勒和林慎立)

听证会由国际人权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斯考特·瑞德(Scott Reid)主持,副主席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韦恩·马斯顿(Wayne Marston),成员妮娜·格瑞瓦(Nina Grewal)、拉斯·海波特(Russ Hiebert)、艾维·派克莱特(Ève Péclet)、大卫·斯威特(David Sweet)等多位国会议员参加了听证会。林氏兄弟还回答了一些议员的提问。

林鸣立:绑架四次 非法判刑六年 酷刑加身

因为身患多种疾病,林鸣立于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几个月的修炼,就让他以前的疾病不治而愈,他说:“可以说是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林鸣立说,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以后,他曾四次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失去人身自由。第一次,在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刑事拘留一个月,理由是他炼法轮功;第二次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他被绑架到强制洗脑班,第三次,是二零零一年四月,他被绑架,劳教二年;第四次是二零零五年十月,林鸣立再次被绑架,诬判有期徒刑六年。

林鸣立在回忆痛苦的经历时几度哽咽,说不下去。他回忆到:“最后一次被绑架,中共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绑架了我,并以一个精神病人的指控判我有期徒刑六年。六年期间,我遭到了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一开始,他们让我坐在一个小圆木桶上,从早晨五点半坐到晚上八点半,腰要弯成九十度,两手臂放背后,不能动,动就会挨打。这样的姿势人要不动是不可能的。我一动他们就用穿着皮鞋的脚蹬我,往我的头上和脸上蹬,我满嘴的牙都是被他们蹬掉的。”

“二零零九年一月的一天,他们叫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我不肯,他们就把我捉到厕所里,把我的衣服扒光坐在水泥地上,用冷水浇我,一边浇,一边还用带刺的竹子抽我的头,抽的我满头是血。他们还二十四小时不让我睡觉,晚上不让睡,白天还用高音喇叭对着我放诬蔑和谩骂法轮功的广播。那时候,我每天昏昏沉沉,不知道白天、黑夜,他们还不让我大小便。”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绝食,他们就强制野蛮灌食,灌食就要插管子,管子已经插到胃里了,他们就故意拔出来,再插,反复折磨我。最后,我的食管被插破了,管子拔出来时,连血一起带出来,嘴上都是血,后来,医生看有生命危险,他们才允许我去医院。还有一次,他们让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我没答应,他们把我抓起来,往墙上摔,并用开水浇我的脸。”

林鸣立说,在中国迫害的严重性是人们无法想象的。二零零一年被劳教期间,他被强迫每天要干到十点半,甚至十二点,干不完,就会被倒着吊起来,下面放着马桶,警察还威胁说,如果完不成任务,就让人吃屎。

目前在中国,遭受到的迫害更严重的情况还很多。林鸣立看到的、听到的就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打、被折磨的惨叫声不断传到耳朵里来。他说:“我曾将看到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他们从四楼摔下来……一个法轮功学员头被打烂。”“有一个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强制灌食时,竟被灌进大小便……”

林鸣立表示,加拿大政府对法轮功的支持和营救是对中共的一种震慑。

林慎立:被迫做苦役每天十二小时以上

林慎立讲述了自己在中共劳教所受到的折磨,他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的时候。我因为去北京向政府和平请愿以及在敦促政府与法轮功学员和平对话的呼吁信上签名,而被中共非法劳教一年半。”

“我被任意打骂。在寒冷的冬天,我被迫洗冷水澡,每天早上顶着月亮去做苦役。晚上顶着月亮回住宿,每天做苦役的时间长达十二小时以上,致使我胸背、臀部出现了血水泡,并且大面积溃烂。血水浸透了内衣裤,我每天要用草纸垫在短裤里面,但是每次拿下草纸要换的时候,总要撕下一大块皮,撕裂般的疼痛,走路跨步非常艰难,吃饭上厕所难以下蹲。”

他说:“那时的苦役是做球,要用钢针扎球皮的眼,用上了蜡的线穿上再拉紧,由于每天的苦役时间长,人很容易疲劳,钢针就经常扎到自己手上,手指拉线时间长了就被勒破了皮,加上蜡的毒性两手指立即红肿溃烂,痛彻心肺。即使这样每天还得被迫做苦役。”

林慎立不肯放弃信仰,被加半年劳教期,由一年半变成了两年。警察威胁他,如果再不放弃信仰,就关这儿一辈子出不去了。林慎立回答:“如果出不去,我愿将牢底坐穿。”

因为林慎立的妻子李进宇是加拿大居民,在加拿大政府、国会议员以及各界正义人士的帮助营救下,林慎立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三日被释放,并于二月二十四日来到了加拿大。林慎立说:“我是幸运的,在加拿大这片自由的土地上我可以继续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可是在中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仅仅为了身心健康,为了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到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我真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共同来制止这场迫害。”

林慎立在发言中感谢欧文·考特勒先生和人权委员会主席斯考特·瑞德先生在营救自己过程中以及为改善中国的人权和法轮功的人权所做出的努力。

十年支持法轮功坚持营救 人权委员会主席受赞誉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瑞德议员本人曾在加拿大国会提出M236议案,要求加拿大总理向中国领导人提出释放十三位与加拿大居民和公民有亲属关系的、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加拿大国会一致通过了这项动议。目前,这十三位加拿大人(居民)或亲属均被成功营救,部份亲属来到加拿大与亲人团聚。林鸣立就是其中之一。

二零零九年,在总理出访中国前,瑞德再次提出动议,帮助营救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被非法关押的中国良心犯,并在人权委员会得到通过。

十年后,作为人权委员会主席,斯考特·瑞德回顾了十年前提出动议的经过,并称,动议后,加拿大在北京的官员们一起努力,帮助营救十三名亲属。

人权委员会副主席考特勒在听证会上,称赞瑞德为营救法轮功学员所作的努力。

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法轮功代表最高价值观

曾参与营救多位法轮功学员到加拿大的考特勒先生说:“我认为法轮功学员代表中国社会和中国文明的最高价值观,真善忍的价值观;我认为,中国政府实际上应该把他们作为模范公民来看,而不是将他们投入监狱,对他们施加酷刑。”

欧文·考特勒说,如果中国当局想要获得国际上的合法性,他们如何对待法轮功,如何对待政治犯,将成为判断的依据。

“我希望他们理解,中国仅仅成为经济超级大国是不够的,想要真的成为一个超级强国,必须是一个道德的超级强国。他们对法轮功的做法,无法赢得我对中(共)国的尊重。我非常尊重中国的文明,我只是呼吁中国当权者出于对自己文明中真善忍价值观的尊重,应当给予法轮功应得的尊重。”

他说:“国际人权委员会已经在举行听证会。这不是唯一的一次,我相信我们会在一定时候做出报告,我们的报告将会被加到不断在收集的证词中,作为法轮功遭遇迫害的证据,以此来呼吁政府采取必要的行动,帮助他们。”

大卫·斯威特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让我很高兴的一件事是总理在上一次访华期间继续公开提出人权问题,他将会继续这样做。我们谈了对许多不同方面的人权。我们从来不想忽略我们的国家是建立在人权、正义、自由和民主之上的事实。”

他说:“宗教自由办公室是我们公开谈论(中国)人权问题的另一个机会。不仅在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因信仰被迫害都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加拿大政府、总理关注法轮功受迫害

三月五日,在联合国有关宗教信仰自由会议上,加拿大政府再次提出对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深切关注。

三月九日,加拿大总理哈珀在多伦多和中文媒体举行的圆桌会议上,回顾了自己二月份的访华之旅,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哈珀谈到今年访华途中,他同中国领导层提出过法轮功受迫害问题,并称法轮功学员在加拿大遵纪守法,对社会的贡献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