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学雷锋运动”和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中共又在号召学习雷锋,人们说,这是在“红歌”运动被王立军事件闹得土崩瓦解之后,中共一厢情愿的找到的又一个代替品。

中共想让人们知道它是在提倡学习雷锋做好人好事,民意显示老百姓却不怎么买它的帐。网民揶揄道:雷锋做了好事从来不留名,只留照片。从网上看到,雷锋搀扶大娘、“精心”保养汽车、关心小学生、给公社积肥等光鲜的照片,都不是新闻照片,而是正正经经认认真真搞出来的“剧照”;雷锋日记是一个写作班子补写的作品,里面提到的一天积肥的数量多的离谱,捐善款的数额超出他的收入总和,还有很多无法自圆其说的好事,让网民得出结论:雷锋故事纯属虚构。

雷锋可能是一个好人,也可能确实做了很多好事,但是中共把雷锋作为道具,肆意涂抹歪曲,是为了给自己涂脂抹粉,为了给中国人洗脑,为了让中国人效忠自己。中共现在又大张旗鼓的搬出雷锋这座道具,已经很难再迷惑世人的眼睛,但是在人们解密中共炮制的雷锋形象的同时,有一点却是正在被中共处心积虑所掩盖的,那就是这世上有一群真正的道德高尚的好人——法轮功学员,而这群好人正在遭受中共残酷的迫害。

在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社会上曾经流传过大量法轮功学员做好事的事迹。

武汉市民至今还记得,九八年长江流域出现大水灾,社会上组织捐款。当时,武汉电视台每天二十四小时滚动式播放捐款名单,基本上是隔几个人就一个“大法学员”、“法轮功弟子”,捐款金额也往往是最高的。

《大连日报》于九七年三月十七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无名老者默默奉献》的报道,一位名为盛礼剑的老人,利用一年时间,默默为村民修了四条全长约为一千一百多米的公用道路。当人们问他是哪个单位的、用了多少钱时,老人说:“我是学法轮功的,为大伙做点好事不要钱。”

《北京日报》九八年二月十六日“读者来信’版,表扬了一位不留姓名的北京人,将八万元钱捐给了兰州化学公司化工研究院,用于大西北的科研建设。十万元捐给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廊坊分院。这位北京人说:他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对人生的意义、人的追求及心性修养等有了新的理解,才决定去做这些捐献。

象这样的好人好事在法轮功学员中不胜枚举,他们从来都不认为这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所以往往不留名也不计报酬。但是,在他们的默默付出正带动社会风气回升的时候,中共以发展太快、人数太多为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将这一大群好人投入洗脑班、劳教所、监狱进行残酷的身心迫害,甚至迫害致死。

化名“李老师”的法轮功学员李纪南,曾经资助山东沂蒙山区临沭县一名贫困儿童宏刚十多年,在宏刚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寄给李纪南的感谢信却没有人接收,他怎么也不会料到李纪南此时正在监狱遭受酷刑折磨。李纪南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她被中共狱警同时用几根电警棍电击,恶警专挑致命的地方电,使得她满身伤疤累累,手脚不能正常运动与行走,身体末梢神经没有知觉。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狱警还逼她到工场间踩缝纫机。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潘本余,曾经从铁轨和江水中救出六条人命,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两次被劳教,后来又被诬判七年,长期遭受毒打、电棍电、关小号、背铐穿地环(一种酷刑)等等折磨,最终被迫害致死。

中共迫害法轮功近十三年,与李纪南和潘本余同样遭遇的法轮功学员数不胜数,他们中有清正廉洁的公务员,有德才兼备的教师,有不收红包的好医生,有诚实守信的商人,有勤劳本份农民,还有数不清的回头的浪子,等等等等,他们或身陷囹圄、九死一生,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除此之外还要面对迫害带来的各种社会不公和压力,而他们遭受迫害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中共将真正的好人关进监狱,说明它并不是真心在拥戴好人,反而是敌视且惧怕好人。其实个中原因谁都知道,这群好人坚守的真善忍,映衬出了中共的假恶暴,触动了中共最大的恐惧,所以中共只想除之而后快。而中共根本不会在乎迫害好人会给中华民族带来的道德灾难,果然,社会道德一日千里下滑,到了举世震惊的程度。

中共现在又不惜血本宣扬虚构的好人,用意何在?明白的世人已经指出了,答案在那首曾经唱遍全中国的歌词中:“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最终目地不过是为了平息日益加大的民愤,笼络民心,让民众继续效忠于它。然而事实证明,民众已经不再好忽悠。凭借雷锋这个过了时的道具,就会让民众再次受骗,中共只是臆想。

中共曾经破坏传统,败坏道德,现在又迫害法轮功,阻挡道德的回归之路,无论它树立多少个雷锋,都掩盖不了它对中华民族犯下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