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我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女孩,今年(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和爸爸(修炼人)到北京找工作。

工作很快就找到了,可我却突然感冒了,一连四五天也不见好转,吃了药就好点,药劲下去就又发烧了;全身骨头疼的可厉害了,还伴有呕吐等症状,从小长到这么大,我还从未这样痛苦、难受过。我的承受能力也快到极限了,身体也开始变的虚弱。我觉得奇怪,一个感冒怎么这样严重呢?爸爸也觉得有些蹊跷,就说我们先回家吧,回去看看该怎么办,然后再作打算。

回家的路上,我坐在车里,全身还是不舒服。几天不吃东西身子也很弱,一会接一会的难受,非常的痛苦,一阵接一阵的呕吐,因为好几天没吃东西,吐的也不知是什么。这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大的“病痛”。

汽车在中途加油时,开车的叔叔对我说:“不行就坐前排吧,看你难受的。”好心的司机叔叔还以为我是晕车了哪。车子刚走了一小会,就全身又开始疼了,我感到很痛苦,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虽然好点可还是痛,我就求师父:“师父救救我,帮帮我吧,我实在是承受不了了。”这时我就觉得身体越来越冷,冷过之后头顶开始发麻一直蔓延全身,意识也逐渐模糊。我下意识的低头看到我的手就象抽筋一样,手掌紧缩,手指象被掰断一样,七零八落、四五不挨。我努力想让他们恢复原状,可手就是动不了。这时,只觉得车内播放的音乐包括汽车发动机的隆隆声也消失了;眼前的所有景象都没有了,什么都看不到,只看见一个净白的空间。这时,我觉得我的身体从未有过的舒适,身体轻飘飘的没有一丁点的痛苦。

也就在这时,有一个祥和慈悲的声音告诉我:“你该修炼了。”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但意识反应他也是我。接着我的眼前一亮,一个高大白色发光的身形出现在我眼前,到处都是白色,我模糊的看到一张笑脸,象我今生父亲的面孔,但意识反应这是我生身父母。瞬间感觉是那么亲切,那么熟悉——他就是我阔别很久很久了的生身父母。瞬间我的脑海闪现着我今生所经历的画面,其中包括我小时七、八岁时随父母修炼的画面也一一闪现着,只是在邪恶打压大法弟子时,吓的我和妈妈不敢炼了,后来也就放下了。

这个伟大的身形慈祥的对我说:“回来吧。”但是这种语言传递时是一种意识,我感觉到自己象是终于可以见到很久没见过父母的孩子那样的激动,庆幸的潸然泪下,如同多少年漂泊在外遭受了莫大委屈似的。仰望父母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同时也感觉身边有很多个我,每个我也都与我是一样的不停的流泪,那种心神的感受难以言表。

正当我想要投入父母的怀抱时,猛然发现自己却还是在车内坐着,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只是身体病痛全好了。

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强忍着泪水,刚刚发生的一切充满脑海。

我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世界,感觉红尘中一切都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我抬起头,天空净蓝净蓝的,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告诉我,只有修炼是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并且是马上要做的事情。

又过了一会儿,正当我放松的时候,我看到一堆灰黑色的身形,椭圆形的一身三棱刺,眼睛很大,手脚很小的东西,其中一个较大较黑的清晰的对我说:“就你这样你还修炼呐,不过回家炼几下,出去工作你怎么不炼呀,嗨!怎么不炼呀!”我马上警觉起来,大声喝道:“我决不允许你们阻止我往正路上修炼,师父也决不允许!”它们说:“你在外面有时间吗你?!”我说:“师父会帮我的!”我这样一说,顿时什么也没有了,然后我也醒过来了,马上发正念铲除阻止我修炼的魔。

我安稳的回家了。

回家第二天夜里,我躺在床上心里总是不安,刚熄了灯,头顶床边就有一堆黑色的东西张牙舞爪的出现,对我一抓一抓的象要抓住我的头,还嘲讽的对我说:“就不让你修炼,就不让你修炼……”不知为什么, 我并不觉得可怕,只觉得它们愚蠢可笑。我心想,你们是不可能阻挡我修炼的,不觉中它们就散掉了。接着,又看到原本压的紧紧的窗帘开始飘动,一排瘦长的小白人整齐的站在那,牵着手摆动着, 这时我意识很清晰,眼睛是睁开的,可以清楚的看到它们,但一开灯就没了。我心里默默发着正念,安然睡去。

通过这几天的经历我悟到,这么多年过来我都没怎么好好修炼,师父都没放弃我,还一路呵护,这让我太感动了。

这几天我一想起这件事就控制不住的哭,我内心无法平静,我太不争气了。在此,我要感谢多年来一直呵护、关怀我的慈悲伟大的师父。

想起师父的呵护,想着生身父母的呼唤,我决定我要从新修炼,奋起直追,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我还得走出去救人,我也要做好三件事!

语不成句,泣不成声,言不能表,唯有实修。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