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西市人民医院好医生吴秀欣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莱西市人民医院有一位好医生叫吴秀欣,是经验丰富的老胃镜室大夫,她心地善良、待人热忱。曾经她看过病和做过胃镜的病人都盛赞她的医德高尚、医术高明,是当今社会难得的好医生。本院的好多外科大夫也曾这样评价她:只要是吴大夫做的胃镜,手术时照她写的部位去下刀,保准一点不差。

吴大夫医德高尚,因为她按照“真、善、忍”做人、行医,处处为病人着想。 就是这样一位两袖清风、重德行善的优秀人才,竟屡次遭到中共的迫害,被迫害的理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是佛家上乘修炼方法。剥夺法轮功学员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中共是在犯罪。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六一零”非法组织任意的指使公、检、法、司、各级政府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压,不讲法律、不讲人权,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二零零九年吴秀欣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山东省济南监狱关押。此前,二零零零年,吴秀欣曾被非法劳教。以下是吴秀欣遭受迫害的经历。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莱西市人民医院主要领导不辨善恶、为求自保,配合“六一零”不法人员参与迫害,连续五、六年限制医院的法轮功学员正常休班,不能连休两天,包括节假日都不让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过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停发一年的工资和奖金,被取消评选先进资格,其中居瑞红、孙琳、李红香就是在这种压力下被迫离开了医院。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吴秀欣到北京上访回来,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收容所、本单位急诊二楼。原莱西市委书记展文良、原医院书记于焕成等出面施加压力,日夜形成车轮战术,威逼利诱恐吓,给她造成强大压力,原保卫科长梁万军及其随从更是提着电棍威胁逼迫其写下不炼功、不上访的所谓保证后才让回家,接着“六一零”公安政法委又通过单位领导(院长:赵明言,书记:于焕成)和原保安人员梁万军等,逼迫吴大夫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上交大法书,让吴秀欣大夫和李红香大夫上电视抹黑法轮功。之后,她们一直被邪党人员监视:公安政保人员邵军、沈涛时常到吴秀欣大夫和李红香大夫班上骚扰,医院原保安人员梁万军等实施监视。

到了九九年十月下旬的一天,莱西政法委副书记、公安政保科长邵军、市人大有关领导等七、八个人又把吴秀欣从班上叫出去所谓了解思想情况,在得知其还在坚持修炼也不放弃上访的权利时,当即在其单位私设牢笼、非法关押。就在当天晚上政法委、公安指使单位保安梁万军等人到妇产科大夫李红香家强行把李红香带到非法关押处,就这样吴秀欣、李红香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公安局政保科邵军等人利用工作、家庭、亲朋好友极尽全力的逼迫她们放弃信仰。

善恶有报自古是天理,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劝善。然而莱西“六一零”及公安系统为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竟以莫须有的罪名对吴秀欣大夫又进行了两次非法绑架:二零零零年底,吴大夫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停发工资和生活费,停交劳动保险、医疗保险。在济南女子劳教所里,被强迫超强度的奴役劳动,被威逼利诱强制放弃“真、善、忍”信仰,身心备受摧残。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莱西“六一零”头目王建志伙同公安反邪教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李为魁等六、七名警察,于七月三十一日晚饭前谎称楼下邻居查看厕所漏水骗开门后, 再一次非法闯进了吴大夫家中进行抢劫、掠夺了部份私人财产。八月一日吴大夫被青岛路派出所警察劫持到青岛大山看守所。当时还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也被劫持。到大山看守所时,有五、六名查体不合格被拒收的法轮功学员,她们一天没吃饭,被强制关押在看守所门厅内,“六一零”主任王建志和派出所副所长赵欣荣不停的用手机联系,不断地找那个狱医拉关系,又是送礼、又是求情,持续到半夜,最终把这些修“真、善、忍”的好人都关进了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二月,吴秀欣大夫被莱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被迫害过程中,莱西公安不法人员为了达到判刑迫害的目的,千方百计罗列罪名,并在莱西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退回公安三次的情况下,反复做伪证加害吴大夫。被非法判刑后,吴大夫依法提起上诉,司法人员竟无视法律阻挠其请律师。

这次被冤狱迫害后莱西卫生局(局长:张瑜)胁迫吴大夫所在单位面对群众强烈不满和单位领导不愿意失去一位好大夫的情况下,对其无理开除。

莱西法院把拥有法轮功真相资料作为法轮功学员犯法的所谓“罪证”,那么这些资料写的都是什么呢?是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的事实真相,法轮功遭到的迫害,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面对无理的打压法轮功学员以大善大忍的和平方式反迫害,修炼法轮功对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在天灾人祸面前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怎样得救,这些都足以证明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些内容没有对社会对任何人不利,怎么能构成犯罪呢?中共法官在法庭上从不敢公开这些真相资料,无视法律、道德的尊严,强行治罪。这样做既践踏了人类的良知和正义,又害人害己。

莱西医院还有一位公认的好大夫李国恩,同样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六年十月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开除公职。少了好医生,这不仅是个人的损失,更是病人的损失,和社会的悲哀。如果一个社会容不下“真、善、忍”,那是非常可怕、可悲的事情,受害、遭殃的可是我们老百姓啊!